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新闻主页]-> [大众观点]

螺杆:不要以为工人不会算账! 大庆工人的买断金不合理

【博讯5月25日消息】 [博讯论坛] 过去中国人民为什么拥护共产党,热爱社会主义?主要就是人民的生活福利有保障,在没有后顾之忧的心态下,虽然拿到的是低工资,即使没有政治权利,享受不到人权,但温饱了也能安居乐业。应该说中国人民是世界上最好的公民,中共和毛泽东是占了中国人民老实厚道的便宜,才得以在中国这块土地上暴虐五十年。就是这么好的百姓,这么老实的工人群众,如今也忍受不了共产党的黑暗统治,起来造反,这只能说明一个亘古以来的道理: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

那些中共专制的辨护士们说:大庆工人是中国工人阶级中的贵族,拿了工人这个等级的最高工资,买断工令钱也是最高的,是不知足,是贪得无厌。那么好,我们姑且不论石油工人的作业环境是何等艰苦,就来分析一下,这个“最高”,是否也为最合理?因为这个“最高”, 是指与同工种但非同行业的收入相比较而言的,它并非是按劳取酬原则下的“最高”。 再则,收入高与收入低本身是个数量概念,不是质量概念,它要受货币贬值的影响,只有收入与物价通涨指数成正比,它才能接近于质量概念。

按中国石油天然气管理局的标准,一个有二十二年工令的石油工人,买断工令的钱是十万元人民币,平均每年是四千四百四十五元,每月是三百七十八元,这意味着这名工人过去二十二年的劳动付出所产生的剩余价值是每月三百七十八元,除去假日以每周工作六天四十八小时算,请看:每小时的剩余价值竟然是一块九角六分人民币!当然这是扣除了所有的义务和福利份额之后所余的,即使是这样,不也是太少了吗?按2000年大庆向国家上缴五百亿人民币的利润计算,大庆职工是一百五十万人,每人每年的剩余价值应该是三万三千元,每人每小时的剩余价值应该是五十七元人民币,而不是区区两元钱!这个利润就算你国家应该拿大头,也不至于只给劳动者一个零头吧?即使是这样的零头,也被中共辨护士们说成了天文数字,那么其它行业下岗工人的买断钱不更是“一脚踢不到”了吗?

有人会说,大庆在2000年之前每年只上缴几十个亿的利润,这肯定是胡说八道,如果这个说法成立,象王进喜那样干法,岂不是败家吗?工业学大庆,决不是学它连年亏损每年只上缴几十亿吧?退一步说,假定上面这个说法成立,将每人每年的剩余价值三万三千元,扣除企业亏损的赤字,折三成计算,那么每个二十二年工令的工人,其买断金至少也应该是二十一万元才合理。

我曾在美国的一家华人木工家具厂做过这样一个简单调查:加工一件向顾客收费三千美元的家具,除去用工(十美元/小时)用料,上缴各种税收保险之后,资本家所得的剩余价值,居然不足一个雇工薪水的三分之一!如果生意不好或出了废品,资本家肯定蚀本,因为他不敢拖欠工人的工资。因此在北美地区,做为一个中小资本家,我认为他所剥削的剩余价值与他所承担的风险相比,已经是很合理的了。反观中国的国有企业,国家几乎是拿了劳动者剩余价值的全部,它所回报给劳动者的福利是什么呢?

一,住房,五六十年代到八十年代,由于是低工资高积累政策,中国工人理应享受公房待遇。一个普通工人的公房面积标准是人均四平方米,因此老少三代同居一室的现象并非新鲜。这时的住房土建单方造价是三百元左右,一间三十平方米的公房总造价是一万元人民币,按居住十五年算,加维修费用每年合不到七百元,这是剩余价值中支出最大的一项。实际上,在中国全民所有制下,尽管劳动生产率再低,只要市场是在周转的,一个工人创造的剩余价值至少要大于他薪酬的五至七倍,这已经从前述的分析中得出结论了。改革之前的一名普通四级工人,他的年剩余价值至少应该是三千八百元,住房福利只占其中的不足五分之一。如果在房屋改革时,扣除工人们的住房福利,那么还应该有百分之八十的剩余价值作为买断工令的补偿才算公平,尽管这笔福利本来不应该再由工人支付。

在一个三类城市中(中国城市按政治文化地理等级分类),一个四级(中国工人按工种和资质所分的级别)工人的工资是五十二元八角七分人民币,他的家庭人口约为六口,如果是双职工,他们的总收入是一百零五元人民币,生活省吃俭用的话,会小有积蓄约三十元左右。就是这每月三十几元人民币的积蓄,在九十年代房改时也被国家收刮个一干二净,而且大多数工人家庭要靠借债才能保住原来的住房位置,因为动迁房是按新的造价收费,新的住宅标准高于四平方米,那么增加的面积和门市房(可以用作商铺的门面房)的费用就要动迁户自己负担。至于尚未动迁的旧房(已经是危房了),也要折价成商品房强卖给工人,这好比强行从工人口袋里掏出人家的积蓄,振振有词的说:这钱今后就是你的了!然后却装进自己的口袋,还有比这更无耻的政府吗?

二,公费医疗,改革之前的中大型国有企业,都有其独立的企业医院,但只有极少数的医院能达到真正的医疗水准,大部分企业医院的医疗技术设备水平都是很落后陈旧的。比如牙医,我曾经就被拔掉两颗好牙,至于割阑尾错割了卵巢之类的医疗事故,是司空见惯,好在工人们精英不多,吃错了药也不知道。如果不是公伤或特殊身份,工人不可能得到最好的医疗,大多数羅患绝症的普通工人,只能躺在这公费医疗的病床上绝望。当然打针吃药的医疗过程还要进行,但医疗质量已经大大缩水,而且积极治疗与消极治疗,对决定工人生命的意义也是大不相同的。虽然这种全民所有制的公费医疗,是与人民公社集体食堂一样的闹剧,但它毕竟能解决一部分职工的疾病痛苦。事实上,也不可能出现工人全部“泡病号”,全部都开家庭药库的情况,所以这笔福利开资并不是很大的。我们还是按一个四级工二十二年工令计算:假定这个工人平均一年患两次大病需要住院治疗,一次为一个月,一年为两个月,按二十二年来物价通涨指数合理均摊,每天的住院费加药费假定为六元人民币,共三百六十元,二十二年为八千元,他只要拿出自己二十二年全部剩余价值的百分之五也足够了。但事实上并非每个工人都会象这位一样,一年大病两个月。

改革开放后,国家对企业实行利改税,逼使国企缩减工人的福利开支,以满足税收额度,从此国企的公费医疗变成了有名无实的空制度,一家中型的有五十张床位的企业医院,每年所得医疗拨款只有二万多元人民币,远远不够治疗一个癌症病人的费用,所以大部分企业医院只好开设江湖游医诊所,靠治性病流产骗人度日。至于工人们到其它医院治病的医疗费更是长期被拖欠,一位东北某矿区医院的退休老护士,一笔医疗费竟被拖欠了三年之久,所以享受所谓公费医疗的中国工人,一旦有了重病,又无亲友帮助时,就只好硬撑或等死了。众所周知,中国的轻重工业,生产技术落后,设备条件落后,以至有三成中国工人患职业病,如矽肺,肝中毒,各种放射病等。然而改革后,国企的工人定期疗养制度也成了虚设,因为用于工人保健的费用被中共官僚们变相挥霍贪污了。中共辨护士们,你们当然是权贵阶层,全家都享受着最好的公费医疗,可以出入全国最高级的医院,入住高干病房,小病大养,没病也养,所以对此水深火热的工人苦难,视而不见听所未闻,反而在因特网上假冒农民嘲弄中国工人,你们的良心何在呢?

三,其它方面的福利,如文化教育,全民教育本来是中国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之一,教育经费应该在国务院经济预算之内。不过在文革中,象时下的希望工程一样,也被毛泽东的教改稀里糊涂地将此负担转嫁给了企业,企业办学自然要投入经费,开办工人大学,职工中专技校,子弟中小学等,所以这个优越性就成了工人要付出的又一笔名不正言不顺的费用。在中国,中大型企业(县团级以上)就是个小社会,吃喝拉撒婚丧嫁娶,私设公堂包打官司都可以在这个小社会内部进行,所以大大小小的福利也由企业包办,既然国企能将工人丧老病死包揽,政府也就乐得轻松,所以过去在中国,你若没有单位(你所在企业)的话,无异于农民,加上户口的束缚,你会寸步难行,国企在某种意义上已经代表了国家机器。

但工人真正得到了什么实惠呢?一个在国企二十多年的资格的普通技术人员,他所拥有的只是一间不足三十平方米的公房,一只液化气罐,一个有名无实的公费医疗证(在八十年代后期,说是公费医疗,但钱要自己先垫付)。一旦他离开国企,照例要将这些“福利”上缴,除此而外一无所有。至于退休金医疗保险这些名堂,没有任何法律保障,人事档案放在所谓人材交流中心,没有人关照你将来怎么办,你的退休金将由谁来发放,你二十多年的低工资所积累的那些剩余价值如何还给你,没有任何官方文件明确这些事情。你连自己切身利益的知情权都有没有!这真是一个没有诚信的政党和不负责任的政府。

请看这个流氓政党和无赖政府是怎样对待它的“领导阶级”的?它秘密绑架了工人领袖后一再否认这一事实,现在它又以工人领袖为人质要挟工人群众,扬言不停止示威就不放人,在广播中反复宣称工人领袖犯法要处置云云,当全世界人民都在关注中国的失业工人时,这个政府的发言人,那个一贯说谎的老女人章某月却说她不知道!当全世界人民都在关注中国的失业工人时,这个政府的特务们,竟然在网络上污蔑辱骂它至今还在口头标榜的领导阶级!这就是共产党!这就是中国政府!

别再拿中国下岗失业工人开涮

中国大庆石油公司这样的大型国企,是不能与西方私营企业混为一个概念的,因为它是全民所有制,每个企业成员都是股东,失业裁员应该做出公平合理的善后安排,这个合理,就是指所谓的“买断工令”要保障失业者的终身生存问题,不然就要有政府来保障,因为劳动者平时得到的报酬不是合理的,国家拿了大头,说这是低工资高积累,现在你解雇劳动者,还不想负责任,就要把那积累扣除公民义务那部分,其余的还给劳动者。所谓改革阵痛,绝不是断劳动者的生路。

中国政府解决人民生活问题,几乎没有什么相关法例,主管部门是民政局,一贯使用推诿手法,把负担推给公民所在的或曾经所在的企业或基层居委会,要人民通过“自救”方式自己解决自己,这已经不是什么新闻。在中国,只有对外比较有影响的主要城市才有保障最低生活水平这样的社会福利,最低的地区还不足一百二十元/月人民币,合十五美元/月,按中国现今的农副产品物价情况,不算用电供暖和交通费,仅够一口人生活七天。工人下岗失业问题早在十年前就大量存在,地方政府始终没有积极解决,而是将这些困难得过且过的推给企业,最后导致企业被吃光破产。在这种情况下,失业的劳动者理所当然要向政府讨饭吃,这有什么奇怪的吗?人民有生存危机,不找政府找谁?政府不管,难道还指望人民信赖它吗?中国的大锅饭,是中共通过社会主义改造运动合作化运动强加给中国人民的,当工农沦为一无所有的奴隶后,中共又拣起了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来休克劳动者,这已经不是阵痛,是抢劫之后的谋杀。

还有拖欠工资问题,拖欠工资也是当前中国国情特色之一,在抚顺辽阳这些国企纷纷倒闭的东北工业城市,企业拖欠工人工资长达一年两年的情况已不鲜见,甚至退休工人的那点可怜养老钱也是照拖不付,对此严重侵犯人民生存权的行为,企业与政府一贯是互相推诿扯皮的,因为现行体制,为了证明有中国特色,还保留着计划经济的那一套生产关系模式,比如大型国企是中央国务院部委所辖的单位,甚至与地方政府平级,以至国企在地方上成为政府中的政府,社会中的社会,即所谓的双轨制。这就造成这样一种局面:国有企业亏损倒闭,工人向地方政府要饭吃是不合情理;但是工人向企业争取生存利益时,地方政府不要说帮助劳动者,它连调解的资格都没有!这就给善良的工农弱势群体一个很可悲的错觉,认为应该体谅这个政党和政府。那么政府还代表不代表国家?代表不代表国有企业?

中国国企的问题纯属国家行政管理行为,是中共治理失误造成的。企业的三角债,经营不善管理失败,都是体制问题,体制问题的责任要由国家来负,正象交通肇事一样,责任是司机而不是汽车,这是个最简单的道理。所以劳动者向企业,向政府抗争都是正当的,企业破产倒闭后,更有十足的理由向政府要求他们的权益,中国政府应该为那些垮台的企业承担一切责任,只要国家存在,正象现任政府要替过去的政府负责一样,“父债子还”天经地义。不论是企业,还是代表企业的政府,都应该将拖欠的工资连同利息还给劳动者,还有那些半强迫式要求工人付出的,无数个学雷锋做奉献的义务劳动日,也要支付合理的报酬。如果企业丧失了公费医疗能力,也要将过去多年的医疗保险投入连本带利还给劳动者,其它还有各项福利如采暖,燃料,教育等,在吃大锅饭时期,劳动者都有积累,在企业打发劳动者滚蛋时,都要还给人家。

中共当局面对愈演愈烈的工潮,再使用六四的手段肯定是自掘坟墓。而且工人与学生知识分子不同,“领导阶级”革命的“坚决性彻底性组织性”,做为“先锋队”的中共自己是最清楚的,中共背叛马列之后,多年来的最大忧患也在于此。如果中共还想立自己的婊子牌枋,不想重蹈文革武斗的局面,不想离坟墓太近的话,它的当务之急是停止绑架恫吓,停止迫害并立即释放所有的工人领袖;立即从国家财政拨款实行国赔,满足工人的正当要求;公布国家领导者及所有政府官员的财产,严厉惩办贪官污吏;立即停止建设败家的三峡工程国家大剧院工程;开放舆论新闻自由,立即解除对国际互联网,卫星通讯的管制,还中国人民一切人身权利;开放党禁,立即停止对一切政治异见人士,宗教团体的迫害,建立反对党监督机制,引导中国人民真正走向民主。

中共为了政权稳固,历来善于在人民中制造仇恨和岐视。人民不团结,就不能积极反抗它的专制统治。现在从网上就能看出这一现象,有人对海外爱国民主人士批评中共当局的正义之举反唇相讥,以蒸汽机时代的西方公司(资本家)来类比大庆这样的国有企业,对大庆辽阳工人冷嘲热讽,说吃惯大锅饭的中国工人就活该忍受所谓改革阵痛,我看这种人不是中共打手,就是冷血动物,至少在他的家族中不会有人“阵痛”。 奉劝这种人,不要象驼鸟那样,脑袋钻进历史去,屁股却在现实中,对资本主义的发展视而不见,自暴其丑徒显无知。这种人也别忘了:中国的今天是千千万万工农群众用血汗积累起来的,老工人挣了一辈子低工资,老农民挨了一辈子剪刀差,工人没有剥削农民,农民也没有养活工人,工人阶级内部也根本不存在分配不公的矛盾。奉劝中共的打手们,就不要再打挑拨工农关系,挑拨工人内部关系的主意了,你们鼓吹弱肉强食的国家法西斯主义,将来会自食其果的。

大庆工人的买断金不合理

不错,大庆工人的买断金与其它行业其它地区相比是最高的,不仅如此,平时石油部门的职工工资也比其它行业其它地区高几倍,但工资高决不等于就是按劳取酬。同理,以大庆工人的“高工资”相比,只能说明其它行业同工种的低工资更加不合理,那已经不是报酬了,纯粹就是掠夺。既然我们通过考量,验证了大庆工人所谓高工资也不是按劳取酬,那么还有必要再说这个报酬是最高最多的废话吗?

一个二十二年工令的大庆工人是拿到了十万元人民币的“买断”,这对于几十年来一直低工资的其它行业工人来说,表面看来,是个巨大数字,那么大庆工人为什么还不满足呢?据工人反映:大庆石油管理局没有按照当初买断工龄协议,全部承担他们的取暖费的承诺,另一个原因是,政府决定要提高养老保险金的缴款额,这两项加起来,再加上必须缴的失业保险等费用,买断工龄工人每年要向企业和政府交回去一万块钱。如果一个二十二年工令的大庆工人现在是四十岁(初中毕业参加工作),那么按中国最近人口普查的数据,平均寿命六十五岁算,他至少需要二十五年的生活费,每年为四千元,每月为三百三十元。中国法定男性工人的正常退休年令是六十岁(即享受退休金的年令),这意味他必须在今后二十年,再上缴十七万元的社会保险基金和失业保险金,至于他能否活过六十五岁,当局是不会管的,因为这不是人寿保险。

中国东北是采暖地区,经济改革之前这项费用一直是由国家(企业)负担,实际上与退休金一样,也是工人在低工资下的高积累在支付这笔费用。现在住宅采暖费已经涨到每平方米二十二到三十元人民币,这意味着拥有六十平方米住宅的用户,每年要缴一千五百元人民币的采暖费,而且这里还没计算每年都在上升的煤炭价格涨幅系数。所谓的社会保险金制度,失业保险制度,是中国近年学习西方国家的办法,企业将这部分积累移交给保险部门,从此不再负担工人的退休问题。但这里存在一个很大的疑点:每年高达七八千元人民币的社会保险基金,远远超过了一个普通工人的目前收入,这等于说:你若想退休后有养老金,就要把你现在的工资全部交社会保险基金,如果不够交,对不起,你将来就没有养老金了。所以,他虽然暂时得到了十万元的“买断”, 然而同时他也开始负上至少七万元的债,即使他另外又找到了职业,也难于应付这每年一万元的巨额开支。

为什么工人要缴纳比退休金高出几倍的保险金?天底下有这样交保险的吗?如果这也算保险,不如将钱存到银行,还能得到点可怜的利息,傻瓜才会缴这种掠夺式的社会保险基金!所以,只能有一个解释,这就是过去几十年的退休金积累不见了,不算数了,要从现在开始算起。就象那天上的月亮,同样是一个共产党,从前是十五,现在是初一,活该你赶上个初一。在过去数十年里,东北工人终生劳动的剩余价值都学了雷锋,全部上缴给国家了,现在国家要工人“买断”,就应该把全部剩余价值退还给工人,只是象征性的退还给个零头,合理吗?这就是大庆工人拿了十万元“买断”,但仍然叫苦连天说活不下去的理由。

至于辽阳抚顺的失业工人情况,与大庆工人相同工令的“买断”相比,更是令人难以相信,每年才区区几百元人币,但社会保险基金和采暖费标准,全东北地区可是一样的!这不是在榨取失业工人的骨髓吗?还有比这更无耻的政府吗?爱国愤青们知不知道,每年的严冬,东北的失业下岗工人是怎么渡过的?因为交不起采暖费,住宅的室温在零上五度以下,他们一家老少每天要挤在有暖风的大商场里取暖避寒!

我们再看看中国的失业工人“买断”后怎样自谋职业,能不能象中共辨护士们所展望的那么光明灿烂?在中国的富人阶层看来,目前内地农副产品物价是很低的,不仅物价低,人价也低,所以引得港澳台商人市民趋之若蝥,争相奔赴大陆消费廉价美食美色,中共宣传喉舌也不失时机地欺骗国际社会,把中国吹成一个空前繁荣富强的香格里拉。但有一点正义良知的人,走到民间细访一下,都会清楚地看到,这所谓太平盛世下的虚假繁荣,不过是千千万万失业工人和失去土地农民的血与泪罗织而成的!

象大庆抚顺工人这些重工企业和矿山职工,是依靠资源生产加工而生存的产业工人,他们没有特殊技术,资源枯竭了,他们的职业也就完结了。叫这些专业性很强的操作工人改行自谋职业,出路只能是服务行业,即“第三产业”。在东北的大小城市中,经商已经成为失业下岗工人唯一的谋生手段,他们从招商市场批发一点小商品或小食品,再进入市场转卖,其利润低得可怜,因为大家都在经商,当一件商品在市场上经历了太多的流通环节之后,怎么可能指望这件商品能产生更多利润?所以失业下岗工人在选择经商之后,他们投入的微薄本金,很难在短期内周转起来。中共宣传的所谓“再就业工程”本来是一个鸡蛋的家当,蛋生母鸡母鸡生蛋这个工程还是个未知数,先自超前大吹大擂起来,为了粉饰太平,从来就不算这个蛋能生出母鸡的概率究竟多大。

政府的苛捐杂税乱收费逼使下岗失业工人再度破产。虽然政府有文件规定下岗职工再就业3年内免收各种行政事业性收费,但实际上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实例统计,一个下岗工人开办的小餐馆,总投资不到两万元,日营业额不过四十几元人民币,却在开业后头一年内就上缴了各种税费高达八千元,各种行政性收费高出税收的两倍还多,工商部门的行政性收费是:卫生费,排污费,防疫化验费,样品化验费,房屋租赁管理费,工本费,城建占道费,盖章费,各种办证费,报刊费,不一而足。还有公安派出所,街道居委会的治安管理费,希望工程赞助费,城市征兵费,防洪抢险费,计划生育费等随时增生的五花八门莫名其妙的收费。这些还不算完,还要暗中支付地痞流氓的黑社会保护费。一个买车开出租的下岗工人,要上缴除巨额的车船购置税,车船使用税,养路费之外,还要上缴道路增容费,交通管理费,过路费过桥费,城市环保管理费以及与其它个体经营者相同的各种行政性收费,各种巧立名目的搜括摊派。他最后的几百元人民币利润,还要应付莫须有的违章罚款,还有一年一度的车辆检查费,尾气检查费,驾驶员考核费,安装防贼格栅,维修费,如此等等。对于这些铺天盖地而来的,高于税收几倍的乱收费,打个比喻说就是:买鸡蛋吃的同时要付母鸡钱! 东北工人之所以示威闹事,我看主要原因是“领导阶级”对中共这个“先锋队”及其把持的政府丧失了信任,这完全是中共咎由自取,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中共自建党以来,以毛泽东为首开创恶例,素有反复无常,朝令夕改,文过饰非,食言而肥的无赖传统。现在你中共羞答答的放弃了马列共产主义,又要学西方资本主义搞市场经济,那么你首先要学好人家的法制和诚信,先学好人家的“虚伪民主”,然后再学人资本家的生产关系剥削方法,这样才能使所谓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自圆其说,这样才是对自己的“领导阶级”负责,对中国人民负责。至于网络上的一批中共打手,一不懂经济,二不懂政治,愚昧无知,十足文盲法盲,更不懂怎样做人,对可怜的东北失业工人,无半点同情之心,极尽冷嘲热讽兴灾乐祸,我真替这些没人格的家伙们担忧:你中共主子垮台只是朝夕的事,到那一天,你们不愧对这些用血汗养活你们,供你们留学,供你们在国家机器里端金饭碗的劳苦工农大众吗?得!不提你们也罢。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螺杆:清理精神污染,六四与反法轮功
  • 螺杆: 有感于《六四》十三周年
  • 螺杆:关于法轮功的一点讨论
  • 螺杆:从信仰危机看法轮功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3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WU WebUnion
    WebUnion Chinese Advertisement Network - Click here to Jo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