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大众观点

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一定要反对吗?--读曹长青文章有感

【博讯4月16日消息】 委内瑞拉戏剧性的军事政变始自4月11日,完结于4月14日。随着民选总统查韦斯的重新登台亮相,在政变军人扶持下上台不到三天的短命的佩德罗 ·卡莫纳临时政府宣告了垮台。事件变化之快,令许多人士尤其是一直对“反美”的查韦斯如芒刺在背的亲美人士大跌眼镜,曹长青无疑是这当中的一位。

口说无凭,有文字为证,这就是曹先生的大作《曹长青: 江泽民的恶梦──美洲亲江总统下台》(见http://www.peacehall.com/news/gb/pubvp/200204142215.shtml)。

向来主张民主的曹先生在文中把委内瑞拉军人通过政变推翻民选政府的事件称为“大快人心”,我想他主要是站在美国人(政客)的立场上感受这一事件的,据他说,“对这次委内瑞拉政变,美国至今没有谴责,欧盟也沉默,整个世界好像没发生这件事一样。”其实不然,政变的次日(4月12日),正在哥斯达黎加参加里约集团会议的19个拉美国家领导人发表了联合声明,谴责这种违反宪法秩序的行为,不承认委内瑞拉的新政府,将此次事件称为“政变”。这就是曹先生的“走向民主的美洲大陆”的反应。曹先生该不会把这19国的领导人都划到江泽民或者卡斯特罗的阵营里吧!

拉丁美洲国家的态度是查维斯重新执政的决定性因素之一,并造成了前所未有的事实:孤立了美国。据巴西媒体透露,美国的情报部门自今年2月以来一直在监控推翻查维斯的运动,美国官员承认,白宫决定不介入拉美军事政变,但指示查韦斯的反对者以“民主方式”将其赶下台。查韦斯重掌权力令美国政府颇为尴尬,因为美国刚刚对查韦斯的下台表示过欢迎。

曹先生以新闻记者忠实于事实真相的职业道德,对吴征、杨澜造假、欺世盗名做不遗余力的揭露,令在下极为钦佩。为何每每涉及到中共和美国时,就让情绪战胜理智,被“狂暴蒙住了眼睛”呢(引自曹《曹长青:阿拉伯恶棍摧毁人类文明》)?曹先生这种几乎病态的反应,在不少所谓海外精英身上都能发现,难道是毛主席语录“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已经融化在血液中了?

我在去年7月时就曾经针对曹先生在北约侵略南斯拉夫和“审判”米洛舍维奇事件上的观点做过驳斥(见拙作“观点”栏目中《没有程序的公正就谈不上实体的公正--驳曹长青观点》),但这并不影响我关注和欣赏曹先生的文章。我现在发现,只要是中共现政权支持的、主张的、拥护的,曹先生几乎一定要反对。我很能够理解曹先生曾被中共迫害的伤心记忆,但是先生应该早过了愤青的年龄段了吧!

难道中共支持的就一定是独裁专制,美国支持的就一定是民主自由?或者反美就一定不得人心,亲近中共或古巴的必定是流氓政权?国际政治斗争和利益矛盾哪有这么简单?就说美国吧,它为了自己的利益,支持或扶持的独裁专制还少吗?20世纪50年代美国CIA策划颠覆了危地马拉经民主选举上台的阿本兹左翼政府,使该国人民陷入了几十年的内战深渊。

20世纪30年代,美国一手扶植特鲁希略上台,特鲁希略建立了独裁统治,残酷镇压人民的反抗,素有“加勒比海狼狗”之称。60年代后,CIA勾结美国黑手党和多米尼加黑手党,刺杀了不再听话的奴才特鲁希略,扶植新的极右军人政府上台,随即大开杀戒,制造白色恐怖。

1952年美国支持被赶下台的巴蒂斯塔发动政变,夺取了总统宝座,实行独裁,直至1959年被菲德尔·卡斯特罗和切·格瓦拉领导的革命武装推翻了独裁政权,建立了新政府。这就是卡斯特罗被视为美国眼中钉和古巴长期遭受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妖魔化和制裁的根本原因。

在亚洲,美国为了其军事利益,曾长期扶持菲律宾独裁者马科斯,直至其被人民起义推翻。韩国的朴正熙独裁政权和全斗焕军人政府都是美国的亲密盟友,尽管南韩的独裁者们血腥镇压了光州的学生和市民的民主运动。

1973年,在基辛格博士精心策划和CIA的支持下,智利发生右翼军事政变,民选总统阿连德被打死在总统府,然后又是大规模的逮捕和杀害。从此开始了皮诺切特长达二十多年的独裁统治。

1979年,尼加拉瓜民族解放阵线经过长期武装斗争,推翻了美国扶植的忠实傀儡索摩查祖孙三代的长达近五十年的独裁统治,里根政权深为不安,因此决定用大量的金钱和武器支持尼加拉瓜反政府武装,由CIA负责实施。为了绕过国会筹集资金,CIA先是向沙特阿拉伯要钱,后是通过以色列向伊朗出口军火赚钱,大笔的资金使聚集在尼加拉瓜边境的索摩查死党得以收买大批亡命徒发动军事进攻。这就是所谓"伊朗门"事件的根源。

就连现在小布什政权必欲除之而后快的伊拉克的萨达姆,在两伊战争期间也得到了美国的幕后支持。直到今天还没落网的拉登和他的组织在20世纪80年代的阿富汗抗击苏联战争中,更是得到了CIA的鼎力相助。

不愿谈历史也不要紧,沙特是民主社会吗?它的上层社会之腐败和专横,决不输给任何专制,美国却和沙特打的火热。为啥?一为石油,二为了军事利益。

举出上述事例,不为别的,只是为了提醒曹先生(以及其它有类似病态反应的“精英”们),别动辄以美国的政策作为是的标准,也别以中共的政策的作为非的标准。事情没那么简单!

从曹先生的另一大作《阿拉伯恶棍摧毁人类文明》(见http://www.peacehall.com/news/gb/yuanqing/200204101004.shtml),从标题上就能感受到其强烈的情绪。曹先生在文章中痛骂巴勒斯坦青年男女怀揣炸药与以色列人同归于尽的壮举,甚至借FOXNEWS记者之口,骂这是““这是猪和狗干的事!”

我不知曹先生是否知晓巴勒斯坦与以色列仇恨的由来,我相信应该没有问题。那么,对于以色列现任总理沙龙在1982年率军入侵黎巴嫩后,操纵的贝鲁特难民营大屠杀(包括老幼妇孺在内的数千手无寸铁的巴勒斯坦难民尸体最后被以军出动20辆巨型推土机填埋,企图销赃灭迹),曹先生认为这又是什么动物干的事呢?美国世贸大厦被毁,二千多人罹难,尚且要发举国兵力向间接的敌人--塔利班兴师问罪,把阿富汗炸得一片狼藉,平民死伤直逼世贸大厦的伤亡数字,巴勒斯坦人就能忘了这血海深仇?不惜数亿美金诱惑塞尔维亚交出南斯拉夫前总统的美国,怎们就不提把沙龙送交海牙法庭呢?

巴勒斯坦人对以色列人的仇恨,岂只是军事上上的敌对?试想一下,假如你曹先生一家人,仗着拥有坦克、直升机等各种尖端武器的军队撑腰,用推土机把我家的房子推平了,在属于我的土地上建起你的家园,我的孩子对你们这些强盗扔石子却被枪杀(纽约的示威者高举的被以色列屠杀的幼童的照片,恐怕曹先生会轻松地用“误伤”和“遗憾”解释过去),我难道只是仇恨你身后的军队?我能不恨你和你的家人吗?我干不掉那些龟缩在坦克车里的军人(甚至无法接近),我就争取与你们一家同归于尽。因为你们同样是侵略者和强盗!

关于这一问题,我想借用少不丁在《历史、现实与人的 认识——关于中东问题》(http://ww2.duoweinews.com/cgi-bin/newsfetch.cgi?unidoc=gb2312&src=MainNews/Opinion/Mon_Apr_15_11_23_34_2002.htm)中的一段有趣的表述:

“美国为了解决苦难深重的犹太人的问题,领导联合国以大比数投票坚决支持犹太人在巴勒斯坦复国,并把57%土地分给占当地人口32%的犹太人,以补偿犹太人几年前在欧洲纳粹暴政下所受的苦难。美国的慷慨大度 感动了许多犹太复国积极分子,使他们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不再以恐怖主义的方式来争取复国,让炸毁达比都国王饭店大厦的惨剧不再发生。很多原恐怖组织的成 员,如贝京和沙米尔等,在美国的教育和帮助下,成为了国家的栋梁和美国的坚定盟友。有人把达比都国王饭店大厦的爆炸事件与回教徒的恐怖袭击相提并论,这是别有用心。犹太复国积极分子是为了复国的正义大业, 回教徒恐怖分子却是为了攻击美国的自由和民主。”

“而阿拉伯各国也太小气了,不顾全大局,竟不遵守联合国决议,妄图把新生的以色列扼杀。好在美国略施小计,让阿拉伯联军和以色列停火,这样以色列得以缓过 劲来,迅速补充力量,然后展开反攻,最终取得胜利。”

“以色列人在与巴勒斯坦人的纷争中显得比较文明,这与美国老大哥的影响和支持是分不开的。尽管战斗中也有平民死伤,不过,通过精准武器的使用,已经比起以 前野蛮的大杀伤力武器减少了无辜平民的死伤。那些巴 勒斯坦恐怖分子,通常只挑软的来吃,只会用害人害己的人肉炸弹去炸酒巴、餐馆和市场。以色列则不同,摆 明人马光明正大地用坦克、战斗机、精准的导弹去攻击巴勒斯坦解放组织的警察局、军情组织和窝藏恐怖分子 的难民营;至于有平民死伤,那不过是意外,毕竟,以 色列军队的攻击目标并非平民。那些巴勒斯坦解放组织 及其它恐怖组织常以平民建筑作为掩护,以致巴勒斯坦平民常被以色列武器误中,真是罪过罪过。”

如果这篇精彩的表述,还不能说明问题的话,我就再罗哦几句。

美国自1991年海湾战争以来,精确军事打击(包括遥控的精确暗杀)运用得越来越得心应手,所以在后来对南斯拉夫和阿富汗的侵略中,可以在步兵不投入战场的情况下,利用空中打击就把对手打垮了。自己的伤亡减少了--这是美国人最最关心的,顺带着也减少了对方平民的死伤--从而不比像越战时那样面对民众强烈的反战情绪。但是这一切,都是以美国拥有高科技尖端武器作为先决条件的。今天的巴勒斯坦抵抗运动,别说武器装备不比美国越战时的水平了,就连二战时的美国都不如(美国那时就有航母、坦克、大炮、轰炸机、战斗机甚至原子弹)。那么美国在二战时和越战时时又是怎样两国交战,不杀平民的呢?让我帮助曹先生回忆回忆:

在欧洲战场,二战结束前,1945年2月13日--14日,以美国为首的盟军出动数千架轰炸机对战略上并不重要而且挤满了来自盟国苏联的难民的德累斯顿的进行了狂轰滥炸,造成的近24.5万人(绝大多数为平民)的死亡,德累斯顿这座欧洲最美丽的城市之一几乎被全部毁坏。英国学者底彼德·阿宾格对这次大空袭作了较为客观的估计,一共死亡135000人,35470座建筑物被炸毁,其遭破坏程度仅次于受原子弹袭击的广岛。请教曹先生,这次野蛮轰炸,又是什么动物干的事?!

亚洲战场,以平民为主要打击对象的广岛和长崎的原子弹爆炸已经尽人皆知了。美国1945年2月下旬开始、3月下旬结束的针对东京、大阪、神户、名古屋四个城市的燃烧弹密集轰炸,就使十多万人被屠杀(烧死)、数十万建筑物被彻底摧毁,数百万人无家可归,仅东京一处,日本当局就花了二十五天的时间才将烧焦的尸体清除完毕。无疑,生活在这些城市里的被烧死烧伤的绝大多数是平民百姓。曹先生等也许会辩解说,那是为了威慑日本政府早日投降。那么,今天巴勒斯坦人炸死了几个以至于几十个以色列人,难道不同样是威慑侵略者滚出去,早日归还巴人的领土家园?!怎么这美国就像个大染缸,在里面腌泡一些时候,个个都学会了双重标准了!

越战时,军力上有压倒优势的美国不仅对河内、海防、岘港等城市实施一次次的地毯式轰炸,燃烧弹、毒气弹、落叶剂更是让越南民众至今还深受毒害!这就是如今谴责伊拉克发展生化武器的美国的所作所为。这些都不算恐怖主义,都是误伤平民。

美军1989年12月发动“正义之战”抓捕曾经长期在中央情报局领工资的巴拿马军事强人和毒品大王诺列加。据统计,“正义之战”中美军死27人,伤330人,巴拿马军队和民兵的死亡人数是美军的10多倍,巴拿马平民的伤亡数字却高达4000--7000人!瞧,这就是美国尸横遍野的“正义事业”。这自然也是误伤了。这些被“误伤”的平民,他们在家中、咖啡馆、酒吧甚至梦乡里所遭遇的飞来横祸与特拉维夫的以色列人被人肉炸弹消灭的死亡有什么区别吗?曹先生您难道会觉得前者死的更“安乐”些吗?

“被占领地的巴勒斯坦人民有没有权利反抗?当然有,包括武装反抗。你可以去端掉以色列的哨所,你可以伏击以色列的军队,每个通行检查站都有士兵,你都有机会。”曹先生的想像力真是丰富,美国以及世界其它国家如果能早些在您的领导下,那么上述那些大屠杀一定都可以避免了!巴勒斯坦则一定能在抵抗分子以卵击石被以色列消灭干净后,老老实实地臣服于以色列的占领和奴役下,双方实现另一种和平共处。

小茨威格2002-04-16 _(博讯记者:自由发稿人)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曹长青: 江泽民的恶梦──美洲亲江总统下台
  • 曹长青:拉丁美洲的民主和新闻自由
  • 曹长青专稿:吴征在美国走麦城追踪,吴征的第一桶金之七
  • 曹长青:在眼里看中国大陆媒体如何误导民众
  • 曹长青:当我的同行被谋杀
  • 曹长青专稿:吴征怎么逃了官司 追踪 吴征的第一桶金 之三
  • 曹长青:谁妖魔化中国
  • 曹长青专稿:吴征涉嫌非法献金追踪“吴征的第一桶金”之六
  • 曹长青专稿:吴征被美国侦探公司调查追踪“吴征的第一桶金”之五
  • 曹长青专稿:吴征的诬告追踪“吴征的第一桶金”之四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