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乌坎人誓要追讨全部失地 随时走上街头抗争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2月28日 转载)
    (明报)陆丰市乌坎村周六(3月3日)举行村委会选举,有意出选村委的村民代表张建成昨日向本报表示,新村委会将会力争追讨被前任村委私卖的土地。他们将穷一生去追讨,「若不成功,抗争的铜锣将会再度响起」,村民已做好再度走上街头的准备。而在当局羁押时猝死的村代表薛锦波,家属虽获赔380万元(人民币,下同,约467万港元),汕尾市政府却将责任推向国安局,要求勿追究死亡责任,张建成指这笔帐也会一起算。
    
     由于乌坎的村委会选举实行海选(即无特定候选人),首日选举,各候选人可能均未能获得过半数票,需要进行第二轮投票,才可选出村委会主任和委员。为摆脱政府干扰,村民将自己布置投票会场,不准当局设置采访禁区。 (博讯 boxun.com)

    
    之前当选村民代表的张建成计划竞选村委会委员,他向本报表示,村委会选举的目的就是为了家乡的发展,包括公平公正地分配集体财产,而这些都取决于取回被贪官私卖的土地。但从目前政府的态度看,追回土地困难很大,因大部分土地都涉及官员利益。
    
    「村民已做好了准备,抗争的铜锣将会响起。」张建成说,这是村民一致的决定,「政府派出的工作组一直在干扰村民的选举,不让村民大会召开,村民代表的权力被架空,就是担心村民再去追讨土地,村民在庞大的政府面前是显得十分渺小,难以和政府对抗,不过我们会穷一生去把全部的土地追回来,不希望把问题留给下一代」。
    
    日前,陆丰当局已将被扣押期间在看守所死亡的村民代表薛锦波遗体归还家属,薛亦已入土为安,当局向薛家人赔偿了380万元,张建成表示,薛家人,包括亲戚,都受到政府的滋扰,而政府至今对薛锦波的死未有一句正式的道歉,而在与家属签订的协议书上,也没有写明死亡原因。汕尾和陆丰政府将事件推给国安局,称人是国安局抓的,因参与抗争的村民代表涉及勾结境外势力和非法组织。
    
    「不能赔钱就算了,必须给村民和家属一个交代,薛锦波是我们村民选出来的代表。」曾与薛锦波一同被捕监禁的张建成表示:「我们要追究是谁下的抓人命令,要追究对我们刑讯逼供的责任,我们还要政府对村民的诉求正面的表态。」他还转述薛锦波家人的话说,若土地问题不解决,薛锦波死不瞑目。
    
    张建成表示,对于追讨被私卖的土地,村民已失去耐性,选村委仅是一种手段,目的是解决土地问题。若土地追不回来,村民将会再度走上街头抗争。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366152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乌坎——梅花,梅花,满天下/视频
·乌坎事件郭美美风波入选公民社会十大事件
·2011年度公民社会十大事件出炉 乌坎列榜首 (图)
·乌坎已故村民代表薛锦波的遗体被当局返还
·乌坎抗争领袖猝死遗体 政府封存两月终于发还
·王德邦:从小岗到乌坎,一条民生到民权的演进之路
·乌坎青年:从抗议者到守卫者
·乌坎选举代表出炉 自主召集会议未实现 (图)
·薛锦波之女当选乌坎村代表 (图)
·乌坎昨日选出村民代表 将讨论制定重新选举方案
·广东乌坎109人当选村民代表
·乌坎民主选举推进,村代表选出
·八千乌坎村民将在周六推选村委候选人
·吴仁华谈“乌坎效应”渐蔓延 启发基层维权更有力 (图)
·温州村民仿效乌坎抗议官员侵地 (图)
·中宣部下令禁采访乌坎选举
·乌坎选举虽放行 大陆报道仍阻扰
·浙江泮河村成为第二个“乌坎” 打跑政府人员比“乌坎”还早 (图)
·温州人学习乌坎 发起大规模游行示威 (图)
·乌坎模式
·评乌坎村的村官选举和事件主要意义/刘青
·孙立平:乌坎展示的长治久安之路
·评乌坎村选举/傅申奇
·迈向民主选举的第一步——中国广东乌坎村/朱荣
·乌坎的选举朱虞夫的诗----中国是时候了/陈维健
·乌坎事件的展望/项守信
·乌坎林祖銮坐上了火药桶/上海闸北维权冤民杜阳明
·肖利军:乌坎村民维权活动的重大社会历史意义
·乌坎事件的意义/刘青
·严家伟:中国民主进程中的一个里程碑事件——对乌坎村民维权抗争之我见
·瓮安”“陇南”到“乌坎”:官民水火何时了? 
·胡耀邦之子大赞乌坎转机
·一平:乌坎农民革命的警示
·乌坎人必须握紧手中的权利/项守信
·乌坎、柳州土地纠纷、韩寒三论及太子党上位的联想/中国社民党革命委员会新年文告
·乌坎村事件留给人们思考/王学勤 (图)
·乌坎土地抗争颠覆了“中国模式”/姚监复 (图)
·官退民进话乌坎/王在安
·乌坎村抗争局部胜利的启迪/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