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

原心:精英主义的权力崇拜是公民权利的主要障碍

【博讯2002年12月17日消息】    在现代文明社会,我们认为所有人类都有权要求种类上的人身平等,因此公民具有生命等人身权利;我们认为所有人类都有权要求种类上的经济平等,因此公民具有财产等经济权利;我们认为所有人类都有权要求种类上的政治平等,因此公民具有民主等政治权利;我们认为所有人类都有权要求种类上的意志和行为的平等,因此公民具有言论信仰等自由权利。这些公民权利被认为是与生具来的平等权利,是无可非议无可替代的,是受法律保护和维护的。

   我们把公民权利定义为人类在社会生活中的幸福目标,因此追求权利就是追求幸福生活,享受权利就是享受幸福生活,显然这种幸福的感受和承受,是跟公民在社会中的具体实在的对象不可分割的,是不能被任何人和集团代替代表的。中共的“马列毛”教条沉迷于“一切权力属于人民”的蛊惑宣传之中,分不清楚官僚权力和公民权利的区别,往往陷入“代表人民行使权力”的“正确性“和”可行性”之中,因而默认了统治者在利用权力“代表”公民权利的过程中“享受(其实是侵犯)”了公民自身权利的丑恶事实。无论是在包庇贪赃枉法的腐败官僚上表现出的瓜分社会资源,还是在镇压官逼民反的抗议群众中表现出的迫害人类正义,来自专制权力对公民权利的肆无忌惮的侵犯,都无一例外地制造了社会灾难和人们苦难。对遭受侵犯权利的公民而言,专制的独裁者依靠不平等的政治经济地位来操纵的“代表权力”,不仅在实施的过程中制造了不平等的社会环境,而且在追求的目标上霸占了公民的幸福果实。

   在民主制度下和专制制度下,都同时存在一些所谓的“精英主义”的论调,主张人类个体之间可以存在因为世俗的权力地位上的不平等情形的而导致的在公民权利上的某些程度的不平等。他们认同或者部分地认同权力对权利地侵犯,实质上否定了人类在共同属性上应该拥有地绝对平等的权利。在专制制度下,某些人认为部分人具有“特殊的能力”,“较高的智慧”或者拥有“天生的较高的(阶级)地位”,因而“天生地拥有权力和享受权利”。在民主制度下,有些人认为人类之间唯有“机会的平等”才是唯一的平等条件,极端地反对任何环境制约的平等,忽略人类社会中每个具体的个体之间存在着先天的天赋不同和后天的局限歧异所导致的实际上的不平等,漠视来自强势群体的毫无限制的自由和权力导致侵犯社会弱势群体的公民权利的事实。 (博讯boxun.com)

   典型的精英主义者普遍地喜欢用“特殊国情”论来掩饰产生不平等事实的因素,认为中国当今的政治经济的不合理现实是某些历史的“不可抗”因素造成的,而不是权力侵犯权利造成的,或者干脆认为在此“特殊环境”下权力侵犯权利是“合理”的。显然,他们认为在公民权利在某些“特殊环境”下是可以被宣称为“不存在”的,或者认为侵犯和剥夺公民权利是可以被定义成“合理合法”的。因此,在他们的推理逻辑下,公民权利并不是人类共同属性上的平等权利,而是在环境制约条件下的“不平等权利”;以“低素质”因素来反对公民权利,也是公然地否认了公民权利在人类共同属性上地平等性质,主张“高素质”人应“合理合法”地赋予权力,而无视这种不平等的“赋予”过程中侵犯“低素质”人的权利和造成不平等的环境;所谓“稳定压倒一切”的狡辩,则仍然是将“稳定”条件下的强势群体的自由和利益凌驾于弱势群体的权利之上,漠视这种“稳定”条件下鼓励维持着毫无限制的自由和权力对公民权利的肆意侵犯,漠视这种“稳定”条件对弱势群体造成的普遍的不平等环境。

   从精英主义出发的人往往本身就很难区分权力与权利的不同,或者干脆将权力视为权利。一切以权力为中心的人容易漠视对百姓权利的剥夺侵犯,将维持专制权力带来的部分群体的利益视为高于维护全体的公民平等权利,因而将权力侵犯权利导致的不平等不正义的社会现实,当成是社会平等正义的代价牺牲而忍受。

   这种对人类平等正义的普遍价值观念的反动,使得精英主义者常常将公民的任何反抗暴力政治的行为都视为十恶不赦的“反动”事物。例如将现代民主革命简单类比成古代农民起义的“造反夺权”,故意歪曲当今中国的民主自由运动在于谋求公民政治经济权利和人权自由的根本宗旨,用个别的历史事例,或者拿革命同改良的矛盾来全盘否定民主革命的必要性和正义性;将现代农民骚动和工人抗争不分青红皂白地等同于“暴力破坏”,无视工人和农民权利被暴政权力侵犯在先的事实,也故意漠视贫穷的下层工农群体和其他弱势群体,在无休止的权力泛滥造成的日益恶劣的不平等环境中能承受的底线;甚至将明显的以和平方式诉求公民权利的法轮功信徒坚持信仰的行为,当成是“破坏稳定”的因素,用所谓“不科学不正确”的主观成见,来否定公民平等的信仰权利,将公民不受限制的自由权利加上他们主观臆断自以为是的限制条件。

   在信誓旦旦的“反暴力反破坏”,维护“稳定大局”,正视“特殊国情”和坚持“科学正确”的喧嚣口号中,唯独不见他们关注社会日益不公平不平等的现实和根源。中国人对权力根深蒂固的顶礼膜拜,在这类精英主义者对公民权利和公平正义的极端否定的论调中,表现地特别顽固。在现代地专制社会中,沉迷于权力争斗意识之中不能自觉的典型,已经不是表现在对权力的追求逐鹿上,而是表现在认同官僚权力侵犯公民权利的“合法性”之上。这种“唯权力主义”的狂热的反平等反正义的本质,在当今中国追求民主自由的革命和改良运动中,则是阻碍公民权利意识萌芽的主要思想障碍,也是革命和改良运动的主要理论障碍。

   (原心文章,欢迎转载)2002-12-17 _(博讯:自由发稿人) (博讯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