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

螺杆:有感于发生在矽谷的悲剧

【博讯2002年11月29日消息】    [博讯论坛] 有感于发生在矽谷的悲剧

   先讲个动物的故事:田鼠,北方农民也称它为“豆鼠子”或“大眼贼”。当人类收获季节到来时,田鼠们也在准备过冬的粮食,一个大田鼠洞就是一个小粮仓,玉米,高梁,大豆,花生或榛子这类干果,都去皮精选了,分门别类有条不紊,干干净净的储藏在不同的洞里,加在一起足有二三十斤。

   中国大陆“三年自然灾害”时期,很多城里人涯不住饥饿,纷纷在秋收后到郊区农村田地里“捡粮食”(包括偷),“捡”不到就抢劫田鼠家族,干起了毁灭田鼠家族的勾当,不过“大眼贼”们有丰富的地道战经验,当它们发现敌情之后,会封锁洞口,制造许多假洞,所以人们并不容易得逞,很多人都是白费力气。挖到粮食的人等于中了六合彩,但是有旁观的老农就劝告这些幸运的城里人,别把事儿干得太绝,也要留下一点儿给“豆鼠子”们过冬,不然会害得它们全家集体自杀。 (博讯boxun.com)

   田鼠家族集体自杀的方式是:一家老少全部出洞,父母先咬死子女,接下来夫妻两个各自在灌木丛中找一个枝丫,然后就准确的跃上去,将脖子卡在枝丫上两腿一伸,吊死自己。当城里人确实在田野里看到很多挂在树叉上自杀的田鼠妇孺时,就动了恻忍之心,盗亦有道的为受害者留下一点粮食。他们离去后,那些农民就笑城里人真是“大傻帽儿”,于是不管田鼠家族最后是死是活,把剩下的这点粮食也一骨脑的挖走了。

   动物尚知与其活活饿毙,不如死个痛快,人类当然会为自己选择更好的方式来结束痛苦,所以人类发明了各种各样的自杀方法。但自杀是需要勇气的,应该说,能提供自杀勇气的最大动力是爱情,所以古今中外许多殉情男女,都留下了千古绝唱。另一个动力是对不公平或暴力的反弹,“士可杀而不可辱”,是“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坚持作人的气节和尊严,以自杀来抗议社会和强权,当然这也是一种值得钦佩的勇气。

   但细细考量起来,为各种压力所迫而走绝路,虽然值得同情称颂,但不值得赞赏效仿,我们可以理解各当事者的不同心理承受力,但不能支持他们的这种选择。在生命之路上,每个人都会经历人生三大挫折:爱情,事业,健康。相信大多数人都在不同的年龄段各自有不同的不幸遭遇,自杀这种倾向几乎人人都曾有过,但真正做起来的话,大多数人就没有这份勇气了。我认为,对大部分为生活所迫的自杀者来说,这个勇气是绝望或一念之差促成的,是生活信念不坚定的结果。

   有坚定信念或信仰的人是不会自杀的,我一向佩服那些能在逆境中坚强地活下来的人,这些人中,有不少就是宗教信徒(当然是信仰支持了他们)。我所结识的基督徒和天主徒,都经历过残酷的文革迫害,是九死一生,他们都是在没有放弃信仰的磨难中活下来的,据他们讲,每逢生命频危时,他们唯一所做的事就是向上帝祷告,坚信主与他们同在,对宗教信徒来说,他们的生命是属于神的,自己是无权结束生命的。除了信仰能支持生命,对生活的信念也能支持生命,活下去就是与逆境斗争,应该认识到这是生命与自然的抗争,而不仅仅是与哪个社会哪个集团势力的抗争。

   信仰与信念是两回事。信念是对生活,爱情,事业的人生观,是理想,抱负和信心的总合,信仰是对思想而言的,如信仰马列主义,信仰宗教,信仰无神论或某种学说等等。信念泛指的是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所以它也是包括了信仰的,比如对民主自由的追求,就是一种信念,对某项事业(科学,艺术等)的追求,也是信念,不能说它们仅仅是信仰。

   美国矽谷的白领人士李锦麟因失业而全家自杀,震动了整个IT行业,也给西方的资产阶级文明蒙上了一层阴影。不仅如此,这类事件也被中国大陆的传媒广泛报导,成了反美的爱国愤青们用来妖魔化西方民主政治的良好素材。有位“数学”先生就大作文章兴灾乐祸道:美国不是一个天堂么?不是还经常有网友发表感想什么“我留在美国的十个理由么?”不是中国还是经常有人愿意偷渡到美国么?那为什么那位华人却要因为生计所迫而自杀呢?最后数学先生还下了这么个结论:欠了债就只有自杀,而且如果他“数学”欠了债,也会自杀!欠了债就不负责任的一死了之,那债权人怎么办?这不是无赖行为吗?这位“数学”先生,显然是将自己归结为田鼠一类的动物了,大约“数学”先生在中国大陆应该属于有钱人,属于“何不食肉縻?”那类阶级。认为生命的价值就在于有没有钱,没钱就去死,那么中国大陆那些失业破产的工人农民们该死多少次呢?

   我认为,李锦麟所接受的文化教育决定了他不可能正确的面对困境。在欧美等西方发达国家,自杀者大部分是富有的人,比如资本家破产,白领雇员失业,因为这个阶级的人普遍受过高等教育,有很强的自尊心,一旦失去曾经拥有的一切,就会产生强大的心理落差,特别是东西方文化接壤的地域如日本和香港,生存竞争的环境更加险恶,紧张的劳动和物质生活的丰富也伴随着精神生活的空虚,所以中小资产阶级自杀也是经常发生的事情。

   人生观价值观不同,活法就不同,生死观也就不同,林黛玉是见花落泪望月伤心,天天想死,刘姥姥或焦大们就没这份闲心忧虑。屈原因政治抱复不能实现,就一气之下投了汨罗江,司马迁则宁可忍受宫刑也要完成他的史记。知识精英们面对逆境的选择,因信念的不同而不同。有人说,老舍先生值得钦佩,他以一死来抗拒凌辱,但胡风为什么没自杀?他受到的凌辱难道不比老舍大吗?我们且不论老舍先生的晚节问题,单纯以价值观而论,胡风与老舍相比,他就是英雄,因为他活着目睹了自己的敌人失败了,马寅初老人与翦伯赞和吴晗等相比,也是个不屈不挠的英雄,他也没去自杀,活下来看到了他的人口论被验证了是正确的。 李锦麟因失业而全家自杀,只是不甘于耻辱的选择,不堪于名利的失落,与生活所迫死逼无奈还有一定区别,因为他还没到典妻卖儿的地步,做为一个上等人,他只是无法面对这个“金满箱,银满箱,转眼乞丐人皆谤”的无情现实,他把失业看成了他个人的不幸,看成是社会不公平。实际上,失业并不是他个人的耻辱,而是社会的耻辱。凭什么要为这个耻辱的社会做无谓牺牲呢?失业又不是他一个人,为功名利禄而不甘耻辱自寻短见,这太软弱了吧?人生哪有一帆风顺的?了解美国社会的都知道,李先生的房子尽可以抵债,另外也有供款保险,还有失业保险金可拿,最后山穷水尽时,仍然可以申请社会救济,孩子自有政府津贴,何必一定要带上妻小走绝路呢?

   相反,一个处于同种困境的普通中国工人农民,就绝对没有李锦麟这些社会福利,他们的全家自杀,才算是真正的走投无路。如果不是有“好死不如赖活着”,“天无绝人之路”这些信念支持他们活下去,如果不是亲属朋友互相帮助救济,不知会有多少家庭毁灭。如果中共当局不制订“城市居民最低生活标准”(最低的地区每月只有二十美元甚至干脆没有),不安抚欺骗失业下岗工人,它的社会能稳定吗?人类毕竟不同于田鼠这类动物,面对困境是要挣扎拼搏的,首先选择的应该是如何生,生路断了,才可以考虑如何死。另外,俺认为象李锦麟先生这类性情的人都有一个通病,有强烈的占有欲和虚荣心,在生活中喜欢将自己的选择强加于妻儿老小,这样的人,只想事业成功不想事业失败,我们看到可以许多人格扭曲的人都是这样,自己绝望还要拉上亲人,甚至报复社会,拉上许多无辜的人殉葬。

   人可以无信仰,但对生活的坚定信念还是要有的,不管逆境有多么险恶,活下去!不屈从命运的人,不畏生存艰险的人,都是勇士。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螺杆:假如历史上毛泽东不存在,中国应该比日本甚至美国更先进发达
  • 螺杆: 一切有良知的知识分子都应该立场坚定的站在法轮功一方,谴责和抗议中共的野蛮行径!
  • 螺杆: 参天古木的思考
  • 螺杆:小议“连坐”
  • 螺杆:党国讹术大观(二)
  • 螺杆:党国讹术大观
  • 螺杆:如果李洪志先生能将目前的个人形象保持下去,他将有可能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 螺杆: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 螺杆:献血记 --“三个代表”在基层(一)
  • 螺杆:国家首脑要带动整个国家民族的文明进步
  • 螺杆:国家首脑要带动整个国家民族的文明进步
  • 螺杆:小姐 - 中国女人的悲哀
  • 螺杆:《超限战》思想指导了恐怖主义活动
  • 螺杆: 郎里个郎,投毒犯是个没球郎
  • 螺杆:《超限战》思想指导了恐怖主义活动
  • 螺杆:闲侃大盖帽
  • 螺杆: 从南京投毒事件看政府的不作为腐败
  • 螺杆:如何看待历史的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
  • 螺杆:从中国知识分子拍中共马屁谈起
  • 螺杆:中国狮子和中国龙
  • 螺杆:中共的贵族地位与特权
  • 螺杆:台海之战为什么打不起来?
  • 螺杆:海外华人印象记
  • 螺杆:如果朝鲜再打起来,中国还能抗美援朝吗?
  • 螺杆:大陆移民成份浅析
  • 螺杆:江总书记信佛吗?
  • 螺杆评:从三件真事看中美比较《就是看扁你》
  • 螺杆:读马万宝先生『回国随笔』的随笔
  • 螺杆:足球与闯馆
  • 螺杆:也谈何清涟女士的“法轮功背后的社会问题”
  • 螺杆:李洪宽的耳光
  • 螺杆:驳《有六点可以明证六四平乱是正确的》
  • 螺杆:六四 - 永远的话题
  • 螺杆:利用精神病人搞政治运动的荒诞
  • 螺杆:不要以为工人不会算账! 大庆工人的买断金不合理
  • 螺杆:清理精神污染,六四与反法轮功
  • 螺杆: 有感于《六四》十三周年
  • 螺杆:关于法轮功的一点讨论
  • 螺杆:从信仰危机看法轮功
  • 大陆压制言论自由风声紧:博讯网友螺杆两日未登陆博讯论坛引发"逮捕"猜疑
  • 螺杆:王炳章等三人到底现在哪里?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