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打压民间借贷会对经济带来负面影响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1月02日 转载)
    
    导语:河南民间融资市场的危机被外界放大,而当下最紧迫的问题则是政府还需要对这些民间金融、民间借贷有一个清醒的、正确的认识,从中汲取教训,为下一步民间金融的发展制定出一些更好的机制出来。
     (博讯 boxun.com)

    来源:经济观察网 记:刘金松
    
    不断爆发的河南担保公司兑付危机,正在让这一在当地刚刚繁荣起来的民间融资市场遭遇严峻考验。日前,河南省金融学会秘书长张树忠接受了本报专访,就目前河南民间融资市场的现状、危机及应对之策进行了分析和预测。
    
    在其看来,河南民间融资市场的危机被外界放大,而当下最紧迫的问题则是政府还需要对这些民间金融、民间借贷有一个清醒的、正确的认识,从中汲取教训,为下一步民间金融的发展制定出一些更好的机制出来。靠传统的理念来进行打压,则会对经济发展、经济增长带来的负面影响,要远远大于它正面的作用。
    
    经济观察报:有研究说,河南民营中小企业融资的缺口差一千五百多亿,怎么看这个融资需求?
    
    张树忠:这个不知道怎么测算的,这个东西太难测了。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就是河南中小企业发展中的资金支持是不足的,从河南中小企业发展水平就可以反映出这一状况,河南省的中小企业它的发展远远滞后于全国的平均水平。全国每万人拥有中小企业的平均数是83家,河南省每万人只有38家,而浙江有三百多家,所以河南省中小企业相对地不发达,反映出来的肯定是资金各方面供给,或者是资金的融资渠道,金融产品层次等方面,相对来说比较差一些,环境比较差一些。
    
    经济观察报:河南民间借贷,尤其是担保公司,从08年之后,有了一个比较大的发展,担保公司数量从三百多家一下子膨胀到了将近两千家,怎么看这种发展趋势?
    
    张树忠:民间融资的量和比重,与正规的金融机构相比还是比较小。即便在最顶峰的时候,一千五百家每家的平均注册资本两千万,加之一些担保融资等,算下来也就是几百个亿。
    
    相对于融资量而言,我感觉到更重要的是政策层面的意义,把民间金融从过去的地下状态转向了地面,有了正规的机构和组织。过去就是熟人之间的借贷,现在更多地上升到一个公开的、公共平台,所以它的功能就大幅度提升了。
    
    经济观察报:前一段温州爆发民间借贷危机的时候,曾有担忧,会对实体经济造成影响。河南的担保行业兑付危机,是否会出现类似的问题?
    
    张树忠:河南没有那么严重。河南和温州的问题还有所不同。温州随着整个成本的增加,国际环境的变化,好多微利的低端产品的经营模式很难再生存下去了。面临着转型。
    
    河南的情况是因为中小企业不发达,所面临的资金的瓶颈要比南方要严重的得多。所以河南的民间借贷资金更多的主要还是流向了一些实体经济。
    
    经济观察报:目前河南担保业相继爆发出多起兑付危机,让整个行业包括政府都处于比较紧张的状态,一些投资者甚至要求提出撤回投资。
    
    张树忠:对,包括政府一些官员及河南一些媒体,放大了河南以担保公司为代表的民间金融的风险。
    
    首先是金融业务本身就是有风险,包括出现不良的贷款了,收不回来,这是非常正常的一个现象。即便是正规的金融机构,在有抵押品,还在监管部门严格地监管之下,还经常出现不良贷款。而这些担保公司的绝大部分客户是银行淘汰下来的客户,所以它出现一些贷款收不回来等现象,是非常正常的情况。
    
    现在需要讨论的是这种民间金融一旦出现了问题,如何化解风险以及建立一种补偿机制。正规金融机构有国家信用做担保,包括城商行、农村信用社,大量的不良贷款之后,往往都是国家或者地方的财政救助。
    
    民间借贷几千年生生不息,是有道理的。但是河南省一直有打压民间金融的传统。其实河南中小企业不发达的很重要原因就是因为资金的瓶颈要远远地比浙江、温州严重得多。目前,河南在政府层面,对这些以投资担保公司为代表的民间金融,迫切需要有一个积极的、正确的认识,或者是建立一个相应的机制,化解金融风险,建立相应的监管机制。而不是一出现问题,政府就开始对投资担保公司打压。
    
    经济观察报:效果比较明显,但不是一种积极、建设性的态度?
    
    张树忠:现在大家都在探讨,如何对民间金融进行一些规范性的管理。前不久温总理到温州去调研,温州也提出来,要搞金融改革综合试验区,就是想让民间金融从地下走上地上。
    
    经济观察报:一些担保公司出现问题后,有的涉嫌非法集资,有的抽逃资本,你怎么评价目前河南担保业的发展状态?
    
    张树忠:应该是分别来进行分析,尽管河南省工信厅等部门给它发了许可证,但是相应的管理部门、必需的监管及配套措施没有跟上,在这样的状态下,它发展起来难免会出现一些鱼龙混杂的情况。但据我了解,有相当一部分担保公司是实实在在的在做,包括这一千多家里面最少有50%是这样的。
    
    当然,也有些通过虚假注资,根本就不懂金融也蒙混过关先做了,这种非常危险。一旦出现风险,它自己没有资本金,缺乏相应的监管。但这种情况非常少。
    
    经济观察报:对目前出现问题的这些担保公司,你认为应该采取什么应对措施?
    
    张树忠:也应该是分类地来化解。一种就是类似于诈骗的,他弄来挥霍了,这是一个概念。另外一个就是有些担保公司,它可能是缺乏相应的金融人才,风险控制不善,把资金投入到一些受政策调控影响比较大的行业,而且单个项目占的比重还非常大,这样一旦某个项目资金链断了,再加上行业整肃,很容易出现问题。
    
    这些公司如果是采取一些拯救措施,还是有机会的。但如果采取取缔的方法,它很有可能会使风险进一步蔓延,可能一些比较正常经营的公司,也会被拖下水。这种恐慌一蔓延,就会扩大到整个行业。
    
    即便是正规金融机构,也怕集体挤兑,它都有自己的杠杆率,都来取钱,它的资金链必然要断。政府在处理民间借贷的时候,它要相对地有一个策略,如果是策略不当的话,它很有可能好心办坏事。从长远地看,把民间借贷打压下去,必然会影响到实体经济。
    
    经济观察报:每个担保公司都有数百个投资者,一旦出现问题,可能不仅仅是一个经济问题,还会影响社会稳定?
    
    张树忠:我感觉不应该是这么严重。现在政府是把它看的如临大敌一样了,特别是出现了几个问题了以后,就开始大力地整顿。
    
    其实现在居民个人的信用和风险意识和十年前、或者二十年前比已经不是一个概念了,金融发展了,特别是收入的增加,个人的风险承受能力也在增强。比如说民间金融,他当时进入的时候,你说他没有意识到风险?他肯定意识到风险了。但投资股市就没有风险吗?为什么股市的风险大家能认同?这就恰恰说明了目前的民间金融非常需要阳光化,或者是需要规范的一个管理。
    
    政府的过渡介入,很容易形成道德风险。一些原本可以通过法律渠道来解决的问题,通过政府的非常规手段介入、行政干预,成本要低得多。
    
    民间借贷、民间金融走向阳光化,或者是民间资本进入金融领域,这是一个必然的趋势,既然改革的目标定位为市场经济,这就是一个必然的趋势。现在国家进入市场经济,发展滞后就是金融。
    
    经济观察报:也有观点说,河南部分担保公司出现资金兑付危机,是受温州民间借贷风波的影响?
    
    张树忠:这个恐怕也会有自己的原因。这些投资担保公司,正因为缺乏金融人才,再加上没有进行很好的金融监管,出现问题也是早早晚晚的事。即便早几年发展比较红火,但如果是管理、经营水平上不去,往后肯定要出现问题。这恰恰说明了需要对它进行监管。举个很明显的例子,有些风险管理比较规范的担保公司,不管是在监管作用下,或者是自律作用下,都明确了单一客户的放款资金量,绝对不能超过资金总量的10%,另外它还有准备金,还有备付金,都依据多年摸索出来的经验、规律在做,一旦出现风险的时候,该怎么做, 都有一套规范。
    
    经济观察报:据了解,有的担保公司目前给出的市场化利率达到了月息有6分?
    
    张树忠:河南的民间借贷利率也就是从今年才开始上去的,尤其是今年年中或下半年,利率才达到这么高,在这之前利率也都是非常低的,只有一分多,超过两分的都很少。今年利率上升,受南方的一些影响,南方的利率上来以后,河南的民间借贷利率也水涨船高。整个提升的过程中,也有“炒”的成分。很多个人有时候都成中介了,他找了他的亲戚朋友,我给你两分,然后他再把这个钱以三分的利息再转到中介里头,他从中间吃利差,然后中介再转给一个更高出利息更高的融资者,从中间吃利差,就是这样炒的一个结果。再加上和前两年相比,整个资金面有个持续地、越来越紧的趋势,所以利率就炒上去了。
    
    经济观察报:宏观调控趋近,再加上不断炒高的民间融资成本,对房地产业的影响是不是更大一点?
    
    张树忠:对。尤其是一些中小房地产公司,他们也是在搏,可能寄希望于市场还能好起来。毕竟它前期的资金,自有的资金都已经投在了里面,它通过高利贷再贷一部分资金,尽管是利率比较高,但是他会算账,一旦市场有所缓解了以后,它还是很划算,即便是五分、六分的融资成本,也比它目前资金链断裂要强。所以各种因素的聚集导致了利率越来越高。
    
    经济观察报:如果出现民间借贷资金链断裂的情况,会不会出现连锁反应?
    
    张树忠:温州的民间借贷和河南的还是有差别。他们这个很普遍的一个现象,它更多地是互保性的,一家企业借高利贷,四家、五家给它担保,这种互保性的,连锁反应范围就大得多,牵涉到四、五家,这四五家里面贷款的时候又有其他的企业给它担保。河南这边我了解的这些投资担保公司,有好多都是抵押贷款,这种担保性的放款很少,占比重少。即便是出现了问题,它这个连锁反应要小得多。
    
    河南的我感觉最大的,当前最紧迫的问题就是政府还需要对这些民间金融、民间借贷有一个清醒的、正确的认识。从目前出现问题的投资担保公司当中能提炼出来一些经验,或者是教训,然后为下一步民间金融的发展制定出一些更好的机制出来。现在包括鄂尔多斯、温州都在考虑规范性管理的问题,这个是必然的一个趋势性的东西。光靠传统的理念来进行打压,一是很难打压下去,二是打压了只会对经济增长带来负面的影响,要远远大于它正面的作用。
    
    本文来源:经济观察网 (博讯 boxun.com)
32198122353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温州民间借贷余震未了 再现涉8亿元大案
·浙江省委书记谈中小企业资金链:民间借贷难题何解?
·鄂市民间借贷保守估计2千亿 政府开始监控 (图)
·温州回应九成家庭参与民间借贷 称数据严重扭曲
·温州九成家庭和个人参与民间借贷
·媒体调查温州民间借贷乱象 九成家庭和个人参与
·开放金融,让民间借贷“阳光化”
·“官银”惊现温州民间借贷
·温州危机:9成家庭玩民间借贷
·民间借贷乱象丛生利弊并存 发挥利限制弊是关键
·陈德荣:应对民间借贷风险 政府"该出手时就要出手"
·民间借贷危机再发 温州眼镜大王负债20亿逃跑
·温州一日9个老板失踪 千亿规模民间借贷临崩盘 (图)
·温州民间借贷危情警示中国企业发展
·民间借贷愈演愈烈钻法律空子 南京法院新措堵漏 (图)
·安溪民间借贷崩盘追踪 连曝四起“自杀式”钱荒 (图)
·福建出现民间借贷崩盘事件 村主任欠债3亿出逃 (图)
·民间借贷变公民理财方式 或引中国次贷危机
·民间借贷变公民日常理财方式 或引中国次贷危机
·武汉冤狱还是腐败:是“民间借贷”还是“非法经营”?
·对民间借贷不要一棒子打死
·管益忻:开禁民间借贷十大利好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