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高瑜当庭否认控方指罪 一审结束将择期宣判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1月25日 转载)
    高瑜当庭否认控方指罪 一审结束将择期宣判


    北京资深媒体人高瑜。(AFP PHOTO)
    
    *莫少平:高瑜案11月21日不公开开庭审理四小时结束,未当庭宣判*
    
    中国资深独立记者高瑜“涉嫌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一案11月21日上午在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开庭,不公开审理四小时后休庭,另行择期宣判。
    
    当天,我通过越洋电话采访了在北京的高瑜的辩护律师莫少平先生。
    
    主持人:“请问今天是什么时间开庭的?”
    莫少平:“九点半。”
    
    主持人:“一共进行了多长时间?”
    莫少平:“到下午一点半结束,进行了四个小时。”
    
    主持人:“开庭的时候有没有旁听者?”
    莫少平:“没有。是不公开审理的,也没有当庭宣判。”
    
    主持人:“有几位律师到场?”
    莫少平:“我和尚宝军一块儿作高瑜的辩护人。”
    
    *莫少平:高瑜身体状况不好,庭审中两次服药,其中一次是因心绞痛*
    
    主持人:“您看高瑜情况怎么样?”
    莫少平:“高瑜身体状况不好,在庭审过程中两次服药,第一次服药还休庭五分钟让她吃药。第二次服药是她作最后陈述时,她说心绞痛想服用硝酸甘油,也给她服用了。而且开庭时也有救护车在外边,有医生和护士在法庭外等候。”
    
    主持人:“第一次服药您知道她是因为什么状况吗?”
    莫少平:“她觉得不舒服,药名我也记不太清。”
    
    主持人:“这么长时间中途有五分钟服药,中间有没有午饭时间,有没有休庭?”
    莫少平:“没有午饭时间,直到休庭后签完庭审笔录两点多出来,实际上我们都是三点多才吃中午饭。法官也没吃饭。”
    
    主持人:“在庭上控罪是什么涉嫌罪名?”
    莫少平:“就是‘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
    
    *高瑜简况*
    
    现年70岁的高瑜女士今年4月24日在北京失踪。两周后官方称高瑜被以“涉嫌向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刑事拘留。6月27日,外界获知她于5月30日被以同样涉嫌罪名批捕。9月24日高瑜案以同样涉嫌罪名移交北京法院起诉。
    
    高瑜曾在中新社工作,1989年任《经济学周报》副总编,不久该报停刊,同年6月3日高瑜被捕,1990年获释。
    
    1993年她再次被捕,后被以“泄露国家机密罪”判刑6年,1999年出狱。
    
    高瑜女士多次获国际新闻奖。例如,1995年获“国际报业发行人协会”在法国巴黎颁发的“自由金笔奖”、同年获“国际妇女媒体基金会”颁发的“新闻勇气奖”,2006年她第二次获得此奖。
    
    *莫少平:律师认为对高瑜的指控证据未达确实充分排除合理怀疑程度,须无罪释放*
    
    11月21日高瑜案庭审结束后,我向辩护律师莫少平先生了解当天庭审详情。
    
    主持人:“请问您和尚宝军律师的辩护是无罪辩护,还是怎样一个掌握,可以对外讲吗?”
    莫少平:“我们的辩护认为,控方指控高瑜涉嫌犯有‘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的证据没有达到确实充分、排除合理怀疑的程度,所以请求法院依法判决高瑜无罪。”
    
    主持人:“就是一个‘无罪辩护’了吗?”
    莫少平:“严格来讲,不是。严格来讲叫‘疑罪辩护’,因为辩护、、、、、、这就比较专业了,有‘轻罪辩护’、‘无罪辩护’,还有‘疑罪辩护’。‘疑罪辩护’就是你的证据没有达到证明她构成犯罪的这种确实、充分、排除合理怀疑的程度,你也必须得做出无罪判决。这叫‘疑罪从无’。”
    
    *莫少平:高瑜否认她所被控的罪,说因警察以她儿子威胁,才被迫违心作有罪供述*
    
    主持人:“在庭上有没有高瑜本人发言的机会?”
    莫少平:“那当然有,她本人发言的机会很多很多。开庭呢,应该讲法院还是严格依照了《中国刑事诉讼法》规定,走完了、完成了开庭程序。”
    
    主持人:“在全过程中,她表示的最重要的态度是什么?”
    莫少平:“那就是她否认这个控罪,就是检察院指控她的所谓‘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她是否认的。就是说‘我没有实施你所指控的这个犯罪行为。你的指控实际上依据就是我的有罪供述,而我的有罪供述又是在公安机关、警察用我的儿子作为威胁,使我被迫作出了违背自己意愿的这种不实供述的基础上指控我有罪的’。 所以她说‘我的有罪供述,应该不能被采信、应该作为非法证据排除’所以她不认可公诉机关的指控。”
    
    *莫少平:律师在庭前会提出“非法证据排除申请”,法院不同意,仍作为证据出示*
    
    主持人:“在这种情况下,法官他们是什么态度,有什么反应?”
    莫少平:“法官呢,当然我们在周一的‘庭前会’时就提出‘非法证据排除申请’,正式开庭的时候,法庭确实明确表明态度说‘我们经过合议,觉得高瑜的有罪供述还不能作为非法证据排除。就是还不同意作为非法证据排除’。
    
    如果法院认可高瑜的‘有罪证据’作为‘非法证据’排除,那实际上就等于说,公诉机关不能把高瑜的‘有罪供述’在法庭上出示。恰恰也是公诉机关把高瑜的‘有罪供述’放在最后来出示的。法院这种表态,公诉机关才有权、才可以把高瑜的‘有罪供述’在法庭上挑选了一些作为‘证据’来举证。”
    
    *莫少平:律师发表辩护意见法官未打断。涉具体案情我没法披露,因是“涉密案件”*
    
    主持人:“在这种情况下,有没有给律师充分的辩护时间和机会?”
    莫少平:“那当然了,我们发表辩护意见时,法官从来没有打断过,非常认真的来倾听我们的辩护意见。”
    
    主持人:“进行了这么长时间,四个小时,主要在哪个环节上用了比较长的时间?”
    莫少平:“涉及到具体案情我没有办法披露,因为它是‘涉密案件’,不公开审理的,涉及到具体案情对外界披露我们就违规了,这是不允许的。”
    
    *莫少平:如不延期,判决很快会下来;如上级批准延期,第一次时限一个月*
    
    主持人:“结束的时候法官是怎样宣布的,什么时候能宣判,是怎么讲的?”
    莫少平:“ 那就是‘休庭,另行择期宣判’。庭审程序已经正式结束了,下面一个程序就是宣判的程序。”
    
    主持人:“这个‘择期宣判’一般按照规定是多长时间内要做出判决?”
    莫少平:“应该是法院正式受理检察院移送过来的案件后,如不延期,两个月内应开完庭并作出一审判决。如不延期,判决很快会下来。
    如果延期,可能时间就拖得比较长一点。”
    
    主持人:“延期允许的时间还有多长?”
    莫少平:“延期的话,他报上级法院批准,原则上应该是一个月,第一次。从审限到期为止(计算)。”
    
    *莫少平:高瑜第一次持续十小时作无罪供述,后受警方威胁。我认为法院应作无罪判决*
    
    主持人:“您怎么看这个案件的走向?”
    莫少平:“我认为公诉方指控高瑜犯有‘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证据是不充分、不确实的,没有排除合理怀疑。按照法律规定,法院就应该作出无罪判决。
    公诉方坚持高瑜的‘有罪供述’仍然可以作为证据来用,那么我们作为辩方认为,因高瑜被抓后第一次供述持续了近10小时,她作的是无罪供述,就是说‘我没有犯罪’,从第二次开始才作的是‘有罪供述’。
    
    第二次开始时,实际上确实涉及到警察是用她的儿子、、、、、、有那种所谓威胁、、、、、、或者那种语言。高瑜讲,她‘受到了巨大的精神压力和痛苦’,所以她从第二次开始,听到说要把她儿子也关进来、也要涉及到这个案件里来,按她自己的说法就是她‘违心作了有罪的供述’。”
    
    主持人:“她现在这种态度一直持续到开庭结束,是吗?”
    莫少平:“对,对。她没有变。”
    
    *莫少平:高瑜的儿子被警方旅游、弟弟被阻在家不能去法院,警方车送律师走避记者*
    
    主持人:“您看关于今天开庭,还有什么重要的细节,作为律师方面想要对外界讲的?”
    莫少平:“(今天)虽然是不公开审理,亲属也希望到法庭外边去等待消息,但是高瑜的儿子今天早晨被警察带走被旅游了,不允许他到法院去。她的弟弟也被警察堵在家里,不能去法院。
    
    我们开完庭之后,出了法院,当然法官也很客气,送我们到法院门口之后,门口外面就是警察,让我们坐上警察的车驶离了法院,他说‘哎呀,很多记者,不希望莫律师你和他们接触”。把我们带到基本上是四环吧,然后我们才坐的自己的车再往自己的律师事务所走。”
    
    *莫少平:律师最近一次会见高瑜是开庭前两天(19日),拟下周再会见*
    
    莫少平:“开庭前我们已经见过高瑜。周五开庭我们周三去见她,就是告诉她什么时间开庭。因为她并不确切知道什么时候开庭。是我告诉她周五就是今天上午九点半开庭。第二,我跟她详细介绍了一下开庭的具体程序,每个步骤——法庭调查、法庭辩论、最后陈述等等。第三,就是我们沟通了一下,作为辩护律师我的辩护观点。告诉她周五开庭要做好准备。”
    
    主持人:“按通常情况,当事人是先于律师知道开庭时间,还是律师先于当事人知道开庭时间?”
    莫少平:“通常是律师先知道开庭时间。”
    
    主持人:“那按照惯例,在开庭结束之后律师还有见当事人的机会吗?”
    莫少平:“有,有。下星期我们会去见她。”
    
    以上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博讯 boxun.com)
446092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访谈录:高瑜自述人生经历(之四) (图)
·环时:高瑜有罪“这是常识” (图)
·中共官媒替司法当局审理高瑜案辩护 (图)
·被控泄密 中国敢言女作家高瑜恐被囚终身 (图)
·北京法院不公开审理高瑜案 未当庭宣判 (图)
·高卫谈他姐姐高瑜案
·高瑜案庭审让人们质疑中国司法改革 (图)
·鲍彤:我很敬重高瑜 (图)
·中国资深记者高瑜闭门受审 择日宣判 家属被拒旁听 中国媒体噤声 (图)
·高瑜庭上否认控罪 家属被严控
·高瑜案未当庭宣判 其子“被旅游” (图)
·高瑜今日秘密开庭 高瑜儿子和弟弟被阻参加旁听 (图)
·国际组织高度关注高瑜案庭审 (图)
·媒体人高瑜或被判无期徒刑
·人权观察促北京放弃对媒体人高瑜刑控 (图)
·高瑜周五受审律师莫少平称将否认泄漏国家机密罪 (图)
·高瑜案周五开庭 律师欲排除非法证据 (图)
·律师:高瑜认为以威胁其子所得证词非法 (图)
·高瑜泄密案周五开庭 透露承认有罪是被逼 (图)
·习总:还高瑜、向南夫自由! (图)
·查建国:高瑜无罪有功(与环球时报争鸣之139)
·长平:高瑜无罪,黑幕待揭 (图)
·赵岩以亲身经历:记者高瑜百分之百无​罪
·访谈录:高瑜自述人生经历(之一) (图)
·张耀杰:高瑜女士谈言论和出版自由 (图)
·刘逸明:高瑜因言获罪只因泄露“天机”惹龙颜大怒?
·胡平,陈破空谈六四学运以及高瑜一案/音频
·深喉舌高瑜无间道:党内高层谁是她的上线?
·西诺新唱:七道紧箍咒显灵,高瑜入狱被“禁言”/视频
·高瑜、蒲志强的处境是中国人权的缩影/杜阳明
·章小舟:高瑜、浦志强之事凸显中共专制到底决心
·长期挖苦习近平高瑜被抓 胖子记仇
·高瑜:习總能遇几多蠢? (图)
·中埋伏抓高瑜 习声誉终于崩盘/吉歌
·争议高瑜泄密案 意识形态战役刀光剑影 (图)
·张雪忠:高瑜女士的行为应不构成犯罪
·关于记者高瑜被刑拘的声明/鲍彤
·刘逸明:高瑜去哪儿了?
·高瑜:党性vs人性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