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两个月一登记”的信访规矩让失去住房权利16载的湖北李忠秀要在北京过“十一”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8月29日 转载)
     (维权网信息中心报道)2019年8月28日,本网获悉:临街房屋遭开发商强拆已经十六年,坚持信访的湖北省广水市的李忠秀也一直被来来回回忽悠。为了尽快在有生之年能解决安置补偿问题,李忠秀被迫到国家信访局举牌,请求国家领导人重视自己的遭遇,敦促地方政府依法解决,但“两个月一登记”的信访规矩,似乎让李忠秀要在北京过“十一”观七十周年大阅兵。
    
    李忠秀位于广水市中心东正商业街19号房屋,共计平房4间,占地面积100多平米。2003年,广水市政府对东正街实施改造,按照改造的政策,李忠秀可以在原址上按政府统一规划重建。然而,当广水市政府与广水市广房房地产公司以欺诈手段,及房屋拆迁行政部门枉法裁决将李忠秀房屋拆除后,却将李忠秀回建的地皮低价出卖给了有官方背景的人,导致李忠秀无法重建,遂被迫上访。
    
    根据李忠秀保存的多份房屋出租合同,如果不是2003年的那一场涉嫌欺诈的旧城改造,位于湖北省广水市最繁华的东正商业街最中心位置19号,现在每年的租金就可以达到15万人民币,一家人完全可以过着衣食无忧的小康生活。
    
    因东正街改造政府倒卖地皮造成纠纷后,地方政府也曾提出另外安置李忠秀,但终因地段差别太大而无法达成解决问题的协议,广水市政府就将李忠秀临时安置在应山事处航空南路33号六楼过渡,想不到这一临时过渡竟然10多年之久!目前,因为过渡房屋太简陋,加上年久失修,基本上是外面下雨屋里就需要很多塑料桶接水。
    
    今年已经64岁的李忠秀,因为非法强拆不仅贫困潦倒,焦虑下身体也已患多种疾病,高血压、高血脂,双肾囊肿前年动手术进行了切除,李忠秀一直担心,在地方政府长期的忽悠下,自己有生之年是否还能够追回自己的房屋权利。
    
    其实,李忠秀的诉求很简单,就是按照原《城市房屋拆迁条例》规定,参照同地块被拆迁人一样在原地安置,或路线等级相同的地方以拆一还一给予安置,并赔偿这十六年的房屋出租损失及其它损失。
    
    今年的“十一”逢中共建政七十周年,按照政治规矩,北京肯定要举行举世无双的大阅兵,回地方又解决不了问题的李忠秀想借“两个月一登记”的间歇,实地感受一下伟大国家的大阅兵壮举,不知能否完成这一心愿?
    
    李忠秀电话:15997852825。
    
    
(博讯 boxun.com)
379221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国家信访局微机信息显示黑龙江维权人士马波9年前领取20万上访救助款
·国家信访局微机信息又出幺蛾子显示黑龙江维权人士马波9年前领取20万上访救助款 (图)
·江苏南通戴宝健致电住建部,被告知通过信访或诉讼程序解决 (图)
·湖北潜江前工行职工潘向荣谈中国访民昼夜排队国家信访局之感受 (图)
·重庆肖建芳信访被遣返殴打
·湖北潜江银行下岗职工维权在北京各信访部门遭冷遇 (图)
·江苏宝应信访局干部闵朗玩弄女性 受害女子举报遭报复 (图)
·四川省简阳市300多位公办学校教师到市信访局请愿(之一)
·四川省简阳市300多位公办学校教师到市信访局请愿(之二)
·四川简阳市300多位公办学校教师到市信访局请愿之二 (图)
·四川简阳市300多位公办学校教师到市信访局请愿 (图)
·江苏访民王明珠今在国家信访局昏迷,两位救助者受到如东警察跨省羞辱“执法” (图)
·国家信访局公布一些地方零上访背后的真相
·湖北潜江访民在省信访局被绑架后在派出所遭到殴打,已住院 (图)
·特别关注:湖北潜江访民在省信访局遭到绑架接回送派出所后失联 (图)
·潜江访民在省信访局遭绑架失联
·近300位西山煤电原农民合同制工人到省信访局等地上访 (图)
·湖南被迫失业民代幼教师300多人继续在省信访局维权 (图)
·湖南省被迫失业民代幼教师300多人继续在省信访局维权(二)
·失地农民国家信访局旁昏迷不醒 访民及时报警才得救 (图)
·牟传珩:人社部急变“信访”答复为“政务公开”《告知》
·牟传珩:中国特色的信访骗局
·给山东长岛法院聂洪川院长的公开信:是我信访不信法 还是法院有法不依 (图)
·从“信访”到“信法” 距离有多远?
·谁让我“信访去”,谁不是人/王玲 (图)
·改变信访维权方法势在必行
·致国家信访局的一封信/刘恒政
·中国要避免刺激川普不要中欧盟的计/汉评
·于建嵘:我为什么主张废除信访制度?
·我想同于建嵘老师讨论一下信访问题
·于建嵘:机会治理——信访制度运行的困境及其根源
·杜阳明:依法解决信访问题数十年,老调重弹是忽悠
·信访局里的销号生意,谁在套现“账面稳定”
·铁打的信访站,流水的上访潮/杜阳明
·杨学林:律师代理信访案件之我见
·马亚莲:国家信访局,一座空城蓄血泪!
·段万金律师:替人申冤信访即使过激也不构成犯罪
·刘红霞:从信访条例到信访法的肮脏
·谢晖教授:信访和维稳经费使用的“新秘密” (图)
·湖北襄阳访民卢淑秀去公安部信访口登记被强行绑架走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