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仁之初:让政改见鬼去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9月21日 来稿)
    
    按照百度百科的解释,所谓政治体制改革,就是在社会主义政治总格局和权力结构形式不变的前提下,对政权组织、政治组织的相互关系及其运行机制的调整和完善。更细致地说,政治体制改革是以不改变国家的根本政治制度为前提的政治管理体制的改革。包括领导体制,行政机构,干部人事制度,行政法规等方面的改革,是国家政治制度的完善和发展,目的在于调整部分社会关系,提高政治与行政管理工作的效能,促进社会经济、文化等事业的发展。
     简而言之,极权政体下的所谓政治体制改革,其核心是认可现有政治特权的合法性,以此为前提谋求社会的改良。 (博讯 boxun.com)

    多年的实践显示,体制内倡导者的目的是通过政改来改善政权的机能和效能,让现有政权平稳和耐久地运作,并在此前提下让社会进入设定的模式;体制外的倡导者则试图以政改为契机,用部分让渡社会公平来换取社会变革的平稳过渡。然而过往的史实却一再证明,这些想法不过是虚妄的奇思,不足以为据。由于这种思潮有意无意地对大众进行了误导,有必要廓清。
    自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起,东欧各国启动了经济体制改革的进程。经济体制改革的深化,必然要求对政治体制作相应的改革。七十年代中期以来,苏联东欧各国分别从理论上对政治体制的实质、内涵、执政党的作用、党政关系、政治体制改革的方向和任务等作了多方面的研究探讨,提出了一系列新的概念和原则。苏联的戈尔巴乔夫则在“新思维”的旗帜下进行了政治体制改革的破冰之旅。九十年代发生在苏联和东欧的剧变表明,所有政治体制改革均没有取得成功,解决社会主义制度因垄断和高度集权而带来的严重社会不公的困局是颠覆政治体制的改朝换代而非政治体制改革。
    世界上之所以不存在任何政治体制改革成功的先例,原因是所谓政治体制改革其内涵是主张由特权阶层主导社会改良运动,特点是改良者既有特权不受损害,其结果必然是大众的权益受侵。这样的改良运动绝不可能动摇极权政体的根基,因而也绝不可能获得民众的拥护,最多是暂时调和了既得利益集团与大众之间的尖锐矛盾,进一步延缓社会文明的进化而已。
    值得指出的是,台湾和南非实现的社会和平转型并不是政治体制改革的果实,因为在台湾和南非成功实现了社会的和平转型后,既得利益集团原有的特权被彻底褥夺。也就是说,在台湾和南非发生的变化并不是执政者保有雷打不动的执政地位,仅仅是由原来的不好变成好、由原来的不民主变成民主,也不是在执政者的执政地位不受质疑的前提下对政治权力的运作允许一定量的公众参与,而是执政者的执政特权被取缔,执政者的过往罪行被追诉或揭露,如台湾的二二八平反和南非的真相换和解等等做法。发生在台湾和南非的社会转型其过程和结局对旧有的政治体系来说是颠覆而非改良,其本质远远超绝了政改的范畴,是典型的颠覆政治体制的改朝换代:民主政体取代极权政体。
    与所有实行社会主义制度的国家一样,中国社会的痼疾是社会公平严重失衡,这导致两级分化,道德失守,信仰缺位,文化败落,民怨鼎沸。社会公平失衡的最大特征是社会上无处不有的形形色色特权的合法存在。要废除这些特权通过政改是办不到的,除了颠覆政治体制的改朝换代并无他途。
    颠覆政治体制的改朝换代并不一定需要流血,有如台湾、南非和部分东欧和前苏联国家。然而,放眼四方,流血的改朝换代终归不在少数,因为既得利益集团往往将自身的利益置于大众的权益之上,为了保住利益不惜以流血甚至杀戮为代价。我们从中国大陆的六四事件、从罗马尼亚齐奥塞斯库集团最后日子的疯狂、从眼下利比亚卡扎菲和叙利亚阿萨德的残忍可大体窥见天下独裁统治者们共有的“胸怀”。要让他们实施政治改革,那种改革也只能是跟卡扎菲将最高权力传给他儿子一样换汤不换药式的改革。这样的政改民众自然不会答应,不想永做二等公民的人们要的是颠覆政治体制的改朝换代而非政权改良(利比亚民众不依不饶地坚持要卡扎菲一家退出政坛就是对此论的一个最醒目的注脚)。
    对于流血的改朝换代,只要极权最终被民主所取代,其结果多是以短时段的灾难换取了长久的安定与社会进步。从长远来看其社会嬗变进程远远优于总是缠绵于政治体制改革的社会。这种变革最突出的优势是:社会公平在改朝换代的镇痛过后立即得到伸张,人权得到广泛尊重和有力保障,大众从奴化状态蜕变成所在国的主人。而徘徊于政治体制改革的社会,大众的奴性地位未改,人权普遍没有保障,公平原则随时受到践踏,社会底层的怨愤长期潜伏、社会时刻处于高危状态中。
    历史上,中国大陆的政改主张早在经济体制改革启动时就已经端上台面,虽历经胡耀邦、赵紫阳两届总书记的接力仍寡不敌众,最终被天安门前的坦克无情地碾压。六四之后,政改的主张不管出自何人,在共产党内部均被视为有毒的声音和敌对的思潮。目下,政改的要求在大陆民众中更没有市场。因为在经历了镇反、反右、大饥荒、文革、六四的蹂躏后,民众不可能接受一个“从良”的共产党来永久主宰国家的命运。因此说,政改的主张严重脱离了中国大陆的社会现实。
    极力主张和推销政改的有两部分人。一部分是共产党内部有忧患意识的明白人,他们看到了共产党继续高压统治的惨烈结局,为了共产党的千秋万代用政改来缓和集权者与民众之间的紧张度,目的是让共产党继续保有执政地位,最大限度地保护共产集团的特权和既得利益。另一部分则是共产党外部的一些和平转型追求者。他们的出发点是尽可能让台湾和南非模式在中国大陆复制,从而避免剧烈冲突与流血。后一部分人的出发点无疑是好的,但他们的过度良善不自觉地落入了对方的“良心陷阱”之中。
    政改的对象是谁?是中国共产党。问题是,中共决不放弃特权(即所谓的坚持四项基本原则),为了保住特权中共党不在乎流血!因此任何人只要想避免流血就不能要求共产党放弃特权、想政改就必须听从共产党的安排!所以我们看到了,共产党允许你喊的时候,你可以发出些微的政改声音,共产党不许你喊的时候,你无条件地被蛰伏或被失踪。所以我们又看到了,政改主张年年鼓噪,共产党的统治却依旧,其特权甚至一年比一年膨胀。
    对于执迷于政改的善男信女,请跟我们一起来探究几个问题。(1)政改的目的是什么?是为了让民主取代极权吗?这样共产党能答应吗?抑或是为了拯救共产党,在保持共产党既得利益的前提下减缓执政者与民众的矛盾?这样老百姓能答应吗?(2)政改成功的条件是什么?是实现了党内民主吗?是让反对党合法存在吗?是让军队国家化吗?是公民社会得到充分发育吗?是言论自由得到保障吗?所有这些条件是不是需要共产党的首肯?共产党能答应吗?在共产党坚决反对的情形下有实现这些条件的可能吗?如若这些条件得以实现那么这样的社会还需要政改吗?(3)政改仅仅是一种策略吗?为了最终实现社会的公平正义,先让渡部分社会公平、用政改迷惑共产党,请君入瓮吗?共产党已经愚蠢到连这一点都看不到了吗?看看这些年来的政改“成果”,到底是谁被绕进去了呢?
    中国的政改是邓小平之流为了保持其四项基本原则提出来的概念。对于共产党来说政改是党内一些温和派的思想武器,在这些人看来如若政改成功则共产党的执政便可以高枕无忧。问题是,政改跟共产党的眼前利益相抵牾,跟百姓的长远利益相抵牾,是注定不能成功的。而历史与现实也已反复证明,政改没有前途。但由于政改的声音发自主流,在社会上具有无比的影响力,它欺骗和麻痹了一代又一代的知识分子,是一副糊弄百姓抚慰异议人士的安眠药。那些在各种运动中幸存下来的人们不无伤心地看到,这么多年来他们的平等梦(即使是区区的平反梦)依旧是梦,政改口号已经不折不扣地成为社会的精神鸦片,这种鸦片使得改朝换代颠覆政治体制的声音受到体制内外的合力驱赶和同声诅咒,使得社会公正益发遥不可及。
    为了赢取尊严,为了彻底摆脱奴性,匹夫们理应义无反顾地扔掉这副精神鸦片:让政改见鬼去!
    我们呼吁,共产党的特权该终止了,对共产党的统治而言不再具有任何改良的余地,共产党应立即放弃权力并接受清算。如果共产党自动地和平地交出权力,那么清算过后他们将拥有与其他政党平等的政治地位,这对于共产党自身来说是福而非祸,对于老百姓来说也是一种利好举动,因为社会危机被消除了、流血和动荡被避免了。我们呼吁,即使须付出不菲的代价,任何对社会负有责任的成年人都应以满腔热情去迎接颠覆政治体制的改朝换代。毕竟,我们不能坐等别人来解救,也没有任何人会、而且能够赐予我们公民权。天底下所有人的公民权是与生俱来的,我们所做只是将其取回而已,绝没有僭越一二。倘若共产党愿意放弃暴力原则,民众应给予他们必要的体面和出路。毕竟,人类已经步入文明与人权时代。倘若共产党仍旧不在乎流血,民众也只能不惧流血、不惧高压、不惧威胁,绝不些微动摇颠覆政治体制的改朝换代决心,否则共产党的阴影将笼罩始终,涂炭万代。
    我们必须申明,在争取社会转型的过程中,颠覆政治体制的改朝换代才是目的,流血绝不是目的,它甚至不应该是一个选项。如果我们能够,我们理所当然地选择和平过渡的社会转型方式,有如台湾和南非。遗憾的是,流不流血的权力掌控在当政者手中,由不得民众。看看这几个月来发生在叙利亚的事情,民众示威,当局武力镇压,民众再示威,当局再武力镇压,如此一再往复。在这些回合中叙利亚民众没有获得一次机会可以选择不流血。要想不流血除非民众放弃改朝换代的要求,而这正是所有独裁者的基本态度和做派。然而,为了改朝换代叙利亚人民不惧流血,十分勇敢地示威、示威、再示威。在一连串的血腥事件后,叙利亚独裁者受到了全球的同声呵斥,其高举着屠刀的手正在发抖。叙利亚民众的义举告诉我们,不惧流血是一种必须的姿态,唯如此,高压和武力威胁才会破产,恐惧才会消弥,改朝换代、让专制消亡、让民主新生的目标才得以实现。
    回顾前些年发生在世界各地的许多事变,我们看到:只有不惧流血的民族才可能获得重生。在大多情况下不惧流血反而不流血或流更少的血,这样的例子俯拾皆是。1986年的马尼拉,成千上万的菲律宾人走上街头保护倒戈的军官,随之菲律宾独裁者马科斯对军队的指挥失灵、被迫下野并流亡海外。1991年在前苏联发生的八一九事件中,叶利钦冒着生命危险爬上一辆包围“白宫”的坦克对群众发表演说,致使军人倒戈,最后在民众和倒戈军人的支持下战胜了保守派和反民主力量。令人荡气回肠的故事发生在昔日的东德。1961至1989年间,共有136个东德人因翻越柏林墙而被东德士兵射杀,然而人们不惧流血,前赴后继地穿越这堵墙,最终导致柏林墙倒塌并推倒了东欧和苏联共产铁幕下的多米诺骨牌。东德人用勇气和生命向世人演绎了民众向往自由的意志是多么的坚定,咄咄逼人的武力威胁在民众投奔自由的洪流中只能是螳臂当车、自惭形秽。它让我们明白,不惧流血才能战胜威胁、战胜恐惧,并最终阻止流血、获得自由。
    “独裁者下台!”这种颠覆政治体制的改朝换代宣言、摇撼二十一世纪的呼叫,中东北非之突尼斯人,埃及人,利比亚人,也门人,叙利亚人勇敢地喊出来了,自命清高的大国国民就当真喊不出来吗?难道还要盲目地去迷信和等待那个飘渺的政改幽灵吗?为了能看得见的未来,为了每一个人的基本权利,为了子孙后代的福祉,在中国大陆除了颠覆政治体制的改朝换代我们已别无选择。真的。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3777072328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温家宝再吁政改,是干雷还是甘雨?
·中国政改网站发表文章"批邓骂毛"
·中国政改网站罕见大胆批邓骂毛令人惊愕
·戈尔巴乔夫:中国政改决定性时刻快到了 (图)
·政治学者看习近平:面对政改他将无为而治
·北京借机狂批新闻自由催美国政改
·中共九十週年寻找最佳政改时机?
·官媒罕见刊登温家宝政改演讲 释放强烈信号?
·温家宝推政改道不孤 民间参政热遏不住
·左派集体压过来 温家宝谈政改迅速被孤立
·俞可平:政改浩荡 中国告别革命 (图)
·中国政改:效台湾还是仿新加坡? (图)
·茉莉花埋葬拉登 中国政改难成真
·不要把温家宝的政改呼吁解读成个人抒情
·逼温家宝政改假戏真做:争取民主靠人民参与
·学者指温家宝对未能推行政改感到无奈
·温家宝大谈政改 是为了能顺利“跳船”?
·两绝封死政改路 中式民主巧名目
·政改难启 中国学者呼吁人大改革(2)
·梁国雄政改公听会上公然侮辱市民谩骂同僚
·网络游戏:大陆政改药方,台为陆用
·唐逸鸿:中国政改的虚争论和实质问题
·中国政改需要大恶人/右志并
·错失六四机会后的中国政改三大因素/何频
·温家宝政改梦,几时可成真?/李平
·中国政改滞后不能再拖了/殷惠敏
·中国政改需从言论自由入手
·2011年,中国经济发展不再是硬道理,政改才是硬道理/冯梦云
·中国政改的希望越来越渺茫/李怡
·政改是欺骗忽悠世人的烟幕弹/杨建安
·内情诡秘:反“政改”声浪为何嘎然而止?/ 牟传珩
·田奇庄:就政改四个重大问题与郑青原商榷
·谁策划了拒绝政改“宣言书”?——党喉舌蓄意反击温家宝/ 牟传珩
·期待政改“华丽转身”,却闪了谁的腰/赵进斌
·习近平会推动政改吗?/张华
·车宏年:诺奖与政改
·全会结束,泛谈民生,未应政改/郑荣昌
·抓住政改的战略机遇期/林庚申
·胡舒立:抓住政改的战略机遇期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