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新闻主页]-> [大众观点]

螺杆: 有感于《六四》十三周年

【博讯5月20日消息】 于 [博讯论坛]

鲁迅先生的杂文《聪明人与傻子与奴才》,说奴才的本性就是护主,别看他平时对主子也有不满的时候,也有劳骚,但在关键时刻,他还是要站在主子一边,替主子卖命,因为奴才必须依赖主子才能活下去,比如野猪能在山林中生存,家猪就不成,它只能在猪圈里养着。聪明人的聪明,是在于他仅仅给奴才以同情,不肯行动,这样做有两个好处:一是傻子成功了,在奴才一边,他有一份功劳,因为他同情过,支持声援过。二是如果傻子没成功,在主子一边他还是有功劳,因为他没参与傻子的暴力行动,维护了安定团结。而傻子就不然,一是一,二是二,你这奴才既然说屋子黑暗,我给你开个洞,见到阳光不就妥了吗?但事实表明,他的革命是孤立的,虽然故事的开始是他在为奴才抱不平,也得到了聪明人的喝采,但结局是奴才不肯接受他的民主思想,聪明人对他的支持也没有坚持到底,所以他失败得很狼狈,最后被奴才与主子联起手来打跑了。

这篇文章很精彩,它一针见血地指出了国人最致命的道德劣根性,这个劣根性就是出于太多自私的聪明。中国几千年的儒家传统教育,国民已经被培养出明哲保身的遗传基因,凡事看风头,投机赶潮流,“识时务者为俊杰”。现在中国民主的事情难办,就是这类聪明人太多,傻子太少。所以我认为:六四学运的一些学生领袖们后来颓废了,其实是由鲁迅笔下的傻子转变成鲁迅笔下的聪明人了。我看柴玲的委屈就很说明问题,至今还有那么一些聪明人呼应中共,仍在攻击她,攻击整个六四运动。所以柴玲们当然要自扪:到底值不值得为中国的这些奴才,为这些聪明人流血牺牲?

至于奴才们,更是庆幸,多亏帮主子打跑了傻子,不然现在大家都得住漏房子,没有窗的房子是黑暗了点,空气是污浊了点,但总比漏雨透风好啊。中国真是一块盛产奴才的土地,而且中国奴才也具中国特色,当婊子却要立牌坊,不高兴被称谓奴才,而是时时以爱国者自居,若有人批评他的主子,那就是洋奴,若反对他的主子,那一定是汉奸卖国贼。

史载张献忠入蜀时尽戮良民,竟有十城九空之惨烈。张献忠是位农民起义领袖,他应该知道团结民众对抗官府的大道理,但却在历史上落下了屠夫的恶名,这是为什么呢? 有史考证说是张献忠在年少时受到了四川人的欺负,所以他要报仇雪耻,这不足为信,正象纳粹德国杀犹太人,能说是因希特勒一个人的私仇与偏见吗?所以鲁迅先生对此的评论是:张献忠杀人,是为了孤立皇帝。杀不到皇帝就杀光他的百姓,没有臣民了,皇帝成了光杆司令,自然而然就垮台了。不过我认为鲁迅先生的话是另有言外之意的,这言外之意,就是四川的“良民”本是皇帝的顺民,是保皇党一类 ,死心塌地忠于皇帝,不肯拥护土匪革命,所以才惹得这位山大王大开杀戒。

历史总是有它惊人的相似之处,我想如果今天再有个X献忠造起反来,他仍然也会大杀这些“顺民”的,为什么呢?因为X献忠在为自己争取自由民主的同时,更多是为了替“顺民”们回讨公道,然而你这边拉皇帝下马,他们那边却要保卫皇帝,为了皇帝和你拼命。你要前进,就得移开这些挡路的石头,就要浪费很多气力时间,甚至你为他们牺牲了,他们却来吃你的人血馒头。

中国近代历史上,有两次是用头发象征改朝换代的。第一次是满清入侵,留发不留头,刽子手的搭挡是剃头匠,不肯剃头的就二话不说,当场连着头发一骨脑就砍了。第二次是民国剪辫子,虽然没用砍头的方式,但也是鸡飞狗跳。中国人在前者的表现,是真正的爱国,为了民族尊严宁可掉脑袋。在后者时就成了奴才,留着那根猪尾巴视若命根子,反污革命党人是汉奸卖国贼,这不能算爱国,只能算爱皇帝,因为民国不是外族入侵,而是驱逐鞑虏光复中华。

但皇帝在顺民心目中,就是政府就是国家,所以他们就认定保卫皇权就是爱国,只是大清遗老遗少这次爱国,不必象大明人那样用脑袋来抵押自由和尊严,而是用那根猪尾巴当筹码。如果皇帝没被打倒,他们护驾有功,这根猪尾巴就是请功的资本。真的被推翻了,也不要紧,猪尾巴虽然没了但脑袋还在,即使皇帝没了也不要紧,马上认下新主子,新的政府和总统也是国家,大家都革命了,所以他们也就革命了,也就是革命党了,而且比革命党还革命,这叫咸与维新。

今天,这类顺民还是大有人在,虽是没了猪尾巴可以佐证对当权者的忠诚,但可以给自己贴上标签打上包装,然后拼命摇旗呐喊,来证明自己是某党某政权的拉拉队,这标签和包装就相当于那根猪尾巴,但又不同于“父精母血”的猪尾巴,比如自封的“爱国主义”,就可以象变色龙一样,随着形势风头国际气候变幻颜色,而且这根猪尾巴也具有变色龙尾巴的功能,随时抛弃,然后再长出来。因为这类爱国,其实是爱专制政权和执政党,这个标签所带来的其它好处自不必说。现在的中共及其追随者们,哪里还有什么因特纳雄奈尔?那都是哄弄老百姓的,骗一天算一天。所以爱党爱国,说的好听,其实不过是极端自私的利益使然。口称爱国,实则谋私,只能称为爱国贼。

革命自然要流血,满清朝廷杀维新党,军阀杀革命党,国民党杀共产党,共产党杀国民党,从历史角度认识,被杀的都应该誉为英雄好汉,因为他们毕竟是为理想信念而牺牲的。在六四,天安门广场的热血学生面对“戒严令”毫无惧色,他们正是大义凛然视死如归的英雄,与此同时,一些聪明绝顶的中国人却在这一片肃杀之气下,嗅到了青年学生的血香,借机到美使馆排队办签证出国,已经在美国公费留学的一向爱国爱党的共干子弟们居然也成了政治难民,一哄而上抢老美的绿卡。同样是民运分子,来历却大不相同,所以民运的分裂并不奇怪。

在野蛮的原始部落里,血腥杀祭是必不可少的宗教仪式,而且杀掉的都是年轻的生命。古今中外,一切专制政权也是靠杀祭来维持的,中共统治五十年中,每逢政治运动和国内外政治气候变化,都要大杀一批“反革命”,张志新,遇罗克,李九莲,林昭,哪个不年轻?每次屠杀,都伴随着“人民愤怒声讨”,是谓“阶级斗争一抓就灵”。每次屠杀,都是堵上嘴巴游街示众,绑缚刑埸公开处决,围观者人山人海,都伸长脖子张大嘴巴一饱眼福。六四这埸杀祭,更升级为坦克野战军冲锋枪扫射,可爱的学生们是被定成“反革命暴徒”罪名拉上祭坛的,他(她)们不只是被中共这个大祭师大酋长所杀,在更多意义上,是被爱国贼们所杀,因为这埸杀祭,是在爱国贼们的喝采声中落下的屠刀。

只要中共还有大量奴才效忠,只要爱国贼们还在春风得意,专制政权就能苟延残喘,中国就不可能实现真正的民主,人民就不可能有真正的人权自由,六四爱国学生的冤魂也不会有昭雪之日。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螺杆:关于法轮功的一点讨论
  • 螺杆:从信仰危机看法轮功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3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WU WebUnion
    WebUnion Chinese Advertisement Network - Click here to Jo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