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

螺杆:如何看待历史的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

【博讯9月06日消息】    [博讯论坛]历史的看待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要根据当时的国家民族地域文化来划分界限。对于汉朝,匈奴是外敌;对于宋朝,辽金和蒙古人是外敌;对于大明朝,无论明朝廷如何腐败落后,它始终是汉族人的国家,无论满清如何兴盛强大,它也是不折不扣的外敌。大元朝和大清朝,从汉民族的国家意义上讲,是当亡国奴的两个朝代。明朝推翻了元朝,民国推翻了帝制,都是中华民族的光复,把成吉思汗的大元帝国,看成是中国对世界的征服;将二百年前大清版图拿来沾沾自喜,全不顾今天中国领土的实际现状;甚至把日本人的“大东亚共荣圈”也看成是中国对亚洲的称霸,这能站得住脚吗?这是对民族主义爱国主义精神的亵渎,如果这个大是大非都拎不清,还奢谈什么爱国?如果同文同宗就是一个民族,那新加坡是不是中国的?如果被外族侵略或者沦为殖民地之后,竟然以当亡国奴为荣,那日本人在中国搞的伪满洲国岂不成了合法政府?

   洪承畴,明末朝廷兵部尚书,降清后,与另一个大汉奸吴三桂联手协助满清侵略者,灭了明朝,后官至大学士。洪承畴六十大寿时,他过去的一个学生竟然披麻戴孝,给“老 师” 送了一幅寿联:史鉴流传真可法;洪恩未报反成仇。这幅对联算是给洪承畴的历史地位下了个最好的注脚。

   洪承畴与吴三桂,同是汉奸,又同是为了女人而当上了汉奸,吴三桂是“冲冠一怒为红颜” ,洪承畴则干脆一头扎进皇帝小老婆的怀里,哪里有什么民族大义可言?吴三桂降清,好歹他有个“联清平闯”的理由,至于洪承畴,除了“认识务者为俊杰”外,实在是没别的借口,操守则更谈不上了。 (博讯boxun.com)

   若论洪承畴教化外族侵略者,以德治征服中国,从而避免了若干埸扬州十日式的大屠杀,这纯粹是给汉奸脸上贴金。照此逻辑,汪精卫的曲线救国也是他的丰功伟绩了,也应该象秦始皇等一系列被中共御用文人“拨乱反正”的封建皇帝们一样,值得大大歌颂了? 照此逻辑,如果蒋介石也象汪精卫一样,在兵临城下之际立马投降曲线救国,就能避免南京大屠杀?若想不被南京大屠杀,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曲线救国”,乖乖地当亡国奴。

   我们怎样认识满清统治者?满清就是女真族,是历史上一贯侵略中原的野蛮外族,先为辽金,后被元灭,驱逐至东北长白山一带,是谓后金,是政治文化经济上都极为落后的“鞑虏” ,男人将前顶剃光,却梳一根大辨子,连服装都有畜牲特征,马褂马蹄袖,膝软如羊,以跪为礼。在历史上,辽金曾因中国一个诗人的词句“三秋桂子,十里荷香”,而对中原的富饶垂涎三尽,屡次进犯,终于灭了北宋,随之就是野蛮落后的蒙古人灭了南宋。明朝末期,中国资本主义刚刚萌芽就被满清这个野蛮外族扼杀了,满清帝国二百年血腥野蛮的封建统治,给中华民族带来的是落后和愚昧,是鸦片战争和庚子之乱的百年耻辱,中国至今还给世界留下一个脑后有一根猪尾巴的丑陋形象。

   这样一个外族的野蛮形象,竟然为当今的中国人津津乐道,甘于接受这个耻辱形象的历史定格。现在中共的御用文人们,竟然以什么“康乾盛世”来歌颂这个给中华民族带来无限耻辱的封建王朝,弄了一群阿哥格格,八旗纨绔们在小说电影里,满天飞辨子,大行跪叩礼,纷饰太平,淡化暴政,真是数典忘祖,全忘了自己的祖宗是谁,全不知汉奸文学是怎么定义的。

   中华民国之后,在共和制度下,满族已经作为一个少数民族而存在,至今和其它少数民族一样,只能算中华民族中的一员一分子,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回到明末这段历史时期,它仍然还属于外族,是中华民族的侵略者,怎么能说它代表了先进的历史潮流?中国知识分子凭什么要对它“识时务”?当年的日本也比中国先进,那么向它举手投降加入“大东亚共圈”,也是顺应历史潮流?看一个人的名节,不是看它的小我,而是要看大我。洪承畴与史可法,就是不能同义而语,洪投降虽然劝阻了满人在局部地区的野蛮杀戮,却协助侵略者灭亡了自己的祖国,使更多的人民被奴役被杀戮,史可法虽然拒绝投降导致扬州屠城,但他留下的却是民族气节,主导了中国人民抵御外侮,光复中华的精神和勇气。

   什么叫“狭窄民族主义”?“ 狭窄爱国主义”?国民党与共产党,台湾人与大陆人同文同宗,就为了争夺政权拼杀了半个世纪,三年内战死了多少同胞?又死了几个外国人?那时共产党怎么不讲民族主义?现在为了政治理念不同,就磨刀霍霍,以“统一”为幌子天天喊打喊杀扔导弹的,怎么就不讲民族主义了?为了与美国搞衡,不惜背着中国人民,割弃大片领土给历史上的夙敌俄国人,怎么不讲爱国主义?中共的高官权贵们为了末世避难,将大笔银子转移到海外,投资给洋人为人家创造社会财富,怎么不讲爱国主义?

   俺劝时下的爱国愤青们,若真的想爱国,最好细细读一读陈天华的《醒世钟》,人家那才叫爱国。因篇幅太长,俺这里只摘录几段给爱国贼们看看:

   “. . . . . . 恨呀!恨呀!恨呀!恨的是满洲政府不早变法。你看洋人这么样强,这么富,难道它生来就是这样吗?他们都是从近二百年来做出来的。莫讲欧美各国,于今单说那日本国,三十年前,没一事不和中国一样。自从明治初年变法以来,那国势就蒸蒸日上起来了;到了于今,不但没有瓜分之祸,并且还要来瓜分我中国哩!论他的土地人口,不及中国十份之一,就因为能够变法,尚能如此强雄。

   倘若中国也和日本一样变起法来,莫说是小小日本不足道,就是那英、俄、美、德各大国恐怕也要推中国做盟主了。可恨满洲政府抱定一个“汉人强,满人亡”的宗旨,死死不肯变法,到了戊戌年,才有新机,又把新政推翻,把那些维新的志士杀的杀,逐的逐,只要保全他满人的势力,全不管汉人的死活。及到庚子年闹出了弥天的大祸,才晓得一味守旧万万不可,稍稍行了些皮毛新政。其实何曾行过,不过借此掩饰掩饰国民的耳目,讨讨洋人的喜欢罢了;不但没有放了一线光明的,那黑暗反倒加了几倍。到了今日,中国的病,遂成了不治之症。

   我汉人本有做世界主人的势力,活活被满洲残害,弄到这步田地,亡国灭种,就在眼前,你道可恨不可恨呢?恨的是曾国藩,只晓得替满人杀同胞,不晓得替中国争权利。当初曾国藩做翰林的时候,曾上过摺子,说把诗赋小楷取士不合道理,到了后来出将入相的时候,倒一句都不敢说了。若说他不知道这些事体,缘何却把他的儿子曾纪泽学习外国语言文字,却不敢把朝廷的弊政更改些儿呢。无非怕招满政府的忌讳,所以闭口不说,保全自己的禄位,却把那天下后世长治久安的政策,丢了不提,你道可恨不可恨呢?恨的是前次公使随员、出洋学生,不把外洋学说输进祖国。内地的人为从前的学说所误,八股以外没有事业,《五经》以外没有文章,这一种可鄙可厌的情态,极顽极固的说话,也不用怪。我怪那公使随员、出洋学生,亲那外洋,见那外洋富强的原由,卢骚的《民约论》,美国的《独立史》,也曾看过,也曾读过,回国后,应当大声疾呼,喊醒祖国同胞的迷梦。

   那知这些人空染了一股洋派,发了一些洋财,外洋的文明一点全没带进来。纵有几个人著了几部书,都是些不关痛痒的话,那外洋立国的根本,富强的原因,没有说及一句。这是甚么缘故哩?恐怕言语不慎,招了不测之祸,所以情愿瞒着良心,做一个混沌汉。然而同时日本国的出洋人员回了国后,就把国政大变的变起来,将西洋大儒的学说大大的倡起来,朝廷若不依他们,他们就搞起革命来,所以能把日本国弄到这个地步。

   若是中国出洋的人,回国后也和日本一样,逼朝廷变法,不变法就大家革起命来,那时各国的势力范围尚没有如今的广大,中国早已组织了一个完完全全的政府了,何至有今日万事都措手不及哩?唉!这些出洋的人,只怕自己招罪,遂不怕同胞永堕苦海,你道可恨不可恨呢?恨的是顽固党遇事阻挠,以私害公,我不晓得顽固党是何居心?明明足以利国利民的政事,他偏偏要出来阻挠。我以为他不讲洋务一定是很恨洋人的,那里晓得他见了洋人,犹如鼠见了猫一般,骨都软了,洋人说一句,他就依一句。平日口口声声说制造不要设,轮船铁路不要修,洋人所造的洋货,他倒喜欢用;洋人所修的轮船火车,他倒偏要坐。

   到了于今,他宁可把理财权、练兵权、教育权拱手让把洋人,开办学堂、派遣留学生,他倒断断不可。这个道理,那一个能猜得透哩!呵呵!我知道了。他以为变了旧政,他们的衣食饭碗就不稳了,高官厚爵也做不成了;所以无论什么与国家有益的事,只要与他不便,总要出来做反对,保他目前的权利。灭国灭种的话全然不知,就有几个知道,也如大风过耳,置之不理。现在已到了灭亡时候,他还要想出多少法儿,束缚学生的言论思想行为自由,好像恐怕中国有翻身一日,你道可恨不可恨呢?这四种人到今日恨也枉然了。但是使我们四万万人做牛做马,永世不得翻身,以后还有灭种的日子,都是被这四种人害了。唉!我们死也不能和他甘休的!. . . . . .”

   “须知必定用文明排外,不可用野蛮排外。文明排外的办法,平日待各国的人,外面极其平和,所有教堂教士商人,尽要保护,内里却刻刻提防他。如他要占我的权利,一丝儿不能。(如他要在我的地方修铁路、买矿山,及驻扎洋兵,设立洋官等事,要侵我的权利的,都不许可。)与他开起战来,他用千万黄金请我,我决不去。他要买我粮饷食物,我决不卖。(俄国在东三省出重价向日本商民买煤,日本商民硬不卖与他。)他要我探消息,我决不肯。在两军阵前,有进无退,巴不得把他杀尽。洋兵以外的洋人,一概不伤他。洋兵若是降了擒了,也不杀害。(万国公法都是这样,所以使敌人离心,不至死战。若一概杀了,他必定死战起来,没有人降了。)这是文明排外的办法。(现在排外,只能自己保住本国足了,不能灭洋人的国,日后仍旧要和,故必定要用文明排外。)

   野蛮排外的办法,全没有规矩宗旨,忽然聚集数千百人,焚毁几座教堂,杀几个教士教民,以及游历的洋员,通商的洋商,就算能事尽了。洋兵一到,一哄走了,割地赔款,一概不管。这是野蛮排外的办法。这两种办法,那桩好,那桩歹,不用讲了。列位若是单逞着意气,野蛮排外,也可使得。若是有爱国的心肠,这野蛮排外,断断不可行的。”

   看看陈天华的《警世钟》,再来看看我们网络上的爱国愤青们,哪一点及得上人家在一个世纪之前的见识?爱国反美反独,绝不是砸人家使馆几块玻璃,用病毒攻击人家网站,对明星泼大粪,搞什么签名运动,对民运搞漫骂攻击口水战这些义和团式的举动所能奏效的事。当今中国,欲真正强大富强起来,必须从根本上实行政治改革,必须结束中共的一党专制,走政治民主化,搞宪政和多党轮政,走全民普选的议会道路,不然就会重蹈覆辙,一百年前的历史就会重演。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螺杆:从中国知识分子拍中共马屁谈起
  • 螺杆:中国狮子和中国龙
  • 螺杆:中共的贵族地位与特权
  • 螺杆:台海之战为什么打不起来?
  • 螺杆:海外华人印象记
  • 螺杆:如果朝鲜再打起来,中国还能抗美援朝吗?
  • 螺杆:大陆移民成份浅析
  • 螺杆:江总书记信佛吗?
  • 螺杆评:从三件真事看中美比较《就是看扁你》
  • 螺杆:读马万宝先生『回国随笔』的随笔
  • 螺杆:足球与闯馆
  • 螺杆:也谈何清涟女士的“法轮功背后的社会问题”
  • 螺杆:李洪宽的耳光
  • 螺杆:驳《有六点可以明证六四平乱是正确的》
  • 螺杆:六四 - 永远的话题
  • 螺杆:利用精神病人搞政治运动的荒诞
  • 螺杆:不要以为工人不会算账! 大庆工人的买断金不合理
  • 螺杆:清理精神污染,六四与反法轮功
  • 螺杆: 有感于《六四》十三周年
  • 螺杆:关于法轮功的一点讨论
  • 螺杆:从信仰危机看法轮功
  • 螺杆:王炳章等三人到底现在哪里?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