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新闻主页]-> [大众观点]

螺杆:也谈何清涟女士的“法轮功背后的社会问题”

【博讯6月25日消息】 [博讯论坛] 也谈何清涟女士的“法轮功背后的社会问题”

何清涟女士是知名学者,虽然遭到了中共封杀,但这并不等于何女士就不拥护共产党了。正象中国许多学者一样,对中共只是抱有批评观点,主观上是要帮助中共弃恶扬善,尽管批评是善意的,但多少年来,热脸总是贴上冷屁股,这也是历代爱国爱到糊涂的中国知识分子的悲哀。例如何女士这篇《当代中国的社会认同危机 (对当代中国社会“类宗教”问题的客观分析)》,我认为她对法轮功这一社会现象的分析基本上客观,不过这种客观并没有多少意义,因为她没有明确一个对任何事物来说都存在的大是大非问题,这个问题,就是连没文化的中国家庭妇女都在追求的信仰自由。常言道:说话要说到点子上,看问题要看到根子上,譬如射手打靶,十环和零环都在靶子上,但意义却是不同的,当然,何女士是提出了社会认同这个严峻课题,但是我们怎样完成这个课题?何女士就欲言又止了。一位大学者,研究问题不应该只是分析和思考,不应该只是提出“十万个为什么”,而应该为人们指出怎样解决实际问题的方法。如果一位教授所出的题目,自己对答案都不清楚,那怎么辅导学生?

诚如何女士所言,当代中国存在着社会认同危机,作为人类社会的公共权力四大支柱之一的宗教权力,在当代中国没有体现它的威力和作用。那么现在应该怎么办?是扶植宗教还是打压宗教?宗教能形成权力,必须以它拥有数量上绝对优势的信众,足以影响整个社会基础,足以代表这个社会的主流意识形态为前提,以当代中国现有的“合法”宗教佛教道教,基督教天主教,伊斯兰教来说,哪一个又可以胜任呢?意识形态的社会认同,应该是人民自下而上发起,即所谓信仰自由,如果当权者借高压手段,强迫人民接受某种信仰或放弃某种信仰,其结果也是何女士所说的“带来进一步的社会动乱和对文明的大破坏”。

法轮功是否“类宗教”或者是其它什么X教,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它有没有应该存在的权力?一个宗教是正是邪,要看它的生命力,要靠历史验证,信仰自由是全人类几千年来共同追求的理想。今天,罗马教皇都在反省天主教在历史上迫害“异端邪说”的错误,中共却在重复这类历史错误。借鉴历史是为了社会前进,但如果机械地照搬历史就是倒退,二十世纪的学者,不能用十八世纪的眼光分析二十世纪的事物,历代中国知识分子们都有一个共同的毛病:喜欢以古论今,借古治今。这个中国国情,也是中国文化之所以能保持国粹传统,但政治,经济,军事等方面的建设却发展缓慢的主要原因。

象汉朝五斗米道,清朝白莲教,太平天国都是当时特定历史条件下的产物。这类民间宗教, 后来都是因威胁了封建统治者的利益,而作为邪教被镇压的,而历次带有浓厚邪教色彩的农民起义,却是中共党史和历史教科书加以肯定的,这是因为中共也是以洋教马列主义惑众,发动农民起义颠覆了中华民国,现在中共要防范的,正是自己在五十多年前的影子。曾国藩提出“救名教所以救中国”稳定了大清王朝,那么何女士为了稳定中国社会,可有“救名教”的方略,得以苟延中共政权呢?仅仅靠揭露中共官僚太子党侵吞国有资产贪污腐化问题,仅仅靠帮助中共搞一搞廉政建设,就可以救马列主义这个“名教”吗?

所以何清涟女士在文中说:即使是在儒家文化居於统治地位的历史时期,非主流的民间类宗教文化(也包括巫文化)也一直以各种形式存在,如汉代的五斗米道、自唐代传入中国的景教(元末农民起义的组织形式明教的前身)、清代的白莲教等。这些民间类宗教文化的思想资源往往非佛即道,以从佛、道两家汲取思想资源。与尊重现存社会秩序的儒家相比,佛、道思想都带有一定的叛逆色彩。

何清涟女士在文章中还特别指出:历史上的民间类宗教组织往往奉行暴力规则、支持暴力政治。 何清涟女士接着说:这样的民间类宗教组织一旦在民众中建立了社会基础,并进而形成广泛的包容能力和深入的动员能力,那麽,对政权而言,它就变成了一种替代性的权力组织。不论这类组织怀有何种目的,只要它能动员民众,对政权而言,它就具有颠覆性。看一下历史上农民起义的动员方式,就不难明白这种类宗教组织的社会作用。中国历史上很多次民间类宗教组织的突然兴起,往往是当时社会不稳(定)的结果,但这类组织的活动又往往带来进一步的社会动乱和对文明的大破坏。

先不谈何女士对“佛、道思想都带有一定的叛逆色彩”这个主观论断是否尊重历史事实,是否违背了“党的宗教政策”。

按中共的马列主义历史唯物观, 历史上的民间类宗教组织奉行暴力规则支持暴力政治, 是对专制统治阶级的正义反抗, 既然是唯物史观, 就应该放之四海而皆准, 不能只对别人适用,对自己就“马列主义口朝外”了,不应该有双重标准。很显然,何清涟女士在对待法轮问题上使用了双重标准, 是将法轮功认定为“奉行暴力规则、支持暴力政治”的,是能对社会“带来进一步的社会动乱和对文明的大破坏”的民间类宗教了,这一论点,不仅与中共御用学者何祚庥司马南等人是一致的,而且也一语破了天机:中共当局反邪教迷信是虚,维护政权稳定是实。这也正是法轮功人与中共当局不屈不挠进行斗争,向世人说明真相的主要原因。

顺便在此,我还要指出何女士在历史常识上的错误:首先,五斗米道是否非主流宗教? 五斗米道在道教历史上称正一盟威道,是道教的正统派别。于东汉顺帝时(公元126 - 144 )沛人张陵于蜀中创立。据〈三国志〉和〈后汉书〉记载,五斗米道到了张鲁时期在汉中已经是政教合一,雄距巴蜀近三十年,至晋统一后遍及全国。这说明五斗米道在历史上并非为何女士所说的"非主流宗教"。大约何女士是将东汉末年张角的太平道与五斗米道混洧了,这也未必,此其一。

其二是明教,明教本名摩尼教,又称明尊教、牟尼明尊教,是波斯人摩尼所创,于唐武则天时期传入中国,其教派兴盛于唐武后至会昌年间,当时与大秦 (景教)、祆教(拜火教)以三夷教之名并称于世,而摩尼教称首。由此可见明教与景教是两回事。

其三,景教是不是民间类宗教?景教(大秦教)于唐朝贞观9年(公元635年)由叙利亚教士阿罗本从波斯传入中国,据西安〈大秦景教碑〉碑文记述:唐太宗派高级官员携仪仗队去郊外“宾迎入内”,给予教士阿罗本礼遇和支持,并下诏准许他在京畿建造大秦寺、于诸州各置景寺,崇阿罗本为“镇国大法主”。景教在唐朝有很大的发展,享有“法流十道、寺满百城”之盛况。景教曾在历史上长期被误认为是邪教,那是它与洪秀全的拜上帝教一样,没有得到西方教会认可,但是这个问题已经在近代有了答案, 这就是罗马教皇约翰·保罗二世与东方叙利亚教会主教马尔完卡四世1944年11月11日在罗马签订了一个联合声明。声明追溯到公元431年的以弗所会议,重申了尼西亚信经的有关信条以及对当时论争的解释(略),并因之宣布:长达1500余年的神学论争已告结束。至此,对聂斯脱利派(景教创始者)的不公正处分,已不言而喻地得到改正、纠偏和撤销。聂氏长期来所背上的“异端”黑锅包袱,也告卸下。基督教也可以放心地与景教认同,承认景教就是基督教,是基督教传入中国的先驱。

还有,“清代的白莲教”一说也欠妥当,白莲教最早在宋代民间就有流行,作为宗教组织形式出现是在元末,明清两代都有其“犯上作乱”的兴盛时期,后来的义和拳,家礼教, 一贯道等民间宗教,都是从白莲教演化而来。中共视法轮功为大敌,正是鉴于白莲教的历史地位和历史作用,当前许多中国学者包括何女士,之所以对法轮功抱批判态度,也是将法轮功与白莲教划了等号,不过与此同时,中共和中国知识分子们也给自己与满清皇帝和封建士大夫划上了等号。尽管,帮闲学者们不情愿“曾剃头”的恶名挂到自己头上,不情愿承认在法轮功问题上, 已经充当了中共封建统治者的打手和帮凶这一事实。

替法轮功讨说法,公正地评价法轮功,不等于就是“护法”,如果是真正的唯物论者,辩论是非问题就要一是一二是二,不唯上不唯利,这是知识分子最起码的良知。法轮功迷信与否,李洪志骗人与否,法轮功信徒自己会辨别,何劳他人指手划脚左右意志? 至于违法乱纪者,任何党派宗教社团成员都在所难免,自有相关法律制裁,与其所在组织无涉。象何祚庥司马南这类反邪教英雄,借反邪教为名,行捞取政治资本为实,以千百万法轮功信徒的鲜血和生命换取自己的功名利禄,是以人血染红顶子的无耻文人,历史将宣判他们有罪。被誉为著名持不同政见人士的何女士,一身清流正气,难道也要加入这类帮闲文人的行列吗?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螺杆:李洪宽的耳光
  • 螺杆:驳《有六点可以明证六四平乱是正确的》
  • 螺杆:六四 - 永远的话题
  • 螺杆:利用精神病人搞政治运动的荒诞
  • 螺杆:不要以为工人不会算账! 大庆工人的买断金不合理
  • 螺杆:清理精神污染,六四与反法轮功
  • 螺杆: 有感于《六四》十三周年
  • 螺杆:关于法轮功的一点讨论
  • 螺杆:从信仰危机看法轮功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3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WU WebUnion
    WebUnion Chinese Advertisement Network - Click here to Jo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