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

潘一丁:成王败寇,永远要损失一半精英力量(民族积弱不振的探讨之九)

【博讯2003年6月09日消息】    潘一丁更多文章请看潘一丁专栏

“成者为王、败则寇”,这是中国历史上政权争夺中的一条永恒的法则。不管出身市井无赖还是地痞流氓,也无论用什么那怕是最卑鄙无耻的手段(如假传圣旨直到武装逼宫杀掉原来的皇帝),一旦得到政权,马上就成为天之骄子(天子)一国之君,从此开始“是也是,不是也是”的霸道生涯。这还不够,为了保证自己从别人手上夺来的江山不再被人夺去,必须将竞争者置于死地。而历代御用(或想争取被“御用”的)文人为此作出了重要贡献,那就是创造了“成王败寇”的法则。因为中国的封建统治大多是世袭制,所以必须让民众形成一个概念:似乎皇帝不是一般的人,他体内流的是“龙血”,只有流着“龙血”的人才能当皇帝。这样,下一个皇帝就非他的儿子、孙子或沾点“龙血”边的亲戚莫属。但这给才夺到政权的开国皇帝可能造成麻烦,因为他说不定只是一个连出处都找不到的 “烂崽”。

   废除“血统论”吗?那也是万万不可的,等于自毁自己子孙千秋万代的基业。现在问题被这个法则巧妙地解决了,它在不破坏“血统论”的前提下,以“特例”来避免对开国皇帝出身的追究,让民众形成『能夺到政权当上皇帝的人,他的“血液基因”就会发生突变,成为“龙血”』,而无需考虑任何哪怕是否有梅毒或血友病的遗传,子孙从此也就开始可以堂而皇之地享受本来属于别人的 “王位继承权”。同时,这个法则又将争夺政权失败的另一方强制定性,归到盗贼一类,而不管他们过去是否反而有显赫家世、甚至原来也流着某种“龙血”,为置他们于死地提供了理论依据。千百年来,在这种法则的支配下,上演了一出又一出的“一部分人黄袍加身日,另一部分人家破人亡时”的历史悲喜剧。一直延续到二十世纪,当共产党开始武装对抗时,被国民党政府称为“共匪”,朱德和毛泽东是“匪首”;接着共产党势力壮大到可以分庭抗礼时,原来的合法政府又变成了“蒋匪帮”,等败退到台湾岛后,在大陆民众印象里就更“名实相符”了。 (博讯boxun.com)

   如果事情到此为止,也就罢了。因为改朝换代究竟是几百年,最少也要好几十年才会发生一次,牵涉的面相对也小,对大多数自己不想当皇帝的老百性而言,叫谁“万岁”都一样。只是中国的文字文化太了不起了,一种法则或观念,只要短短几个字就可以表达清楚,很容易留在大众的头脑里,并像最新的电脑桌面系统一样,随时一点就调出来了。但同时也像“难得糊涂”“小不忍则乱大谋”“永垂不朽”等观念一样,由于高度的抽象精练、又普遍传播,失去了界定适用范围的标准和能力,成为一条“放之四海皆可” 的法则。 结果造成在中国,只要和权力有关的事,就用得上“成王败寇”的法则,也就有“你死我活”的斗争。每一个人都知道这个法则并受到它的影响,对各种有权者表现出崇敬和顺从,即使他实际是蠢才或饭桶;而对失权者表现出蔑视,不管他是能力不够还是因被妒忌受不当排挤。在各级岗位上的当权者知道这个法则,所以利用权力拚命为自己谋取私利,并千方百计地要设法保住手中的权力, 因为知道失去权就要沦为 “寇”而失去一切。我们不是指责中国社会“世态炎凉”“内斗不断”吗?这条法则的影响可能就是“罪魁祸首”。没看见吗?西方社会的政治斗争,在竞选期间,双方互揭老底甚至可以将对手骂个“狗血喷头”,但一旦结果分晓,立即互道辛苦,和气收场,各自再去准备下一回合的竞争。可惜在中国什么时候看到过这种景象?不仅像国民党和共产党的政争,是以数百万人民的生命和难以数计的财产损失为代价;即使共产党内部的历次政争如延安整风、高岗饶漱石集团事件直到“文化大革命”中的刘少奇,后来的林彪事件以及四人帮的处理,无一不是靠暴力来解决的。

   不难想象, 在权力争夺中, 总要存在两派对立的势力。越是斗争激烈的,越证明双方“势均力敌” -各自集中了力量相当的有关精英人才。一旦决出胜负,败方就成为“上了贼船”的,即使不从肉体上消灭掉,也要受到各种歧视性的限制,而不能充分(甚至根本不能)发挥才能,从国家或民族总体而言,等于已经损失了一半的人才资源!何况那剩下的一半,还得分出相当精力,来对付或防范被压制的那一部分的反抗或企图发动再次的争夺,以及参加胜利后内部出现的权力斗争,剩下来能真正为国家和民族的发展和前途考虑的力量,还有多少就可想而知了。这难道不正是优秀的中华文化、优秀的中国人才,却一直救不了中国的原因吗?难道不正是“一个中国人像条龙,几个中国人像条虫”的理由吗?

   就拿国、共两党的政权斗争来说吧。他们之间的错综复杂的关系,是上述论点的最好说明:蒋经国留学苏联,而周恩来和邓小平却是去的法国,他们无疑都是最优秀的人才,也许是对那个国家的制度的真实情况太了解的原故,应了“因误会而结合,因了解而分手”那句本用在婚姻问题上的名言,都走到他们留学国家的反面,将各自具有的超凡能力作为相互较量的资本;宋美龄是一个伟大的女性,在蒋介石身边对中国的命运起了不可忽视的作用。她的姐姐宋庆龄也是一个伟大的女性,甚至成为了倍受人民爱戴的“国母”,但她却毫不犹豫地站到了共产党那边,坚决反对她的妹妹和妹夫;而再看看国共双方军队中的高级将领,竟然大多都出自于同一所中国最负盛名的黄埔军校,相互间以在战场上你死我活的真枪实炮,代替了在沙盘上切搓战术、共同提高的演习。所以站在客观的立场,我们很难判断孰优孰劣。这也是为什么内战打得如此之惨烈、牺牲如此之巨大、至今尚未完全解决的原因。但有一点却是可以肯定的:这场内斗消耗掉无数中华民族当代的精英和资源,并且至今还在继续。因为双方都要抽出相当人力物力来用于对付对方,还要各自牺牲相当利益来拉拢其它国家以巩固自己或削弱对方,连在海外的华侨,都得分成“针锋相对”两派势力,而无法一致去争取或保护自己在当地社会的权益,并且也给其他国家制造“敲诈勒索”的机会,从中渔利。我们不难用物理学最基本的“力的合成”原理来理解这个问题:两个强大而差不多的力量相加和相减,它们的差距是多么惊人!即使强大如美国,当他们想到这个问题时,也一定会打一个“冷颤”的!他们肯定想到了。所以才会千方百计的挑拨,如此起劲地阻止两地的统一。但中国人自己想到了吗?至少大部分人没有想到。否则就不会对现在取得的这点和自己的文化很不相称的“成就”而自吹自擂、沾沾自喜了。

   其实,共产党在统治大陆后的一段时期内,在体育和科技方面是尝到过“力量相加”的甜头的。在体育界,由于强调“友谊第一”和“为国争光”,使各地方的力量避免了“你死我活”的内斗,而能将各种优势整合在一起,通过组织进行合理的分工(如乒乓球选手的主打和陪练),在取长补短目标一致的努力下,不仅在短短的一二十年间,非但彻底洗刷了“东亚病夫”称号的耻辱,反而一跃成为世界一流的体育强国,将一贯看不起中国的日本远远抛在后面而成为亚洲体坛的霸主;在科技方面,改革开放之前,国内一直是实行同行之间开放的交流政策,产品都有具体图纸和详细技术说明。只要有相关上级部门的介绍信,无论到什么工厂或研究部门参观学习,对方都会无保留的介绍一切,甚至提供生产图纸和资料。使得后来者,不仅不用走弯路、重复前人做过的事,还可以充分利用前人的经验,在他们成功的基础上再前进。这就是为什么大陆在面临基础薄弱、条件差,再加上美国和苏联等世界性的技术封锁困境下,照样还可以在原子弹、火箭和人造卫星等尖端技术方面取得惊人成就的重要原因,因为正是在这些局部中,中国人的力量是相互叠加的。可惜共产党不能正确总结其原因,只知一味将成绩归功于“党的(莫名其妙)领导”,才会愚蠢到今天“取其槽粕,去其精华”的地步,口上叫着“中国特色”,却抛弃那真正有“中国特色”的好东西,跟在西方的屁股后面,加入到“种内竞争”的行列。将运动员作为商品(这是违背奥林匹克体育精神的);将科学技工作者也推入“成王败寇”的斗争,参加到这场全民的“钱海大混战”中,相互消耗掉宝贵的智慧和精力。

   如果认识到上述的问题,就很容易理解为什么世人对中国的前途始终有两种截然不同的看法?一种人是看到了中华文化的力量,在假设掌握这种文化的民族一致发挥作用时,对世界产生的巨大影响(就像1010+1000对110+100);另一种人是看到中华民族永远存在势均力敌的内斗,知道1010-1000和110- 100的结果并无不同,甚至前者的结果还要小于110+100、而得出的结论。到底谁能说中?那就要看中国人自己的醒悟和表现了。

   (注:其它相关文字,请去网页《新的里程碑》同名文字的链接流览。) _(博讯记者:自由发稿人)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潘一丁:《老文评新闻》(四十五)“招安”乎?
  • 潘一丁: 另类社会学词典
  • 潘一丁:观念的误区-“将功折罪”扩大化(探讨之八)
  • 潘一丁: 聪明反被聪明误—中华民族积弱不振的原因-探讨之六
  • 潘一丁: “为圣(贤、尊)者讳”?—中华民族积弱不振的原因-探讨之七
  • 潘一丁; “换妻游戏”是社会理论错误的必然结果
  • 潘一丁; “望子成龙”—中华民族积弱不振的原因-探讨之五
  • 潘一丁: 《老文评新闻》(四十四)一样的“恐怖”
  • 潘一丁: “忍”和“难得糊涂”—中华民族积弱不振的原因-探讨之四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