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蒙冤警察何祖华北京西城看守所冤狱记
请看博讯热点:访民动态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7月02日 来稿)
      2013年6月25日晚九点左右,原河南省新乡市公安局预审科民警何祖华终于走出了北京市西城区看守所,重新获得了有条件的自由。至此,从5月19日被非法关押在西城区看守所里,整整过去了37天!这也是作为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对嫌疑人采取刑事拘留所能关押的最长时限。
    
     何祖华本人叙述:北京警方为什么要对我采取刑事拘留强制措施而且一定要关这么长时间?甚至我家人两次进京向办案单位西城公安分局预审大队提出取保候审申请都不予理睬?我究竟在北京的什么地方、什么时候触犯了什么法律?

      事情要从5月18日北京园博园开幕式之前说起。
      5月15日我进京办事,顺便与几名在京坚持维权的全国蒙冤警察群体成员徐兆杰(黑龙江)、赵宏炎、马治国、雷凤春(辽宁)、周历(河北)、张军武、刘树梅(内蒙古)、黄玲(湖北)、房争胜(安徽)、邓朝霞(贵州)等人见见面,同时还见到了三位新参加蒙冤警察群体的辽宁蒙冤警察葛利元、吴晓东和姜伟。
      刚到京我就告诉了大家,我这次进京没有打算参加任何维权活动,也不准备去园博园。但是几天来,大家在一起聊天中,有人就说5月18日园博园开幕,反正星期六没有地方可去,园博园开幕式肯定热闹,而且这一天的门票比较便宜,是50元一张,以后都是100元一张。以前昆明园博园因为太远没办法去参观,现在我们就在北京,为什么不去看看嘛。这样,在大家的鼓动下,我也就打算跟大家去看一下。于是大家商定:自愿去园博园开幕式的,5月18日上午九点半到十点左右,大家各自到园博园地铁站门前集合。
      5月18日早上,我与周历一起乘地铁前往园博园。路上,在地铁西局站和园博园出站口先后看到了赵宏炎、马治国、葛利元(辽宁)、黄玲(湖北)、房争胜(安徽)和邓朝霞(贵州)。然后我们一行八人就在离地铁出站口大约十米远处的路边石上坐着休息。大约十几分钟之后,十几名北京警察直接来到我们目前,将我们带到附近准备好公交车上,然后就把我们拉往久敬庄。在警察带我们上车时,我们很配合没有发生冲突。我们当时没有搞任何违法活动,而且当时整个园博园也没有发生任何的群体性事件。
      5月19日上午八九点钟,我同周历来到北京南站,同刚刚到京的山东蒙冤警察董才见面。董才说这次进京,是准备周一到最高法申诉的。我们三个人在南站肯德基里说说话,就将近中午12点了,于是就起身准备去吃中午饭。不料刚出肯德基,就被三名北京便衣警察拦下。他们看了董才的火车票,证明是刚刚下火车的,就让董才离开,随后将我和周历带往附近的右安门派出所。不久他们又送进来一个徐州的访民于艳华。在右安门派出所,他们不仅不给我们吃的,而且一口水也不给。大约下午六点左右,右安门派出所警察将我们三人戴上背铐准备带走,我们三人质问我们犯了什么罪,为什么要给我们戴手铐,警察回答说我们都构成寻衅滋事罪。然后将我们三人一车拉往西城区看守所,直到九点多才办完进所手续,然后我在监室里才吃上一个剩下的凉馒头。
      原来我以为我的事情很简单,把在京期间事情说清楚后,应该三、五天就能释放。但是我想错了!
      由于一下抓进来的访民太多,有几十名,加上可能上面催得紧,所以西城区分局预审大队的警察们不分白天夜里抓紧审讯。他们第二次审讯我,就是在我进看守所的第三天从晚上9点到12点。这样,几天内我就把我的问题说明白了。我问预审员我是什么罪名,回答是聚众扰乱公共秩序罪。我说怎么罪名又变了,在派出所是寻衅滋事。我想想就明白了,罪名是可以被他们随心所欲安到你头上的。
      刑法第二百九十一条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的法规是:“聚众扰乱车站、码头、民用航空站、商场、公园、影剧院、展览会、运动场或者其他公共场所秩序,聚众堵塞交通或者破坏交通秩序,抗拒、阻碍国家治安管理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因为我这次进京就没有打算参加任何维权活动,也没有跟其他维权群体联系过,我同蒙冤警察们在一起几天的时间里也根本没有人提出要在园博园搞活动,仅仅是大家自愿参加集体游园活动,所以我们在园博园地铁站门口既没有打标语、喊口号,又没有参与其他访民搞活动,更没有预谋聚众的事实,而且警察带我们走的时候也很配合,没有抗拒、阻碍的行为,所以我以为没有任何把柄,应该很快就能出狱了。谁知第四天就给我办理了延长刑拘到三十日(6月18日结束)的手续。后来在几次提审中,虽然连预审员都说我的问题已经基本搞清楚,没有什么问题,很快会遣送回原籍,但是我一天一天始终等不来释放的那一刻!这种等待的煎熬,真的无法形容。到了第32天,我等到的竟然是检察院的捕前告知书!真的就像晴天一个霹雳,我马上想到的是,难道中国之大,真的在天子脚下也无法无天没有法律了吗!直到第37天的晚上9点左右,我已经放弃希望,从容的洗漱完毕,做好睡前准备的时候,狱警突然来到监室门前让我马上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出来。随后预审员给我办了“证据不足,不予批准逮捕”的取保候审手续,终于走出了西城区看守所的大门!我也终于明白了,这次我竟然与第一次蒙冤时遭遇一样:当时正是因为检察院找不到我的犯罪证据,就坚持不给我办理取保候审手续,直至关了我将近一年(351天),然后勾结法院判我一年缓刑一年了事。而这次也是无法证明我有犯罪行为,为了对我施加压力,迫使我认罪而非法羁押我到最后时刻。
      后来我才知道,周历竟然被关押到最后一刻,在25日半夜23点58分被预审大队紧急从看守所里放了出来。因为再晚一点,就是超期羁押了。
      第二天看到周历之后,他当面告诉我,为了对周历诱供,审讯人员竟然诽谤说何祖华、河北蒙冤警察田兰已经收受了外媒的钱了。当然这种无耻的诽谤是骗不了周历的。
      顺便提一下徐州访民于艳华。在右安门派出所时,她跟我说,5月18日她自己去园博园里看了看,没有跟任何其他人在一起,没有干任何事情就回来了,却于19日中午被警察抓了。19日那天上午,她去北京大学她女儿家看看女儿,将近中午时正准备离开时被北京大学辖区警察抓住,然后送到右安门派出所。她刚进派出所时表情很沮丧,一看见我和周历也在,马上心情就好了起来。直到把我们一起送进看守所,也是非常从容淡定。她真的很勇敢!但是看到有人发消息说她目前还是下落不明,而且在看守所竟然被戴了铁链!我猜想可能是因为跟园博园的事情没有任何关系,所以才反抗很激烈,所以就造成了受到更大的迫害。她对我说,她是第一次进看守所。所以她没有经验,不知道社会之黑暗,不知道如何正确应付。真的为她担心!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492193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全国蒙冤警察到京见巡视组 (图)
·全国蒙冤警察代表到北京见中央巡视组 (图)
·强烈抗议北京警方滥用拘留权,要求立即释放蒙冤警察何祖华、周历
·8名蒙冤警察被关久敬庄见证湖北访民被殴打截访 (图)
·博讯视频 蒙冤警察与上海访民在京祝园博会开幕并表达诉求 (图)
·蒙冤警察群体与在京访民到民政部咨询安全捐款事宜 (图)
·同城“饭醉”,焦东海医生、蒙冤警察何祖华谈话 (图)
·全国蒙冤警察集体公开反对中国司法腐败 (图)
·上海访民与蒙冤警察等地访民在京同城“饭醉”支持焦东海反医疗腐败 (图)
·蒙冤警察、北京、上海等地维权同城“饭醉”/视频 (图)
·图片新闻 蒙冤警察与在京访民互动 (图)
·全国蒙冤警察各省代表 再聚北京维权 (图)
·蒙冤警察田兰最新消息:心脏病发作 仍在医院
·北京:蒙冤3警察举牌声援河南蒙冤警察
·蒙冤警察田兰在北京住处被抓,突发心脏病
·中国蒙冤警察两会期间发强音:反对司法腐败
·蒙冤警察与在京访民2013元宵联欢会开幕镜头
·除夕,上海等地访民与蒙冤警察向国家新领导人拜年
·蒙冤警察和访民联欢会前 北京警察带走3名蒙冤警察
·蒙冤警察声援何祖华,周历 (图)
·蒙冤警察“公民维权日”汇聚到国家信访局 (图)
·蒙冤警察中纪委门前抗议司法腐败/视频 (图)
·全国蒙冤警察9省代表20名 29日在信访局抗议/视频 (图)
·蒙冤警察田兰病中坚持维权 (图)
·河北蒙冤警察田兰向两会进言:揪出公安内部潜伏罪犯 (图)
·蒙冤警察在六四期间在北京中纪委维权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