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西安东大街改造强拆红十字会街民房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3月18日 来稿)
     2012年2月23日,《西安日报》用了第五版整版的篇幅,以“核心商圈
    王者风范——东大街建设续写春天新故事”为题,连文字带照片,对西安市碑林区政府东大街改造的规划及业绩进行了美化
    吹捧。报道中只字未提东大街改造对居民商户安置补偿的霸王条款,以及强拆房屋殴打业主居民的暴行
    。看到这些报道,再次激起我们的愤恨,许多居民都买了这天的报纸保存起来,留作媒体掩盖暴行的依据。
    据报道,东大街综合改造工程,是经中共西安市委、西安市人民政府决定,于2008年12月4日正式启动的,碑林区、新城区政府圈占地盘暴力拆迁随即开始。政府的各种名义的“改造”工程,给我们百姓带来的灾难,我们早已频频耳闻目睹,但是我们没有想到,这样的“改造”灾难,会在东大街改造时落在我们头上。
    我们红十字街是东大街北边与东大街平行的一条街,与东大街根本不搭界。东大街改造怎么会涉及我们这条街呢?正如一条谚语所说:“有土地的地方就会有掠夺和战争。”《西安日报》报道称东大街“是古城西安任何一条大街都无法比拟的黄金大街”,“是西北第一金街”,红十字会街毗邻东大街,街的西头,连接着西安市最大、最有名的副食品商业街——炭市街,炭市街带动得我们这条街副食品商业经营也很兴旺,它勾起贪官污吏“改造”的欲望,自然不可避免。我们红十字会街也被划入东大街改造范围。
    对东大街和红十字会街实行拆迁改造的是西安市碑林区政府,据说要在这里建世界超级的商贸大厦。既然是商业性开发,而不是公用事业性的建设,就应执行国家商业性开发的法律规定:拆迁和被拆迁双方对安置补偿问题要协商解决;对居民、单位要就地就近安置;要先安置后拆迁……等等。但是,对我们的拆迁补偿办法,都是碑林区政府单方面制定的,一口确定,板上钉钉,我们提的意见不被采纳,我们只有接受的权利。政府给我们的拆迁补偿条件有货币和住房两种办法。
    住房补偿是对我们的私有房拆一还一,并多给房主十平方米的面积,这十平方米房主要支付7000元。安置房说是建在北二环与东三环交界处的西玛大厦附近,离我们这里有十多公里,确切地点未定,过渡期为30个月。这样的补偿安置条件违背了商业性开发改造必须对拆迁户就近就地安置、先安置后拆迁的规定。许多居民以在炭市街经营副食品维生,把我们安置得那么远,经营大受影响。
    货币安置,是给私房户每平方米支付1800元,后增加到2300元。在2009年,我们这儿附近房价已达每平方米6000多元,这样的补偿标准,就连买原面积的二手房也远远不够。到2011年,西安市住房平均价格达到每平方米7400元,我们这黄金地段价格更高。我们根本不可能接受这样的货币安置条件。
    我们不接受政府的方案,拒绝签协议,政府就对我们“软的不行来硬的”。2010年10月21号早晨,碑林区政府拆迁办雇佣数百个打手,拿着棍子从东西两头涌进红十字会街,砸门敲窗,捣毁店铺,打手们公然喊叫:“打死一个(赔)三十万!”居民业主稍有质问反抗,就一哄而上,棍打脚踢,共有十几户人被打。素园天下商铺的业主被打得满脸是血,昏倒在店铺前;居民刘建国开始不在家,得讯后赶回来看到住房被强拆,上前阻挡斥责,四根肋骨被打断,在第四医院住院半年多;被打的还有卖干货、调味品的刘志安、老广等。
    碑林区拆迁指挥部还没有与我们谈拆迁条件,就先在马路边砌墙,把住房、店铺与马路隔离开,使我们出入困难,迫使我们接受拆迁安置条件,随后还经常切断居民的自来水和电力供应;派流氓打手骚扰店铺,抢掠小摊贩,不分白天黑夜长期在街上游荡,在居民小区蹲守,高声叫骂,制造恐怖,使居民和业主晚上不敢出门;这些地痞流氓有意在小区门口或楼道内拉屎撒尿、堆垃圾,点燃烧垃圾用烟熏楼内居民,砸坏防盗门、电表箱,堵塞下水道,堵塞钥匙孔……把一切能想到的坏点子都用上咧。
    2011年8月2号半夜,住在24号院临街门面房的房主陈荣贵,听说后院自家的私房被拆,赶紧跑去看,三层共120多平方米的房子已成废墟,家用物品及存放的货物尽数被砸埋,仅生活用品货物损失6万多元。碑林区拆迁指挥部的人是撬开房门,偷盗了值钱物品后,开着挖掘机推倒楼房。陈荣贵至今没与拆迁指挥部签搬迁协议,房子被拆时拆迁指挥部甚至没有跟陈荣贵谈过拆迁安置条件。陈荣贵天不亮就报了警,至今不见查处结果,派出所的答复是:“拆迁的事,我们管不了。”
    2011年9月17号上午,碑林区拆迁办派出数百个打手,统一戴安全帽袖标,手持撬杠警棍,切断电源,撬砸住户的防盗门,护卫着大型拆楼机,强行拆除36号院西安市水产公司家属楼的阳台。这栋楼原有居民40户,都买了房子的全产权,由于拆迁办的恐吓骚扰,当时有19户被迫签了协议搬走,还居住着21户。随着阳台被拆掉,居民们摆放在阳台的物品跌落楼下,或被毁坏或被抢掠。
    这栋楼中单元三层东户70岁的居民王秀琴下楼问停电、强拆的原因,指挥部的打手不许王秀琴上楼返回自己家,对王老太太连推带拉脚踢拳打,致使老太太倒地不起,经医院检查,右侧胸壁挫伤。
    42号院户主万玉兰的三层共160平方米的私房,这一天也被强行拆毁。万玉兰有临街的门面房,是他们家开办的东松食品有限公司的营业场地。拆迁指挥部给的补偿条件是在拆除旧房后建的多层大厅式营业楼三楼给他们安置经营面积,在十多公里外的西玛大厦附近给他们安置住宅房。用营业大楼第三层的摊位换临街的门面房,用远在城边的住宅房换市中心黄金地段的住宅房,万家认为损失太大,太不公平,至今没有签搬迁协议。
    “9.17”强盗行径激起居民们极大的愤怒,我们当时冒着大雨涌到东大街,手拉着手封堵了东大街达6个多小时,迫使碑林区东大街综合改造指挥部做出书面承诺:赔偿住户的物品损失;不再进行强行拆除;对房屋损坏无法居住的承担临时过渡费用;负责居民因此受伤致病的检查治疗费用。然而指挥部至今并没有对住户的物品损失进行赔偿,没有对严重受损的房屋进行维修,仍然指使流氓打手对我们恐吓骚扰。事后我们质问碑林区主管城市建设改造的副区长郑英,为什么在楼里还有老人在家的情况下,进行这样违法野蛮的强拆?郑英冷漠地回答说:“当时你们不在家,要是你们在家,连你们一起挖!”
    为“9.17”强拆伤人事件,我们先后五次集体上访西安市信访局,四次集体上访陕西省信访局,给中共陕西省委书记赵乐际、陕西省省长赵正勇、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都发过书面反映材料,要求严惩肇事者及其指使者,赔偿我们的损失,制止这样的违法拆迁。碑林区政府对省市信访局的处理要求和建议毫不理会,至今我们没有听说这起强拆事件的参与者、指使者受到任何查处。社会咋都成这样了?成了强盗的天下咧么!
    “9.17”强拆伤人事件发生时,我们多人打电话给媒体,希望披露报道。中央电视台的记者还没等我们说完,就把电话挂了。在西安的媒体,要么说“研究研究”,要么说“现在忙,派不出人”,要么直说“这类事情不能随便报道”,我们站在堵路现场大雨中等了6个多小时,没有见媒体来,等来的是失望和绝望。
    现在全国新闻机构开展“记者走基层”活动,记者在深山老林、边疆荒漠都去了,为什么不到我们这里来?我们在文明古都的市中心,成天车水马龙,南边临近东大街的楼房都拆掉了,在东大街上可以直接清晰地看到我们那被拆得七零八落的住宅楼,看到楼上我们悬挂的标语。记者为什么不来采访呢?《西安晚报》还这样不顾事实,片面替政府宣传,这是为什么?
    
    西安市红十字会巷全体遭强拆居民商户
    2012年3月3日
    西安东大街改造强拆红十字会街民房


    西安东大街改造强拆红十字会街民房


    西安东大街改造强拆红十字会街民房


    西安东大街改造强拆红十字会街民房


    西安东大街改造强拆红十字会街民房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200095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西安肯德基售出食品现“黑条” 疑为霉变鸡块 (图)
·西安灞桥区官商匪相互勾结掠夺土地迫害护地农民
·西安首次发现国家一级重点保护动物东方白鹳
· 西安双鹤医药公司职工到省政府上访 (图)
·西安测PM2.5六个月超标天数超5成 最高超近3倍 (图)
·西安灞桥农民控诉灞桥分局国保无耻恶行 (图)
·郑州城中村农户遭数百人强拆 西安失地村民护土被打伤
·陕西西安高新区暴力拆迁引致村民堵路
·西安临潼开发区非法征用上千亩耕地村民被打伤
·西安市公安局灞桥分局局长涉黑不是坏事
·西安液化气爆炸事故责任认定:8人移送司法 (图)
·董军“当选”西安市市长
·西安咸阳一处矿山发生坍塌事故 两名工人身亡
·陕西访民在西安新城广场举行民主研讨会(多图) (图)
·西安村民省府请愿抗议强拆 温州失地村民示威十多人被抓
·西安回应要求公务员学外语质疑
·西安停车场内5辆车突然起火 疑似人为纵火 (图)
·西安:到2015年公务员警察等必须会说英语
·西安警车在长沙违章遭锁 (图)
·西安二府庄村干部虚报村民人数2000余人套取拆迁耕地
·西安高桥村选举结果为啥至今不公布? (图)
·西安莲湖区政府是如此对我们“拆一还一”的 (图)
·因征地拆迁女儿被残杀后我为什么割腕自杀?/西安毛蒲霞 (图)
·儿死得疑点重重 西安警方3年半不立案/马德财 (图)
·不罢免村长,我们还有啥活路?/西安灞桥区十里铺街道办事处长乐坡村民
·西安华侨商店股东绝不接受掠夺/全体股东员工 (图)
·谁来监管“三农”合法经营权益/西安灞桥区赵宏财
·昔日英勇杀敌立功受奖 西安张增选蒙冤20载拷问人性良知
·即将来临的厄运,我们据理抗争!/西安远东公司福利区家属院的职工和家属
·西安市公安局残酷掠夺民财震惊世界!/群 言
·西安唐都医院,人怎么会在手术台上毙命的/梁小竹、郝银花、李晋
·西安第四军医大学唐都医院过错致死人命/死者的父亲梁小竹
·从西安田宝兰案管窥中国的司法生态/李中柱
·西安美术学院大揭密
·抗议西安林业局禽兽不如行为的绝食日记/邓永亮
·西安转业军人田宝兰致中央军委领导的公开信
·西安官场黑恶势力徇私枉法的腐败铁证--一个复转军人给中央军委的公开信
·陕西省西安市碑林区星火村村民控诉(图)
·被尘封的西安事变内幕 /信力建
·国际化大都市西安能否按“计划”短期建出来?
·山川林业维权代表揭开西安市公安局与民争利层层黑幕
·西安司法和山川林业投资人谁不懂法?(图)
·不土不洋的西安:你为何如此失落?/海默(图)
·历史文化名城-谁来保护?/西安老陕
·西安一学校31名乙肝学生被强制退学
·强烈抗议北京当局对刘晓波先生的正式逮捕!/西安赵常青
·西安猥亵女干部的“某领导”是谁? /王捷
·西安市灞桥区失地农民所要赔偿被打
·建议迁都西安/黄翔龙
·西安未央区书记郭大为《政治文明需要权利分享》/邸乘光
·西安晚报:渐进式个税调整难合民意
·西安中泰嘉苑业主的血泪控诉
·楼市涨百姓忧,楼市跌政府急——西安出台救楼市新规/廖宏浩
·郭泉:与邓伍文先生、景凯旋先生讨论“西安事变”的史料分析问题/民主先声182
·“十无”后面的毒瘤——试析“延安”与“西安/张成觉
·给西安市兵器工业第213研究所党委的一封举报信/刘一群
·大雪拷问西安城市管理能力和政府亲民勤政水平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