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昝爱宗:王克勤的出路在于突破报禁
请看博讯热点:打压媒体和记者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7月20日 转载)
    昝爱宗更多文章请看昝爱宗专栏
     来源:参与 作者:昝爱宗
    
    昝爱宗:王克勤的出路在于突破报禁(图)


    
    王克勤
    
    
    (参与2011年7月19日讯):我认识的王克勤,是作为调查记者出名的,调查记者的出名是因为有人放话要买他的人头。
    
    王克勤的拼命三郎精神是官方媒体记者少有的,官方媒体的记者到底是什么玩意,我在人民日报记者的家中亲耳听到,人民日报经济部某记者搬家时遗忘了一个记事本,他把他每日的进项(红包、红糖、土特产、空调冰箱之类)一一作为备忘,这是他作为官方媒体记者身份享有的特别利益,因为他的“娘”是人民日报,没有这个“娘”,谁会天天给他送东西,又天天吃香喝辣的?而王克勤不属于这类人,他是官方媒体里面的民工记者——至少待遇如此,北外的教授展江证实王克勤的月工资两千七,即《中国经济时报》调查记者部主任的报社月收入,这点收入在深粤一带的媒体同仁中是无人愿意相信的,可事实上正是如此,《中国经济时报》不是《南方周末》,王克勤是中国记者,不是南方记者。一国两制,在调查记者群体也是如此:南富北贫。
    
    如此中国特色,其实也是真正调查记者的黄金时代,可惜王克勤这样的记者并不多,所以王克勤这样的记者也容易出名。现在,人们知道王克勤的多,知道《中国经济时报》的少,也可以说《中国经济时报》因为接纳王克勤而具有媒体亲和力,至少王克勤让这张行业报有了知名度。可是,这份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机关报《中国经济时报》并没有好好回报王克勤,而是让他走人,用前南方周末主编钱钢先生的话说,7月18日王克勤的“《中国经济时报》调查部被‘连锅端’”,他表示严重关注。展江教授甚至怀疑做出此项决定的报社主管是不是21世纪的人,尤其是媒体人。这里面是有原因的,因为接替前社长、现任中国发展出版社社长包月阳先生的《中国经济时报》新社长韩立军原来是书商——当过以出版中小学教辅读物有名气的龙门书局(科学院主办)的总经理,或者说他从“组织上”说算是媒体人了,尽管“思想上”可能还不是——展江教授很幽默,讽刺该社长有眼不识泰山。
    
    记得多年前见到王克勤的时候,总是见他忙忙碌碌,或者谈论他的调查经验。有次他参加中国舆论监督年会,我有幸参加,听他提出要“按照德国人打造机器的标准进行调查报道”,听众为之鼓掌甚为热烈。在中国当下,调查记者如鱼得水,调查记者的报道,一定要追求专业主义至上,认真,一丝不苟,精致,负责任,有担当——在中国,最重要的一条还有勇敢,没有勇敢,仅仅有专业精神,也是不负责任的,结果也是徒然。勇敢要深入虎穴,专业就等于保护自己,又保护了真相。
    
    我清楚地记得,我有两次在会上见到王克勤,第一次调查记者研讨会,开后就没有下一次了(与建设和谐社会有关),那时在北京。还有一次舆论监督年会,展江教授是主人,居然是两年度的会一并召开,或许2009年的中国生病了,2009年、2010年的年会一并在杭州举办(据说2011年的年会何时何地开还是未知,担心现在仍在建设和谐社会为之不容),王克勤谈专业主义,而来自上海《新民周刊》自称“高龄产妇”的调查记者胡展奋索性提出“该咬一口就咬一口”,更受粉丝欢迎的“大眼”李承鹏由于需要完成新书“李可乐抗拆记”的创作,会上只播放一段视频,也是倡导调查报道一定要“揭黑”。记得展江教授在翻译普利策新闻奖作品时归纳为“新闻与正义”,调查记者所需要的勇气和担当,也不过是“新闻与正义”这五个字,王克勤调查记者团队所作所为也不过是对这五个字的执着。不料,这次舆论监督年会开了以后,听接近省府路大院的朋友说,某书记对这个会大发雷霆,说这是近年来“最坏的一个会”,这是说谁呢?难道调查记者群体都是坏人?难道中国普天之下都不容调查记者,中国就成为一个“举世好国”?官员都是“举世好官”?
    
    其实,王克勤的遭遇也是所有中国调查记者的遭遇,虽然南方报纸日子好过一点,也不过是异地监督、隔岸观火而已,因为他们看到当地的火也一样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2010年广州人为反对废粤语而上街,当地媒体是不敢深入报道的,只能当“喉舌”——源头在制度,不是某个人敢不敢担当的问题。
    
    当下,王克勤的出路也是所有调查记者的出路,我们今天看到《建党伟业》电影,知道当年组党的人很年轻,也很热情,很多八零后、九零后走上历史前台,就是二十世纪对中国人影响最大(负面)的毛泽东也不过是九零后,当年二三十岁当北大教授,当省长、军长的人比比皆是,因为当年有结党自由,即当时没有党禁。现在,具体谈到王克勤事,则是最大的问题是办报自由,即破除报禁。党禁、报禁,专制社会的两座大山,当今社会的两大陷阱。历史走到今天,人们不要再善良地期盼从天上会突然掉下来办报自由,必须去争取,没有新闻出版自由,就没有调查记者的立足之地,就没有新闻与正义——这点王克勤比谁都明白,他在微博上转发了雕刻在前纳粹德国一个集中营入口处的警世名言——当一个政权开始禁言的时候,若不加以阻止,它的下一步就要灭口。实际上,没有新闻出版自由,就是被封口,而被封了口,也就等于被灭了口。
    
    记得苏共的报纸叫《真理报》,主管《真理报》的是真理部,可拥有真理部的苏共呢?它的结果就是被新闻出版自由所揭穿,遍及政治、经济、文化领域的垄断被一一破除,最后苏共垮台,其中的一点教训就是凡事禁止新闻出版自由的,以为自己掌握真理的,恰恰自己给自己敲响了丧钟。所以,我期待王克勤今天站出来,我们一起呼吁新闻出版自由,暂且尝试在网上办一份网刊《王克勤调查报》,自己给自己的报纸写稿,发稿,网上发行,一旦可行就立即“落地”为印刷纸质报纸,全国发行,并争取赞助,或许未来两三年,中国民营的私人报纸《王克勤调查报》获得报刊登记号——那时中国已经有了新闻出版自由。
    
    最后,向王克勤致敬:我们报道,我们争取新闻出版自由,我们脚踏实地,我们义无反顾!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博讯 boxun.com)
5580051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昝爱宗:5月3日新闻自由日的呼吁
·昝爱宗: 铁道部抓了刘志军,海洋局别了孙志辉
·昝爱宗:就人口普查“官扰民”问题致胡温公开信
·昝爱宗:祝贺刘晓波获奖你们准备好了吗?——致中宣部公开信
·昝爱宗:强烈抗议陕西渭南警方非法抓捕作家谢朝平
·昝爱宗:公民记者提问温家宝十大问题
·昝爱宗 :一本“城管执法出版物”的流毒 (图)
·昝爱宗:守望教会单单仰望上帝
·昝爱宗:没有新闻自由的记者节是伪记者节—11月8日官方记者节呼吁新闻自由
·昝爱宗:叶小文“中国真诚保护宗教信仰自由”之说不坦诚
·昝爱宗:“我们最好自己把柏林墙拆了”
·昝爱宗:中国教育的恶果:大人变坏,小孩变呆
·昝爱宗:中宣部“太有才了”
·昝爱宗:请教在法兰克福的新闻署长柳斌杰
·一南一北说国庆:法律工作者滕彪和自由撰稿人昝爱宗谈网络封锁
·昝爱宗:感谢杭州国保的忠告
·昝爱宗:刘逸明造谣案之分析
·昝爱宗:近期封杀博客很频繁 (图)
·昝爱宗:敦促温家宝关注安徽访民李蕊蕊被强奸案
·昝爱宗:有血有肉的当关注张明选的安危
·昝爱宗:美国人以自由而荣,为自由而战——7月4日美国独立日纪念
·昝爱宗:《零八宪章》是中国新闻出版改革的动力和归宿
·昝爱宗:中共对未来宪政的疯狂压制
·昝爱宗:2010年,我的《公民新年贺词》
·昝爱宗:为刘晓波的自由而祈祷
·昝爱宗:言论自由是生,又是死;是开始,又是结束
·昝爱宗:成都警察和复活节
·新青年四君子之一:十年老友张宏海/昝爱宗
·昝爱宗:在中国开博客,难啊!
·难道低俗网站一夜之间就冒了出来?/昝爱宗
·温家宝避重就轻学德宗 /昝爱宗
·昝爱宗:“两会”在即:致温家宝总理公开信请求释放刘晓波
·昝爱宗先生关于杭州警方讯问的声明
·北京新闻办败在法天下手里/昝爱宗
·跑“部”前进:今年地方纷纷折腾“拜年”/昝爱宗
·昝爱宗 :浙江教育学院老师初亮讲民主被剥夺教权十年‏
·新闻总署新建楼堂馆所太奢侈/昝爱宗
·零八年中國新闻自由状况回顾/昝爱宗
·昝爱宗:梦见刘晓波老师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