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出现曙光,澳媒披露昆明抗议“内情”
请看博讯热点:抗议示威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5月24日 转载)
    来源:看中国 
    
    
      据澳大利亚《特别广播服务》(SBS)5月23日(周四)报道,在社交媒体的帮助下,中国的老百姓获得了发声的机会,环保抗议在中国出现曙光。
    
    
    
    
      上周四,在中国南部城市昆明,不到一个月内爆发了第二次大规模抗议活动,上千市民走上街头,反对在距离昆明30公里处计划修建一座石化炼油厂及生产副产品对二甲苯(PX)。
    
    
    
      现场照片中,抗议者戴着口罩,口罩上用记号笔在“PX”字样上画上大叉最具戏剧性。
    
    
    
      中国的活动人士过去是围绕一些关键性人物,譬如艺术家艾未未、律师陈光诚。但在这个新时代的环保抗议中,是“老百姓”在做统帅。什邡、大连、厦门、上海及宁波近期出现的大规模抗议可以看到这种风格:自发组织、科技推动、群龙无首。
    
    
    
      当我在距离第一次抗议地点不远的一个公寓里见到22岁的兴兴(音)时,她纠正了我叫她抗议“组织者”的说法。
    
    
    
      “我们没有组织。在中国,一个人要为某个组织负责,这是非常危险的”,她说。
    
    
    
      兴兴不是她的真名,而是用来掩饰她在网上维权行动的别名。她日常的工作是广告业,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她具有自然的沟通能力:热情、雄辩而有力。
    
    
    
    
出现曙光,澳媒披露昆明抗议“内情”

    
    
    
      兴兴告诉我,她第一次了解该石化厂是通过在成都的朋友,他们一直在为成都的PX工厂修建计划抗争多年。
    
    
    
      一条25亿美元的天然气和石油管道,起始于缅甸,连接着中国的这些工程,经过8年的修建已接近尾声。但仅在今年4月份,在天涯论坛才开始出现讨论- 在昆明附近也有一个类似的项目。天涯论坛的用户们收集了他们所能找到的关于PX项目可能对环境和健康危害的任何信息,公布上网。
    
    
    
      直到今天,兴兴依然不知道是谁首先提出的第一次抗议的时间和地点:5月4日下午1点半,在市中心的南屏广场。论坛上该帖子和用户帐号已被删除。但它的信息被接力传递而“存活”了下来。5月4日这天终于到来,兴兴不知道会有多少人前来参加,但她做好了准备:携带了500份传单、100个口罩和一些记号笔。
    
    
    
      在最高峰的时候,兴兴估计有3000人参加了抗议。但也出现了其他的团体,她没有见过的人,他们也是有备而来,带着横幅和口罩。
    
    
    
      “到了3点钟,我们看到人们买来水互相分享,并给那些因喊口号嗓音沙哑的人润喉片,及派发鲜花。这给了我很大的信心”,她说。
    
    
    
      该抗议也引起了政府的关注,一个星期后召开了新闻发布会予以回应。昆明市市长李文荣向媒体保证,他会用“民主决策程序”,并按照“大多数人的需求行事”。兴兴给我发短信说,她已被警方请“喝茶”。她将不能参加5月16日的第二次抗议,她曾协助筹办该次抗议。
    
    
    
      周四看起来并不是一个最方便抗议的日子,但只有这样,才能“找到”在上班的官员。 5月16日上午10点,数百名身穿制服的警察守卫在省政府外的正义街上。一名便衣警察停下来问我在做什么。“你在这儿干什么?”我反问他。“执勤”,他冷冷地答道。正义路是一条主街,所以很难说上面数百名的旁观者是来抗议的还是仅仅是路过。
    
    
    
      之后,事情就这么发生了:一名男子走上一间牙科诊所的台阶,戴上一个防毒面具,举起一个手写的牌子,上面写道:“公布对环境影响的评估报告”。突然出现了一声轰鸣,人群聚集在他周围。警方试图平息抗议早期的这些蛛丝马迹,他们抓住了这位蒙面男子,强行把他推进一辆面包车,车子立即加速而去(他后来被释放)。
    
    
    
      那天整个上午,人们涌上街,穿过警方试图堵住两头的警戒线。人们自发地制作了手写的标语。上午的逮捕也触发了抗议,一名40岁的女子举着一个标语,只说了句:“放人”。
    
    
    
      到了午餐时间,抗议人数已超过千人。我遇见了一名16岁的女孩,及一名70岁的男子。抗议者的年龄在他们之间,有销售人员、记者、律师、企业老板、退休人员和设计师。大多数人请了一天假来参加抗议。值得注意的是,抗议者中缺席的是学生和公务员。云南财经大学一位学生后来告诉我,学校召开了一次特别会议,警告学生们不许参加抗议。也有政府部门在抗议这天开了一天的长会,并每小时进行点名。
    
    
    
      我频繁地问人们,他们是否知道是谁组织了这天的抗议。23岁的英语老师傅嘉兴(音)说,她不知道,她是从朋友的转贴中了解到此事的。“很多人只是在转发”,她说,“没准我就是[组织者]”。
    
    
    
      当我问24岁的Eddie,他笑着回答说,“是人民”。
    
    
    
      抗议者们给我看了手机上流传的消息和照片。
    
    
    
      几乎每隔一段时间,抗议人群就涌向警察组成的壁垒。这时,人群就会高喊“警察也是昆明市民!”那些警察就会慢慢地散去,听到的是一轮热烈的掌声,及高喊“谢谢,你们是好人!”
    
    
    
      人们行走了数小时,被困在瘫痪交通中的司机们鸣喇叭以示支持。“云南人民,站起来!”人们齐声高喊,“炼油厂,滚出去!”
    
    
    
      下午4点30分,市长李文荣走上街头与示威者直接对话。他看上去像是一个大学教授,拥挤的人群迫使他说话,听起来充满了急切和渴望被理解。
    
    
    
      他说:“是的,我是这个城市的市长,但我也是这个城市的居民。你们想要保护昆明,不想让她的蓝天和清澈的水受到污染。政府也与你们有同样的愿望。今天之后,我仍然要生活,会在这座城市里衰老、死亡。我的父母、四个兄弟姐妹都住在昆明,所以我完全理解大家今天提出的诉求,并感谢你们每一个人。但你们必须明白,提出上诉需要通过正规渠道... ...这个[抗议]不是一个好的渠道。”
    
    
    
      在讲话后,他把扩音器递给了示威者,邀请他们一个个吐苦水。示威者们的要求包括:允许对该项目举行公投,完全公布环境影响的评估报告,允许自由公开的媒体,警方停止对示威者的骚扰,建立一个公众与政府沟通的开放通道。这些抗议者想要的是真正的政治变革。
    
    
    
      市长对每个人都做了详细回答,并承诺会进行一种“市政厅会议”,并由一名顾问收集希望参加该会议的人员的电话号码。
    
    
    
      我看到了Eddie,还背着他的牌子,上面写着“民主!正在开始!”他写了他的电话号码,要求出席市长的会议。我把他叫到一边,问他为什么不害怕这样做。“要勇敢地站起来,我相信会有越来越多的人会站起来”,他答道。“那你相信市长的话吗?”“没有,但我愿意给他一个机会”,他说。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4122311163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中石油否认况丽成昆明PX项目负责人 称查无此人 (图)
·别在昆明吃过桥米线 脏到令人发指
·昆明市长:决不会因为中石油是央企就放弃监管
·昆明市民抗议后市长开微博对话 上海取消争议电池厂项目 (图)
·昆明民众上街抗议PX化工项目,市长道歉答应下马
·云南日报头版报道昆明市民聚集事件 (图)
·昆明市长李文荣开微博 称倾听市民意见
·反石化厂 昆明市民再度上街抗议
·民众再度上街示威 昆明市长鞠躬道歉 (图)
·昆明数千民众再次走上街头抗议中石油PX项目 (图)
·云南:中石油项目飘向昆明污染物将被西山阻隔
·昆明市回应“PX项目”:大多数群众说不上就不上
·中石油:昆明炼化项目不生产PX产品 (图)
·昆明称PX项目尚在规划研究中 并未确定建设
·媒体称昆明为拉动千亿GDP上马大炼油项目
·昆明闹起来了 爆发大规模反PX项目游行 (图)
·昆明2000民众上街游行 大批警察出动 (图)
·昆明反炼油厂 数千居民抗议 (图)
·昆明民众五四抗议PX污染 成都抗议被压制 (图)
·昆明小板桥中小企业遭遇两次强拆 (图)
·昆明房管局让我18年来有家难归
·昆明拆迁暴行酿血案,两女住户被打,一人被打断腿!
·【昆明】贪官恶吏蛇蝎心肠,夺我住房断我口粮/王平(图)
·昆明市东川区,私挖乱采猖獗,死伤严重
·昆明闹市特大交通事故掩盖的真相!
·昆明出租车司机被警察打死,司机堵路6小时
·“昆明艳照门”:不能让说谎的权力免责
·安瑞雪:仇和疯了 昆明正遭遇强迁
·昆明晋宁卖地3万亩——政府财政濒临崩溃的最后一根稻草???
·刘亚洲将军在昆明基地的一次震撼演讲/陈凯博客
·昆明城市的许多方面正在恶化/尤建新
·昆明城管执法冲突事件,记者通报会有这样开法吗?
·昆明官民冲突背后是仇和
·昆明政协委员:摩托车尾气排放量大,并伴随不小的噪音
·昆明仇和下令强折居民防盗笼/陈迎
·昆明嫌犯派出所自杀之“诡异现象”/乔志峰
·禁止公车私驾,我再给昆明市政府出出招/梅顿
·摆一摆屠夫昆明案维权所干的实事、所取得的成功/谷洪
·关于吸毒者之死:给昆明市公安局和检察院的公开信/万延海
·昆明处女卖淫案的另一面
·昆明零证据铁案“处女卖淫案”的毒树之怖/李大苗
·中共急了 昆明问责39名“拖沓官”
·和《昆明官场现形记。踢开绊脚石》商榷/李英
·昆明市政府将向世界公开选拔40名经济学博士/隋振江
·昆明外聘博士县官惹质疑:「博士帽」等于「乌纱帽」?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