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经不起任何“敏感”声音 中国网络社交平台管控再收紧
(博讯北京时间2021年7月18日 综合报道)
    

    中国知名自媒体“大象公会”的微信公众号近日被封,其创办人黄章晋在多个中国社交媒体上的账号也遭封禁,引发舆论关注。至于被封原因,有分析人士认为与“大象公会”的文章特点有关,它可能触碰到了共产党并不希望大家去讨论的敏感词和敏感事件。此外,储存了大量的裁判案例的中国裁判文书网,也在近日被发现下架了“敏感”裁判文书,被法律界人士直指这显示了中国司法的倒退。
    
    有网民说,若干年后,当中国的年轻人知道他们的国家曾经经历过这样一个时期,那个时期有饭吃也有衣穿、却什么都“敏感”,所有的大众传媒,报纸、图书、广播、电视、网络都被禁止使用的敏感词······任何人只要在微信、微博、论坛和社群平台上使用了这些“敏感词”,都会导致信息或文章发不出去、甚至账号被封,将会是一种怎样的情景······
    

“大象公会”被封 创办者个人社媒账号遭禁
    经不起任何“敏感”声音  中国网络社交平台管控再收紧


    中国知名自媒体“大象公会”的微信公众号自2013年12月创建以来,拥有一个自媒体工作团队,多年来坚持发布长度为3000字左右的文章,内容主要涉及人文社科领域。7月14日,“大象公会” 微信公众号遭到封禁,同日遭到封禁的还有“大象公会”创办人、中国资深媒体人黄章晋在微博、哔哩哔哩、知乎等中国社交媒体上的账号,及科普自媒体“回形针Paperclip”。
    
    目前,在“大象公会”的微信公众号主页上,所有内容已遭屏蔽,并写有“接相关投诉,因违反《互联网用户公众账号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已被屏蔽所有内容,账号已被停止使用”等内容。
    
    早在2014年3月,“大象公会”的微信公众号就曾遭到8天的封禁。在那次解禁后,黄章晋曾在接受中国大陆媒体采访时表示:“时事相关的选题以后还是会做,但敏感题材可能要远离。”
    
    同行曾这样评价黄章晋:“他是一个很健谈和擅长交际的媒体人,也很有现实感,可以分辨出不同的人的才华,和在流俗看来比较离经叛道的观点的巨大价值。他希望通过办大象公会这个平台,在中共的言论控制下做一些人文社科领域的科普工作。”但“既能避免政治敏感,又可以做到有料、有启迪性和广泛的传播度,其实是一个非常困难的工作。”
    
    “大象公会”的长期读者认为,“大象公会”发布的文章实际上在客观上形成了对中共的挑战,“打个比方,可能共产党并不希望大家去讨论‘内卷’这个事情,但是大象公会会跟你去捋一捋‘内卷’到底是什么东西。包括生育率,其实是今年讨论的比较多的一个点,我看大象公会也有好几次触及到了这个东西。中共的统计局三番五次地去拖延,试图去躲避生育率的话题,但大象公会去覆盖这个话题,至少在议程设置上就已经是对中共、尤其是中共宣传部门的一个挑战了。”
    

“敏感”裁判文书变“保密文件”
    多年来收藏了一亿多篇法院裁判案例的中国最高法院的裁判文书网,曾被誉为全球最大的裁判文书公开网站。然而,近期被关注者发现,一些被当局认为所谓敏感案件的裁判文书竟被下架。
    
    推特账号“中国文字狱事件盘点”的负责人表示,一旦他们将一些“因言获罪”的案例在推特上曝光,引来传媒跟踪报道和舆论关注后,大量用户去网站查询原文,就会导致相关判决书在曝光后的三天内全部下架。
    
    今年5月中旬,中国裁判文书网一次过下架了所有含某些特定关键词的文书,例如寻衅滋事类案例中含有“推特”、“微博”、“虚假信息”和“国家领导”等关键词的所有判决书。6月中旬,再次下架了所有含有“言论”关键词、以及起诉公安局的行政案件判决书。
    
    据悉,中国裁判文书网于2013年7月开通。据官方披露,截至去年8月,中国裁判文书网文书总量突破1亿篇,访问总量近480亿次,成为全球最大的裁判文书公开网站,除涉及国家秘密、个人隐私,涉及未成年人违法犯罪以及其他不宜在互联网公布的,其余案件均可公开。对此,中国官喉《人民日报》去年曾赞扬裁判文书网站“极大丰富了法学研究的案例来源,还可以帮助法官避免同类案件出现不同判刑准则。通过最大限度的执法司法公开,才能让暗箱操作没有空间、执法司法腐败无处藏身”。
    
    然而,随着中国裁判文书网如此轻易下架裁判文书,法律界人士认为,当局此举是从司法公开走向司法保密的倒退表现,让原本公开的裁判文书网站内容愈来愈“神秘”。有律师说:“随着时间的推移,(中共)本质会越来越暴露出来。懂的人,会思考的人会看得越来越清楚。这些年西方社会对中共的认识和态度的变化即是如此。”
    

中共高调发布“涉党史辟谣榜”
    这边,屏蔽和下架“敏感”,那边,中国网路联合辟谣平台高调发布“涉党史辟谣榜”。7月15日,“2021中国网络诚信大会”在湖南省长沙市举行。会上,由中共中央网信办举报中心主办的中国网路联合辟谣平台发布“涉党史辟谣榜”。
     榜单内容主要包括:批驳“诋毁、抹黑革命领袖”等谣言,辟除“否定、污蔑英雄烈士”等谣言,澄清涉党史军史重大事件等谣言,以及否定抗美援朝重大意义等不实内容。
    
    中国网路联合辟谣平台于2018年8月29日上线,曾在“2019中国网络诚信大会”上组织16家中央新闻网站和主流商业网站签署了《共同抵制网络谣言承诺书》;还在“ 2020中国网络诚信大会”上发布“2020年度涉COVID-19疫情防控辟谣榜”。
    
    在一些人眼中的荒唐事——下架“敏感”、各种噤声、到近几年实行的“实名制”,如今在中国民众身上变得“习惯就好”。无论是现实的社会、还是虚幻的网络,只要你与外界接触,需要办任何事情,都得先把自己的姓名和身份如实报上,甚至你走过的路,到过的地方,甚至是与你擦肩而过的人,都尽在当局掌握。
    
    然而,“敏感”也好实名制也罢,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维稳”,在当今中国,维稳不但无处不在,而且至高无上。为了维护稳定,动用的资源和费用已超过医疗、教育和国防开支。然而这并没有换来多少稳定,“暴民”和冲突还越来越多,这不得不让某些人反思。
    
    有人说今天中国的经济实力已排名世界第二,已经很强大了。但国家的富强不等于人民的富强;经济的发展不等于政治的开明,现代文明的标志从来就不是单纯的经济指标。面对经济繁荣和社会矛盾加剧的强烈反差,中国的问题已经不是只在经济领域里下点功夫就能解决的了。 [博讯综合报道] (博讯 boxun.com)
353140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中国七部门联合进驻滴滴开展网络安全审查 (图)
·中国国家网信办等七部门进驻滴滴开展网络安全审查 (图)
·网络文革?中国多家自媒体被封号禁言 (图)
·滴滴遭中国网络安全审查,这是新常态的开始? (图)
·中国双管齐下 意在发展网络安全产业的同时加强数据安全审查 (图)
·收紧网络安全管控 中国出台三年行动计划 (图)
·中国出台《网络安全审查办法》:掌握百万以上用户信息运营商海外上市须审查 (图)
·虎鱼合并告吹,中国政府“枪打”网络并购投资“出头鸟” (图)
·外媒关注中国网络安全监管发难扩大 (图)
·中国网络安全办对“滴滴出行”启动网络安全审查 (图)
·中国网信办:前瞻布局6G网络技术储备
·中国前瞻布局6G网络技术储备 指深化“一带一路”国际合作 (图)
·纽约刚上市 滴滴出行遭中国网络安全审查 (图)
·中国欲弯道超车控制全球区块链网络 (图)
·阿里巴巴遭遇国内网络爬虫 大量用户数据泄露 (图)
·网络大V“辣笔小球”因言获罪 被判入狱八个月 (图)
·因与检方签署“认罪认罚具结书”,微博网络大V 、揭黑记者仇子明将被判刑7个月
·网络致敬袁隆平 (图)
·甘肃越野跑获救选手遭网络暴力 仅因合影将救命的牧羊人放在最旁 (图)
·中国网络主播帐号1.3亿! (图)
·网络博弈:中国最封禁照片:六四坦克人的故事 (图)
·东德的监控网络:告密行径深入社会各个角落
·唐代妆容步骤网络走红 网友:胖姑娘春天来了 (图)
·南京保卫战检讨(网络资料汇编)(图)
·网络博弈:“社会性死亡”是什么感觉? (图)
·潘永忠谈2021大型网络汉藏民间国际纪念活动 (图)
·痛悼王策博士;在追思王策博士全球网络会议上的发言
·成都确诊女孩“爆火”网络 隐私在疫情下变得一文不值 (图)
·专栏 l 网络博弈:孙大午5年前就说了这话 (图)
·新冠疫情带来网络媒体繁荣 (图)
·艾汇龙:中共靠封锁网络维持独裁统治
·匿名罢黜文网络热传 全球确诊病例超过30万
·挑战网络审查的人民战争 (图)
·网络特制 谁可能是首个感染冠病的最高领导人? (图)
·世界反对网络审查日看中国大陆网络审查 (图)
·屏蔽发哨人引发网络海啸 新冠疫情定性为全球大流行
·【网络版特制】大疫之下的口罩传奇 (图)
·网络刷屏文章:发哨子的人 (图)
·任志强檄文:剥光了衣服的小丑(网络流传) (图)
·中国网络管控新规上路 部分北京市民表示无奈
·时事大家谈:封不了病毒封嘴?疫情期间中国推出严厉网络新规
·中共3月1日起施行被称最严网络整肃措施 (图)
·2016年见过邓小平?拜登频频失言惹网络热议 (图)
·网络劲传李瑞环昔日讲话 山雨欲来?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