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新闻主页]-> [大众观点]

螺杆评:从三件真事看中美比较《就是看扁你》

【博讯6月29日消息】 从三件真事看中美比较

  晚上打开中文网,看到针对“中美比较”的那些怪论与挖苦,还是弄不明白:中国虽有不如他国之处,但怎么就不能也有胜过他国的地方?看看“螺杆”,“安魂曲”等,那才真是“心理变态”-明明是中国优于美国之处,硬要颠倒黑白。看来还不得不再讲些道理。

  我讲了个事实“中国人坐出租车被认为平常的交通手段,在美国坐出租车则被认为是非常或奢侈的交通消费行为”,安魂曲就硬抬扛说“美国几乎人人都有车,坐出租的机会自然很少很少”。我再讲了个现状“中国手机使用量远远超过美国”,螺杆也死要抬扛讲“据我了解,在美国公用电话亭遍地都是,花二十五美分,随便你打多少时间,有这么方便的公共设施,只有傻瓜才去花40美元”。还有说美国一般人常在餐馆吃西餐正餐不在乎。

  我来讲三件真实的事情人们就全明白了美国人是不需要乘出租车打手机呢,还是特别需要但乘不起打不起:

1。几星期前我在西安与几个朋友相约去餐馆吃饭。当其中一个朋友到达时,我们看见他从出租车上下来。此友一般职员,两年多前买了一辆奥拓牌汽车(西安秦川厂生产的,记着听他说是4万元人民币买的,两年多没坏过)。当他走进餐馆时,我就随便问了句:“你怎么坐出租车来了?没开车?”此友回答很干脆自然:“今天准备跟哥们喝几杯酒。我从来就是如果喝酒的话就坐出租车,不开车”。

评:这第一点,大约是马先生在说明中国人已经富裕了,一般职员也拥有私家车了,这没错,在中国拥有私家车,意味着中国中产阶级的物质生活已经进入小康水平,不过近年来中国政府在大量工人下岗农民破产的境地下,仍然大幅度提高公务员工资,已经造成贫富差别越来越悬殊的局面。城镇居民最低收入者每人每天只有一美元维持生活,大部分中低收入者每人每天也只有三美元,这些统计都有数据可查。所以在当前中国,极少数人拥有私家车,并不能象征民富国强。我的根据是,在国内如果年收入达不到四万元人民币,是不足以支付私家车开资的,因为养一台汽车每年至少要投入二万元人民币,这还不包括保养和日常支付违章罚款的开资。接下来是谈到喝酒不开车而打出租车,马先生的意思可能是在说明中国人一是有钱买车,二是有钱乘出租车,其实这样讲已经没多大意义了,能养得起私家车必然也乘得起出租车,这要看对哪些人而言。

2。我认识一个美国州参议员(senator),名叫David Jaye。美国州参议员的身分地位相当于中国的省委常委,位高权重。就是这个参议员David Jaye,1997年入选为州参议员,2001年5月24日下午4点半却被州参议院以32票对2票的决对投票优势开除出参议院(这两张反对票之一还是JAYE自己投的)。为什么一个位高权重的参议员惨不忍睹的被同事们开除了呢?同事们开除他的最重要理由是他曾于2000年夏天3次酒后开车,并于2000年11月在驾驶执照无效的时间里开车(再加上对他虐待未婚妻的指控)。作为一个美国人,David Jaye喝酒与驾车本身是没有问题的,但不能酒后驾车。作为参议员,法律制订者,David Jaye就不知道酒后驾车的后果吗?当然他知道。他应该作的是喝完酒后不要自己开车,最简单的方式就是坐出租车,就象我那位西安朋友一样。可是,作为一个美国州参议员,David Jaye年薪是大约是76000美元,扣除房子支出,所得税,养车,应酬,吃穿,等等,按美国的价钱随便打出租车也还真是太贵了,哪能象我那位西安朋友一样潇洒。如果David Jaye喝酒后坐出租车而不是自己开车,也不至于被开除出参议院。你说美国人是真用不着坐出租车吗?而且,坐出租车可以闭眼养个神就到了,省得自己累着开车停车,当然好(布什江泽民就不需要自己开车)。从这个角度讲,中国人出租车坐的多当然是中国人生活水平高于美国人的一面。说到这里,我又想起来,有一次从David Jaye的办公室出来,他美其名曰请吃饭,包括他和我就总共就3个人,也不过吃个快餐。你可以说这是美国议员廉洁或我们在他那里面子不大,那是题外话,这里要说的是美国参议员平时也经常就是快餐而已,比中国人吃的,可就差了。

评:马先生对那位参议员酒后驾驶的过失简单地判断为乘不起出租车(因为这个理由并不是出自参议员之口),这就象判断所有的中国人都象他西安那位朋友般的富有潇洒一样,以偏带全以点代面。马先生可能忽略了诸多其它因素如:参议员是个屡教不改的酒后驾车者,因为他有三次这样的违章记录;参议员没有象西安朋友那样是有准备的赴宴;参议员酒后无出租车可打等等。

至于参议员请吃饭竟然是请快餐这个举动,也被判断为贫困,更是荒唐,马先生自称是在美国工作生活,居然不了解美国人的起居和饮食习惯?欧美人的正餐dinner或宴会都是在晚上,白天一般就是快餐,以欧美人的礼节,没有白天请人吃饭的,请人吃饭是个很讲排埸的举动,要夫人亲自作陪的,马先生把参议员的“小意思”当成西方式的请客,不算无知,也算是受宠若惊的误会(那可是参议员请客啊)

3。大约两年多以前底特律有个在美国已有不错工作的中国人(此人名字我记不起来了,据说是著名小说“黄金时代”“白银时代”作者王小波的兄弟)晚上开车回家,车坏在了路上,他就下车找了个公用电话打电话给朋友求助。那个地点是个不安全的地点。他正在打电话中就碰上有人来抢劫。几句话没讲好就挨了几刀,后送医院不治而亡,留下了一个没有工作的妻子和一个要上大学的孩子,好可怜的。当时我在报纸上看到警察的报告是说他的车在一个错误的时间坏在了错误的地方,他又采取了错误的方式(可能是要钱没给)。当时他要有个手机,就可以坐在车里关紧车门打手机,找朋友或要出租车。那样决不会有杀生之祸。从这件事,还看不出“在美国公用电话亭遍地都是,花二十五美分,随便你打多少时间,有这么方便的公共设施,只有傻瓜才去花40美元”之论有多么荒谬吗?这里要指出,警察讲的意思是悲剧的重要原因是死者车坏在了一个不安全的地方。死者天天上下班要过那条路,没有人能保证自己的车永远不坏,所以死者一定能预料到可能会有危险。在这种情况下手机真是没用吗?显然不是。为什么他不买个手机的备用以保命呢?还是经济原因。从这点看到美国手机少不是不需要,而是生活水平底的一个方面。

评:这第三件,也是马先生凭判断论事,和“在美国公用电话亭遍地都是,花二十五美分,随便你打多少时间,有这么方便的公共设施,只有傻瓜才去花40美元”之论的“荒谬”没因果关系,因为王小波的弟弟已经很方便的找到了公用电话,这只能说明公共电话在美国确实很方便这个事实,至于他死于什么原因,完全属于意外,比如地震,雷击,小行星撞击地球,和打电话也有关系吗?你躲在车里打手机就十分安全吗?假如那个强盗骗你走出车外帮他,或者制造个交通肇事,你不得不下车与他理论,这类情况不也是可以判断的吗?若把不需要或忽视掉的消费统统判断为贫困,那么马先生日常生活中是免不了缺东少西的,比如烧菜没有盐,喝咖啡没有糖,也是因为贫困买不起吗?

  其实我所讲的中国优势只是随便指出了几点,还有很多,比如:1。中国的教育水平比美国高。中国小学生在英语一点不会的背景下,在美国学校学上一两年后不但成绩优异,还可以条一两级。同样的中国人学生在美国上几年学后再回中国,即使中文不错,也常常需留一两级。可见结论是中国的教育水平比美国至少高出两三级。

评:没错,中国的孩子是聪明,但那是到了美国,换了另一种教学方法之后才显示出了智商,马先生可知道中国大陆中小学生的作业负担有多重吗?美国来中国的孩子中文再好,也适应不了中国添鸭式的教育,况且还要适应在汉字方面的繁简差别。再说,既然中国的教育水平比美国高两三级,那为什么现在所有的高科技术都是人家老美搞出来的?

2。就说这美国的私家车远比中国多吧(几乎家家都有吧),也有美国人无奈的一面。美国很多人的工作地点根本就没法居住。中国城市比美国城市有些方面不如,有些方面胜过。就举两个大城市底特律和西安为例吧。底特律南北东西基本一样长,大概各40公里。从底特律西北到东南方向有一条穿过底特律中心的路叫GRAND RIVER AVENUE (也叫5号公路),全长大概有40公里。就是这条处于底特律中间的路,开车40分钟,路两边很难看到几栋不破的房子。很多房子十几年过去了,一直是门窗全破。这样的街道(底特律不止此一条),白天开着车门窗关紧都还心里发怵,你敢骑自行车经过一段吗?底特律市中心有些街区的房子,不要钱都不敢住。这样,人们只好住在郊区,郊区一些住宅区根本就没有公交,没有私车能行吗?再看看西安的东西南北大街,繁荣昌盛,什么时候走路骑车打出租车都没事,方便的让人留连忘返。再看波士顿的ROXBURY和DORCHESTER里的一些街区,也是很多人不要房费也不住,很多人就住在NEWTON,LEXINGTON,等,没车当然不行。

评:马先生终于也承认了美国人几乎家家都有私家车这一事实,而且还承认了美国有些城市的房子连房费都不要,私家车就不提了,那么西安可有象底特律那类不要房费的房子?大约马先生说底特律的这种怪现象是在向人们说明,在美国,因为城市中心不安全,房子也太旧太破,所以人们不得不跑到郊区去住,而拥有私家车,正是由于这种无奈而产生的无奈。不过西安人就连这种无奈都无福消受啊,就说马先生那位朋友,他高兴到郊区居住就能遂心所欲?以他只能拥有奥拓的经济能力?或者象美国人那样,城里本来有一处房子,郊区的房子不过是别墅,只是在周末才光顾的地方?

3。再举个理发的例子。中国一般理一次发3-5元人民币,美国约10美元。我前不久见到一个美国人的母亲给自己的三个儿子理发,问她为什么自己理,她说理发店太贵。在我们大学里现在许多中国学生学者还是互相理发。本来在美国自己互相理发省钱无可非议,只是从这个角度我感觉美国这里在这点上是中国六七十年代的水平。

评:穷人在哪里都是存在的,不过要看他们占这个国家人口的比例多少,象这位美国母亲自己动手给孩子理发,和留学生们互相理发不能等同而言,因为前者是孩子,可以不求美观仪表,后者是成年人,舍弃仪表自己动手理发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贫困,但马先生说了,这是中国留学生。那么马先生到底是在说谁贫困呢?

4。我曾以美国一般收入月薪2000美元为例,受到很多挖苦。他们根本就不懂美国人人的实际收入。我将月薪2000美元作为一般收入,是有根据的。外国友人在底特律一带申请H签证的最低工资要求就是年薪24000美元,而这个最低年薪数字24000美元,正是以当地的平均工资为准。用这个平均工资,怎么就不能代表一般呢?怎么就是贫下中农呢?还要指出:按照2001年的数字,密西根的最低工资是5.15美元/小时。按照每周40小时标准工作制(每月160小时),每月最低工资标准大约824美元。按照底特律的房价,此钱不够租一个两室一厅甚至不够租一套一室一厅。但在西安,租一套两室一厅,一般要300元人民币就够了。

评:马先生在此犯了个经济学上的小错误,H签证的最低年薪不等于是当地的平均年薪,如果按马先生所言,月薪824美元是当地的最低工资标准,那么与最高年薪(以那参员为标准吧)76000美元之间的各档次工资加权积分之后才能得出当地平均工资标准,所以马先生认为自己的工资在当地是平均工资这一标准是错误的。另外,美国的民用住宅出租,政府为保护消费者利益,对房子的设施标准(水电采暖冰箱浴室等)也有严格的规定,如果只是将西安的房租标准与美国相比,而忽略住房的质量,还有居住环境等与房租有直接关系的因素,不是合理的比较法,就如用下等旅店去比星级饭店一样。标准不同,价格自然也不会相同,我在前次文章里就已经指出,这类不同档次的事物互相比较是很荒唐而且也是无理的。

我和安魂曲都是在摆事实讲道理,可能对马先生有言语上的冒犯,在文章中大概有些误会,但决无挖苦的意思,我想安魂曲先生应该与我一样,并没有如马先生的就是“看扁”了对方,我有几个朋友也移民在美国,所以对美国的事情发表看法,应该不算主观臆测,道听途说。而且,其中有一个朋友也承认他在美国很贫困,说他每月也只能赚到八百多美元,是属于最穷的中国移民了,但与在大陆时相比,生活还说得过去,有手机有住宅电话电脑电视音响也有汽车,每月也要花三百元房租包括水电费电视闭路费在内,我不明白马先生月入2000美元,怎么会装不起闭路电视呢? (博讯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3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WU WebUnion
WebUnion Chinese Advertisement Network - Click here to Jo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