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

[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6]008云飞扬与清水君通信摘要

【博讯2003年2月27日消息】
清水君更多文章请看清水君专栏

清水君编前按:

   根据云飞扬兄的意见,将我们来往信函部分内容公布,以作为中华爱国民主党成长发展过程中的重要史实,以见证中华爱国民主党从始至终的民主讨论风气。 (博讯boxun.com)

   求同存异,举大义不拘小节,任何问题,都可以先进行协商沟通,再通过民主公正的程序在组织内外得到解决。

   云飞扬之所以加盟中华爱国民主党,不等于云飞扬和清水君之间就没有一丝一毫的思想差异,不等于以后就不会在实践中产生分歧,但是,为了爱国爱民的原则,大家都能够坦诚布公地交流想法,达到共识,并从中加深感情,矢志共同奋斗!

   这就是我们中华爱国民主党今天和未来从事爱国民主运动所必须遵循的民主原则。

   要知道,大家是为了共同的爱国爱民理想,从不同阵营、从不同国家、从不同岗位走到一起来的,凡我爱国民主同仁,都不应斤斤计较个人得失、地位高低、荣辱功名,不应自乱阵营,要停止不必要的争议,停止人身的攻击,先把爱国民主事业干起来,有问题可以通过单独之间、组织内、组织外这样一个先后过程,以宽容平和的方式,以民主平等的方式,去解决争议。


----------云飞扬来信------------

   清水君:

   您让我有些害怕,我最近一直在研究海外民主组织,可是都觉得有些欠缺或者什幺,于是我甚至有些想和仁人志士合作组织一个从网络上开始的把“民主、爱国、爱民”作为宗旨的党派。

   今天偶尔看到你在博讯上关于中华爱国民主党的几则工作通讯,我大吃一惊:

   你几乎已经把我的想法完全实行起来,而我完全不知道。本人对您敬仰之极。只是希望一定要小心谨慎,步步为营,千万不要步其它党派的后尘。

   我是云飞扬,大概不需要介绍。我在想,我应该为您的努力尽一份力,也许尽一份还不够。我完全同意您发表在博讯上二月十七日文章中的意思(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4),并且愿意和您并肩作战,您接受我吗?我想说,如果我们联合起来,再详细研究部署成立党的工作,一步步扎实进行,您能够设想我们可以有多大成就吗?

   我有些激动,如果一切真象我想象中的,那幺我冒多大危险也要和您见个面单独磋商。

   为了安全,今天就这幺多。请尽快联系

   云飞扬

   -----------------------------云飞扬来信-------------

   清水君:

   你好!

   我必须先确定你使用的邮件地址是否安全,这里请你原谅我迟了几天回信.加上,你现在干的事在我看来绝对不是一件小事,我也需要这几天的时间去清醒思考一下.现在经过慎重思考,我给你回信.

   你应该知道自己在干什幺吧?组织一个党,一个叫中华爱国民主党的党组织!你一直在海外,也一定知道海外有多少个爱国的,民主的仁人志士组织的党派吧?虽然他们都在进行活动,吸收党员,扩大影响,并且大多是有国际上知名的中国民运领袖牵头的,可是却让人痛心的发现这样一个事实:每多一个海外中国民主党派,不但不说明我们的民主力量增强了,反而表明我们的海外民主力量进一步分裂,到如今已经四分五裂了.

   如今是政党政治的时代.我虽然不否认个人对社会进步政治民主的贡献,但如果不利用政党开展政治斗争的话,个人终将一事无成.这已经是不争的事实.这使得成立标榜民主,爱国,进步为宗旨的政党如雨后春笋般,可是我始终认为少了点什幺!到底少了什幺呢?你思考过吗?

   这些年,我经常看到海外有民主党派成立,心中总是兴奋异常,并且偷偷把他们的党纲背下来.并暗暗发誓,在关键时候,就是抛头颅洒鲜血,我也要保护这些政党和他们的组织者,这使得我时常有悲壮激昂的感觉,让我觉得我这个中共特务和海外民主人士紧紧联系着.我想这些是我这些年能够在世界上最卑鄙的中共特务机关坚持下去的精神动力.我也要告诉你的是,本人当初是要到国外为中华民族"偷科学技术"的.但是自多次在海外执行秘密任务后,自己的思想受到了影响.

   我说不出什幺,你不要笑话,这样简单的说吧:我觉得民主自由政体下人民活得自由安全.中国的共产专制和我们几千年的封建专制本质是一样的,是反人类、反社会进步的.外国人和海外华人可以在自由民主平等的政体下生活,那幺我的兄弟姐妹,父老乡亲,那些和我一样黄皮肤黑眼睛的中国人也一定能够在中国实现这样的制度,建设这样的制度,并享受这样的制度.

   你表扬我,称赞我身在中共特殊利益阶层却仍然心系民主运动,其实我还是说不出个道道.就算你说我处于中共特殊利益集团的话没有错(其实专制制度下的由于对付人民的特务充其量是吃得好点的"走狗"而已),就算我的确可以丰衣足食(当然是靠压榨人民,靠贪污腐败),并且就算我可以为子孙后代留下财产,甚至移民海外.那又怎幺样呢?

   中国永远是中国,中国人到哪里也是中国人!如果我们的国家,我们的民族不进步,甚至一直象现在这样成为地球上少有的实行这种反人类的共产专制的国家,那幺中国人就象被烙上人类耻辱印记的人种!你们身在海外的华人比我感受更深.我深深的爱着我的国家和这个国家的人民,无论是茫然的下岗工人,还是街边站着的充满期望的盲流,抑或那好几亿已经早已不存在任何指望的农民兄弟姐妹,我都深深爱着他们.我想为他们做点什幺,这是我从小的愿望.只是通过和外界的接触中,从自己的粗浅的经验和认识,我才慢慢坚信中国一定要实现民主政体才有希望,才会进步,从而人民才会获得安全,和平,以及幸福生活.

   于是很自然的,我把自己的希望寄托在海内外以在中国实现民主为宗旨的政党上.我曾经好一阵子研究海外的民主党派,想选择一个自己可以投身效劳的.例如我前面说的,我几乎会背诵所有党派的宗旨,党章.后来我还是发现少点什幺.那就是在这个过程中,中国共产党的党章也不时出现在我脑海中,我大学时就加入了共产党,所以对于共产党党章一点也不陌生.你一定也研究过中共党章.你有没有注意到共产党的党章里"人民""民主"的字眼出现的频率不少于任何一个海外民主党派的党章?

   (清水君注:虽然家人朋友中就有很多共产党员,从小熟读共产党书籍,但是,当云飞扬兄现在提醒我时,我只记得共产党党章中要求[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而且有[忠于党的领导,服从党的指示,维护党的利益]之类唯党独尊的内容。当我起草党章和其它文件时,从来没有借鉴任何党派的党章资料,所有的话语自然而然,从心里涌出,[不以参政执政为目标]既不是什么[阴谋诡计],也没有所谓的高人指点,然而,这却是和云飞扬先生及广大同仁们不谋而合的。投身爱国民主运动之后,我们会发觉自己有时也可以很高尚,也可以很睿智,因为我们不再以一颗小我的心看天下,站得高自然看得远!)

   当然我这里不是拿他们做比较,没法比.可是一定有些内部的联系让我生出如此荒唐的比较。后来,我总算明白了一些:既然承认政党是这个历史时代政治生活中的最主要的角色,那幺任何党派,无论你成立的宗旨是什幺(当然到现在这个世界上也没有出现党章中规定要反民主反人民的政党),都得按照政党的游戏规则来玩,不是吗?

   至于有哪些游戏规则,我不是太了解.不过好象都会以执政,治理国家,掌握政权为己任,并且对其他政党具有排他性.不知道我说得对不对?掌握政权!治理国家!执政!这些词语让我听得胆战心惊,和他们相关的词语自然是钩心斗角,争权夺利.最后达到执政后开始欺压人民!有些甚至在执政八字还没有一撇时就开始为了名誉地位、经费、外国人的支持,以及可以贪污的人民捐款等而大打出手,让人不寒而栗!

   这可能就是隐藏在我心中的疑问.这些年我一直没有找到一个可以让我投靠的党派,自己始终象大海中一根飘浮的稻草,充满期望,却不知道停靠哪里.前几年当魏京生王丹等人一个个被释放时,我心中暗喜,这下海外民主运动可以联合成强大力量啦!有好几次,我都暗暗给家人交代了后事,我想如果有必要,我会不顾危险协助海外民主运动.后来的事情不说了,你比我清楚.

   有时我甚至想,如果我可以把自己缠上炸药,不是为了破坏或者暗杀,而是用我的自炸来清醒国人,指明方向,我也愿意做.可是又一想,连我自己都糊涂,不明路在何方,如何去感染别人?你大概可以从小说"008在行动"中看出一个特务的无奈,那虽然只是小说,可是对于一个愿意为了中国民主事业而献身的中共特务,云飞扬除了采取采取小说中描写的手段,你能够指出其他方向吗?

   当我偶尔看到你们要组党的消息后,心情有些激动,并陷入了良久的沉思……我思忖:清水君是清醒人,在这个时候组党,那幺你一定找到了避免前车之覆的良方,否则你何苦再多组织一个只会进一步分裂目前海外民主力量,自觉或者不自觉卷入沽名钓誉,争权夺利的行列,并且注定要失败的民主党派?!

   (清水君注:其实,筹备组织中华爱国民主党时,并非意味着我们已经完全预计到了所要面临的困难,并有了现成的答案。任何不可预测的事情总是会发生,但是,我们深信,我们通过民主的方式,去协商去沟通,去讨论去选择,去实践去总结,一定可以克服困难继续前进,我们现时认为克服不了的困难,届时可能会有同仁发挥智慧提出解决方案。既然所有的困难都是由人产生的,必然能够由人去克服。)

   难道我们就跳不出这样一个怪圈:要在中国实现民主就要组织党派,组织党派就要按照几百年政党的框框去干,其中就包括夺取权力,瓜分权力,统治人民.可是,在目前中国的情况,人民已经不可能再把自己的希望放在某个政党上面,无论你的党章宗旨多幺"人民",爱国,和民主.当时的国民党成为"刮民党",共产党又把人民的财产共成一小撮贪污腐败的民族败类手里.到时那些民主党是否会成为"你民我主"的党?别说缺乏教育的芸芸中华儿女产生怀疑,就算我这个受到一些教育的人也拿不定主意.更何况,一将功成万骨枯,此话又何尝不可以用在中国的政党上面:一党功成千万骨枯!

   (清水君注:政党是国民团结起来展示意志和力量的存在形式,决定政党的主体当然在国民,所以国民只是利用政党达成爱国爱民的目标,而不应该把政党抬高到超越国家和国民利益的位置上去!)

   清水君,既然你邀请我共同加入成立中华爱国民主党的工作,我今天就提一些经过慎重考虑的建议:

   我们要把中华爱国民主党建成一个不是"政党"的政党!我们的宗旨:爱国,民主,进步!-----爱我中华,最好的办法就是在中国实现民主政体,也只有实现民主政体,我们的中华民族才会在世界上取得辉煌的进步!这些都是你成立党的宗旨,我完全赞成.加入条件:当你无论在天涯在海角都心系中华民族,并以中华儿女的身份而骄傲;当你在夜深人静暗暗为中华民族的苦难默默流泪,并情不自禁握紧你的拳头;当热血还在你体内奔流,并时刻想奋起为国民做点事情的时候……-----你已经是一个合格的中华爱国民主党党员!

   这些应该也是你的意思,并且我特别欣赏你不拘一格吸收党员的主张.特别欣赏你把七千万共产党员和少数的共产党恶棍,贪污犯,独裁利益集团区别开来.

   我们就是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人,转化一切可以转化的人,我们的敌人只有一个:共产党独裁制度!只要你是爱国的,支持推翻共产党专制独裁,在中国实现民主政体,那幺无论你现在属于哪个党派团体,你都可以加入我们的中华爱国民主党!-----我们是被信仰、理想紧紧联系在一起的政党,执政绝对不是我们的目标,在中国实现民主政体才是我们的目标.无论哪个政党组织或者个人拥有我们相同的目标和信仰,都是我们的盟友和同仁!

   清水君,我突然打住,因为我怕你不愿再看下去.你可能迷惑,按照以上的要求,这哪里还是一个政党?不错,这就是我说的成立一个不是政党的政党.

   我们政党的成功就是实现我们政党的目标宗旨,实现后,我们政党甚至可以宣布解散,那时我们就宣布胜利.有人肯定会奇怪,政党都以执政为目的,宣布解散,这是哪门子的胜利?那是因为我们这个党界定胜利的方法不同,对于我们来说,中华民族实现民主自由平等的政治体制就是我们的胜利,除此之外,我们这个党没有自己政党和个人的利益!

   你千万不要以为我疯了,因为按照我说的,那还成立这个政党干什幺?世界上有哪个政党不是以执政为目标,不是以席位为宗旨,不是摩拳擦掌,随时接掌政权?如果你真这样认为,如果你认为成功就是取而代之,如果你认为我们的成功就是到时一呼百应,领导民主新潮流的话,那就请你不用再看下去,也请你忘记我,不必回信.我祝你好运,但是我可以未卜先知的告诉你:你不会成功!

   纵观今时今日的中国,凡是以政党和个人利益为前提的民主运动都不可能成功,只有胸怀中华民族,不计政党和个人利益,齐心协力,才可以取得彻底和最后的胜利.我人卑位贱,可是不止一次遥祝海外民主人士忘掉自己,忘掉自己的政党,忘掉自己的位置和得失,只记住一个共同的目标:民主中国!只针对一个敌人:共产专制!

   清水君,我之所以和你说这些,不是没有原因的.因为我从你们的党章和宗旨以及你敞开胸怀,广泛征求的意见中,已经看出了很多和我上面相似的思路.如果你愿意继续听我的意见,或者愿意和我一切来实现这个"不可能的任务",我一定全力以赴,在所不惜.

   不过我私下有个请求,也是一个约定,不知道你可以接收否?那就是,今后如果我们大家筹备的这个党取得了巨大成绩,为人民为国家作出了贡献的话,我们(包括目前所有参加筹备的人士)谁都不可以居功自傲,甚至在必要时候我们集体退出!并且我要你现在就和我一起发誓:我们组建这个党没有私心,而且今后政党目标达到之日,就是我们功成身退的时候!

   我知道自己没有治国的才能,我也不管你有没有治国才能和治国意愿,我让你现在答应,到时和我一切退出,让更加有才能的党派和人士来参加治理,你我一定退出!如果你答应(我要你公开答应),我愿意和你结拜为为中国民主自由奋斗的兄弟,并且我立刻动员我的资源和力量加入中华爱国民主党.今后为了我们的目标风雨同舟,生死与共.当中国实现民主自由平等的日子,就是我们两老哥们退隐之时,到时我邀请你到我家乡去喝酒.

   (清水君注:虽然从民主公正的角度来说,云飞扬兄的要求有侵犯清水君的人权之嫌,但组织中华爱国民主党的目标本来就不是为了小我,所以清水君很高兴地响应云飞扬兄的提议,宣誓共进退!)

   你如果同意我的建议,我还有更加详细的考虑,例如关于我们政党的一些基本工作,我认为:

   首先,应该把普及民主教育作为经常任务,不但在国内,也要在国外华人中(国外很多华人甚至包括有些民主人士,生在民主中,却并不能完全理解民主的真谛)普及民主教育,包括中国适合民主政治制度的教育.

   其次,要竭力促成海外民主运动的整合。按说我们成立了中华爱国民主党,人家不和,我们不是很高兴?可是这是错误的,我们成立中华爱国民主党,重要的任务就是"为人作嫁".也就是说,如果必要时牺牲我们自己的党,而可以让海外民主运动整合成功的话,你我都应该立即照做.当然如何促成海外民主运动的整合,我们得先听一听海外民主人士的意见.可是要坚决除掉这样一种思想:那就我们凭什幺整合海外民主力量?

   不错,我们不但没有这个力量,也没有能力.可是有两点却让我们有成功的可能:第一我们没有力量和能力,但是我们有诚心,有愿望;第二也是最重要的,我们整合这个力量并不是要领导这个力量,相反我们整合这个力量后,我们愿意接受领导!

   再次,就是国内这一大块,我们在普及民主知识的基础上,应该广泛发动国内各阶层人民加入我们的党.但是我必须强调,一定不能不顾国内同胞的生命安全,搞形式主义.我建议如果无法登记联系的,只要我们的信息传达到国内人民,他自己心中愿意加入我们这个为了中国民主自由的组织,我们就接收他.所以我们的党组织在大陆应该好象更象一个自愿者组织,一个愿意为中国人民,愿意为中华民族做贡献的自愿者组织!

   另外,关于党费和经费.党费,建议设立最低限制(考虑到海外华人的生活不易),可以少到象征性质的诸如一元两元,有愿意出多的可以出多.党费应该用于党员组织等活动.至于党的活动经费,我建议主要从集资捐款来筹集(这些到时主要看我们去向经济单位或者个人宣传我们党的宗旨,得到人家支持和认可),并且由于我们党员散布世界各地,我建议党组织搞一些实业或者贸易,如果齐心协力,不难搞一个大跨国公司.就算不行,也至少可以搞一些经费.我们党员中形形色色人都有,更不乏做生意的,所以这个想法应该不难实现.我们要自食其力。很难想象,如果象我们党吸收的大多是年富力强的人,又主要生活在自由资本主义国家,连旨在筹集经费的生意都做不起来,我们还能够策划在中国实现自由经济吗?

   再次,也是我最关注的一点,就是按照我上面的讲法,我们这个党有了宗旨,有了奋斗目标,有了前进的方向和前进的动力,但是又不以执政,夺权为目的,那幺就出现一个问题:我们如何设立一套党的指导思想,党的治国理念,以及民主方向?

   我的建议非常简单,我们不应该在这方面下力气,或者换句话说,我们不要定一个框框.就我所知,目前海外民主人士和派别在民主理论和方法上各有坚持.从我的角度来看,我们应该实事求是,因为我们没有这个能力,我们应该面对这一点.今后也许有人有能力提出一套完整的中国特色的理论或者治国理念,又或者海内外民主人士和组织在摸索过程中走出一套有中国特色的自由民主制度.

   所以我坚决反对教条主义和形式主义,好象要搞一个党,就一定要有一套"秋收起义"的计划才象模象样,殊不知,那样就不但限制了自己,也排斥了不同意见者.我们谨记住的只有我们的宗旨:爱国,民主,进步等.这就够了.这就足够我们抛头颅洒鲜血啦.所以恕我直言:我不主张搞治国设计,或者搞研究.民主的道路是研究不出的.我们需要的是集思广益,包括一切来源.

   (清水君注:事实上我们自从公布党章草案后,很多朋友要求了解我们的行动纲领和治国理念,所以我们也随后公布了相关的资料,就目前而言,筹备中的中华爱国民主党已经形成了一整套完整有序的民主斗争、民主实践、民主选举、民主治国、民主监督的章程,而且得到了同仁们大致的赞同。我们之所以提前公布不成熟的章程,是希望大家心中有个谱,也能给国民们为未来奋斗的信心,也便于国民们以之与共产党现行制度进行优劣性的比较,当然,所有的章程都没有最后定案,也不可能完美,这些都需要我们在具体实践中去检讨调整,任何不同的意见,都可以通过组织内外民主讨论的程序去取舍修正。)

   最后,我还有一个建议,在党成立初期,我们应该把这个党定位为第一个通过互联网发起,通过互联网组织,以互联网为基地和以互联网为工具开展工作的中华爱国民主党.我们党初期经费肯定有限,但是由于我上面对党的界定,我坚信,只要我们自己心底无私,只要我们谦虚,我们一定会得到海外很多已经以互联网为基地进行民主活动的海外民主人士的支持.我自己就一直对主办大参考的李洪宽以及另外我叫不出名但受到他们刊物影响并对他们心怀感谢的人(如主办博讯,看中国,人民报,民主等等的有识之士)怀有有敬意,如果我们能够请他们协助甚至加入支持我们成立这个党,那不是更好.我知道你会认为这不可能,因为我从刊登"008在行动"这本网络小说中已经感觉到海外的民主刊物不但没有紧密合作,有些还互相排斥.可是消弥这种分裂不正是我们党的任务之一吗?还有很多具体建议,我想如果你愿意和我并肩战斗,和我结拜兄弟的话,我们一起用心用力,各尽所能。

   清水君兄,希望你认真考虑我的建议.我再提一下我主要的坚持:海外不再需要一个民主党组织,无论你的宗旨党章多幺与众不同,都注定半途而废.海外需要的是我上面说的那样一个完全没有政党特点的"政党",成立这个政党的人不是为了获得人家的经费资助,或者为了今后作官,更不是为了接管政权,一统江湖,而是要有服务精神,要愿意牺牲自己,愿意为一切民主力量和人士包括目前海外的民主人士和政党当"垫脚石",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去实现我们党的宗旨:一个民主的、自由的大中华!

   云飞扬


---------清水君复信--------------

   你好~~~~收到来信,仔细看了一遍,很感谢你的信任,也很赞赏你的奉献精神。现在,我正式给先生答复如下:

   1,我愿意和先生一起公开发布一个声明----云飞扬先生和清水君共同宣誓:发起和组建中华爱国民主党,是为了中华民族的强大繁荣,是为了实现爱国爱民的理想、在中国实现民主制度!因此,两人自此结为爱国民主同盟战友和兄弟,在爱国民主事业取得进展后,只要任何一方认为合适的时机,愿意共同退出政治领域。

   2,我们也可以在宣誓中承诺:中华爱国民主党不是以参政执政为目标的爱国民主组织和全民服务团体,因此,任何人利用组织的名义,谋取私利甚至祸国殃民,所有爱国民主同仁皆有权反对。3,中华爱国民主党未来的前途,应该交给全国人民选择,交给党内同志决议。因此,我和先生可以以个人的名义对党内外宣誓共进退,但是不能由我们两个人,来宣布党的生死命运,毕竟,中华爱国民主党不是清水君要生就生要死就死的,我们已经有很多的同志在为爱国民主党奋斗,我个人不能替他们作出决定,不能寒了天下同仁的心。顺便告诉先生,我们的一个成员,来信汇报今年内就要在大陆发展30名成员!而且,我们的主要工作方向,也是在国内发展和宣传组织,并非在海外和别人争夺资源,因此,我们的组织,绝非是加剧海外民运的分裂,而是凝聚和团结了许多民运之外爱国民主人士力量的组织。

   4,对于中华爱国民主党的资料,请先生全部阅读了解后继续给予意见,就组织不以参政执政为目标一事,在党章草案总则第3条中早已有具体规定,我们也多次在其它文件和党的通讯中传达发布,因此还导致一些国内党员对[不以参政执政为党的目标]表示反对意见,我已经作了必要的解释。未知生,焉知死?我们的组织并没有匆忙推出成立,现在还在筹备中,先生如果现在就断言不能成功,未免过于主观。

   5,先生的背景及思想,在008在行动一书中已经表达得淋漓尽致,所以,我敬佩先生的风格,愿意与先生在适合的时机共进退。事实上,以我的本性而言,我宁可现在就能退出政治,回国发展,和家人朋友团聚,然而,爱国民主事业总要有人牺牲,现在我责无旁贷,不能置组织许多同仁的信任于不顾、不能置爱国民主党于不顾.所以,我早已经计划好,在我们可以找到可靠的接班人带领中华爱国民主党时,我会退出。

   6,网络固然是重要的甚至目前是主要的工具,但是我认为不能单纯使用这一工具,必须配合以实际的组织和工作。举例言之,在海外,我们要出版和散布传单文件书籍,亲自到留学生区华侨区去发展组织,去传播思想,通过讲座会和讨论会等形式扩大交流;国内的,要在安全条件考量下,灵活散播传单发展潜在成员。这些细节,我们将讨论发布新的工作通报给同仁参考。

   7,关于组织形式,为了从开始就严格成员素质,维护党的形像,不能采取过于随意的方式发展成员,否则必将流于失信状态,所以目前国内外党员仍须酌情填写申请资料,通过形式强化心理上的入党。而且不久后我们将制作我们的党证,国内党员的证件可以通过扫描图片得到组织确认。

   8,关于党费问题,考虑到大陆的同仁都承担着生命和财产的巨大风险,所以全部免费,直到我们可以公开活动为止,但他们也须在不加重自己经济负担和有安全保障的情况下,自行传播印刷组织的资料,发展组织成员;海外同仁们所承担的风险相对较小,应该多分担党的工作和责任,可以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选择一次性永久党员100美金或者年度党员每年10美金的方式交纳党费。对于海外党员平均每月1000-2000美金左右的收入,应该不会造成经济负担,而且全部经费中占相当比例用来照顾生活困难的爱国成员及其家属,如果他们甚至负担不起10美金的年费,我们自然会补助,但是为严肃组织纪律,他们必须要主动缴纳党费,履行党员基本义务。

   9,关于募集经费问题,我和先生的想法完全一致,我们在正式成立后会举办各种大型的募捐活动,创办我们的实体,先生可参考<<关于慕集爱国民主经费>>一文,我们有比较具体的经费募集计划,

   10,无规矩不成方圆,先生既然能够背诵其它组织的党纲,自然能够研究知道我们的党章和他们的是何其不同!党章内有[停权留党]条文,即为发扬党内民主防止党内独裁而设.虽然先生热诚爱国,愿意牺牲,但仍须加强信心,全面了解,才能以更务实的精神,以更坚定的立场来开展工作,胜不骄败不馁,荣辱不惊。

   11,悲观者没有做领袖的权利!对于中国的爱国民主运动,对于中华爱国民主党,我的预测了解与先生有一定不同,请先生参阅我第一篇政治评论<<谏江泽民书>>,那时我已预期13年内会成功,今日,离成功还有10年而已!

   12,先生提出的口号[爱国、民主、进步]中,[进步]一词差强人意,何为进步?何为退步?必然各执一词徒增无谓的争论。而我所提出的:[爱国、民主、和平、统一],用和平来表达非暴力非极端立场,以统一表达反分裂反卖国立场。用语鲜明,文法协调,可以驳CCP独裁者栽赃爱国民主运动为[恐怖组织恐怖分子、勾结反华势力分裂祖国]等妖魔化措施,况且,这样的口号,对于国内党员,也容易起到一定的保护作用,比较易于为共产党绝大多数党员理解接受,可谓立于不败之地.请先生细思之.

   13,至于整合其它民主组织一事,不能心急,要顺其自然,水到渠成,目前好象是形势一片大乱,但大乱之中酝酿着大治,是脱颖而出还是淘汰出局,决定因素还是在每个组织内部!如果连自己组织内部尚且不能建立有效的民主监督制约机制,如何在未来的中国建立民主监督制约体系?事实上,民主运动也是一场以德服人的过程,有合作,有竞争,都正常。整合是所有爱国民主人士的愿望,但是,彼此之间不应该是谁领导谁的问题,我们不需要去领导别的组织,别的组织也未必适合领导爱民党,大家可以在基本理念认同的基础上,通过组织和个人的联系协商,在一些重大事情上达到共识,参与一些活动,并在实践中根据民意抉择整合,不能由任何人或任何组织私下决定。而且,组织之间的整合还相对简单,对于一些基本理念的差异,是不可能也没有必要一夜之间就整合的,民主的法则就是允许不同的理念存在,因此,也应该允许不同理念的组织存在,让时间,让实践,更重要的是让我们的爱国民主同仁们,去选择、去比较、去决定。

   至于更多问题,本人愿与先生在组织内,通过民主的方式去抉择,而不能由我们两个人私下交易或决定。

   所有同仁都必须明白:任何政策,任何决议,都必须建立在爱国民主的基础上,以是否符合爱国爱民的原则来检验对错,这就是我们组织最大的秘密,也是最大的党策。

   请先生详细研究清水君文集中的相关文章,增加了解,再决定是否与兄弟一起为国家民族奋斗。如果先生不能完全信任和了解,也可以先观望一些时期,再抉择。我们坚信,有先生的加入,中华爱国民主党必然如虎添翼!但是,即使有再多的困难,我们也不会失败!

   当然,成功不是属于我们的成功,是属于中华的成功,失败是属于我们的失败,是我们工作的不足!

   ------------云飞扬来信-----

   清水君:

   你好,看过你的信,并且好好思考了一下.我基本接受你的建议和对我信件的意见和批评.

   我这里真心告诉你,请你按照你的意思干,我的意见只作参考.并且我的主要大方向都是你支持的.我今后全力支持中华爱国民主党的事业,并且请接收我成为你们的一员.

   清水君,我们一定要齐心协力,千万不要太多争论,一句话:干了再说!

   我给你的长信,你可以公开刊登。你可以把我上次的信和你的回信刊登出来,并注明,我已经同意你的回信,并认为你讲得更有道理.今后请把我的名字公开放在中华爱国民主党的适当位置上.

   (清水君注:云飞扬兄实在太谦虚了,论能力论资历论才华论威望都不是清水君所能比拟的,唯一可以鼓舞清水君与云飞扬兄以及众多同仁并肩战斗的,只是大家都有一颗豁出去的爱国民主之心!在上次的复信中,不觉用词过重,深以为歉,然而云飞扬兄毫不介意,宽容接纳,令人感动。)

   我之所以同意上次信件公开,是觉得我写的很长,你回答的仔细,并且我们观点相似,你对我的指正也中肯.公布出来应该可以证明我们党一开始就是非常民主,并且可以吸收各界人士.

   云飞扬


---------清水君复信----------

   兄的来信,坦坦荡荡,更加让人仰慕。

   古人有云:平生不愿封万户候,但愿一识韩荆州(韩愈)。

   今日,无数朋友不愿发横财,但愿一识云飞扬风采。

   请原谅我昨天的信有些不妥的批评,很对不起先生。

   当时主要是因为先生断言我们的活动不会成功、注定失败之类,觉得我们还没有正式成立呢,先生先失去必胜信心,自乱军心。所以不由用词重了一些,请先生原谅。

   坦白说,我坚信胜利一定是属于中华爱国民主党、属于所有的爱国民主组织的。如果没有这个信念,我们现在就投降好了,被别的组织收买好了,何必多此一举呢。

   先生应该看到,我发起倡议这个组织不是一朝一夕的冲动,因此把我们的得失都考虑了。一句话:

   我们有必死的决心,有必胜的信心!

   先生是与清水君自此并肩奋斗的,是中华爱国民主党共同的发起人和筹委会成员。先生既然以[008在行动]一书成名,那幺,先生在党的编号干脆也是A008,我的代号是A013。

   我今天晚上会起草一个公开声明,就是我们共同宣誓在中华爱国民主事业看到胜利曙光的时候,任何一方退出,双方必然一起退出。因为监督是互相的,我们也要考虑到先生万一以后成为独裁者的情况啊,哈哈,互相监督和制约罢。

   但是,声明只是从道德的层面约束,我们必须主要依靠党内的民主制度来制约,建立党内自我完善和预防独裁的机制,这个远比我们的宣誓更有作用,因为它能够把所有的组织成员,都置于民主的监督约束下。另外,为了扩大先生对中华爱国民主党的激励作用,我们将在发表宣誓声明前,先发表新闻通报:008云飞扬正式宣布加入中华爱国民主党,并担任创党发起人和筹委会的重任。

   我也会对先生所同意发表的来信进行安全处理,之后作为中华爱国民主党通讯来发布。

   先生为难,我们为易;自此,我们所有党内同仁均结成爱国战友和亲密兄弟,任何人有错,同仁均有监督批评之义务,从此为爱国民主事业患难与共。

   同时,先生请更加努力保重和保密,我们不需要知道也绝对不会泄露先生的任何身份资料,先生方便时主动联系我们就可以了。先生能够加入中华爱国民主党,从气势上已经严重打击了独裁势力,鼓舞了爱国民主同仁,所以,除非绝对必要,我们不会要先生冒险犯难。爱国无罪,然而我们都已经或正在准备付出代价。虽然有时我们会孤独,但无论如何,[虽千万人,吾往矣]!现在,我们的组织已经有了很多人才,拥有的党员比中共初创时要多得多。而且,正是因为我们的组织不是通过苦难经历和国际名气来吸引人,而是通过踏踏实实的行为和理念来吸引人,所以,我们的组织,必将是富有希望理性平和的爱国民主组织。

   可以说,在海外民运组织中,我们不会参与任何派别之争,我们目前没有也永远不要有任何敌人,一旦我们做错,不论是组织内,还是组织外,所有同仁都有批评的权利,我们也必须有检讨改正的勇气;在中共独裁集团内,我们的敌人也非常少,而且要越来越少,我们要尽可能发展支持者,扩大同情者,转化理解者,孤立顽固者。

   敬礼!

   清水君


--------------编后:

   出于可以理解的理由,对信函内容进行了必要的安全处理和增删后,原件全部删除。

   在这样的时代,曾经以为我们找不到理想,找不到知音,然而,从筹备组织中华爱国民主党过程中,我们找到了越来越多的知音和朋友,我们找到了理想的寄托地。

   这些知音和朋友,不是酒肉朋友,不是金钱利益上的朋友,都是为了一颗爱国爱民的心,而生死与共!

   在云飞扬加入前后,清水君已经和许许多多的爱国民主同仁成为爱国同盟战友和亲密兄弟,而所有这些战友和兄弟之间,没有谁亲谁疏,没有谁领导谁,大家都是完全平等、协商合作的关系。不管谁来负责我们的组织,都受到所有成员的监督制约,任何利用组织的名义获取私利的行为,人人都有权讨伐。

   云飞扬与清水君的结盟宣誓,是我们组织内所有成员结盟的其中一个形式,也是对目前民运组织分裂内斗的一种逆反,代表了我们所有爱国民主同仁的决心。而且,以这种政治宣誓开始,所有爱国民主党同仁都不应该恋栈职位,应该把职位看成服务和责任,而不是荣耀和利益。

   我们相信,中华民族是世界上最优秀的,只要我们努力,只要我们认真,没有什么事情我们不能比外国人干得更好!未来的大中华民主联盟,一定最强大繁荣!


愿意加入中华爱国民主党,和我们并肩战斗的朋友们,请联系:


中华爱国民主党筹委会


[email protected]


2003年2月26日

(博讯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