[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武汉访民问题久拖不解决 众人来访诉冤情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3月26日 转载)
    民生观察工作室2011年3月25日消息:今天中午,湖北省武汉市两批访民不约而同到访本工作室,分别诉说了他们的冤情。今天到访的第一批武汉访民有:高新、张熙、张熙娟、曾引娣、张福英、孙明明、胡新建、代芳、高作康。在他们到了不久后,程雪和周利华两位访民也赶到了随州。

张熙是武汉重型机床厂下岗工人,张熙娟是武汉光学仪器厂下岗职工,二人是亲姐妹。她们家中有一处从父母继承而来的门面房,房子位于武昌中北路285号,一楼门面面积为五十余平方米。由于紧临中北路,张家这处门面房的租金每个月就达三、四千元。2010年3月,武汉市地产开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东沙湖连通工程的名义要求张家搬迁。可对于补偿,张家的门面房被认定为“非住宅房”而不是经营用房。“非住宅房”的补偿价格是一万余元,而经营用房的补偿价格是六、七万元,二者差距明显。在这种情况下,张家人拒绝搬迁。结果在2011年2月17日元宵节深夜,张家的房子被人非法偷拆。张家人虽然向警方报了案,但至今无果。

张福英是武昌区居民,1966年12月,张家位于武昌区粮道街115号的140平方米的门面房屋,被武昌区粮道街房管所一群造反派强行抢走,后形成所谓的“文革产”。1989年,在张福英不知情的情况下,粮道街房管所通知张福英还没成人的儿子到房管所领取了一张3200元的支票,就认定房子归房管所了。为此,张福英多次上访,期间多次被关“法教班”、“黑监狱”。

其余的几位访民本工作室此前都曾对他们的冤情报道过。其中高新、胡新建、代芳是因为拆迁问题而上访。曾引娣、孙明明、高作康反映的是经租房或文革产的问题。程雪的丈夫胡国红多次被关精神病院,而周利华也是一位“被精神病”受难者。这几位访民今天反映,尽管上访多年,他们的问题至今仍未获解决。

    
    武汉访民问题久拖不解决 众人来访诉冤情
    到访的部分武汉访民
    
    武汉访民问题久拖不解决 众人来访诉冤情
    高熙姐妹未拆前的家
    
    武汉访民问题久拖不解决 众人来访诉冤情
    张福英在自家房前

(Modified on 2011/3/26) (博讯 boxun.com)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武汉曝光部分不文明市民名单被指侵犯隐私
·40多名武汉人办公室遥控种菜 由菜农帮忙打理 (图)
·武汉一高校颁禁令 老师接受学生送花将被开除
·武汉经租房私房业主在江汉区政府门前请愿 (图)
·武汉邹斌案面临强判其母被监控 福清林玉英遭威胁不得为子申冤
·反监控要自由:武汉马秀云年两会“被失踪”的经历 (图)
·武汉一高校发布“禁游令” 学生不得私自出游
·武汉一男子高价抢购6吨盐 转眼亏了上万元 (图)
·武汉大力推行花葬树葬草坪葬等环保安葬方式
·武汉市:政府经营土地有方、平民百姓却遭了秧 (图)
·中国道教罗天大醮祈福会在武汉长春观举行 (图)
·晶银债权人致武汉市中院王晨院长的紧急诉求函 (图)
·武汉被强迁户邹斌故意伤害案仓促开庭面临强判(附视频) (图)
·近千拆迁户扛煤气罐散步 武汉强拆户刺人案开庭
·武汉大学举行自主招生面试 日本地震入考题 (图)
·武汉至东京航线推迟开通 恢复尚需观察日本形势
·武汉市千人持煤气罐上街散步抗议夺笔书记李鸿忠搞强拆
·武汉花楼街访民彭汉怀等两会上访被遣返 (图)
·视频:武汉访民曾引娣、张福英在北京甘家口抛洒传单 (图)
·国企高官将爆破工人逼上绝路/武汉丰亚军
·武汉警方奇妙的截访/花楼街被拆迁户 (图)
·个人档案遗失申诉/武汉刘人文 (图)
·武汉秦永敏连续遭到国保警察的骚扰传唤
·武汉访民在京被关“黑监狱”每天一顿饭 (图)
·武汉东湖高新关南茶棚新村残疾被拆迁户的遭遇和感受
·武汉六零六大楼——中国最粗最壮的家伙
·武汉马秀云为因拆迁被刺死的弟弟上访遭打压(图)
·联合国访民陈绪兴致武汉市公安局胡绪鹍局长的信(图)
·武汉市民陈绪兴致武汉市市长阮成发的一封信
·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11/02):给武汉公安局肖树斌打电话(图)
·陈绪兴起诉武汉市国土资源和房产管理局,湖北穗丰房地产综合开发有限公司起诉书(图)
·陈绪兴给武汉市国土资源和房产管理局的起诉书
·还我丈夫吴鑫发/武汉黄望荣(图)
·制造武汉晶银要案的幕后黑手公开抢钱了!
·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10/15):老家武汉的客人们(图)
·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10/10):武汉又有人遭遇黑社会
·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10/6):碰到武汉老乡(图)
·武汉拆迁办牛气冲天
·武汉“有奖治违章”为何无果而终
·武汉交警政委“晒不黑” 网友追问何种护肤品 (图)
·冼岩:武汉警方帮我解答了一大谜题
·武汉某下岗女工:交了这税那费,没得到任何权利
·晶银债权人期待武汉青山区法院独立审判
·武汉江汉区市民再次声援“麻雀行动”
·“麻雀行动”倍受国内被强拆户关注 武汉江汉区市民表示声援
·警惕武汉市发改委主任权力期权化/段暄
·武汉,法律只为穷人而设定的城市
·剑桥善待霍金 张在元武汉大学的一面镜子/刘效仁
·刘逸明:不仁不义的武汉大学如何能培养优秀人才?
·奥数:成都已封杀 武汉还能“疯”多久 (图)
·我的自白:生意真是越来越难做了/武汉开发商
·冠名费每条线收6万 武汉一些公交站名成了楼盘广告
·武汉大学“领导”受贿与诺贝尔奖
·从武汉东湖沙湖连通工程开工看地方政府的“瞎折腾”
·吊唁64死难者/武汉王春贞
·致中共中央胡景涛总书记一封求救信,救救我们武汉访民彭咏康女士。
·武汉:花楼街人这是怎么啦?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