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全国蒙冤警察维权群体代表答记者问(2)/视频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7月17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全国蒙冤警察维权群体代表就蒙冤警察何祖华、周历被北京警方刑事拘留事件答记者问(10-19)
    
    
    
    记者问:
       
    一,据说,蒙冤警察们都很紧张,谁也不敢在京了,原因是上层有斗争,北京警方有人与习总书记在唱对台戏,或者说有人已经“打道回府”了?
    
    田兰回答:
    根据我掌握的情况,和你们听到的不一样。
    其实,我们每个蒙冤警察都很气愤、但是我们还是在忍耐之中。
    首先,我们通过蒙冤警察宋秀玲警官与北京警方沟通。这说明我们是保持着克制的态度。全国各地进京的蒙冤警察,不想与北京警方搞对立。我们不希望看到他们抓错人、办错事,或者说不希望他们继续下去,酿成大错。
    何警官在蒙冤警察当中,很有威信、人品优秀。他的为人,他的言行,都在我们的视线之内,我负责任的说,他没有违法乱纪行为。
    如果把何警官周警官又逮捕了,进入了司法程序,我们也会勇敢的站出来,抗争到底!
    不冤枉一个好人,这是最起码的执法标准。因为是他们把我们蒙冤警察里的何警官,推上了审判台,我们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
    我们大家都知道何警官是无辜的,所以我们不会袖手旁观。我们站出来替何警官和周警官维权,这也是法律赋予我们的正当权利。
    我们会在法律赋予我们的权利范围内,救何警官和周警官出来。我们还会在积极维权的过程中,同时争取正义媒体的支持,配合他们采访、报道、曝光。
    
    要说我们蒙冤警察都很紧张,我看不是这样的。
    我们大家是焦躁,不是害怕。何警官和周警官在看守所里,我们不会无动于衷。
    我们天天在主动沟通。在相互沟通的时候,宋秀玲警官多次劝道:为了全局、为了稳定,我们要等到刑事拘留期满,再说。
    如果说刑拘何警官和周警官,是上层有人与习近平总书记唱对台戏,
    
    我们还没有具体的证据,现在不加评论、不下结论。
    
    再说,刑拘何警官和周警官的行为,我们认为不代表中央,不代表公安部,只能是代表北京警方或者某个、某几个领导。
    
    记者问:
        
    二,如果刑事拘留期满,批捕了何与周两名蒙冤警察,你们会怎样?
    
    田兰回答:
    
    我们蒙冤警察,虽然来自全国各地,警种不同,专业不同,但是执法依据是一样的,都是在共产党领导下的人民警察,都归公安部管辖。
    我们不是不叫你北京警方侦查,在法定的时间里,你们侦查期满,也得给我们蒙冤警察一个结果吧。
    如果检察院批捕了,进入了司法程序,那我们这边也取证了,我们也有证人、证言。我们会用事实对北京警方、对正义媒体说话、举证,我们是有这个思想准备的。
       
    现在好了,何警官、周警官已经出来了,我们的和媒体的、还有广大维权人士、广大访民的担心,可以暂时放一下。因为问题还没有得到根本性的解决,何警官、周警官是办了《取保候审》手续的。他们这是给何警官、周警官留了个“尾巴”。
    
    记者问:
    
    三,我们很想知道:蒙冤警察抗击司法腐败的具体内容,请解释一下。
    田兰回答:
       
    对于蒙冤警察个人来说,抗击司法腐败,主要是呼吁、申请相关司法机关平反冤假错案,依法严惩制造冤假错案的司法败类,依法恢复蒙冤警察的政治、经济等一切待遇。
       
    上面说的这几句话,就是大家常说的蒙冤警察有三条基本要求:平反冤案恢复待遇惩治败类。
       
    从国家、从大局的角度来谈——抗击司法腐败这个问题,就包括:支持习近平、支持党中央反对发生在司法系统中的腐败问题,也是涉法涉诉的腐败问题。
       
    因为社会各个领域、各个阶层,存在的腐败问题很多。但是,司法腐败已经严重的影响了国家的政权稳定、经济繁荣、民心向背。所以与腐败分子做斗争,是我们每一个有觉悟的中国公民都应该积极参与的斗争,蒙冤警察更是责无旁贷!
    
    记者问:
        
    一,反对腐败,特别是反对司法腐败,从现在的情况看,这等于在体制内做剔除肿瘤的手术,你认为中央有能力办好吗?会不会遇到的阻力太大,最后成为一句空话?
    
    田兰回答:
        
    我认为反对形形色色的腐败,实际上是一个长期的、激烈地、艰苦的斗争。
        
    因为这是一场实力悬殊的斗争,不是靠我们胸怀激情,就能战胜腐败。
    特别是反对司法腐败,他们是有武装的、有特权的腐败势力。
    他们的人数可能不多,但是他们对国家、对人民的破坏作用却很大。
    
    蒙冤警察把第一封给党中央的《公开信》,放在了卢沟桥畔,其实也是一种决心的表示。我们在打响抗日第一枪的地方,用朴实的语言表明了:反对司法腐败,要有打鬼子的决心和勇气。
    
    中国国民党的军队和八路军,联合抗战,打了八年,终于取得了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
    我们是司法腐败的直接受害人,我们各自为战,都已经有十几年的经历了,没有成果。
    我们还在继续走着、走在看不见目标的上访路上。结果很多相信党、相信政府的上访人,被当成了扰乱社会治安稳定的敌对势力,被镇压、法办。
        
    从实践中我们清醒地认识到:反对形形色色的腐败,是一场看不见硝烟的战斗。虽然是在听不到枪声的战场上,也会有流血牺牲、也会时时被迫害,被关押、劳教、判刑。
        
    但是,我们不违犯党纪国法,依法维权,我们何罪之有?
    何警官从40岁就遭遇司法迫害,丢失了为国家工作的权利,已经苦苦挣扎了十几年,如今都是50多岁了,纠正冤假错案还没有任何进展,我们已经够苦了,我们蒙冤警察都是相同的遭遇。
    
    
    记者问:
    
    再对蒙冤警察维权组织的特点,给我们介绍一些情况?
        
    答:上次说到:我们蒙冤警察维权群体,说我们是组织也好、是群体也好,我们的性质是好的、是积极向上的,人员是纯洁的、目标和目的是明确的。
        
    之所以这样说,我可以给大家解释一下。先说以下几点
    性质是好的——我们拥护中国共产党、拥护中国政府、支持党中央的一切决定;我们在国家宪法、法律规定的范围内活动,没有任何违法违纪的问题存在;
    
    人员是纯洁的——都是蒙冤警察,以及蒙冤警察的家属。没有其他身份的成员。
    目标是明确的——就是平反自己的冤假错案。
    目的是一致的——配合党中央,共同反对形形色色的腐败。特别是反对司法腐败,配合中央开展的反腐打虎行动,清理司法队伍中的腐败分子。
    我们的活动公开的,积极向上的,我们都是主动地、公开的、明确的表明我们的观点和态度,而不是、从来也没有背地里干坏事,消极抵抗性的那种组织。
        
    我举个大家都知道的例子,以证明我的观点和说法。
        
    从2012年8月14日开始——至2013年5月,我们在9个月的时间里,一共给党中央连续发出了五封《公开信》。每一封公开信都是主动说明我们的观点、立场。我们的观点是:我们每一名蒙冤警察,都是司法腐败势力的直接受害者。我们的立场是:站在党的立场上、站在全国人民一边,共同反对形形色色的腐败!
        
    比如说,我们在第五封《公开信》中,谈到了反腐败的重要意义,反对腐败的重点,我们重点谈的是要反对司法腐败这一块。强调了反对司法腐败在反对各种腐败中的的现实意义、历史意义。
        
    象我们这么阳光的人,是共产党培养出来的。我们大部分人受过高等教育。我们既不违法违纪、我们也不是恐怖分子、更不是敌对势力,为什么要打击我们!为什么要关押我们!
        
    关押了何警官、周警官,我们就不反对腐败了吗?我们就停止要求平反冤案了吗?我们就不敢抗议践踏法律、侵犯人权的行为了吗?我们就不敢声援何警官和周警官了吗?其实,答案是肯定的。因为,在我们每个人的心里,国家是至高无上的,正义是不可亵渎的。
                           
    记者问:
    
    蒙冤警察维权的决心怎样?
    对蒙冤警察维权组织给介绍一下?
    我们蒙冤警察在一起交流思想时,也有一种决心:
    抗议司法腐败,我们与党中央保持一致!不达目的不罢休!
    呼吁平反冤案,未到绝望,不放弃!
    反对司法腐败,不取得胜利,不回头!!
    这不是一时的激情、不是一种试探。
    这是一种决心,一种发自内心的斗志!
        
    也就是说,不是刑拘了何与周两警官,我们自己的事情就不做了,我们还会继续,并且,我认为何周警官被拘,对我们所有人来说,是一种打压、是一种屈辱,同时也是我们蒙冤警察维权新的动力。增加了对北京警方的抵触情绪。这样对待蒙冤的同事,我们认为确实是太过分了,不利于问题的解决。
        
    我们大家这次形成了一个共识,就是反对形形色色的腐败,是很尖锐的斗争!谁有腐败问题,就依法严惩谁,这样反腐会向健康的方向发展。如果不论青红皂白,谁发出了不同的声音就抓谁、就打压谁,那反对腐败就是一句空话,就是走过场,反腐就会再次失败。
        
    我同意这个观点,你说刑拘何与周警官干啥,他们也不是腐败分子,他们也没有扰乱社会治安秩序,搞错了,这样做不对。
        
    记者问:
        
    二,据说5月19日何与周警官被刑事拘留,真实的原因是因为官方上面认为何警官是蒙冤警察维权群体的头头,或者叫QQ群主,是他组织起了这这些前警察,在京参加维权活动,要求平反冤案的。你对这个问题是什么认识?
    
    田兰答:
    好,对这个问题,我谈一下自己的认识。
    一提到组织,不仅仅是我们,还有其他维权的一些人,就害怕。认为这是一顶大帽子,承受不起。一谈“组织”就谈虎色变。
    说到组织,其实大可不必害怕。不只因为我们心中无鬼。
    组织,有很多种。每个组织的性质不同、任务不同、社会责任不同、人员组成不同、目标、目的都不同等等。
    组织,有好的、有坏的、有中性的,可以争取的、有必须取缔的、还有可以扶持的。各种组织因为有这么多的不同,所以政府、国家,对各种组织的态度也不同。
        
    例:像工会、妇联、儿童基金会、国内国际红十字会等等,国家还给拨钱扶助这些组织的正常运作、甚至帮助其发展壮大。
        
    我们蒙冤警察维权群体,说我们是组织也好、是群体也好,我们的性质是好的、是积极向上的,人员是纯洁的、目标和目的是明确的,一切活动都是公开的。
    
    记者问:
        
    大家都评论,说蒙冤警察团结的好、心齐,这是怎么做到的?
    
    田兰回答:
    
    对于每一个蒙冤警察来说,在十几年、甚至是二、三十年的维权过程中,一直是在低迷、困苦、孤独、迷茫的环境中生活着。
    因为不管我们怎么找组织,从地方到中央,从公检法的信访口到有关政府机关的控告举报接访口;
    或者是从地方人大到全国人大;也不管你找过多少趟,没有人搭理你。没有一片纸、没有一个字的答复,都是转办函。转过来,在转过去,从下面推到上面,再从上面推到下面来,皮球踢来踢去,总之,还是没有人管,没有人给你答复。
    在中国的信访,就是这个现实。
    所以,全国各地,上访的人越来越多,成了一种无法医治的病。
    病根就是:渎职。该谁办,该谁解决,谁都不办、谁都不解决。
    而且,从下到上,谁也不说谁,上面也不追究下面。层层包庇。这是现实。
    所以,象我们这些人,谁也不知道自己在什么时间、在哪一级组织能有答复,能平反冤案。
    相互看看吧,一个个都是一双双失望的眼、痛苦地脸,是一双双迷茫的眼神,就是见面最初的一笑,都是遮掩不住痛苦表情的脸。每一个人都害怕孤独、无助;每一个人都渴望理解、渴望团结、渴望互助。
    只有团结起来,大家才可能相互安慰、相互鼓励、相互帮助,并且能自愿的、自发的形成一个共同的呼声。
    因为我们早已经知道:一个人的声音,没有人、没有组织关心和过问。
    这众人的呼声,就能引起人们的关注。
    
    记者问:谈谈蒙警对团结维权的认识
    答:
      
    团结,实际上是每一个蒙冤警察早有的心愿。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已经有了痛苦地经历!蒙冤的初期,谁也没有料到:维权的路,遥远得没有终点,维权的经历是如此的艰难,维权的时间,没有期限。并且地方当局对维权者的态度,是恃强凌弱,打着“维稳”的幌子,把本来就已经饱受其辱的弱者,当成是危害国家安全的“敌对势力”和“摇钱树”,遭到关押、拘留、甚至被逮捕、劳教、判刑。这是给受害人落井下石、雪上加霜。
       
    面对这种现实:团结,只有团结,只有我们——紧密的团结起来,共同反对腐败,我们才有可能纠正冤假错案。平反昭雪!
    这种团结,是一种自觉的行为,是在主观意志相对一致的情况下,自觉地想到了一起,自觉地团结到了一起的。
    经过了这么多年维权经历的每个蒙冤警察,心里都很清楚反对腐败的斗争,特别是反对司法腐败的斗争,是硬碰硬的势力抗衡。
    
    腐败分子与我们受害人至间,对手或者说目标是明确的,但是实力却不相当。而且势力及其悬殊。不团结起来,就只有再次被挨整、再次蒙冤、被关押、甚至被劳教、被判刑。不团结起来,遇害的时候,连个证人、发出求救信号的人都没有。
       
    所以,不仅仅是蒙冤警察,所有全国各地的访民,都有这种不需要教育、不需要启发、不需要宣传,就自有的共识!
       
    虽然,反对腐败,能否取得胜利,是论实力的,而不是论人头、数人数,来决定胜负的。决定胜负的重要因素,有人员素质高低的问题,更重要的是——人心向背、是得道多助。这是一个既简单、又浅显的道理。所以,团结,是大家期望的,不是一个何警官、周力、田兰所能左右的问题。
       
    今天,借大家希望了解蒙冤警察何警官、周力、包括我本人在内的一些情况,想了解这个维权群体的一些情况这个机会,给大家实事求是的说了一些情况,我们也希望包括北京市局、公安部、中央政法委、党中央在内的——上层,了解我们。
       
    我们多次给党中央发布《公开信》的目的,也是希望上层了解我们。说到这里,用《公开信》的形式,公开自己,一点也不为过,因为我们没有其他途径让上层了解我们,所以说,公开自己,也是一种最好的、走出困境的办法。
       
    记者问:
       
    想了解一些蒙冤警察对上访的认识和体会
    
    田兰答:
    上访是反对腐败的正面战场!
       
    上访,是个战场。这个战场是正义人士、受害人与邪恶势力、腐败分子作斗争的正面战场。敌我双方,势力悬殊、敌强我弱,而且敌人在暗处,我们在明处。
       
    上访,就像是个大熔炉,不管你什么身份、多达年纪、多深资历、多高职位、多么有工作能力,只要你“填进去”,就溶化了,再硬的骨头、再硬的武器,也熔化得片甲不留。
       
    这个比喻,如果不切合实际,只是一般说说,你也许无法想象,更难以置信。
    二,上访制度决定了不会有结果
       
    但是,如果你结合实际,正视国家存在的、越来越严重的上访问题,你就会惊叹:这种实力如此悬殊的反腐败战斗,牺牲真是太大了。
      
    论单人上访,如同单兵作战。每一个反对腐败、反对以权压法、反对胡作非为、反对强取豪夺的战士,都是以惨败而告终。以上访人要么被非法拘禁、劳教、甚至判刑而终止了上访。
       
    以我自己的经历为例,从蒙冤出狱的那天起,我就开始上访了,那年我才40岁出头,年富力强、精力充沛,身体健康。我是怀着对党的忠诚、对组织的信任,对法律公正的信仰,花光了自己的积蓄,又借了一身的外债,一直坚持上访到了11年后的今天。
    三,实践证明上访是一场消耗战
       
    回顾从40岁出头开始上访直到今年,我已经55岁、快到60岁的人了,我拿着被报复陷害的证据、拿着律师的无罪辩护、拿着检察院无权管辖的文件、拿着栽赃的证据照片,一直访到今天,没有一个单位、一级组织,给过我一个字的答复。也没有一个单位承认,他们是主管我控告黑警察杨俊海、郑成月职务犯罪案件的单位;就说法院,也是十几年来,光收材料,问诉求,不表态说明理由、也不立案再审。
       
    在现实生活中,国家法律、规定与践踏法律的腐败分子之间,如阴阳两隔、互不往来;如水与火,互不相容,更谈不上贯彻执行。
    
    谈谈:我本人对上访的认识和体会:
    回顾这11年的上访经历,可以说是:参加了一场中国唯一、也是世界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消耗战。
       
    这种消耗战,残酷的消耗着上访人的经济及人力、物力、财力,甚至连思维也在这场消耗战中,被纠结、愤怒、无奈的情绪,消耗的连重复表白和诉说请求的力量都荡然无存了。
       
    在上访十几年时间里,上访人每天就像全身心投入工作一般,把全部精力投入到了走访各个接访窗口,从地方到中央,再从中央回到地方,就这么上下推。上访人,如同一只在球场被甲乙双方来回踢的“球”。
       
    这个是“球”的局面,使一些多病 体弱的人,过早地走上了黄泉路,再也无法回到讨要公道的上访路上来了;有些“球”,被踢进了:拘留所、甚至被劳教或者被判刑。有的“球”被踢的全身伤痛,疾病缠身,斗志耗尽、再也走不上上访、申诉的路了。
       
    只要进入了这场“消耗战”,一役下来,不管是什么兵、什么将,几乎没有什么获胜者,基本上全军覆没,是旧伤未愈,又添新伤痛。
       
    例如:何警官、周警官今年5月19日在京被北京治总《刑拘》这一事件,就是这样,自己的冤案至今没有得到解决,又被安上了新的罪名。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释放何警官、周警官时,办的是《取保候审》手续。也就是说:这比以前而言,身上多了个“尾巴”。也就是说:说不准哪一天,惹谁不高兴了,就又被关押了。
       
    对这种现状,蒙冤警察中,很多人都是很痛心的。面对此情此景,我们的心——是沉甸甸的、眼——是湿漉漉的。
       
    上访,这种消耗战的结局之残忍,对每一个投入战斗的者来说,都是不堪入目、不想回首,我也是。
       
    事实上,这场消耗战,也发生短兵相接、白刃格斗、生死难料的场景。象截访者与上访者之间这种白刃格斗,常发生在每年全国两会前夕或者是国家的大型政治活动前夕。
       
    各地政府派出众多公检法司机关干警,包括各地政府部门干部,一哄进京,耗费巨大“维稳”资金,采取对付——敌对势力的侦查手段,寻找上访者在京的下落,不管是不是闹访、缠访、无理访,一律视为“维稳”对象,对这些到手的“猎物”,一律采取:关押维稳、限制人身自由、剥夺公民正当权利的“维稳’的对策,实现一时的表面上的“和谐”和“稳定”。
       
    这么多年下来,我的体会是:这些人,只对上级负责,不对法律、人权、人性道德负责,更不对上访人负责。
    上访人的诉求,是没有领导者关注或者依法予以解决的。
    全国蒙冤警察维权群体代表答记者问(2)/视频


    全国蒙冤警察维权群体代表答记者问(2)/视频


    全国蒙冤警察维权群体代表答记者问(2)/视频


    全国蒙冤警察维权群体代表答记者问(2)/视频


    全国蒙冤警察维权群体代表答记者问(2)/视频


    全国蒙冤警察维权群体代表答记者问(2)/视频


    全国蒙冤警察维权群体代表答记者问(2)/视频


    全国蒙冤警察维权群体代表答记者问(2)/视频


    全国蒙冤警察维权群体代表答记者问(2)/视频


    全国蒙冤警察维权群体代表答记者问(2)/视频


    全国蒙冤警察维权群体代表答记者问(2)/视频


    全国蒙冤警察维权群体代表答记者问(2)/视频


    全国蒙冤警察维权群体代表答记者问(2)/视频


    全国蒙冤警察维权群体代表答记者问(2)/视频


    
    中国蒙冤警察
    联署抗议中国司法腐败名单:
    宋秀玲,黑龙江省公安厅,13030080998
    霍朝选,河南省清丰县公安局,15515488522
    田 兰,河北省邯单市丛台区公安分局,0372-5189181
    李大伟,甘肃省天水市秦城公安局,15293576738
    吕耿松,浙江公安高等专科学校,15397134873
    张国峰,黑龙江省穆棱林业公安局,18645311020
    徐兆杰 蒙冤警察张国峰之妻 18645311020
    高学琴 河南新乡公安局 13839089141
    马治国,辽宁省沈阳蒙冤警察,13624210441
    黄 玲,湖北省司法厅,13261919066
    董 才,山东省日照市看守所,13020531289
    荣彦宏,黑龙江省五常市公安局,13241178333
    赵宏炎,辽宁省沈阳市公安局,13555705095
    雷凤春,辽宁省沈阳市监狱,18624093490
    陈 龙,湖北省武汉市公安局,13477065429
    房争胜,安徽省安庆市监狱管理局,13866006802
    高旭东,四川省川西监狱,13880581605
    葛利元 辽宁抚顺公安局 13841338117
    吴晓东 辽宁省公安局 13940353230
    梁达公,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公安局,15045053111
    于立胜,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公安局,15104664911
    张亚杰,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公安局,13633692110
    林坚钊,福建省公安厅,13559127395
    郭少坤,江苏省徐州市公安局,15365892293
    黄玉生,四川省达州市公安局,18381990708
    候德志,河南魏辉市公安局 13523243856
    季新生,江苏省泰兴市公安局,15861076116
    李德成,山东省招远市公安局,18801209739
    李新善,河南省郑州铁路公安处,13513734539
    李立富,河南省新乡市公局 15236466718
    刘国强,河南平顶山市公安局15823692779
    刘强胜,重庆市石柱县公安局15823602779
    刘树梅,内蒙古未成年犯罪管教所,13674789314
    刘和平,河南蒙冤警察 15896708989
    马振社,黑龙江省哈市公安局 18604607027
    邱永祥,广东省惠州市看守所,15919397782
    孙宏力,黑龙江蒙冤警察 13089989271
    谭家卫,贵州省赫章县公安局,13984780320
    邓昭霞 蒙冤警察谭家卫之妻 13984780320
    陶祥川,安徽蒙冤警察 13355587299
    魏 建,吉林省靖宇市公安局,13843972828
    武建华,河南省新乡市公安局,13703739802
    文秀金,河南省新乡市公安局,13837399845
    王汉臣,江苏省徐州市公安局,13605220678
    王立中,吉林省桦甸市公安局,13596318697
    曹月春,蒙冤警察王立中之妻 13596318697
    王建国,河南开封蒙冤法官 15537885285
    叶余庆,江苏省泰州市公安局,1808370043
    周卫星,河南省新乡市新华公安分局,13783731363
    张 玻,吉林省靖宇市公安局,15043910488
    张军武,内蒙古呼和浩特少管所,13171421250
    王滨生 黑龙江哈尔滨市公安局 13845122209
    陈玉锦,福建省莆田市公安局,15080132688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1922868121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全国蒙冤警察维权群体代表答记者问/视频
·全体蒙冤警察宣言:释放马治国 (图)
·蒙冤警察何祖华北京西城看守所冤狱记
·全国蒙冤警察到京见巡视组 (图)
·全国蒙冤警察代表到北京见中央巡视组 (图)
·强烈抗议北京警方滥用拘留权,要求立即释放蒙冤警察何祖华、周历
·8名蒙冤警察被关久敬庄见证湖北访民被殴打截访 (图)
·博讯视频 蒙冤警察与上海访民在京祝园博会开幕并表达诉求 (图)
·蒙冤警察群体与在京访民到民政部咨询安全捐款事宜 (图)
·同城“饭醉”,焦东海医生、蒙冤警察何祖华谈话 (图)
·全国蒙冤警察集体公开反对中国司法腐败 (图)
·上海访民与蒙冤警察等地访民在京同城“饭醉”支持焦东海反医疗腐败 (图)
·蒙冤警察、北京、上海等地维权同城“饭醉”/视频 (图)
·图片新闻 蒙冤警察与在京访民互动 (图)
·全国蒙冤警察各省代表 再聚北京维权 (图)
·蒙冤警察田兰最新消息:心脏病发作 仍在医院
·北京:蒙冤3警察举牌声援河南蒙冤警察
·蒙冤警察田兰在北京住处被抓,突发心脏病
·中国蒙冤警察两会期间发强音:反对司法腐败
·蒙冤警察声援何祖华,周历 (图)
·蒙冤警察“公民维权日”汇聚到国家信访局 (图)
·蒙冤警察中纪委门前抗议司法腐败/视频 (图)
·全国蒙冤警察9省代表20名 29日在信访局抗议/视频 (图)
·蒙冤警察田兰病中坚持维权 (图)
·河北蒙冤警察田兰向两会进言:揪出公安内部潜伏罪犯 (图)
·蒙冤警察在六四期间在北京中纪委维权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