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大众观点

螺杆:从信仰危机看法轮功

【博讯4月23日消息】 [博讯论坛] 在人类文明已经进化到二十一世纪的今天,严峻的历史现实早已宣告共产主义学说的彻底破产。但中共为了一党之私,在政治上仍然挥舞着这朵昨日黄花,继续欺骗愚弄中国人民。为了自圆其说,不断地“创造性发展马列主义”,对自己的经典大肆造假灌水,将资本主义的东西照搬过来,一律贴上社会主义标签,为了区别于西方,那些御用文人,竟将中共搞的资本主义竟然美其名曰“社会资本主义” ,就凭这不伦不类的名词定义,我们只能说中共这个马列主义骗子,将自己阉了又阉的最后结果,是变成了一个丑陋的人妖。所谓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马列主义“真理” ,不过是中共的一本玩弄文字游戏的《易经》 ,故弄玄虚的《推背图》, 狗皮袜子没反没正,怎么解释怎么有理。这种无耻的政治,从邓小平开始,到今天的江氏,已是登峰造极无可类比。所以,中共要批判什么XX功是异端邪说,先要照照镜子看看自己的百变邪说才是道理。

以中国大陆人民所接受的马列《社会发展史》洗脑教育,马列主义阶级斗争学说,将人类分为若干阶级,这些阶级是剥削阶级:包括资产阶级,贵族阶级,奴隶主阶级,地主阶级,富农阶级;被剥削阶级(无产阶级):包括工人阶级,农民阶级;小资产阶级:包括城市小手工业者,富裕中农,知识分子等等。以阶级划分为基础,《社会发展史》又将人类的社会结构划分成资本主义,社会主义。马列主义将人类社会按资本占有率分为若干等级,虽然乱七八糟千条万绪 ,这作为一种哲学研究方法本身虽无大错,但它在社会实践中,却对人类文明的发展造成了重大危害,尤其是中国,越南,柬埔寨,北朝鲜等亚洲农业国家的民族受孽为甚。这个危害就是:马列主义追随者们,使用这种等级划分,将人类社会定格在某一历史时期,为中共与红色高棉这样的反人类集团制造血腥的“无产阶级阶级专政” 提供了理论基础。

中共污蔑法轮功是邪教,自己又何尝不是呢?看中共的入党宣誓仪式,就是个十足的黑色幽默,人们从这种邪教埸面可以看到,中共是从俄国布尔什维克那里接过了模仿意大利烧炭党人兄弟会的帮会色彩,又从中国青红帮那里继承了十足的黑社会气氛。这个号称无产阶级先锋队的“工人阶级政党”, 当年就和希特勒的纳粹党一样,除了极少数精英和一些天真的理想主义者,其余不过是一群极端自私自利的小人,一群善于投机的小资产者和嗜赌成性的流氓无产者。这样一伙乌合之众,心目中“从来就没有什么神仙皇帝” ,除了自己什么也不信,还指望他们受天理良心约束吗?

以毛泽东为首的很多中共领袖,本身就灵魂肮脏品质恶劣,怎么能为人师表,承担起国民教育这样重大的责任呢?事实上,历史已经无情的验证了很多前人学者为中共所做的预言,如戴季陶,早年曾是信仰马列主义的,后来反而给中共下了这样的定义:「至于一些盲从着几句西洋的共产口号,借来遮盖自己个人性欲食欲的放纵的共产党人,说什么为无产阶级谋幸福,为世界人类造文明,真是一群野兽,竟要把中国民族仅存的一点美德,连平民阶级里面的优美德性也都要破坏乾净,造成洪水猛兽的世界。」

与四十年代开始,凡信仰马列主义追随中共的中国人,一旦上了贼船,一概被彻底洗脑,脱胎换骨,变成六亲不认冷血黑心的“革命者” ,用“特殊材料”制成的“驯服工具”。而那些不情愿被奴化的,尚有一丝人性的,必是异已分子,是变节者,是“叛徒”,即使不脱党,也要被清洗出“革命队伍” 。经过历次政治运动,能留在党内的大部分党员,几乎都是张志新那样的,割断了喉管也在心里喊共产党万岁的铁杆工具。党天下,普天之下莫非王土,除了跟党走,别无出路,这就是中国知识分子为什么反复被中共迫害,仍然死心塌地忠实于中共,仍然抱定“儿不嫌母丑”这个奴才主义的根本原因。当然,今天的中共,已经不能与二十年前划等号了,真正抱共产主义理想的太少了,这个末世的政党,大多数新党员都是为了个人利益投机而入,只是苦了那些真正有共产主义信仰的“训服工具”们,背了中共的恶名,就如吃了苍蝇。

大陆青少年从认识社会那天起,就开始被中共灌输满脑壳的反民主反人类思想,“念念不忘阶级斗争” ,在公共汽车上不给老年人让座位还心安理得,因为万一对方是老地主,就便宜了“阶级敌人” 。我读书时就有一位道貌岸然的教导主任,经常告诫我:“螺杆同学,你应该德才兼备啊!” 我知道,他所谓的“德”,就是靠近党团组织,政治上“积极要求进步” 。但我实在是“进步”不起来,因为要我向那些数理化交白卷的党团干部们做思想汇报,充当告密者,这太难了,除非我说假话,否则剖白自己的灵魂,无异于当这些家伙们的面裸体,一个有独立人格的人,为什么要被这些白痴们屈辱呢?那位教导主任在“德育”青少年的同时,居然没有忘记奸淫女学生,后来被受害人告到监狱,给犯人作“德育”去了。

我在国企工作时,还有一位书记,也总是语重心长地告诫我:“螺杆啊,你的脑子缺根弦!” 我当然知道,他说的那根“弦” ,指的就是阶级斗争,我承认,我的脑子里什么弦也不缺,独独缺的就是这根弦 。但我有了这根弦,我将失去那个在户口上写着地主成份的女朋友;有了这根弦,我就要在斗争会上恶毒的批判刚刚还在一块工作的同事;有了这根弦,我就要与所有的问题“家庭出身”的亲属朋友同学们划清界限断绝往来;有了这根弦,儿子骂老子,学生打老师,妻子检举出卖丈夫,人就变成了畜牲王八蛋!

其实古今中外的人类社会,许多阶级归结起来,不过只是两个而已,整个人类只是由穷人和富人,好人和坏人组成的。有钱的富人和没钱的穷人,有精神财富的文人学者和没有文化修养的工农兵八,有政治权力的的统治者和没有社会地位的小百姓,三教九流三百六十行,唯有两个阶级可区分,一个是善人阶级,一个是恶人阶级。资产者未必都是为富不仁,无产者也未见得全都良心端正。富人堆里有善者也有恶者,穷人群中有好人也有坏人。坏人,有天生的胎里坏,基因品质上出了问题,也有社会教育造成的,是学坏的。依俺螺杆的观察,信法轮功的百分之百是好人,通情达理以德报怨(凭这点俺螺杆就自愧不如),在这网络上攻击漫骂法轮功的,不说全是坏人,至少八成是畜牲。什么是坏人?一般的定义是指没有良知,无同情心无爱心,极端自私自利的人。自私的人为了生存,可能会做出很多损人利已的坏事,这可以理解,至少他是为了自己。但真正坏透了的人,是损人不利已,象那些自己都不清楚仇恨法轮功是何缘故的网络特务,这类人还有脑子吗?所以,什么阶级说什么话,这坏人阶级,到什么社会在什么朝代,都是坏人,按自然法则,是应该被淘汰的。

众所周知,欧美的文明有相当一部分要归功于基督教,我们可以指责西方的自由民主是虚伪的,但不能不承认在先进这些发达国家中,国民教育是优秀而成功的,这与基督教的公德教育分不开,因为有上帝的威摄,人们在行为之前,就先要为他人着想,而不是损人利已,所以西方文明在文化艺术上提倡人性论,在科学技术上积极开拓进取,在政治经济上则开放民主。我们可以自称是东方儒家文明大国,是礼仪之邦,但也不能不承认,以小农意识为主导思想的儒家文明,培养的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的实用主义,修身养性的最终目标是利己而不是为他。尽管如此,儒家文明还是肯定神(“天” )的威严和报应,也主张“已所不欲勿施于人” ,中国的封建礼教固然陈腐,但在规范人的行为道德上,却有它积极的一面。在这一规范下,如果每个人能管好自己,对社会还是有利的。在五十多年前,虽然中国落后软弱,但中华民族是礼仪之邦这个美誉还是存在的。中共统治大陆后,大陆中国人的国际形象从此一落千丈。这是因为一:中共主张暴力革命,打土豪分田地,共产富人的私有财物,这种打家劫舍政治在文明社会看来就是土匪强盗;二:中共搞“无产阶级专政” ,剥夺人权杀人无数,实行血腥专制制度,是国际社会所不见容的流氓国家;三:搞法西斯奴化教育,毁灭文化,摧残宗教,将中国几千年来的道德规范扫地出门,使整整两三代“接班人”沦为目中无神不知天理良心,缺乏公德损人利己,夜郎自大好勇斗狠,不知天高地厚的愤青。如此素质的大陆中国人,在世界文明面前是什么形象,相信一本中华人民共和国护照就能说明问题。

中国目前亟待解决的问题,一是人口过剩,二是信仰危机,不能不重视宗教文化对一个民族发展所起到的影响。但中国目前的几个宗教,并不能胜任承担净化人民灵魂的巨大工程,对中共来说,在其宗教特务掌控之下的“三自基督教” ,“爱国天主教”,佛教道教等,无不是装璜摆设,早已沦为统治工具和旅游业的摇钱树。伊斯兰教虽然没有被中共完全渗透,但它不过是中共对中国历代统治者都头疼的穆斯林采取让步政策,放过一马而已。

中共建政至今五十多年,用所谓的共产主义道德教育取代宗教,五十年代也曾出现过“夜不闭户路不拾遗”的良性社会,但绝非共产主义道德教育的结果,而是频繁的政治运动高压加乱世重典的结果。中共领导阶层的腐败是人民信仰危机的催化剂,现今大陆社会世风日下道德沦丧,那个雷锋如今已成为大陆人民的取笑对象,成了傻瓜白痴的代名词。人民渴望有一个强大的精神支柱,赖以支撑中华民族频临崩溃的道德堤坝,而法轮功这个民间气功团体的产生,正是给这个道德堤坝加注了稳定剂。

海内外广大有良知正义感的爱国人士,都给法轮功予高度评价,这个高度评价,不只是来自于法轮功的气功效力,也不只是来自于其创始人李洪志的高风亮节,而最主要是来自于法轮功的“真,善,忍”正念,这三个字,高度概括了一切宗教有关积德劝善的教义和思想,易学,易懂,易行,“真,善,忍” 也是全人类共识的高尚品质,就连中共当局对法轮功学说进行攻击,也要回避这三个字。中共当局对法轮功的攻击,主要是针对李洪志先生的演说,另外,在国内制造一系列的“国会纵火案”,对法轮功进行无耻栽赃。众所周知,世界上所有的宗教和社会团体,都要有自己的教义和宗旨,有神论者对自己崇拜的事物,都有各自的认识和理解,佛家崇佛,道家崇仙,各自都有自己的宇宙观,法轮功又有什么例外呢?科学也是同样,在没有得到论证之前,称它是什么都可以,就是不能称它为科学。李洪志先生的宇宙观,涉及了很多现代科学正在探讨的课题,如果他是没根据的瞎说,那么他的著述就应该有逻辑上的问题,但事实上,李的经文虽然多达几百万字,这个逻辑问题也是不存在的。

耶稣基督,释迦牟尼,穆哈默德,都称自己是宇宙间唯一的神或者代表了唯一的神,正象中共称自己是天下唯一伟大光荣正确的一样,所有的宗教狂热者都认为除自己的宗教之外,其它宗教都是异端邪说。邪教的定义最早见于古罗马对基督教的迫害,到中世纪的“宗教裁判所”时期,迫害‘邪教”达到了顶点,科学也成了“邪教” 。在人类走向空前文明的今天,在自由民主的法制社会,邪教定义已经不复存在,衡量事物是与非是的标准是法律,不管是“基督复活” ,还是“释迦牟尼再世” ,谁触犯了所在社会的法律,谁就要以个人名义负法律责任。美国的大卫教人民圣殿教,日本的麻原真理教都没有因其教义学说被宣判为“邪教”而遭“取缔” ,它们的成员只是触犯了法律而被政府追究。

值得人们深思的是,中共何以下如此大的政治血本,来围剿一个区区民间气功团体?依俺螺杆之见,原因只有一个:就是在中国人民信仰危机下,法轮功占据了那个原本属于中共马列骗术的空间,不仅普通老百姓信法轮功,就是中共多年的老党员老干部,国家机关人员也加入了李洪志的队伍,按李洪志的出身身份,一个平民竟然能号令千百万民众与堂堂国家主席分庭抗礼,这是对封建主义法权的挑战。中共在骨子里本来就是封建帝制的基因,对李洪志的文化资质,社会地位进行个人攻击,这本身就足以说明中共的封建等级观念是多么迂腐了,其实中共的大教主毛泽东,当年也不过是个中学毕业,一个图书管理员而已。

“卧榻之下岂容他人安睡” ,这才是中共领导人的真实心理。什么邪教什么迷信,不过是找个镇压借口罢了。若论迷信,佛教道教哪个不是?扶乩抽签打卦,念咒画符装神弄鬼,难道这些玩意儿归到了政协名下,贴上了爱党爱国的标签就不是迷信了?如果这些花瓶宗教,也如法轮功般的聚众示威向中共讨说法,也闹到海外去,闹到因特网上,设电台办报纸,每天在领事馆门外念经做道埸,看中共不把这些“反动和尚”“反动道士”们整死才怪。

中共在网络上发动几个特务围剿法轮功,除造谣污蔑之外,还有几个典型的愚蠢招式:一是冒充法轮功人,大量在中立网站上灌水,自问自答自导自演,插科打诨无理取闹,引起网客对法轮功反感;二是扮成反共角色,制造一种即使是反共势力也敌视法轮功的假象,骂法轮功时也骂上几句中共,但轻重有别,可谓小骂大帮忙;三是假装中立,实则是“拉偏架”,玩弄诡辩术,指责弱势的一方招架无理,却任由施暴的一方挥拳;四是裁赃扣屎盆子,凡在海外名声臭的如中共,就把法轮功与它硬扯在一起,要臭大家一起臭,玉石俱焚,临死也拉个垫背的,国内的杀人放火,奸淫盗窃,统统算到法轮功头上,这种流氓无赖手段,出自于一个政党,真是令人难以至信。俺螺杆看不公,自然要替法轮功抱不平,当然少不了也被这些畜牲们污为“法轮大傻”“台独”一类,不过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曾几何时,中共的世界共运红旗插遍了“亚非拉” ,如今是孤家寡人,连自己的老百姓都宁肯跟“吹小号”的习法轮大法,不再信那个乌托邦共产主义。中共为了整法轮功,不惜自取其辱自毁形象,丢尽了中国人的脸,一个泱泱大国的政府,倒象个心胸狭窄,喋喋不休诋毁公婆的刁恶妇人,在外交埸合撒宣传小册子,把反什么功的政治宣传搞到驻外使馆,拉一些船民偷渡客充作华侨,为其造势作秀,实在是可悲,可叹,又可怜。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