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

螺杆:不锈钢老鼠和蜘蛛网(二)

【博讯2002年12月06日消息】    故事四:

   我那时还在读高中,有位邻居胖大妈,没儿没女是个孤寡女人。居委会主任朱家二姨说,胖大妈原是国民党的官太太,丈夫跑到台湾去了(胖大妈说是阵亡了)。文革开始时,胖大妈无处可逃,就被红卫兵揪斗游街,吓的不行,只好承认自己是个“潜伏特务”,接着“革命群众”逼她交出“电台”,她又捱不住打,就谎说电台埋在屋子里,结果挖了很深也没有,愤怒的“革命群众”对她又是一阵暴打,差点没打死。听朱家二姨说,文革“清理阶级队伍”时,为了“外调”胖大妈的反革命历史,街道干部花了大半年时间,跑了大半个中国,除了西马拉雅山和台湾没去,凡是胖大妈交待的地方,都调了个底儿翻上,结果全是假的,全是这个“女特务”在胡说八道。后来一有风吹草动,胖大妈就要主动的前往居委会报到,接受“群众专政”。但我母亲背地里常常代表我们全家为她“落实政策”,说胖大妈仅仅是个国军连长的姨太太而已,是穷人家出身,不是坏女人。确实,她本来也是个挺慈祥挺善良的大妈,怎么看,也不象电影里演的那些凶恶的国民党官太太。当然,居委会干部和派出所片警们可从来没这么认为,在他们眼中,胖大妈就是个女特务,就是个永远的阶级敌人。

   努克亲王要来友好访问了,对胖大妈怎么处理呢?象她这样历史复杂的“阶级敌人”在城市中还有千千万万,总不能全关起来吧?但“群众专政就是好”,朱家二姨先对胖大妈声严厉色地交待了一阵党的政策,警告她:在外宾来访期间,只准老老实实不准乱说乱动。然后就把监视胖大妈的光荣任务交给了母亲,过后母亲只好对胖大妈一再表示遗憾和歉意,胖大妈也哭着表示理解和接受群众的“监督改造”。 (博讯boxun.com)

   欢迎贵宾的演习搞了不知有多少次,那些在街上走动的情侣,领着小孩的工人夫妇,路边游戏的中学生,都是便衣警察和学生干部们假扮的,甚至手上拎着的水果啦缶头啦点心啦,也都是从商店借用的样品,那些准备接受外宾访问的“家庭”,也是由政治上可靠的劳动模范,党团员和幼儿园中挑选的乖孩子拼凑起来的,总之,全是假的,全是演戏。在外宾来到那天,上级要求学校不放学,工厂不收工,交通停顿,商店关门,要保持一种静止的稳定状态。象胖大妈这类不是太危险的阶级敌人,也要被负责监督他们的邻舍,在门外上了锁,关在自己家里蹲班房做囚犯。反正在安全上是滴水不漏,绝对不可能出现刺客,更不可能出现有辱党和国家形象的事情。

   努克亲王终于来了,这可是百年不遇的眼福啊,我家的窗子就临着路边,是瞻仰亲王的最佳位置,我们在屋子里从窗子望去,发现那些假扮的行人开始整理打扮并走动了,就判断出亲王的车队就要过来了。这时我突然产生了一个念头,就是解放胖大妈,要她也来一睹亲王的风采,当然我不懂这样做会有什么后果,我几乎没怎么犹豫,就趁母亲不注意偷了钥匙,悄悄地开了胖大妈家的房门,骗她说母亲请她,就把她拉到了我家。胖大妈得知原委很害怕,又怕回去被人看见,左右为难,不过事已至此,母亲也就一不做二不休,找了一付眼镜和一条围巾给胖大妈戴上了,脸上遮了个严严实实,全家人的脑袋都挤在一个窗口,等待好戏开台,母亲一再叮咛,防着点你二姨,千万别让她瞅着!因为朱家二姨此时,就象狱卒一样正在这栋房子外面巡游,看守着她管辖的居民们。

   努克亲王路过时,我看到他并没有象人们期待的那样,象电影里那样的可爱亲切,他似乎很疲倦,和莫尼克夫人偎依在车中半睡的样子,而且车队是飞快地驶过的。亲王连看都没看一眼那些笑逐颜开的,向他频频招手欢迎的人,所以他也根本不知道那些欢迎者们,胸前都戴着“工作人员”的标志。为了迎接努克亲王的到来,这个城市劳民伤财的整整折腾了三个多月!三个多月里,这个城市的上空,每天都回荡着那首亲王谱写的歌曲:啊!亲爱的中国啊!

   故事五:

   你说了个女特务的故事,但你的女特务是假的。一个家庭妇女怎么可能是潜伏特务呢,这太荒唐了。我给你说个“真”的吧。我认识一个搞化工专业的女工程师,是个生在中国的日本女孩,在我们那儿,日本或俄国血统的孩子很多,差不多都是战乱时寄养在中国人家中的。中日建交之后的几年,这个女同学找到了在日本的母亲,后来就去日本探了亲,但回来时间不长,就被刚成立不久的国家安全局抓起来了。后来听说是秘密审判的,被判了二十年重刑。她的孩子当时才一周岁不到,现在也应该有二十多岁了。

   其实从她与海外有了联系那天起,国安部门就开始注意她了,因为她平时的政治表现不好,经常有“反动言论”,这些情况,她所在的企业党组织都有掌握。她与海外的往来信件都是被监控的,在单位就不用说了,周围的人都在监视她,有上面安排的,也有积极分子主动的,这点,她与她的丈夫和好朋友们都浑然不知。她的住处,早就被国安人员秘密搜查过了。为了监视她的活动,国安人员特地化装成一对夫妇,搬进了与她住处对面窗口的那家房间(原来的住户被动员暂住别处),安放了红外望远镜和摄像机,二十四小时监测她的一举一动。那么为什么不马上抓她呢?据说国安局要破获更大的敌特组织。不过,另有知情的人说,是因为没有拿到确凿证据。

   这个知情者说,当地的国安局刚刚成立,要搞出点成绩来,上头有指示,有个台湾情报组织的案子,一定要破获。为了拿到确凿证据,国安局特地设了个圈套,通过女工程师的企业安排她去参加一个重要的部级学术会议,这样的会议,本来她是不够资格参加的,所以她受宠若惊,以为自己受到了领导的极大重视和信任。在这种会议上自作聪明地作了记录,而这类会议都有严格纪律,是不准记录的。于是她就这样在会场被逮捕了,证据是确凿的。她被捕后,在国安局臆测中的敌特组织也顺利地破案了,接连好几个象她一样的日本孩子都承认了自己是“台湾特务”,他们有被美人计或美男计俘虏的,也有被金钱收买的,都招认了自己向台湾提供情报的罪行,原来他们还是同一个“大陆情报站”的,尽管他们彼此并不相识,但是全部都是“证据确凿”。

   这个故事的另一个版本则是公开的,见诸于当时的很多报刊杂志上登载的“法制文学”,但都隐去了真实姓名,都有雷同的情节,如收集情报,投寄密写信,领取活动经费等,据说这些特务的经费数额并不是很可观,当时每年也不过区区几百块人民币而已,很难理解这些台特,为什么会为了这点小钱而舍上身家性命。这类“法制文学”作品,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对美人计之类的涉黄情节大加渲染津津乐道。大数读者争相传看这些“法制文学”,倒不是为了得到法制知识,而是对其中那些半遮半掩的色情描写感兴趣,为此,那些官办的“法制”报刊杂志社也大大的赚了一笔。“台特”们在失去自由之后,人们也没有放过他(她)们,还要从他(她)们身上榨取隐私资源,满足窥阴癖和意淫。每篇“法制文学”作品的结尾,当然也没有忘记告诫人们:叛国投敌是逃不过“人民审判的”。

   也许这个案件的真相,要在数年之后才会大白于天下,但知情人又曝出了另一种可能:他(她)们或者人间蒸发,或者早已被秘密释放了!什么?你说高瞻?高瞻还是比较幸运的,因为时代不同了,如果倒退十年,在“证据确凿”下,她能逃过中共的监狱吗?能逃过那些恶警和“法制文学”对她的性侵犯么?高瞻揭露了她被中共国安关押过程中的非人折磨,无非是在一千瓦大灯泡照射下不准她睡觉,不给她水喝等等,这与那个女工程师所受的酷刑比起来,不过小菜一碟而已。即使她们真的是特务,台湾背景和美国背景也不同,所受到的人身伤害也不同,同样是罪犯,赖昌星就要引渡,杨斌就要驱逐,因为柿子的软硬不同。

   上面这些故事,都是关于《不锈钢老鼠》这类青年朋友的真人真事,其实这些青年朋友,都是极平凡的人物,他们的共同之处,都是有同情心,有正义感,敢于怒视和抗拒中共的专制邪恶,敢于冲破那张恐怖的蜘蛛网,他(她)们的故事,说起来平常又非凡,听起来心热又胆寒。至于今天的《不锈钢老鼠》刘荻小姐的命运,已经有林海和杨子立的前车之鉴,再往早说,有北大女生林昭为榜样。现在中共自我标榜尊崇人权,正在走上政改民主之路,可实际做的却是另一回事,中共所做的,就是捉尽《不锈钢老鼠》这样弱不禁风的小女孩,把她们投进监狱去,堵上她们的嘴巴。这样,就再也没有天真无邪的小孩子,当众指出它本来就是一丝不挂的,什么“新装”也没穿的尴尬和丑态了,它本来就是一只丑陋的大蜘蛛!(全文完)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螺杆:不锈钢老鼠和蜘蛛网(一)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