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

潘一丁: “忍”和“难得糊涂”—中华民族积弱不振的原因-探讨之四

【博讯2003年5月18日消息】    潘一丁更多文章请看潘一丁专栏

“书法艺术”是中国的特产,因为中国文字,除了有和其他文字一样的表达思想、传递信息、保存知识和经验的功能外,还因其结构的特殊而有艺术的效果。所以中国人除了可以和西方人一样,用绘画和其他艺术品来装饰美化自己的生活环境外,还额外多了一样“书法”,的确是值得引以自豪的一点。而更重要的是,“书法”不仅可以成为艺术,还可以利用中国语言文字精炼概括的特点,来传达特定的信息,起到“宣传”的作用。我们千万不要小看这种宣传的潜移默化的影响,它是任何广告都望尘莫及的,而且还要别人心甘情愿地自己掏钱买,实在应该被奉为广告业的“楷模”。但是,这么好的 “宣传”方法对中国人起的是什么作用呢?

   无论当我们走进大陆或海外(如纽约)的书画、礼品店,斗大的“忍”或“难得糊涂”就会耀入眼帘,在很多人家的客厅里,挂得最普遍的也是这些。这也难怪,因为我们经常从文章里看到,这种哲学早就被宣扬成中国人的“美德”了。 (博讯boxun.com)

   结果,中国人经历了几千年的封建王朝的压迫性统治,不到“是可忍,孰不可忍” 的地步,绝不起来“造反”。至今,相当一部分人还搞不清人权、 民主、 自由是怎么回事,甚至以为是像“专利证书”“营业执照”一样,是可以去“申请”或由政府发给的;在满清后期,多次受到列强侵略,屡战屡败,有理无理都得割地赔款,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怜悯过中国已处于民不聊生的地步。而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明明中国人是受害最深、最重、最惨的,却连个最起码的保留要求赔偿的权力都自动放弃,还要美其名曰“以德报怨”,大概除了耶稣的气量外,再也找不出更多一个例子了。但是,人家耶稣以自己的牺牲,在全世界换得如此众多的、向往他揭示的“天堂”的信徒,算得上死有所值。但中国人的牺牲,换回来的却是一条“冻僵后又苏醒过来的毒蛇”,在德国总理向受害国下跪赔罪的对比中,日本政府官员却不断发出否认侵略的言论,也许有朝一日,他们还会反过来要求中国赔偿、因中国人的抵抗、使他们投资“大东亚共荣圈”失败的损失呢!遗憾的是,至今海峡两岸的政府,出于种种难言之隐,用足了“忍”的功夫、装出那难得的“糊涂”,连像南韩、菲律宾那样的“强烈抗议”都发不出来。这样的国家,还有什么资格去自誉为弱小民族的“靠山”,那样的政府,又何必埋怨世界上大多数国家没有将他放在眼里。如果我们冷静地总结一下文革的教训,难道有一条不正是毛泽东利用了其他党内高干的“忍”的功夫,而一步一步将他们置于死地的吗?再看大陆呈现的一些乱象,就好象一伙小偷在市场上急于出卖自己偷来的“赃物”。而老百姓却在一股劲地往自己家墙上挂“忍” “难得糊涂”的书法艺术。一部分文人则继续发掘、鼓吹这种“独二无三” (还有耶稣) 的优良传统,拼命想延着“退一步,海阔天空”的逻辑,推论出退回孔夫子或三皇五帝时代,就可以“天下大同”的结论。

   这世界上作为一个国家,为了概括和形象地表现自己,要设计国歌、国旗,还要选出国花,可惜没有选“国话”的。否则一句名言“小不忍,则乱大谋。”一定可以当之无愧地成为中国的“国话”!因为正是这句话造就了整个中国历史上无数的英雄豪杰,直到伟人。如张良甘心拾鞋而获天书,得以辅助完成统一六国之“霸业”;韩信忍受“胯下之辱”,当了汉朝的军事统帅;司马迁受腐刑后而修 “史记”;勾践“卧薪尝胆”而灭吴复越;刘备在曹操面前,故意在打雷时将筷子掉在地下,以消除对方的顾虑,才形成三国鼎足之势;袁世凯不露声色地先当总统,再当皇帝;毛泽东在重庆能当众高呼“蒋总统万岁”,然后赢得时间把蒋赶到台湾去,自己取代了“万岁”的地位;江青在延安时代,不得不接受党组织限制她参政或出头露面的“约法三章”,才能和毛泽东结婚,“忍气吞声”地过了一二十年,终于得以一逞雌威,如果不是智能实在不够,差点就成为“武则天二世”;邓小平也是多次写检讨声称“永不翻案”,才躲过劫难,两下三上地最后登上中国最高权力的宝坐。凡此实例,不胜枚举,按顺序串在一起,就连成一部中国历史; 合起来放在一块, 就是上述“国话”的最典型、最全面、最透澈的诠释。

   本来,国家统治权力的斗争,一向是复杂、残酷和无情的,古今中外都是如此。所以对上述事例,也不能一概否定,或简单斥之为“卑鄙”,如果动机真是为了解救黎民百性的苦难的,这种“弹性”还值得加以称颂。可以推测,古人一定是从许多重大历史性事件中,统计、分析对其有举足轻重的影响的人物的成功或失败行为,作出了这样精辟的总结,不能不佩服中国人的思维和语言概括能力!问题是这种行为一旦被提升到作为民族的“美德”或“传统”、成为要人人效法的“格言”,后果就严重了。我们忽视了由于高度“概括”,而可能产生的“定义界限模糊”。因为“大”和“小”本身就是一个相对概念,和一百相比,九十九或一都可以算小。我们如果为了一百而忽略一,这很值得,可是不能为了一百而牺牲九十九。对于普通百性的生活而言, 除了面对持刀拿枪的强盗时, 在性命和钱包之间,够得上“大谋”和“小忍”之间的落差外,又有多少事能提到这样高度来权衡呢?何况人类社会中的事远比数字复杂,对同一件事的标准也因人而异,有人追求官职,以此为大,其余均为小。为了达到目的,不惜吹牛拍马、欺下瞒上、甚至卖国当汉奸;有人爱财,以此为大,其余均为小,为了达到目的,不惜坑懵拐骗,造假酒、卖假药甚至经营毒品、贩卖人口;...。而到了更普通的大众时,不外乎以想一栋房子安置全家老少;多一点存款、股票,得以享受生活、安养晚年;望子(女)成龙(凤),光宗耀祖;...;为自己的“大谋”了。结果,想当官的,除了一意奉承讨好上级外,绝不愿提出正确但不符合上司意图的建议,更不会对任何错误去提出要得罪人、还会影响自己升迁的批评,最后甚至同流合污,使政府越来越腐败无能;想发财的,不惜用一切手段敛钱,无视造成社会严重不良后果,危象丛生。到了一般老百姓,为了分房子加工资,绝不去得罪领导而听任其胡作非为;为了子女上好学校,竟带着他们去送礼行贿,无视给他们心灵上的污染。当我们回顾文化大革命,诅咒毛泽东的奸诈、痛斥四人帮的恶毒、遣责共产党的极权暴政时,是否也有必要来检讨一下本身民族的问题呢?难道和我们的传统文化,以及对继承发扬传统文化负主要责任的知识分子没有一点关系吗?正因为千百年来,我们总是不断在颂扬、宣传、发挥、推广、普及“小不忍则乱大谋”“难得糊涂” “退一步海阔天空”,到了家喻户晓、“一句话顶一万句”、可以“当之无愧”地被选为“国话”的地步。所以才会对“文革”中不能忍、不该忍、不忍就不会发生的事,偏偏忍了下来,并且忍到了可以助纣为虐、为虎作伥的地步!而作为精神支柱、理论依据或推卸良心责任的,不正是因为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大谋”,所以必须“小忍”,而感到心安理得了。

   再看大陆社会目前出现的种种见死不救、见错不究、见不平而避等现象,究其原因,不是中国人没有正义感或是非观,而正是受了“国话”的影响,为了自己的“大谋”,“小忍”其他的一切也。在这种精神哲学的主导下,除了可以造就大量的阴谋野心家、形成“人心叵测”的紧张而不正常的社会气氛外,是无法和“民主、自由、人权”联系在一起的。历史的事实证明,我们的确有过实行民主的机会,如推翻满清建立民国,以及共产党在49年开始执政时。 事后证明袁世凯、 蒋介石或毛泽东,都不过借民主的招牌先“小忍”一下,一旦时机成熟,马上就实施个人专制之“大谋”。而老百姓又因为个个一己之“大谋”,对此表现出“难得糊涂”和“忍”的功夫,追求那“退一步海阔天空”去了。在没有反省、认识、纠正这种积习之前,我们凭什么来保证下一个机遇来到之时,不会再重蹈覆辙呢?

   中国人太聪明了,正如很多文章里提到的那样:「一个中国人对一个外国人时,是一条龙」,这是中国文化的功劳,因为它能轻易地将谋略和方法送进每一个人的头脑中,甚至无须读很多书,难怪海外华人经商,大多事业有成,财源滚滚,他们中也很少上过哈佛经济系或拿到企业管理博士。但是国内同样的人在一起,大家要互相算计的东西太多,知己知彼,就只好以不变应万变地像条虫了。红楼梦里有句话“机关算得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不知是书法家不愿意写,还是写了没有人买?

   也许有人要指摘笔者企图破坏“安定团结”,要么就是惟恐天下不乱的“革命党”或“造反派”。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中国人忍了几千年,结果越忍越落后。是到了要“革命”的时候了,但不能像以往那样,不断从肉体上去革别人的命。而是从思想上革自己的“命”,一旦“革命成功”,会发现其实“光明之路”就在脚下,而并不需要都加入美国籍或改吃汉堡包的。不知中国现在和将来的知识分子你们以为如何?

   (注:其它相关文字,请去网页《新的里程碑》同名文字的链接流览。) _(博讯记者:自由发稿人)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潘一丁:从解释“克己复礼”的争论所想到的—中华民族积弱不振的原因探讨之三
  • 潘一丁:伟人情结—中华民族积弱不振的原因探讨之二
  • 潘一丁:网路使中国人聪明,却让中国社会愚蠢
  • 潘一丁:知识就是力量—中华民族积弱不振的原因探讨之一
  • 潘一丁: 出路—中华文化积弱不振的原因探讨(之一)
  • 潘一丁:“五四”的教训:民主只有平凡,没有伟大
  • 潘一丁; 《老文评新闻》(四十三)坐战斗机和玩笨猪跳的区别
  • 潘一丁: 智者从SARS得到的启示—评诺贝尔医学奖得主李德堡的文章
  • 潘一丁: 《老文评新闻》(四十二)谁才应该下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