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

螺杆:党国讹术大观(二)

【博讯10月18日消息】    [博讯论坛] 党国讹术大观(二)

   再讲个与日本电影《人证》中某个情节相似的讹人术。笔者有位朋友,在郑州搞了个私营企业,生意还算不错,刚买了台奥迪,就被人讹上了,那个讹人的主儿在停车埸里转悠,专找了他停车的刹那间,快步冲上前来,用屁股“撞”他的车,然后就一头倒地,口吐白沫,“不省人事”了,旁边马上拥上几个“证人”,送到医院一检查,除了屁股青了一块,其它什么伤也没有,但那家伙就是装死不肯起来,医生只好说可能是吓成精神病了,要送精神病院,这企业家登时就傻了眼,见这些人都是些市井无赖,只好找一位在当地公安派出所干民警的朋友帮忙,警察朋友到医院一见面,这家伙就露了原形,原来是他管区的一个屡教不改的地痞流氓。这朋友说,如果他人地两生,没有关系在公安,那麻烦就大了,因为人家有“证人”,肇事责任在他,虽然“受害人”没有外伤,但他硬说头昏恶心总是作呕吐状,再高明的医生,也不敢断言他脑子一点毛病也没有,只要有了一个模棱两可的诊断,那地痞流氓就大功告成了,是公了还是私了?是一次性付医疗费生活费,还是终生负责?无论怎么处理,反正他是要破财,要被共产的。

   还有从受害者转化为讹人者的,笔者还有一位邻居,是个老年妇女,原就有一身慢性病,恰巧被人骑自行车撞了,当时经医院诊断不过是一点轻微外伤,但她的家属以此为由,讹上了人家,后来又买通医生搞出不少节外生枝的“内伤”来,害得那人倾家荡产。象这类讹人事件,在中国大陆普遍得很,只要是老年人,不管你是怎么撞的,不管是什么情节,谁撞上了谁沾包。人们躲避这类是非,甚至到了见死不救的地步,因为你若管闲事,在大街上救一位中风或跌倒的老人,没准儿你就被他(她)的家人讹上了,硬说是你撞的,你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除非那老人还清醒理智,能为你的义举作证。 (博讯boxun.com)

   笔者年少时,曾有个邻居阿婆,是个很厉害的女人,一贯蛮不讲理,嗓门赛过毛阿敏,骂人时蹦高跳脚,就象表演健身操,街坊邻居谁也惹她不起,因为她有一手绝活,就是抽疯讹人。通常与邻居的口水战,她总是要大获全胜的,即使对手已经闭了嘴收了声,她还要喋喋不休若干小时,直到累了为止,如果她骂不过对方,或者人家揭了她的短处,那邻居们可就大难临头了,她会突然倒地,两腿一伸,翻起白眼吐起白沫来,如同吃了鼠药一般,这时邻居们也不能见死不救,又是针灸又是掐人中,又是喷冷水的,可她就是不醒,要她醒过来的唯一办法,是那个倒霉的对手向她当众赔礼道歉,并保证今后永远永远也不敢得罪她,这时她才会迸发出一句“俺做嘛怕你?”随即如大梦初醒。这个厉害阿婆一口天津腔,哈!是个“卫嘴子”,天津人啦。象天津阿婆这种撒泼放赖,污陷敌人的方法,是恶人为了基本生存,在保护自己利益时,使用最普遍,也是最行之有效的讹术。

   还有更精彩的:笔者有一次在广州一家挺有名气的酒店款待朋友,结账时拿了五张百元钞票,那“埋单”小姐到柜台转了一圈回来,就宣称其中一张是假的,怎么会是假的呢?我刚刚从银行柜员机提的,笔者争辩道。你自己去验好啦!小姐说着,就把那张假钞往桌子上一摔。得!这事儿也真是有口难辩了,因为她把你的钞票掉了包,换了一张假的,真换假时真亦假,你就是验一百次也白扯。这件事只有两个可能,一是服务小姐自己先于暗中掉包,二是柜台收款人员和服务人员合谋掉包,除非顾客亲自跟在小姐后面眼看收钱付账的全部过程,不然就是全都给你掉了包,你也是哑巴吃黄莲,因为没人证实你的钱是刚刚从银行柜员机提来的。

   坑,崩,拐,骗是人类最邪恶的罪行,和偷窃抢劫奸淫不同的是,它们都是戴着伪善的面具,明明是强者却要扮成弱者,明明是在做亏心事,却能做到脸不红心不跳,坦然的骗取公众信任和同情,在利益争斗中反制对方,它们的共同特点,都是以谎言做工具的,其中这“坑”和“崩”两样,都属于无耻的讹术。若将以上故事所列的讹术总结起来,不外有三种形式:

   一,污人清白式

   这种讹术是以出卖自尊为代价的,前面提及的两个杭州粉头,使用的就是污人清白式,这是典型的坑人,因为局外人是不知她们底细的,她们给公众的形象就是容貌姣好的良家少女,按人性的常理逻辑:第一,任何一个男人对她们产生非份之想都是正常的;第二,任何一个女人包括娼妓,只要不是疯子,都会视自身的清白为生命。所以她们就利用了公众的这种思维惯性,为了物质利益而抛弃了作为女人最基本的尊严。当某个男人一旦成为她们的猎物,那后果是可想而知的,可以说是彻底的毁了这个男人的一生都不为过。

   二,翻脸赖账式

   这种讹术出卖的是信誉,俗称“崩人”,前提条件是要获得对方信任,并掌控了对方的某种利益,撕破脸皮信口雌黄,将已经掌控的这些利益据为己有,是典型的巧取豪夺。这种讹术对上过当的人,是“一锤子买卖”,不过就讹人者来说,上当者永远是鱼过千层网,网网还有鱼。比如找赎零钱,人们不可能随时随地准备好零钱,也不可能盯着讹人者的行动,多半是相信他们的职业道德,讹人者诱奸了人们的信任,这也是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高级的翻脸赖账式讹术,多见于商业上的合同纠纷,讹人的一方玩语言和数字游戏,设下条件不对等的法律陷井,来侵吞损害对方的经济利益。

   三,反咬一口式

   这种讹术集“坑”“崩”于一身,置尊严与信誉为度外,其邪恶行为富于攻击性,对人类道德社会文明的损害是最大的,前面提到的那个故意撞人的无赖和每天寻衅骂街的泼妇,本来是主动攻击他人,当被侵犯者据理力争和反击时,他们又摇身一变,在不明真相的公众面前,成了“受害者”,成了被同情的对象。操作这种讹术的技巧是无中生有夸大事实,混淆是听颠倒黑白。在政治角逐中,这种讹术被广泛使用,所以孙子兵法中有“哀兵必胜”之说。由于讹人者要通过自残的无赖方式骗取公众同情,就要有无赖的勇气,以身家性命做赌注,也即“犬孺的一剌”,这一剌或许就一命呜呼,但这反而会使其讹术获得最后的成功。

   六四事件,就是中共使用反咬一口式讹术的成功例子,先是制造车祸,污陷学生,后来又在兵车上故意放置许多缺少零件的枪支,引诱学生和市民抢劫,制造镇压口实,当这些阴谋都没有得逞时,又在镇压过程中自己点燃兵车,摧残士兵的尸体,假造暴乱现场,在挺进天安门广场时,全副武装的大兵们,面对手无寸铁的学生,竟然喊出了“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这种既荒唐又无耻的口号。中共的讹术逻辑就是,学生和市民的砖头石块反抗是“人若犯我”,而用坦克机关枪来屠杀民众则是“我必犯人”,世上有这种强弱如此悬殊的对抗吗?

   在今天的中国大陆,为什么讹人之术能横行无忌?国人的道德素质如此江河日下?人们面对落水的儿童,母亲的跪求,面对公交车上和大厅广众之下受辱的少女,面对倒病在街头的老人,面对待产的产妇,面对凶杀和暴力,面对一切弱者的呼救求援如此麻木冷漠呢?若要从根本上找原因,首先是中共五十多年搞的阶级斗争教育,彻底的败坏了中国人民几千年来一贯奉行的儒家道德,五十年代时的少年儿童,被中共以天天讲月月讲年年讲的洗脑方式,灌输了满脑子“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的恐怖观念,在“学雷锋”做好事之前,要先识别被帮助的弱者是否“阶级敌人”?是否老地主老资本家?这种恐怖观念在文革时达到登峰造极地步,“亲不亲线上分”,儿子造老子反,学生打老师,妻子检举丈夫,划清界限,大义灭亲,在“党和人民利益高于一切”原则下,人性伦理,礼义廉耻这些人类最基本的道德观统统被打的纷碎。

   六四之后,中共为求得“稳定压倒一切”,为追求经济发展,掩盖和洗刷六四的血腥,不惜放纵价值观的沦落,为缓解财政赤字,又不择手段地刺激人民消费,大肆鼓励穷奢极欲,拜金主义泛滥,人欲横流,笑贫不笑娼,无奸不为商,假冒伪劣,知识侵权,其道德沦丧,人性坠落,古往今来无以伦比。所有这一切,几乎彻底的污染了中国人民的思想情操,扫荡了中国人民最后残留的一点良心。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中,人们不讹不诈,不欺不骗,就不能参与生存竞争,只能在弱肉强食中被淘汰被吞噬。当贪污受贿成为中共官僚的专利,抢掠盗窃成为罪犯的专利,平头百姓们无法满足物欲时,“讹人”这个最无耻的人类原罪,就成了最广泛最普及的维持中国社会生态平衡的唯一的驱动程序。

   中国人民刚刚从毛时代的政治绞肉机中解脱,又卷入了邓江时代的经济绞肉机中互相倾轧。过去,当中国人民在政治旋涡中翻滚时,扭曲了灵魂,今天中共又把中国人民带进了经济黑洞,败坏了人伦。中国古训道:十年树木,百年树人。五十多年来,中共整整毁掉了中国的两三代人,其罪昭昭,天理难容,其恶彰彰,遗臭万年。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螺杆:党国讹术大观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