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王宇之子缅北被抓,颜伯钧等谈小勐拉出逃经历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10月12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王宇之子缅北被抓,颜伯钧等谈小勐拉出逃经历
    王宇之子包卓轩10月6日在缅甸掸邦第四特区被不明身份的人绑架失联,此事引起国际高度关注。记者就此事采访了此前也从小勐拉逃亡到泰国的颜伯钧、于艳华,以下就是他们回忆当时逃出小勐拉的惊险历程。
    
    从打洛小镇到缅甸的小勐拉比较方便,用摩托车趴活的人多如过江之鲫,我们几个人刚到打洛车站附近,就有很多开摩托车的车手围过来招揽生意。这繁荣火爆的场景显示这个地方人来人往十分频繁,来来往往的人流不仅仅方便了生意,同时也有很多不可告人的秘密隐藏在里面,实际上我们的偷渡也是一个秘密。据我的朋友说,每一个来到小勐拉的人背后都有一个十分动人或者繁杂的故事,很多也不排除在国内做了作奸犯科、杀人越货的勾当之后逃到此处寻求避祸。
    
    按照吴广和我们的约定,摩托车司机很熟练的将我们拉到了小勐拉市场的圆形花坛,在那里我们约好见面。乘坐摩托车跨过国境线的时候,中国那边是一个村庄,在通往国境线的路口,有几个老太太在那里把守,我们的摩托车通过的时候,老太太们说了一句:安全,摩托车司机给了她们20块钱的过路指导费。在缅甸那边有专门的军人把守,需要进行身份登记,而后上缴53块钱就可以过境了,我和于艳华拿出朋友们给我们准备好的身份证递过去让这些士兵登记,就这样我们过境来到了缅甸。摩托车司机是常客,他们不用登记,只是和军人们招招手就好了。临下摩托车的时候,我问摩托车司机,在边境线中国那边的老太太说的安全什么意思?摩托车司机回答说,那是老太太们侦察到中国的边防巡逻军人已经过去,那段时间那里过境安全。我明白了,原来这些老太太还是这些偷渡摩托车司机的“小脚侦缉队”,他们为这些摩托车司机们侦查放哨,而后收取费用。
    
    在摩托车司机把我们放下的市场中心的花坛,我们见到了吴广,晚上我们就在市场的大排档晚餐,来到缅甸小勐拉,虽然这里距离中国很近,但是毕竟是异国他乡,一方面是我们有一种新奇感觉,尤其是于艳华第一次来这里她很兴奋;再来就安全系数来说,这里要比国内多少高一些,心情自然放松了。晚饭之后,吴广把我们安排到一个湖北人开的旅馆住下,临走他交代我们为了安全,必须保持“三无”状态,既:无身份证、无手机、无网络,我们也确实这样做了,将本人身份证和手机卡用锡纸包好,手机电池单放。来小勐拉之前紧张的心情一下子放下来,人觉得十分疲惫,倒在床上沉沉的睡了过去,一夜无话。
    
    吴广回去在司令部那边安排我们的下一步行程,非常不巧的是,几个军区的头头们,包括小勐拉的主席林明贤都不知道身在何处,根据知情人士称因为果敢战事迫在眉睫,他们都已经奔赴前线了。毕竟果敢以前是林明贤老丈人彭家声的地盘,现在老丈人要出兵将地盘打回来,做女婿的一定要出力了。看见果敢以及小勐拉这样的情势,我需要拜托他们帮我到泰国旅行的事情相对于他们的战争来说太微不足道了,我自己都不好意思向其他人提及。
    
    25日晚上,大约凌晨一点钟的样子,我睡的正香的时候,突然有人咣咣凿我的房门,同时还大喊我的名字,把我从睡梦中叫起:颜伯钧,赶紧穿裤子出来!颜伯钧,赶紧出来!
    
    我睡在床上迷迷糊糊还以为我的朋友吴广有什么事情找我,惊醒过来之后,连忙穿好了衣服,开门看见一个我根本不认识的人,见我开门,他转身跑下楼去。我走到走廊边上看见这个陌生人跑到楼底下的院子门口,那里还有几个人站在那里对我的方向指指点点,那个旅店的小老板也和他们在一起。我想情况不对,赶紧回房间,锁好门,给吴广打了电话,把我这里的情况告诉他,要他赶紧过来。吴广的动作也很麻利,毕竟他也是退伍军人出身,不一会儿他开着车,还带着几个缅甸土兵赶了过来,到了我的房间,询问是怎么回事?
    
    我和于艳华把刚发生的情况和他说明了,并告诉吴广那一伙人还在院子门口没有走。吴广要我指给他看是哪一个人敲的门,我出门指给他看,那个敲我房门的陌生人和其他几个看见我这边人多势众还有携带AK47的缅甸军人,他们就往院子外面走,我们跟上前去查看究竟,这伙人看见我们追出来,他们就很快走远消失在夜幕中。这样折腾下来,我们睡意全无,不多一会儿,天也亮了,在吴广的安排下,我们赶紧搬了新的住处。
    
    因为闹出了前面半夜陌生人敲门这档子事情,我和于艳华认为小勐拉也非久留之地,需要赶紧离开,但是前面的路还没有安排妥当,不知道一下子往何方去,很是迷茫。我联系景洪的老牛,将这里的尴尬情形说给他知道,征求他的意见下一步如何前进,老牛得知我们的现实情况之后,建议我们马上离开小勐拉,走到景明小镇,在那里往南可以陆路前往大其力,往东在湄公河可以水路到达老挝金三角。老牛的这个建议很好,不论怎么样,小勐拉是一刻也不能待了,前面就是刀山火海也要闯一下,毕竟抓捕我们的人已经追上来了,如果我们不采取行动,一旦他们动手,我们就没有跑的机会了。
    
    我把这个想法告知了吴广,吴广也认为形势迫在眉睫,不能再耽误了,他到第四特区司令部借了一台车,拉上我们直奔景明方向前进。
    
    出了小勐拉小镇市区,我们在城边的加油站加油,加完油正要发动汽车继续赶路,后面居然有车跟上来,紧贴我们,咬住我们不放。他们一边追赶我们的车,一边大声的按喇叭,试图要截住我们的样子,吴广也不含糊,在山路上把我们的巡洋舰越野车开得飞快,甩出他们一段距离,但是不能完全甩掉。过第一道安全检查站的时候,我对吴广说,你下去和小勐拉边检站的军人说说,要他们截住紧跟我们后面的那台车,至少要截他们一个小时以上,方便我们摆脱他们。
    
    吴广下车,亮出司令部工作人员的证件,暗示军人严格搜查后面的车辆,他们有可能携带毒品或者军火,果然那队检查站的军人走过去用AK47指着那台车的司机,叫他们下车配合检查。我们见此情形,赶紧开车往前疾驰而去,一路往前狂奔,中途还遇到了好几处检查站,吴广都用司令部工作人员的身份顺利通行。中途赶到一个叫做景康的小镇,在那里有一个帮助司令部干工程的黄老板接待我们,为我们安排好了饭食,经过大半天的奔波,尾巴终于甩掉了,心情总算有点安静下来。

颜伯钧、于艳华参与推进新公民运动以及迎接袁冬支持香港占中逃亡。[email protected]
    王宇之子缅北被抓,颜伯钧等谈小勐拉出逃经历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博讯 boxun.com)
347022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王宇独子包卓轩在缅甸边境被警带走 (图)
·王宇之子包卓轩等三人缅甸失联 辛清贤家被抄 (图)
·紧急关注:王宇母亲佟彦春失联
·被失踪人权律师王宇之子等三人在缅甸失联
·被失踪人权律师王宇之子在缅甸失联
·在押夏霖称是政治迫害 王宇至今未有消息
·王宇律师涉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再次不准律师会见 (图)
·委托律师想尽各种办法 争取会见寻找到王宇
·律师要求会见王宇再遭拒 声援律师的人士花满楼被抓 (图)
·律师要求会见王宇遭拒 天津侦办北京八律师案 (图)
·王宇失踪两月情况通报 律师会见需要上级决定 (图)
·天津警方王宇信息公开答复 律师怀疑谁是办案方 (图)
·北京李学惠因邮寄王宇律师头像的文化衫被拘留10天 (图)
·北京李学惠因邮寄王宇律师头像的文化衫被拘留10天 (图)
·“政治犯”王宇律师与嫖宿幼女罪
·视频:释放王宇律师
·文东海律师:王宇案进展情况通报
·因邮寄印有“王宇”头像文化衫,广东多人被拘、失踪 (图)
·王宇任昆明副市长及公安局长 赵立功被免职
·维权人士穿印有王宇头像的T恤衫声援王宇律师 (图)
·章崇均:王宇和她的包氏父子
·质问共产党:我们都是利滕、我们都是王宇!/伦敦客
·余文生、许艳夫妇:关于王宇律师被刑事拘留的声明
·石秀杉:北京的警察,请放过王宇律师的儿子
·余文生律师妻子许艳:我所认识的王宇律师
·欧彪峰:因为王宇和周世锋被株洲国保喝茶记
·人类文明的耻辱:著名侠女律师王宇暗夜被失踪
·陈文忠:记王宇律师
·谢燕益:周世锋、王宇、刘四新抓得好!
·吕彬:王宇律师与党国法治
·韩颖:王宇印象
·战神律师王宇 被失踪也是英雄的磨练
·王宇律师:为声援占中被抓的宋庄艺术家捐款 (图)
·王宇:我又一次低估了常州市钟楼区法院的流氓本性
·三炮与中共之和谐社会/王宇鹏
·不救股市和房市是英明之举/王宇江
·作育英才 不亦乐乎——另类交大人之二(王宇纶)/张成觉(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