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大众观点

张三一言:再谈有压迫就有反抗

【博讯4月06日消息】 【民主政治点评[6]】再谈有压迫就有反抗

张三一言

压迫和反抗都不是各自对抗的因果,它只是各自因果的对抗手段。

这手段要达到的各自目的是:一方要建立或维护自己的特权,而这特权是建立在剥夺另一方的权利的基础上的。所以压迫和反抗是各自为了达至“维护权力”和“维护权利”目的的手段。

一方剥夺另一方的权利是因,造成被剥夺权利的另一方要维护权利是果。

一方面为剥夺另一方的权利的目的,就得用压迫的手段;另一方面为了改变被剥夺权利这个果,不得不进行反抗。

剥夺权利(即维护权力)和维护权利都可以用极和平到极暴力的手段。不论采取甚么形式的反抗,其肇因都是“剥夺权利”或“被剥夺权利”。

“有压迫就有反抗”在一定范围内这个命题是对的。这个范围是压力不能太强。当压力太强,强到把反抗力消灭了的时候,反抗就不存在了。

“有压迫就有反抗”,有极和平到极暴力的形式不同种类繁多的表达形式。最常出现混乱的地方是把“反抗”这种具有多重内容的概念界定为单一的“革命和暴力”。

因为反抗压迫可以用革命和暴力形式表达,但并非一定要用革命和暴力表达形式不可。把所有反抗都说成是革命和暴力形式的反抗,其目的是用暴力和革命来唬吓一部分害怕革命和暴力的人。削弱和消解反抗力量。出现有压迫无反抗或多压迫少反抗多少和这些理论有关系。

在一个统治者用封闭、保守、势利、崇尚等级、缺少宽容、以心狠手辣为荣、以爱惜生命为耻思想和手段实行统治的专制独裁社会里,提倡反暴力反革命不论其出发点是多么的仁慈善良,其客观效果只能是对维护独裁统治加强对人民的迫害。后果与出发点的仁慈善良适得其反。

在上述社会条件下,我同意林思云的说法:「“没有统治者的腐败、残暴与顽固,就不会有革命的惨祸,暴力压迫是暴力革命的催产士。”」在这样的社会条件下造反有理,反革命有罪。

人们的反抗起因实际上还是因为压迫而导致矛盾累积而起。这个矛盾累积包括政治社会和经济各方面。没有这些矛盾的累积是不会起反抗的,更不会引起暴力革命,所以「独裁制度暴力是革命的助产婆」命题是对的。

反证:如果按照没有压迫就有反抗的理论,在相对来说少于专制社会对民众压迫的欧美诸民主国应是世界之乱源,但事实共不是这么一回事。民主社会因为压力可以得到释放,所以鲜有发生革命的。

还有一个外力和意识形态问题。

没有那种意识形态就没有对那种社会制度的自觉诉求。在没有马克思主义之前虽然也有大同世界桃花园之类的梦想,但几千年来人类都没有人会目标明确而自觉去追求共产主义社会制度;没有民主思想,几千年来只换皇帝改朝代,无论其多么残暴高压,统治者多么软弱无能民众都不会出现为建立民主社会而起的民主革命,民众有的只是盼青天盼明君的改朝换代。

一旦形成了某一种意识形态人们就会目标明确而自觉地去追求它。现在有了民主自由共和宪政这些意识形态,人们自然会去求它;民主和共产主义不同之处在于后者没有成功正例反而供了极端的反例,民主则提供了辉煌的成功范例。遂令世人一面倒地追求民主。

于是民主对于专制国家来说成了一股强大无比的外来压力,它成了令所有专制权力无法摆脱的一个外来压力。这种压力因应不同类型的专制社会的专政形态以点滴的和平演变到暴力革命的形式表现出来。因为有了民主意形态和民主样板,所谓有压迫就有反抗的反抗力度就大大加强了。

反革命的声音就是在这样的形势下出现的。它有两个相反的来源:一是出自统治者自救,由其御用文人推出;一是理性的民主人士出于人性的爱而主张用改良方法实现民主而反对革命,尤其是暴力革命。基于这一认识,我一方面企求用改良方法实现民主避免使用革命手段,尤其是用暴力手段;但也不拒绝革命和暴力。

消除出现革命最根本的解决方法是没有高压或压力能得到释放而不会累积。人们追求的就样一个社会。

如果社会已经出现了高压矛盾已经累积到危险阶段,在这时候统治者的压力一旦趋缓,革命的可能性极大。这时要看朝野是作良性互动还是作恶性互动了。如果权力者能及时释放压力,就能出现朝野良性互动,若拒绝民主改良,就会出现恶性互动。所以说革命暴力的主导权在朝不在野。

统治者主导的关键是:让步必须在民众要求之前,把革命者的诉求作为自己施政的基础:把民众抢到手。现在中共党人中的一些人提出把政治改革赶在革命暴发之前是极有先见之明的洞悉。慈禧太后把民众要求变革的诉求作为施政要点做得太迟了,所以挽救不了清皇朝覆没。彭明和王策等改良人士入狱,则说明现在中国的朝野是在作恶性互动。这个恶性是由当权者主导的。

[386/02/02/26]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张三一言:给谢万军和他的民主党的公开信
  • 张三一言 :革命是不是一定无理?
  • 张三一言: 以民主的名义反民运的第五纵队
  • 张三一言 【民主政治点评[3]】试析:革命力量在哪里?改良力量在哪里?
  • 张三一言:民主和国家利益
  • 张三一言:中国现在是没有民主还是滥用民主?
  • 张三一言:民主到底有没有用?
  • 张三一言:丑脑袋者有批判赵薇的权利【穿件恶旗衣,露堆丑脑袋[完结篇]】
  • 张三一言: 僵持文化为政治服务【穿件恶旗衣,露堆丑脑袋[12]】
  • 张三一言: 汉民族没有个人,只有“中国人”
  • 张三一言:只求泄愤不顾事实和理据【穿件恶旗衣,露堆丑脑袋[9]】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