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沟通体制内外,让党校成改革共识平台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3月29日 转载)
    
    来源:南方都市报 评论记者:张天潘
    
    CFP供图
    
沟通体制内外,让党校成改革共识平台

    
    编者按:热言时代,意见领袖一呼百应,但在众声喧哗中,有一些独特的意见,同样值得倾听与思考。他们或者是体制内,却将视角放在体制外思考,一改人们对体制内学者的看法,或者游离在体制外,却密切地关注着体制内的动态。他们以新异的、犀利的、建设性的观点与行为,发出不同的声音。不管这声音如何,但毫无疑问,他们在尽着绵薄之力试图推动中国的转型与发展。让我们去倾听与打捞这些容易沉没的“见地”。
    
    党校作为中国共产党对党员和干部进行培训、教育的学校,在公共的印象中,似乎都是天天与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打交道的神秘之地。但就是在这样的一所学校中,有一个老师,却一改公众印象中党校老师的刻板印象,他在课堂上不回避敏感的问题,维稳的困境、钉子户的权益,都是他课堂上的专题,他紧密地关切现实,结合各种最新的新闻案例来阐述他在一些人看来是很新锐的观点。他就是福建省委党校法学教研部教师王利平副教授。
    
    体制没有内外,只有视角不同
    
    南方都市报(以下简称南都):党校当然是体制的一部分,而且其中的学员绝大部分都是官员、干部,那您是如何看待现在似乎很受关注的体制的问题?
    
    王利平:目前很流行以体制来区别群体。其实我们所说的体制,主要指的就是原来的“单位”。人的思想被饭碗管住了,最典型的就是高度集权的计划经济的体制下,那个年代所有赖以生存的资源,完全被体制掌控,就形成这个体制,就固化了这个体制。
    
    市场经济有什么意义?市场经济最大的意义是它让人有选择的自由。我在《改革开放30年来公民权利的崛起》一文中谈到一个问题,就是现在中国表面上看已经是市场经济了,事实上更多的只是物质管制的解除,宪法和法律赋予我们的一些权利还有待实现。实际上,说市场经济是法治经济,其根本在于实现对人基本权利的保障,这个才是本质意义上的市场经济。
    
    南都:市场经济释放了一部分人,但是很多还被禁锢在体制内?
    
    王利平:改革开放有什么重大意义?意义重大在,国家权力从某些领域慢慢退出来了。改革开放以来,国家权力退出一点点,这个社会都已经显出巨大的活力来了。
    
    至于具体如何区分体制内外,我觉得严格意义上来说,如果用学术工具来分析的话,可能要用政治国家与公民社会。实际上我们讲的体制外,更多的是从公民社会层面来考虑的。讲体制内,更多的是国家权力角度来考虑的。我们讲的体制内外就是国家权力与公民社会之间的区别。
    
    南都:所以体制内、体制外本质上是国家权力与公民社会之间的区别?
    
    王利平:对,事实上就是国家权力与公民社会之间的区别。所以后来我想,我在体制内,我也可以站在公民社会的立场来思考问题,我又变成体制外了。
    
    南都:可不可以这样理解,你的身份是体制内,但其实你思考的问题是体制外的?
    
    王利平:对,我从公民社会的视角来思考问题,虽然我在党校工作。数千年来,人类社会的进步是什么呢?就是要驯化掌权者,让他们文明,用依宪行政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
    
    所以说,体制没有内外,只有你视角是什么,你视角到哪里。视角决定研究问题的方向,研究问题的想法。我们一直在谈这个问题,包括很多的所谓的体制外的知识分子,对体制怎么看,我觉得不要情绪化,要理性。不要用一种体制内外的对抗方式,来看待所谓体制内和体制外,来区分内外。要放在一个理性的角度,用理性的态度和视角去看待体制里面的人。体制里面的人,就是所谓的在“单位里面”的人,也要以理性的态度去看待体制外的人。我的意思就是,不管体制内体制外,要形成一个改革共识。实际上大家的目标是一致的,而不是对抗的。其实我在党校课堂上,我的观点不是从哪个角度出发,不是维护哪个阶层的利益,而是促进共识形成,促使整个社会实现利益的最大化。
    
    让党校成为形成改革共识的地方
    
    南都:您作为一个党校的教师,如何看待社会对于党校的那种刻板印象?您理解的党校,应该是什么样的?
    
    王利平:我觉得,党校的课堂是非常好的一个场所。中国毕竟是一个国家权力还掌控着大量社会资源的国家。如果手握权力的人,能有一些转变,这个社会就会有一些改变,因为他决定社会的东西还很多,所以党校的课堂也有特殊的意义。
    
    党校的课程,就是要考虑怎么样去影响学员,怎么样去给学员讲,我觉得作为党校的老师,一定要认真去思考这个问题。讲改革一定要有改革共识,如此才会消解所谓体制内外的误解,才会更大地赢得体制内外的合作、共赢的局面,消除隔阂,消除偏见。隔阂和偏见很容易形成情绪化,成为民粹。我们就是要消除误解,促成改革共识。我觉得如果全国各个省级党校都能够这样做,这个就不得了,至少在中国百分之八九十的官员都在这个层面上接受培训。
    
    党校就应该要如胡耀邦讲的,提倡“四不主义”,即:不扣帽子,不打棍子,不抓辫子,不装袋子。这样,党校就能有一个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良好氛围。其实,一切问题都可以在党校内展开讨论。这个展开讨论,就是最大范围内赢得改革共识。从这个角度来说,不要把党校看成是一个很神秘的地方,我觉得党校是一个最好形成改革共识的地方。
    
    南都:所以说党校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平台,能够把各方的观点都放在台面上进行讨论。
    
    王利平:对,大家来讨论,难得有这么一个好的机会跟官员进行交流探讨。
    
    事实上,在党校,学员并不是如社会想象的那样,很多学员还是想听一些课题,只要你讲得好,真的有价值。我这几年在党校开了一些课程,比如:《改革开放30年来公民权利的演进与展望》、《和谐社会与法治建设》、《物权法与公民财产权保护》、《中国司法制度改革与司法公正》、《维稳与维权的困境与出路》、《县政改革———基于法治视角》等,还是很受欢迎的。
    
    这里以我讲授的《维稳与维权困境及出路》专题为例来说明。维稳出现困境,这个说明体制出大问题了,出路何在?这些都是我们要思考的问题。我讲维稳困境的时候,官员也切身感受,特别是基层的干部多有疲惫感,他们太辛苦了,而且不是一般的辛苦。他们也不希望这样子,他们也觉得这样子不是一个出路,真的不是办法,也有了一种非改不可的想法。可以说,在这个问题上,他们也有改革的共识,也有改革的动力。
    
    南都:其实这种问题,对整个中国来说,现在也很需要搭建一个很好的公共舆论的空间。
    
    王利平:对。公共领域,公共平台。我觉得改革开放,党校要开放,开放是什么呢?思想开放,就是思想解放,还有我们讲的平台的开放。前些年,我做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就是把所谓的体制外人士引入到党校课堂上,在我的极力推荐之下,“中国公益诉讼第一人”丘建东应福建省委党校邀请,给党校在职研究生开讲座。架起体制内外进行沟通的桥梁跟渠道,就是架起体制内外赢得改革共识的桥梁。切忌关起门来办学,关起门的结果是什么?让自己变得更加狭隘,狭隘的结果是什么?就容易产生偏见,然后产生情绪化的东西出来,同时外面的人看来就很神秘化,神秘化了以后,就容易产生误解、隔阂,这样就不容易形成改革共识,就僵持了,甚至在某个点上,某个情绪的爆发点上引起冲突,其实这不应该的。要利用好党校这个平台,去促进改革共识的形成。我们讲的改革,有各种方式,大凡有利于形成改革共识的事我们就要去做,我们要努力、要有理性,而不是加剧互相之间的不信任、冲突、磨擦、仇视。
    
    党校要融入社会转型推动进步
    
    南都:如果从这个角度看,则意味着党校要找到新的定位?
    
    王利平:一个新的定位,这个定位不是传统思路上的一种定位,实际上是融入到现代社会转型,推动社会进步的一种角色,就此而言,党校作用重大。
    
    在党校,我一直在想这个事,我希望更多的党校老师不用太有包袱,不要担心什么。只要讲的东西站得住、理性,其实大家都能接受。可能很多老师担心,就是刚才讲的,长期被习惯了。总是抱着所谓的政治绝对正确的心态,不敢越雷池半步。实际上党校要给官员提供一个不一样的视角,让他从另外一个层面去思考更多的问题。所以我就为什么在党校的课堂上,更愿意从公民社会的视角去研究问题。那些官员们,他们可能更多的从政治国家的角度,从国家权力的角度去想事情,想问题。
    
    现在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如何看待党校的这些学员。党校的学员,因为来自于各个层面的领导干部。这些领导干部对体制的认识应该是比较深刻的。实际上他们也在思考现在的一些问题。于是我们党校老师要做一个事情,就是要把他们想的东西或困扰他们的问题,进一步提升,提出建设性思路。
    
    作为一个生活在其中的人,有时候这个体制会塑造人。官员因为他们身处其中,他们方方面面的利益,受到体制的限制就更大了。无论其所思所想所行,一定会受到体制重大的影响。在这种情况下,作为党校老师其实就要理解他,而不是情绪化批评他。然后包括他们的言行所想,作为一个党校的教师、作为研究者来说,应该抱着更宽容的态度。要让他有问题意识,能够触动他去思考,然后让他们在体制的束缚之下能勇于去改变,去解决问题。
    
    我认为,切实可行的改革方案,是官员本身从他们利益的博弈中间,体制内外的良性互动之中,逐渐形成。这样的改革方案才会是代价最小。不然的话推倒重来,这个改革方案代价多大?社会为此付出的代价多大?这个是不切合实际的。
    
    所以党校及其老师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要做好体制内外的沟通工作,促进公民社会与国家权力之间的相互对话与理解,让党校成为形成改革共识的地方。还有一个,党校办学也一定要开放,开放就是要增加交流。开放的结果就是让人更了解,更了解的结果就是让人更理解。因为只有了解才能理解,只有理解才能互信,只有互信才能有共识。
    
    目前,我们关注的这些事情,无论是体制内还是体制外,无论是精英还是民众,所有的人,都要尽最大的努力形成改革共识。而党校恰好正是一个很好的平台。不过这个平台也要舆论去营造,营造相对宽松、开放的氛围。
    
    本文来源:南方都市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4419190040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中共党校教授:官员财产公示不能再拖 (图)
·党校教授称财产公示已不能拖 不赞成特赦贪官
·中央党校党史教研部学习习近平讲话座谈会纪要
·倪文华等将无锡李梅芳救出党校黑监狱
·党校原是黑监狱,江苏无锡维权人士成功营救被囚禁的李梅芳
·习近平下令整顿党校纪律
·中央党校教授辛鸣:变革要主动让掉不应获得的利益
·中国人大揭幕前夕,专访中央党校学者
·党校教授:房子是致两极分化最重要原因
·访民今到央视,党校打横幅要求“二会”有访民代表
·中央党校教授:共产党不是政治俱乐部
·党校副校长露口风:薄熙来将被严惩
·中共中央党校反腐专家:特赦贪官违宪
·刘云山入主党校释放信号:习近平仍然偏左
·刘云山兼任中央党校校长的信号
·刘云山兼任中央党校校长
·福建党校教授王利平:​落实宪政是最有力的改​革
·中共党校惊爆 学员交换贪污诀窍 (图)
·中央党校学者:国家能源局否认局长违纪处置不当
·中共党校学者:中国应该放弃朝鲜
·中央党校刊文:党内民主发展进程中的风险规避
·张成觉:杨恒均是民主小贩、党校教员?还是中南海智囊?
·中央党校《学习时报》:为什么党内批评声音越来越少
·党校教授李君如究竟要说什么?(图)
·杜光教授眼里温家宝是真实的吗?/中央党校在读研究生孔义
·党校是个关上访人的好地方/乔志峰
·中央党校来稿2:16个字可快速推动中国民主化
·党校校长出书:爆官场潜规则和腐败新招数
·湖北公示党校就餐情况是一种假严厉/卢荻秋
·张宏良:党校教授反党的政治现象
·中央党校王长江没有政治常识/吴祚来
·重操“抓纲治国”政治,胡锦涛逼迫党校反党
·中央党校最近究竟触动了谁的神经
·中央党校最近触动了谁的神经?
·中央党校教授:政改麻木症误党误国 需高度警惕
·看了中共中央党校教授宋福范博客/李民申
·县委书记们,你们在中央党校学到了什么/徐修成
·中央党校专家:中国奇迹的谜底是行政体制的改革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