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

螺杆:中国狮子和中国龙

【博讯8月27日消息】    [博讯论坛]中国民俗多,每逢春节或庆典活动,盛行舞狮和舞龙灯,在锣鼓鞭炮声中,几只大狮子欢腾跳跃,一条长龙逶迤翻滚,平添了许多欢喜热闹。中国古代时,狮子舞称为“太平乐”,又叫“五方狮子舞”,有关狮子舞的记载 ,最早是见于《汉书·礼乐志》的,其中提到:《安世乐》鼓员二十人,.......常从象人四人,诏随常从倡十六人,秦倡员二十九人,秦倡象人员三人,.......皆郑声”,《安世乐》是一种在宫廷表演的大型歌舞,后人考证其中的“象人”,就是扮演鱼、虾、狮子的艺人 。宋代《东京梦录》记载,佛寺在节日开狮子会,僧人坐在狮子上做法事、讲经以招来游人。到了明清两代,民间各地盛行“走会”、"社会”, 舞狮和龙灯更是不可缺少的内容。

   从人文意义而言,人类各民族的原始风俗村社活动,应该是自发的,并无一定章程和组织。在人类社会刚刚产生文化萌芽时,人群中总会有一些具艺术天才的活跃分子,在祭祀祖先或庆祝丰收婚娶这类活动中,带动人们手舞足蹈击掌作歌。那时人类舞弄的多是与自身生存有关的动物,比如牛,羊,猪一类家畜,是因兴奋而娱乐自己,后来就发展成了有章程有组织的表演艺术,更掺进了丰富的宗教内容,甚至有政治功能了。

   文革结束,百废俱兴,近些年农村春节期间,各村各乡也有这样自发的民间娱乐组织在乡间串联表演,不过从前那种朴实的娱乐内涵少了,多了功利性。改革开放初期,农业政策比较宽松,农民腰包充裕,就要有文化娱乐上的需要,后来农民的负担又重了,就没了这些闲情逸致,但热爱艺术的农民们还是要制造一点“穷欢乐”的,再说进入“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时代了,一切都应该是商品,结果舞狮队秧歌队就成了一支到处化缘敛钱的人马,所到村镇哄闹一阵,被骚扰的地方就要摊派集资来酬劳表演者,这样的舞狮队秧歌队一多起来,成了变相的乞丐集团,反而不受欢迎。还有个原因,就是青年一代人已经不大乐意接受传统文化,结果大多数舞狮队秧歌队都是以中老年人为主要成员,少了青春气息,其魅力自然也就大打折扣了。据说前不久,北京亚运村一带社区,就有驱逐东北居民的不友善举动,其原因之一就是这些东北藉的中老年人经常大扭秧歌,吹吹打打的破坏了居民区的安宁。 (博讯boxun.com)

   中国北方年节,民间的喜庆队伍阵容很浩大,多是以舞狮开路,秧歌高跷居中,舞龙押后。到了南方,这样的宏大场面就少见了,但舞狮是一定有的,舞狮在广东地区还是喜庆活动的主要内容,这传统从广东流传到海外,也成了唐人街的一大特色。和国内不同,海外华人是必须要以传统文化来凝聚和表现自己的,所以在海外,华人圈子中都有《狮子会》这样的社会团体,平时组织一些操练活动,有商家开张或节日时就派上用场,这类文化活动主要是民间商团资助经办,主要是作为一种广告形式为商业服务,人们也就乐得免费观看。

   中国人对狮子的认识,可能是在佛教传进之后,从佛经图画和西方进贡的标本上流传下来,演变多年才成了现在我们所舞弄的样子,相信中国人舞狮是受了佛教活动的影响,现在喇嘛教还保留着大型佛事活动(如跳佛)的传统,但佛事活动的意义主要是驱妖镇魔,为了震摄信众,道具狮子的形象是面目狰狞的,舞蹈动作和配乐也是恐怖的,绝不是人们现在所看到的中国舞狮这么可爱。佛教传进中国,被汉族人掺进了儒家思想,演化成中国特色的小乘教,像跳佛这类盛大佛事就逐渐被活动成本低廉的,带有儒家特点的诵经和礼乐所替代,而舞狮则被民间接受而流传下来。

   在中国人心目中,狮子和大象,大鹏鸟都是佛国的吉祥物,前二者中国土地上都有,唯独狮子陌生,但越是陌生的东西越容易产生臆测,因为狮子这动物不似家畜的常见,所以中国人就可以在它的形象上发挥伟大的想象力,龙和麒麟,凤凰的样子,也是这么想象出来的,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对诸如马、骆驼、大象、老虎等动物的艺术造型都没有狮子这样的夸张。中国人把它想象得极可爱,有一种长毛狮子狗,与那佛教图画雕塑上的狮子有几分相象,于是照狗画狮,京叭或者西施犬就成了中国狮子的形象,所以我们的狮子不论是石头的,铁的,还是铜的金的,无论是故宫还是卢沟桥的,一律是北京哈吧狗的模样。

   据科学考证,中国古代确实是没有过狮子这种猫科动物,那长毛狮子,就如大熊猫唯中国独有一样,也只是非洲和印度才特有的。绘画学问讲:“画人难画手,画兽难画狗”,是说这两样东西是人们最熟悉的,所以也是最难表现的,你画的只要有一点儿差错,就能被人挑出毛病。所以用哈吧狗的形象来描述狮子,没人会说这不是狮子是哈吧狗,因为谁也没见过狮子,但你若说它是狗,就会产生激烈的争论和批评,因为它只是象哈吧狗而已,哈吧狗品种多矣,有人说它象京叭,有人说它象西施犬,有人说它是杂交种,众说粉纭,于是最后的结论只能是狮子,事实上,非洲狮子与中国哈叭狗的模样简直相差十万八千里。

   中国狮子尽管舞起来的动作都是哈叭狗的样子,但观看欣赏的人很少有人会刹风景的说破它:这舞的是哈叭狗。这是因为哈叭狗与长毛狮子的形象被艺术结合了,绚烂的色彩,夸张的形体,加上锣鼓渲天,营造了强烈的舞台气氛。所以看舞狮表演,全世界的人都要叹服中国人的艺术造型能力和表现能力,试想若不是这种造型和哈吧狗动作,而改换成譬如渣打银行门前那种真正非洲狮的样子,用猛兽的张牙舞爪来表演,那么无论怎样舞它也不能称谓艺术,就不如直接去看马戏团驯兽了。

   中国狮子,是用篾竹扎制成狮头、狮尾,取棉布裁剪制缝狮身,布面缀毛,其原料可取麻丝,也可取包装用彩色塑料丝。狮子舞一般以二狮(一雌一雄)配为一组,也有一头母狮携领一群小狮子的。表演时两个演员一挡(小狮子由一人表演),皆穿上缀有狮毛的套裤和狮爪鞋。一人将狮头套于颈上,另一人钻进狮尾,随前者蹦跳,模拟狮子各种动作,或立或蹲,或奔或走,或翻滚,或搔痒,或抢球,情真意切,妙趣横生。舞台表演时,还有滚大球,过跳板,上高台等技巧动作。

   舞狮艺术造诣高低,全在于舞狮人的功夫,舞狮人要模仿中国狮子(哈吧狗)的跳、跃、滚、扑等主要姿势,两个人的动作必须高度协调。人是直立行走的动物,要想模仿动物谈何容易,除非四肢长短相等,但中国人却能发扬舞狮为一门艺术,所以说中国文化博大精深。其实这并不奇怪,中国人的仿生学历史悠久,两千多年前就有五禽戏了,况且中国是武术之乡,连老太婆都会练功打太极拳,舞狮不过是武术的副产品而已。北方人舞狮的道具庞大笨重,所以舞狮者除了技艺之外还要有强壮的体力,狮子无论大小,表演者多是成年人,狮头是立身的人举着舞动,狮身是一个躬身的人抱着扮狮头者的腰舞动,领舞的人更须会点武功。高超水平的舞狮相当精彩,比如滚球跳圈这些高难动作,就要经过长期艰苦训练才能完成,因此舞狮也是中国杂技表演的压轴戏。

   相比之下南方舞狮就改进了许多,和大多数广东人的身材一样,短小精悍,轻便简单,经常是一个人扮一头狮,省略了躯干,而抽象为狮子头,即使是二人扮狮,也是由小孩子舞狮子头,这样表演狮子直立时,成年人可以少花些气力将小孩举起来(其实广东也有举重之乡)。南亚的中国人舞狮,更是灵活机动,狭小的埸地就能表演,这样可以投入很少的成本,却获得不小的商业宣传效果,就象鸣放炮仗,匹匹拍拍的一阵响,花钱不多却引来众人翘首,从这点来看,南方人要比北方人精明,事实上,受殖民地文化影响的中国人,也确实要比受传统文化影响的中国人精明得多。

   西方人以狮子象征权贵,表示威严至尊,中国人将狮子视为吉祥物,用它来避邪,同是在建筑物前摆放,意义却不相同。同是一样举动,西方人不会产生迷信,也就不会将它看得很认真,装饰美化而已,但中国人就能产生一系列的联想,你的狮子朝向我来摆放,我就要回敬,因为你把邪气都驱到我这边来了,我的公司死了人,赔了钱,都是你门口的狮子作祟,我要摆上两门大炮轰你,据说还请了律师打起了官司,这是在海南的两家大公司之间发生的笑话。

   传说春节舞狮,鸣放炮竹就是为了驱赶那个叫做“年”的怪物,在杨柳青年画中,这个叫“年”的怪物,模样也和中国狮子差不多。火药这玩意,西方人学去造了大炮用做征服和侵略,而中国人发明了它,却0一直用来制造烟花炮竹,后来为了对付满人的入侵,反而要向荷兰人买“红夷大炮”,袁崇焕就用这“红夷大炮”轰毙了努尔哈赤。不过满族人并没有使用大炮,仅用八千铁蹄就拿下了大明江山,此后天下太平,虽有长毛和白莲教之乱,不过清朝气数未尽,民间社火庆典还是依旧的,歌舞升平,狮龙照耍,大戏照唱,直到鸦片战争和庚子之乱,中国人才真正晓得大炮的厉害。

   从这一点来看,中国的文明,倒是全世界都认可的,但这也说明了中国人本来有能力造大炮却不去造。黄海之役,大清朝北洋水师全军履灭,是因为慈禧为了祝寿,把建设海军的五百万两白银挪用修了颐和园。据说腐败的政府官员贪污了军火费,买了大量口径不对的炮弹,这些炮弹平时操练要用锉刀将弹壳进行修理才能勉强使用,在激战中哪有这份时间?邓世昌弹尽无奈,猴急之下,只有开足马力与鬼子玉石俱焚,我猜这这招式,后来准是被日本武士道学了去搞了神风突击队,在太平洋驾着 “八嘎弹” 鱼雷或飞机去炸麦克阿瑟。

   拿破仑有云:“中国是头沉睡的狮子,迟早要醒”。此话之意未知褒贬,因为拿先生的评论过于精炼,多余的话他没说下去,但中国人却是一向以此为荣的,凡爱国者必以此名言警示世界,你们怕不怕拿破仑?服不服拿破仑?他都承认中国是头勇猛的狮子!别看它落后,那不过是它一直在“沉睡”而已。

   中国人的祖先,在一百多年前倍受外国列强侵略,从心底里埋下了要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决心,这种情绪就要在文化上有所表现,但要向世界示威说明自己强大,总得有个对象才成,在国内,如果到外国使馆门前去舞狮?恐怕反被洋人认为是一种友好亲善的举动,那些洋人鬼佬只会高兴的大喊:very good! Thank you! 忙着拍照录相,他们绝不可能触景生情去联想拿破仑的那句名言。在国外就不同了,我看中国人在海外舞狮,不只是文化娱乐行为,还有一种心态是为了显示自己民族的雄壮,同中国功夫一样,这心态已经转化为一种浅意识或本能,就如男孩子见了女孩子,要故意显示阳刚之美的心理。其实中国人在海外应该舞龙舞虎才对,我们现在舞的“醒狮”,无论在形象还是动作上都还是一只大哈吧狗。

   如果国家不强大,再文明,再丰富多彩的文化又有何用?五十年大庆就花了几百亿元,这些钱即使是不给下岗工人花,不给失去土地的农民花,不给失学的少年儿童花,拿来充作军费的话,大约也够造几艘航母了。如果政府能学一学海外华人的作风,不论什么节日,都由民间组织自发庆祝,政府把人民的钱用来扶贫济困,富国强兵,少搞些争面子的排埸,如果说修三峡是为造福子孙,那修国家大剧院也是造福子孙?少败点家,多干些正经事不是更好吗?国家真正的文明强大了,人民也皆大欢喜,到那时,海外华人在外国土地上不仅扬眉吐气,就是舞起哈吧狗来,也一样是雄壮威猛的,因为这可不是普通哈吧狗,是刚睡醒的中国狮子啊!

   再聊一聊龙这玩意儿,提起中国,自然要联系到龙,所以海外的爱国华人常常自称为中国龙,是“龙的传人”。什么是中国龙?作为人类的一员,提出这问题说明他可能无知。若是有中国人将这话问给极为爱国的同胞,更会招来谴责怒斥,这岂非数典忘祖?龙的神圣绝不亚于非洲土著的原始图腾。龙还是阳刚之美的代名词,一个男人缺乏性能力,是决不可能视他为生龙活虎的,所以海外的中国男星们也多取个龙的名字,尊龙,李小龙,成龙或某某龙,不过此言绝非是在说我们的男星们都患了阳萎。

   中国的封建皇帝是自命为龙的,龙这个符号,在中国帝制未废之前,本是皇帝的专利,龙冠,龙袍,龙椅直到马桶,凡皇帝使用的东西无不有龙的图案标记,除了皇上和神仙之外,这符号任何人也不准使用,谁若是胡来,那就是逆反,要满门抄斩的。所谓叶公好龙,笑话而已,不能认真。

   几千年来,为了加强皇帝的权威,龙的形象不断被丰富充实,有关龙的文化也不断演进,譬如龙生九子,这九子的名字都怎么写,怎么读?现代人就很少知道,普通字典上也难见到它们,这些字大部分都是用虫字作偏旁,而虫字也就是古体的蛇字。人们只知道神话传说中的四海龙王,龙太子龙女,却不知道故宫金銮殿屋脊上也蹲着龙的家族。

   与龙的形象相似的是麒麟,麒麟和中国狮子一样,也是捕风捉影创造出来的动物,因为和龙相象,又并非皇帝的专利符号,所以民间可以使用它。《红楼梦》里的薛宝钗脖子上就挂了只金麒麟。麒麟又被称作“四不象”,“四不象”这动物在自然界中却是有的,叫麋,是鹿科的一个品种,也并非象骡子那样是驴马杂交的品种。不过龙的形象可纯粹是中国人用想象力杂交出来的,龙有马的脑袋,鹿的角,鹰的爪,蟒的身,鱼的鳞鳍和须,还有鳄鱼的尾巴和牙齿,这已经是五不象,六不象了。

   中国的皇权因为有儒家思想保驾,到了明清两代可谓发展到了顶峰,所以龙的形象也伴随着皇权完善到了极点,这时候的龙相已经容不得更改,因为此类符号形成了祖制,比宪法党章还严肃。到了大清晚期欲立宪制时,龙旗已经成为代用国旗,龙图几乎就是国徽了。帝制的结束给龙的形象也画上了句号,以至后来袁氏称帝时也未敢用它,口称共和的国共二党,建国时就更不肯用它了。但是不使用的东西,不等于它真的没用埸了,龙早已经变成了一种幽灵,永远地附在中国人身上,不单是中国,凡受中国文化影响的亚洲民族,也都附上了龙的幽灵,这就是龙的文化,它从此成为东方文明的象征。现在涌出了不少龙学家,对龙有专门的考证和研究,所以中国龙的形象似乎已经定形,而且今后也不可能有什么变化,相信不会有哪位艺术家狗尾续貂。

   我想,对龙的文化传统进行研究,肯定是个大题目,也绝非一两个学者能搞掂的事,但对龙的传统文化进行质疑,却不必太弄玄或长篇大论,这个话题是人人都可以议论的。据我所知,龙的起源大约有三种说法:一是图腾混合说,原始社会各部落是各有自己的图腾,比如有的部落图腾是马或牛,有的部落图腾是蛇,不一而足,但经过了战争,图腾也就随着部落的合并而混合了,所以就演化出六不象的龙。其二是自然表象说,说龙是云或闪电被人类神格化的产物,云和闪电是大自然中变化最奇妙的现象,所以在文物图案中有龙必有云,从美学角度看,龙和云结合的画面也是一种完美的艺术。

   第三个说法是图腾演变说,讲龙是由蛇图腾和鳄鱼图腾演变而来的。我认为这一种才是合乎情理的观点,因为前两个说法,应该是人类在具有高度抽象思维能力和艺术创造能力的条件下才能成立,人类至少要在漫长的文化演变中,才可走完形成这一能力的过程,譬如文字的演变,从象形字到拼音字母就要经过几千年的进化。事实上,大量的考古文献也证明了这一观点,当然,也不能排除这后一种观点与前两种说法之间有着密切的联系。

   且看我们的中国龙最初是什么样子:龙的图案或符号其实早在一万三千多年前就有,有专家从中原之外(东北辽宁)的红山文化中,考证出龙的祖上是猪,那是个猪形玉器,制作得很精美,只有头没有四肢,象海马那样,驱干弯曲成环状,已经初具了抽象的龙形,可以说龙最初本来就是猪,但后来最令人信服的考证还是鳄鱼或蜥蜴,因为鳄鱼的样子也和猪差不多,到西周和战国时期,在青铜器上出现的龙就是蜥蜴的样子。蜥蜴和鳄鱼是与恐龙同文同宗的爬行动物,比人类产生的历史要早几亿年,现在中国农民还是把鳄鱼唤作猪婆龙,而且猪,鳄鱼,龙三者在外观上也是近亲。当然,即便龙就是猪也未尝不可,在人类的早期社会,猪和生殖器都曾是我们祖先崇拜过的对象,崇拜某种动物至今也是一些民族的文化传统。

   后来又有蛇(应该是蟒)来代替了猪和鳄鱼,这形象最明确的出现在汉代画像砖上,伏羲氏与女娲氏就上身为人下身是蜥蜴或蛇,在马王堆汉墓中,那个贵族死老太太,陪葬了一幅能验证中国天文史的帛画,画上的女娲氏,也是蛇身人首。人类祖先凭什么崇拜动物?当生产力落后时,主要是崇拜赖以生存的家畜,当生产力发展了,就转向崇拜神秘的动物了,就如后来文明社会的穷人,想致富就供奉财神爷,发了财想守住家业就转为吃斋念佛,因为人的主观意识是决定于客观存在的。

   鳄鱼,蜥蜴和蟒蛇这类爬行动物的神秘,在于它们的生理构造和习性,在上古时期,与我们祖先伴生的巨鳄, 巨蜥,巨蟒这类动物是很可怕的,入地潜水,活吞人类,特别是那脱胎换骨的成长过程和再生能力,更令人类惊异万分,鳄鱼的叫声类似擂鼓,很多鳄鱼在雷雨前因气压低而鸣叫换气时,它们发出的吼声与雷电声就交汇在一起,随着雷电降下的灾难,人类产生了极大的恐惧,不了解自然的古人没有科学认识雷电之前,就认为是鳄鱼在呼风唤雨,是把它和神联系在一起的,因为雷电的弧光也会令人恐怖地联想,那是一种类于鳄鱼蜥蜴和蟒蛇那样的怪兽,正在张牙舞爪的飞升上天。但神最终是要人格化的,所以我们祖先心目中的神就变成了人首蛇身或半人半鳄。

   把蛇和女人联系在一起,是人类的共识,中国神话比圣经故事更进了一步,不是蛇勾引女人,而是将蛇女人化了。不过东西方的文化常有天壤之别,这区别就在于对同一事物常常有相反的认识,比如中国人讲家教家规,打骂孩子是自己家庭内部的事,与他人无关,而西方人则认为这是虐待儿童,任何人都有权干涉。中国人最初把蛇和女人联系起来时是褒意的,只有神才配有蛇的身体。奉女娲氏为祖先和神,证明了中国人在上古有个相当长的母系社会时期,这在考古学中已有过论证,但贻今也没发现母系社会与蛇有多大关系,人类也不可能希图自己会象蛇那样生育,从红山文化发掘物来看,我们祖先那时大约是崇拜女性生殖器的,牛河梁发掘出的女神像,不但没有蛇身,甚至脑袋都化为乌有,只剩下极度夸张的生殖器。把蛇和女人联系起来的文化,应该是母系社会一万多年之后的事,所以学者们只是在汉代画像砖里,才考证出了伏羲氏与女娲氏蛇一般浪漫的交尾史诗。

   龙蛇之分,应该是鳄鱼蜥蜴与蟒蛇之分,鳄鱼或蜥蜴经历了文化过程就演变为龙了,有了意识形态中的龙之后,自然界中实际存在的蟒蛇就被妖化了,这时中国早已进入男权社会,蛇与女人的关系开始与圣经的观点接近。秦汉之前,道家方士的经典中已经有了龙,太极四象:青龙,白虎,朱雀,玄武,龙居了首位,这四个动物生活的地方代表了整个自然形态:水,山,天,地。

   龙是来自于水的,这在龙的象形字上也可以附会到,龙的古体字是一只獠牙怪兽,后来进化成左右两部分,龙的头部变成了立月这个部首,汉字的最大特点就是可以拆字臆测,这也是命相学家们谋生的资源,如果我们按命相学家的思维方式进一步意会这个部首,何物能立于水中?当然是月亮,结果原象形字的另一半与水中之月组成了规范的龙字。

   倘若我们不去想鳄鱼的样子,这篆书的龙字本身,就是一幅充满了禅机的美丽风景画。在汉代图画中也能看到这样的风景,一种似虎非虎,似蛇非蛇,似鹿又非鹿的蜥蜴状怪兽,驰骋于飞云之间,这应该是龙的形象开始走上了正轨。我们要感谢后来的古代艺术家们,他们在创造中国龙的形象时,并没有继续用蜥蜴或鳄鱼来做模特儿,否则我们现在的中国龙一定与外来文化中的龙是一奶同胞,因为西方童话故事所描绘的龙,是巨大的能喷火的,有着蝙蝠翅膀的,丑陋无比的代表邪恶的多头妖魔,它正是蜥蜴鳄鱼的模样。

   说到体量,有一点大约是学者们忽略了,这就是恐龙化石,它们极可能为我们的中国龙形象提供了早期素材,不要以为只有现代人才有发掘化石的举动,在上古时期,化石的埋层应该不会太深,几颗恐龙牙齿就足以使我们的祖先震撼了,和现代人一样,古人在偶然中发现了恐龙化石,他们完全有理由相信这就是龙骨。那么就有理由相信:古代艺术家在塑造龙的形象时,极可能是参考了恐龙化石,这可以理解为中国龙有马的脑袋和鹿角鹰爪的根据,因为古时的考古学,不如现代这样专业,若非行家鉴定,脊椎动物们的骨头在外观上的区别并不是太大的。

   我们不妨替中国古代造龙的艺术家们多想一点,他们在复原恐龙化石时,总是用现实存在的动物形象来包装它们,马的头骨与某种恐龙的头骨可能相像,然而恐龙的足趾又非牛马的蹄状,反倒与鹰爪差不多,还有背鳍和尾巴牙齿,都找到了它们的原主,这么一拼凑,中国龙就成了多种动物的杂交体。这个理由的旁证是:在造龙过程的后来几千年,随着水土的流失,泱泱大泽和雨林大大减少,巨鳄巨蜥在中华文化的发源之地绝迹了,我们祖先已经没有机会再见到它们,就是见到了,也不会再认可它们,继而将已经概念化了的龙形象加以修正,再则是因为巨鳄巨蜥的形象太丑恶了,真龙天子怎么会是这个样子?

   龙潜于水,中国人所以塑造龙,和水有直接的关系,中原是农业地区,农民要靠天吃饭,在中国神话中,河伯就是龙,有龙则有水,人们在天旱时要乞求龙王爷降雨,在滂涝时也要乞求它退水,所以龙在中国古代文化经典中占了最主要地位,易经开篇就是龙。因此龙的文化是一种缺水的陆地文明,譬如《河殇》,就说它是黄色的文明。

   无独有偶,这个世界凡缺水的地方几乎都有伟大文化产生,譬如圣地耶路撒冷,就产生了基督教和伊斯兰教,与中国的儒家文化,加上佛教文化,组成了现在人类社会的四大思想文明。当然,说陆地文明是缺水的提法不一定符合科学和历史,因为人类为了生存,对自然条件的选择应该是很讲究的,古代尼罗河流域当年一定是流奶与蜜的伊甸园,孕育了龙文化的古代黄河流域也应该不会太差,但人类在不断创造自己文明的同时,也在不断消耗资源,当人类从游牧狩猎时代走向农业耕耘时代之后,对水资源的依赖也就愈加强烈了,世界各民族都产生了自己的水神,雨神,河神等崇拜偶像,中国人也就产生了龙。我们不得不承认,由于资源的大量被消耗破坏而带来的贫困,至使越古老的文明也越是落后,而且越是坚持落后文明的民族,其发展也越缓慢,比如印度,埃及,中国。

   一个民族保持自己优良的古老文化传统,固然无可非议,况且人类的许多现代文明,本来也是从原始的野蛮演变而来,譬如祭祀这个现代社会还都共有的仪式,在原始社会就是很野蛮的,杀祭女人和儿童是差不多每个古老民族都有过的丑恶历史。结婚拜天地,据说在原始时的仪式是当众性交,以此宣告夫权的合法。现代人当然不会因祖先所遗传的这类习统具有野蛮历史而摈弃它们,所以现代婚礼上,就用文明的接吻代替了当众性交。又譬如另一个同样有龙文化传统的日本,至今还有些地方搞盛大的阳具崇拜社火,阳具图腾已经成了这类民族文化的一大特色。所以龙的形象,仅仅作为一个符号,来代表中华民族也没什么不可以,何况现在世界上已经没剩下几个用原始图腾来作象征的民族了。

   用某个符号来象征自己,也是人类社会的一种重要文化,比如国旗,国徽,党徽等等,它概括地为所象征的人群表达了特有的思想理念。但是当这种象征符号一旦被强烈的族群个性渲染之后,它就开始代表这个族群的形象了。譬如希特勒给纳粹发明的“ SS ”符号,一开始本来只是纳粹党专用的,后来就被全世界看成是法西斯德国的象征,它完全取代了普鲁士贵族的双头鹰,至今看来还令人心有余悸。这个符号,据说是希特勒从古代吠陀教那里得来的灵感,旋转方向不同,代表的意义也不同,其实这个图案纹样本身并没什么,完全是使用它的人群给它赋予了个性。

   人类用什么象征自己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其象征的内涵是什么。民族形象是文化传统哺育出来的,必定具有其强烈个性。这种个性有它优良的部分,也有它不良的部分,一个民族若要真的奋起,首先要克服的是自己的不良个性,因为中华民族的封建社会时期最长,专制统治的历史最悠久,那个象征中华文化的龙,也就带了浓厚的封建专制色彩,在龙的背后,就是那个儒家文明,现在又有了新的名字叫龙的文化。几千年来,这个龙文化就一直在思想上支配着中国人和亚洲人,它也是被历代统治者用来鼓动泛民族主义和国家主义的法宝,日本人当年就曾借了这个文化搞了个血腥的大东亚共荣圈。

   在那些自称大儒的儒商儒将儒总统们看来,群龙无首则无纲无纪,人民必须由类似皇帝这样的精英,高度集中了权力来统治,在专制之下,唯有龙文化才能凝聚“龙的传人” ,才能引导亚洲人进入“亚洲人的世纪”,亚洲各民族欲发达,国家欲强大,非这个龙文化方能振奋人心鼓舞斗志别无它择,为此,有个儒总统李光耀先生发明了亚洲价值论,似乎是在论证亚洲人只有在专制下才能生存发展。然而我们的龙文化,在王道与霸道交替的数千年精神统治中,不管它在什么时代什么地域,改称了什么主义,又体现了什么价值,那爬行动物的习性却是永远改变不了的。

   动物学上对爬行动物的基本习性是这样定义的:只喜欢在死水一潭中生存,独霸一方固步自封;以偷袭的方式获取食物,弱肉强食,而且只会整吞不会咀嚼;无论怎样脱胎换骨,万变不离其衷,不论卵产在哪里,其后代一定走回头路去寻根。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螺杆:中共的贵族地位与特权
  • 螺杆:台海之战为什么打不起来?
  • 螺杆:海外华人印象记
  • 螺杆:如果朝鲜再打起来,中国还能抗美援朝吗?
  • 螺杆:大陆移民成份浅析
  • 螺杆:江总书记信佛吗?
  • 螺杆评:从三件真事看中美比较《就是看扁你》
  • 螺杆:读马万宝先生『回国随笔』的随笔
  • 螺杆:足球与闯馆
  • 螺杆:也谈何清涟女士的“法轮功背后的社会问题”
  • 螺杆:李洪宽的耳光
  • 螺杆:驳《有六点可以明证六四平乱是正确的》
  • 螺杆:六四 - 永远的话题
  • 螺杆:利用精神病人搞政治运动的荒诞
  • 螺杆:不要以为工人不会算账! 大庆工人的买断金不合理
  • 螺杆:清理精神污染,六四与反法轮功
  • 螺杆: 有感于《六四》十三周年
  • 螺杆:关于法轮功的一点讨论
  • 螺杆:从信仰危机看法轮功
  • 螺杆:王炳章等三人到底现在哪里?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