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

潘一丁:“五四”的教训:民主只有平凡,没有伟大

【博讯2003年5月08日消息】    潘一丁更多文章请看潘一丁专栏

笔者在《民主的敌人是什麽》一文中,已经直截了当地指出它就是“大众皇帝”自己。再确切一点地说,就是民众受到由于现有社会理论的根本错误、而产生的各种有意无意的误导,不仅不能认识到,民主是一种具有真正“天赋”性质的、“知道就有,不懂则无”的客观存在,这种所谓的“天赋”,和成年男女相互之间,一定会产生的“性吸引”本能一样,跟人本身的素质高低、有没有文化、或是否上过“生理卫生课”、看不看三级片等,没有丝毫关系,也就是说,这是一种自然形成的本能表现,完全符合故事“小和尚、女人、老虎”中的描述。

   可惜今天的人类,反而把一个社会中的多数人必然要产生的、不是好就是坏的影响的、跟性本能完全一样的天赋、即所谓的“民主”,拿出来来大做文章,和过去帝王的作用等同起来,非要让人以“大众皇帝”的心态来对待、诉求“民主”,完全不顾宇宙自然界“量变到质变”的科学或哲学原理。而一味摹仿、套用,必然地会产生“成帝王业不足,败(百姓)自己事有余”的结果。以至于自以为进入“现代文明”的今天,连代表良知的东西方知识份子或读书人自己,其实都不识“民主”的“庐山真面目”。所以才会一个(中国读书人)成天价嚷嚷着“要民主”,向社会要、向国家要、向政府要、向政党要、向外国或联合国要、甚至鼓吹和历代个人野心家们一样地、用暴力革命来强行“要”。他们的表现,整个象一不知道自己嘴里天生长就一付“牙”,反而因为看到别人嘴里有一付好看、却未必好用的“假牙”,就以为自己没有“牙”一样,非要看人学样地也给自己弄一付才算数(如胡适就提出要“全盘西化”和鲁迅的“拿来主义”);而另一个(西方知识份子),因为生出来时,已经被弄去真牙装上“假牙”,以为“牙”就是公民投票权,是一种“优秀制度”提供的“福利”,从来没有享受过用“真牙”的感觉,没有比较、当然没有鉴别,还误以为别人没有“牙”。或者反而因为看到别人嘴里由于使用、保护不当产生的“蛀牙”或其它缺陷,就以为没有自己的“假牙”好,天真地(“职业装假牙”的除外)把人家产生的所有“健康”问题,都归咎于没有装“假牙”,非要热心地动员、鼓励别人拔去原来有的真牙,也装跟自己一样的“假牙”。于是全人类的社会,就在他们这对由错误判断形成的“力偶(物理学实用名词,类似作用在汽车方向盘上的力)”作用下,产生越来越严重的扭曲,而且可以肯定,只要不从根本上设法消除或改变这对“力偶”的作用,人类未来的问题,就只能越来越严重、危险而毫无希望。整个世界已经、并即将发生的所有现象,都可以从这样的原理中,找到正确的认识或解释,没有例外,这也是任何一个配得上称为“科学”的社会理论(如新“人类社会学”)必须具备的条件。 (博讯boxun.com)

   其实今天人类社会产生的种种问题,归根结底都是因为对人权、民主、自由的错误理解,和胡乱发挥的结果,这是完全合理而一点也不牵强附会的。也是为什麽相关问题矛盾百出、已经严重到如此地步、而居然还没有发现的原因。因为我们从来没有怀疑过这些最基本、最重要的概念,就其本身的逻辑合理性和客观正确性,进行过科学的探讨或检验确认,反而以一种最不负责任的“随行就市”态度,糊里糊涂地接受了他人当初只是根据自己情况和暂时的需要,仅仅靠从事相对低级、简单的自然科学研究积累下来的经验和能力,就动手设计出来的概念,当成可以盲从的圭臬而加以发挥。这种行为,其实就象我们用了一把胡乱刻度的尺、或一杆被动过手脚的秤来充作衡量手段进行交易行为;或从“天圆地方”的认识出发,来发展“天文学”所可能产生的结果一样,要是不出现问题,才是奇怪的事。而说明这一点是并不困难的。

   拿民主来说吧。今人在对民主认识上是一个典型“见木不见林”的问题。一个社会就象一片森林,它的客观形象和品质,取决于组成这片森林的所有树木整体的平均质量和长势。森林中任何一棵或一片长得特别高大(如几个领袖或伟人,个别优秀的政党)或特别矮小的树(如几种陋习),都是这片森林的组成部分,却又都不能完全代表这片森林。森林整体的发展,只取决于当地的地理环境、土壤和气候。文化就好比“土壤”,它和地理环境和气候有着互为因果的互动关系。就地球这个整体来看,由于地理环境、土壤和气候的不同,出现形形色色品种不同,大小、甚至质量也有高下之别的、各种各样的森林,应该是极为正常的事,正好对应了相对条件本来就有极大区别的地球整体,也因为有了适应能力和需求不同的植物,地球才得以保持最大面积的生态和有效的活力。真正体现了和宇宙本质层次一致的“多元”概念。反之,以为所有的树木都应该成为高大挺拔的美国红松,或棵棵都都结满桔子的加利福尼亚果树,那才是不现实而且愚蠢的思维,其愚蠢程度不亚于童话故事中的迈得斯王对拥有“金手指”的期望。

   民主的问题就是这样。它的“天赋”本质,决定了它不是有没有、而只能是以什麽形式体现的问题。而它的社会性又决定了它只能跟“社会人”、而不是跟“想说什麽说什麽,想做什麽做什麽”、有丛林生活般自由的、被叫做高等动物的“自然人”有关。那什麽是“社会人”呢?“社会人”就是经过文化加工出来的、能够适应“非自然生态环境—社会”生活的“自然人”。所以,天赋的“民主”的形式只能跟文化有关,那种以为跟社会制度作联系的说法,完全是因为从“只知其然”的低层次认识的缘故,跟将“日(月)蚀”说成“天狗吃日(月)”一样,都是错误的认识。

   要是站在高一点的“知其所以然”层次,来看这个问题,就会认识到,历史比较悠久的民族,当时既没有“气象资源探测卫星”可以知道哪里有最适合生活的条件和天然财富;也没有“资讯高速公路” 可以及时了解信息、果断作出“移民”决策;更没有飞机、、汽车、火车或船舶让自己可以派人去 “鸠占雀巢”。所以在形成的初期,他们能够做的,就是“因地制宜”和“就地取材”。根据环境可能提供的条件,想法主动适应,并在适应过程中,尽可能地让自己相对过得好一点。作为“加工”人的手段的文化,除非真有什麽以现有水平和能力,无法认识或了解的“宇宙力量”参与的因素,否则当然就会和那个民族当时的生存环境,有密切的互动因果关系。所以在这样的层次上提出什麽“蓝色(海洋)文明”或“黄色(大河)文明”,来形象地以示区别,到也说得过去。但要是再进一步“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地、非要说哪个一定比另外一个“优秀”,就只能拿来和“笑贫不笑娼”的浅薄实用主义意识来相提并论了。事实也正是如此,因为已经有越来越多的迹象,可以让我们有把握地宣称,起码古老而悠久的中华文明,非但一点也不比现存的任何已知文化落後,反而可能蕴藏着解决今天社会所无法解决的所有(注意!是包括SARS在内的所有,而不是个别)问题的真正“希望”所在。我们之所以没有发现,只能证明自己“有眼不识泰山”,或是“我思故我在”的疯子崇拜者罢了(欢迎各等读书人或“汉学家”反驳或质疑)。

   正因为我们根本没有真正认识“民主”的本质和真谛,所以直到今天,全人类非但不能善用这种“天赋民主”,发挥群策群力,以“社会大家庭一员”的真正主人公的心态,进行卓有成效的分工合作。反而受到有些人以错误社会理论的宣传、蛊惑误导,做起“(大众)皇帝梦”来。如果说在极权专制社会,因为一个皇帝或少数特权阶级,由于自私、贪婪等天性的过分发挥,已经可以让社会无法忍受。那麽一旦人人都以为自己可以享受同样的权利,并付诸行动时,可能产生什麽样的後果,就不难想象了。

   这才是今天世界范围内的,民主进程中的真正障碍和阻力的“症结”所在,因为我们今天不仅不能认识到民主是一种客观的存在,反而以为它是某种社会制度“创造发明”出来的产品,更想以“商业手段”来推销。具体而言,就是利用人人都有的自私、贪婪、追求幸福快乐的天性,让过去帝王、奴隶主之类、少数人当“广告模特儿”,对他们的赊奢、糜烂、任性、霸道的生活作风和行为,按照“寓教(唆)于乐”的客观原理,通过文学艺术和媒体的宣传,加以修饰、突出和美化,在民众心理中产生潜意识的羡慕和向往。终于被投机政客或野心家利用,以模糊狡滑的谎言,让民众产生可以有当上 “皇帝”般的尊严、享受权贵般生活待遇之类的幻觉,于是抱着“花小钱买彩票中大奖”的赌搏心理去加以支持。一旦上台後,诺言就一个个地“打了水漂”。这其中道理本来是象“羊毛出在羊身上” 一样地明摆着的,好比“羊众们”,听信一只答应送每只羊一条纯“羊毛毯”的羊“领袖羊”、而支持它当“羊皇帝(公仆、总统、主席)”的结果一样:该出的一点不能少,想得的却根本得不到。只能以自己对现实的失望,给下一个野心家提供了可以“不断革命”、形成“螺旋形”历史的机会,完全符合中国格言“想巧就是当”的结论。而中国人这样的真实教训早就有过了,明末的李自成,就是以“迎闯王,不纳粮”为号召赢得民众的支持的,结果虽然因为时间太短还来不及征粮,但却让京城民众“纳”了不少金银财宝、和包括吴三桂的爱妾陈圆圆在内的自己妻女!

   这完全是因为我们不知道“民主”是天赋性质的客观存在,反而以“盲人摸像”的方式来理解和企图实现“民主”,反而给“假冒伪劣”以可乘之机的原因。

   本来要是以中华文化训练出来的强大联想功能,认识“某种天赋”的真谛是并不困难的。大自然为生物准备了生命不可或缺的三大条件—空气、水、食物。我们可以坚持十数天不吃食物、数天不喝水,但是大陆遇难潜水艇上的官兵用生命换来的经验证明,只要两分钟没有空气就会窒息而死。从中可以总结一条大自然的规律,那就是天赋的东西一定是平凡的,而且越平凡越重要。如果一定要将形容词 “重要”换成“伟大”,那就是越平凡越伟大,伟大只不过是无数平凡的集合。天赋的民主就是这样,它本来就是得自于社会整体平均综合智力发挥的结果,又跟每一个个体的切身利益休戚相关。领袖和政府只不过就象人体的脑袋和全身的关系。这也是完全符合中华文化中所谓“天人合一”或“道生一、一生二、三生万物(包括民主、自由、人权等在内)”的宇宙观精神的。也足以用来认识和判断“民主”。

   众所周知,一切生物除了有如自私贪婪性欲等共同的天性以外,不同物种有不同的生活习性,如老虎独来独往,猴子成群结队;孔雀靠“开屏”找对象,海狮用打架找老婆;蜜蜂根据遗传特征当皇帝(蜂王),猴子靠肉体战争称大王;...;这都是大自然加在不同生物集体种群身上天赋的特征标记,只要是这种动物的就有,不是的想学也学不到,根本没有本身要不要的问题。“民主”就是大自然加于“人类”这种复杂而绝对特殊生物身上的特征标记,只是因为人有强大的思维认识能力,把这种特征标记抽象成为“民主”的概念,可以主动善加利用,仅此而已,没有任何伟大不伟大的比较意义。只是因为前人受自然科学成功产生的“经验主义”影响,以为自己可以象无生命的物质一样来研究。发展出一套完全错误的社会理论,这种理论对“民主”的认识和解释就是错误的典型代表之一。而中国从五四开始引进这种民主概念以来,产生的实际後果,就是错误的有力证明。

   晚清以来那里的政权由于自私、贪婪天性的影响,必然地产生过去历史上多次重复过的腐败现象(果然现在连美国社会也正在开始“跟进”),只是由于物质文明条件的改变(武器、交通运输工具等),已经不可能再在封闭环境中,靠农民革命起义来改朝换代的方式解决矛盾、以便再开始重新开始新一轮的内部循环。这时候的读书人,因为看到西方先进的坚船利炮把自己的国家打得晕头转向,来不及好好深入探讨一下,从“知其所以然”的层次弄清是什麽原因,就主观地认为是自己的制度不如人。接下来就开始把“民主”当成了“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把对帝王的盲从,转到了对“民主”的盲从,但是采用的宣传鼓动原理却和过去时代完全一样,都是利用名利和虚荣心(伟大)等天性以及对现实的不满,来吸引民众的支持(本文前面已有说明)。连采取的手段和行为表现都几乎相同,都是一种对价值观现状的叛逆和对抗,根本没有本质上的变化或提高。这就是为什麽从1919年五四以来的八十多年中,一个中华民族,已经换过两个主义(三民主义和社会主义),三个朝代(北洋军阀政府、国民党和共产党政府),四种制度(把共产党统治时代分成毛泽东以前和邓小平以後)。可是这变那变,偏偏“民主”没有变,“要民主”的口号,反而叫得更响了。完全象一个八十多岁的老太太戴着老花眼镜在嚷嚷着“找眼镜”一样,因为“民主”就象那副从来没有离开过她的“老花眼镜”!

   其实,只要把中国历史上的帝王(包括毛泽东、蒋介石这样的领袖)和民众们,在同类情况下的所作所为进行排列比较,很容易发现,他们的相对行为模式并没有变。从秦始皇的“焚书坑儒”,清代的 “文字狱”,到毛泽东的“反右、文革”,其行为模式完全找得出“一脉相承”的痕迹。而从“火烧阿房宫”开始以後的历代农民造反、起义,直到五四、文革,民众一方表现出来的暴力倾向以及“对价值观现状的逆反、对抗”的特征,更是“何其相似乃尔”。唯一可以对双方总结得出来的共同结论,就是双方都从来没有本质上的改变,更不要说有什麽创新或提高了,对这种现象最客气的形容,也只能是“穿新鞋走老路”,毫无颂扬、纪念的价值,甚至可以断言,只要不对其进行检讨、批判、并加以纠正,中国就永远跳不出“螺旋形历史”的怪圈!

   不过,而真正妨碍中国、乃至全人类民主进程的“罪魁祸首”,就是本来绝对平凡、象空气那样不可缺少、又自然存在于任何社会的民主,当成稀有罕见的“伟大和神圣”来赞美、颂扬,才会让一些追名逐利的野心家或政客产生炒作的兴趣,民众自己反而成了在“浑水”中任由摸取的“鱼”。这才是五四或文革为中国人和全人类提供的真正教训。 “五四”中,一批喝过西方墨水的读书人,张口德先生(民主)“曰”闭口塞先生(科学)“云” (跟他们的前辈过去总是摇头晃脑地哼哼“子曰诗云”一样),甚至说“美国的月亮都比中国圆”,骗得他们的“接班人(学生)”心理痒痒而跃跃欲试。终于借中国政府在“巴黎和会”上受辱一事,凭自己如簧之舌、如枪之笔发难,先把民主捧成“伟大、神圣”吸引学生民众的虚荣心,制造了“五四运动”。但是结果除了炮制出“要民主”这样的的确称得上“万岁级”的口号外,就是“打砸抢烧” (打政府官员、抢砸办公室、烧官员住宅)等、跟历史上的“火烧阿房宫”之类毫无区别的行为,却丝毫看不见哪怕象“巴黎公社”或“罗马市民民议会”那样一点“民主”的影子(反倒是现在被骂作 “独裁者”的毛泽东,利用文革进行过一点类似的“尝试”)。可以认为正是这样的传统和由这样传统培养出来的领导人,决定了後来从文革、“四五天安门事件”到“六四”再到“八九民运”中必然要重复的历史过程。 特别应该指出的是,这些运动制造出许多由此起家的“名人学者”的事实,恰恰是实现真正民主的障碍或“毒药”!因为他们实际上起到“广告模特儿”的作用,跟“伟大”带来的诱惑一起来鼓励更多的人,使他们把“民主”当成搏取名利的专门职业,一旦功成名就(民主革命成功),就成了他们 “投资回收”“论功行赏”的开始(又和过去改朝换代後的现象一样了)。而为了保证自己的利益不受其它“民主专业户”竞争的影响,当然只能重新回到专制独裁的道路上来。五四以来中国政治的演变事实,就是最好的说明。 那麽,难道说“民主”在中国真的不可能实现吗?完全不是。相反中国人本来应该最有可能率先进入绝对“货真价实”的“民主社会”的。因为以中华文化的能力,可以很容易认识到本文所说的天赋 “民主”的客观存在和不可被剥夺性,不必再重蹈他人形而上学的覆辙(这一点已经越来越明显了)。需要做的,只不过用自己的行动,将多数世人都以为可以不负责任的“隐性民主”,变成自觉负责的 “显性民主”就行了。而首先要做的,就是接受包括“五四”在内的一切历史教训,承认并公开宣布:民主只有平凡,没有伟大,嚷嚷“伟大”的“民主”一定是假! (注:和本文有关的其它文字,请去网页《新的里程碑》中同名文字的链接查阅。 网址:http://home.computer.net/~pyd/) _(博讯记者:自由发稿人)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潘一丁; 《老文评新闻》(四十三)坐战斗机和玩笨猪跳的区别
  • 潘一丁: 智者从SARS得到的启示—评诺贝尔医学奖得主李德堡的文章
  • 潘一丁: 《老文评新闻》(四十二)谁才应该下台!
  • 潘一丁:建议联合国创设“破坏文明罪”
  • 潘一丁:民主的“敌人”是什麽?
  • 潘一丁: 老文评新闻(四十一)从小女生安然想到黄帅—看当前社会的政治智商
  • 潘一丁: 西方知识份子会用书,却没有正确的书可用
  • 潘一丁: 老文评新闻(四十)总是慢一拍的“与时俱进”
  • 潘一丁: “精神战争”不是“文字官司”
  • 潘一丁:“精神战争”是人类文明程度的“试金石”
  • 潘一丁:叶公好龙
  • 潘一丁:不是不能,而是不为也—谈中国科技的“落後”和“李约瑟难题”
  • 潘一丁 :老文评新闻(三十九)“自由”啊“自由”,你到底是什麽?
  • 潘一丁: 美国是西方式“民主”时代的终结者
  • 潘一丁: “忠、孝、仁、爱”是社会的精神支柱
  • 博讯编辑对潘一丁先生公开信的简要回复
  • 潘一丁先生,文化是动态发展的
  • 潘一丁:什麽是中华文化
  • 潘一丁:文化的反省与检讨只能是“原汤化原食”
  • 潘一丁:胡适不会读中国书,更不会用
  • 潘一丁:“草船借箭”
  • 潘一丁:中国的读书人只会读书不会用书
  • 潘一丁:评美国诺贝尔奖得主的联合声明
  • 潘一丁给美国总统布什先生的敦请信
  • 潘一丁: 让“人”的历史从九一一开始—兼谈“九一一废墟”的重建
  • 潘一丁: 苦海无边、回头是岸—致第三届地球高峰会议的公开信
  • 潘一丁:《老文评新闻》(十二)中国怎麽会成为“人权标靶”的
  • 潘一丁: 言论自由和“比基尼”
  • 潘一丁:《老文评新闻》(十一)要杀什麽鸡?儆哪些猴?
  • 潘一丁:《老文评新闻》(十)有中国特色的“曲线XX”
  • 潘一丁:《老文评新闻》(九)外交也是可拍卖的“商品”
  • 潘一丁: 科学的“死” 和辩证的“活”
  • 潘一丁:《老文评新闻》(八 )要慎重考虑“以暴制暴”的长远後果
  • 潘一丁;《老文评新闻》(七 )幸亏中国医生没当“跟屁虫”才救了刘海若的命
  • 潘一丁:《老文评新闻》(六) 美国为什麽要相信“谎言”?
  • 潘一丁: 判断正确主意馊—从何新现象看社会理论之错误
  • 潘一丁:《老文评新闻》(三)台湾问题的本质
  • 潘一丁:“点击率”的迷思
  • 潘一丁: 我们真的在与时俱“进”吗?
  • 潘一丁:“有神论”和“无神论”都不是科学
  • 潘一丁:社会理论必须创新才能解决世界的危机
  • 潘一丁: 人类世界的危机根源
  • 潘一丁: 再谈制度决定论的破产
  • 潘一丁:用“代数”知识看当前网络时政论坛
  • 潘一丁: 网络是毫不虚拟的“精神国际”
  • 潘一丁:唱支悲歌给共产党听
  • 潘一丁:现在大陆的“言论自由”比没有更糟
  • 潘一丁: 谈“民气可用”— 中国还有可用的民气吗?
  • 潘一丁:谈互联网对中国的负面影响
  • 潘一丁: 试论“恐怖活动”之四-- 如何彻底根治“恐怖活动”?
  • 潘一丁:试论“恐怖活动”(三)
  • 潘一丁:试论“恐怖活动”(二)
  • 潘一丁: 试论“恐怖活动”(一)
  • 潘一丁: “先立後破”—对毛泽东理论的批评和修正
  • 潘一丁:要纪念六四的什麽?
  • 潘一丁: 美国会垮吗?
  • 潘一丁: “核武裁减协议”对世界和平一文不值
  • 潘一丁: 要民主和给民主
  • 潘一丁:就批评论批评
  • 潘一丁:毛泽东的文革是一次“给民主”的实验
  • 潘一丁: 道德和法律
  • 潘一丁:造自己反有理,革他人命有罪—反向思考五四
  • 潘一丁:中国的“优势”在哪里?
  • 潘一丁:一个中国人应该特别关心的问题
  • 潘一丁: 言论自由的“走火入魔”—评大法官的判决
  • 潘一丁: 当富人跟班还是乞丐头?—中国的选择
  • 潘一丁:“Times”情结—自卑者的凯子心理
  • 潘一丁: 不必神经过敏!
  • 潘一丁: 高压锅、叫壶和言论自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