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

一个华夏子孙的心声:“希望工程”与“我的希望”
请看博讯热点:中国教育

(博讯2003年11月04日)
  “希望工程”对于中国大陆的百姓和海外华人而言早已耳熟能详,它救助了数以千计的失学儿童。这个聪明的口号是谁最先提出的我没有考证过,我想他一定是一个聪明的人。作为一个画家,由于职业的缘故,我常去农村写生、采风,可以说走遍了中国的大江南北,对中国的贫困还是有所了解的。太多的地区需要救助,尤其是所谓的革命老区。我去过江西瑞金、上过井岗山,也曾到过贵州遵义,曾深入过大别山、也拜访过延安宝塔。

    我出生在所谓的陕甘宁边区,对贫苦的体悟是不言而喻的。我第一天上学的情景还深深地留在记忆中。上课的第一天,老师叫到: “黑超美,”我象一个新入伍的小兵一样马上起立,立正,高声回答: “到!” 老师问: “几岁了?” “五岁半。”老师又问:“你姓黑吗?” “爸姓张,他是黑五类,我就姓黑!” “很好,很好!很自觉。” “会数数吗?”我答: “能数100。” “会写字吗?” “会写毛主席万岁,美帝国主义都是纸老虎,三年赶英,五年超美,”我自豪地回答,想得到老师的表扬。果不出所料, “你是毛主席的好孩子,要跟你爸划清界限。”我马上说: “好!”同时向老师敬了个革命的军礼。我激动地哭了。 (博讯boxun.com)

  我们的教室是在一个残破的教堂里,没有桌子凳子,同学们都坐在冰冷的地上听老师讲课。这座教堂听说是外国特务100年前修建的,由于年久失修,下雨天我们都得戴着斗笠上课。学校离我家约8公里,每天早上6点就得起床,和同学们在村口集合后挑着灯笼手牵手地步行去上学,到学校要两个小时。学校的名字叫 “战斗小学”,是方圆30里唯一的学校,有100多个学生,两个老师,他们都是北大的教授,被划成右派发配到我老家接受改造的。这所学校设有五个班,分别为一、二、三、四、五年级,每天,有一个老师会轮流到我们班,上一节课。剩余的时间要幺是自习,要幺去生产队帮助拔草、拣麦穗。生活方面是每天只吃一顿饭。早上出门,同学们都带一个土豆儿,到了学校交给老师,由值日的班级集中煮熟,中午的时候再发还给我们当午餐,晚上回家才吃一顿妈做的菜面糊。这样的生活过了整整五年,至今想起来都要流泪。大学毕业后有了薪水,我每年都会省出一些钱来资助故乡的小学。来美国后,只要手头宽裕,也都会给“希望工程”出点绵薄之力。

  “希望工程”是中国唯一的希望。这位提出希望工程口号的人,我由衷地感谢他。前两天收到故乡10岁侄儿的来信,他在信中说年初我寄去的1000美圆让他们有了课桌椅,他们上课终于有桌椅了。同时还收到一封学校的感谢信。然而我并没有觉得欣慰,使我惊讶的是我的母校在这之前还是没有桌椅的。我快近40岁了,四十年是个漫长的过程,家乡儿童的学习环境怎幺一直没有改善呢?我想起了几年前去革命老区,孩子们坐在没有校舍的老槐树下上课的情景。

  我是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的一代,是受革命的爱国主义教育的一代,我衷心地希望祖国富强。不要再让新中国的接班人、21世纪的祖国的向日葵,再到30年前我上学的环境中接受教育了。给他们一点美好的童年记忆吧。然而母亲,恩人,你们对这一切却熟视无睹,视而不见。我听见台湾海峡正炮声隆隆,我知道你们每年向国外采购几十亿美圆的杀人武器,我看见你们向以色列采购数十亿的导弹,由于以方怕你们滥杀无辜拒绝了你们,使你们气急败坏,丢尽脸面。听说你们在我家乡进行的核武器实验所费不菲,听说你们三天两头的军事演习,一年的消耗可建三万座学校。我不知道你投向台湾海峡的飞弹是否是纸糊的,不过那一定是特殊的纸,也许它是用台湾人民和海外华人给“希望工程”捐助的一部分购买的。我不知道天安门 “六.四”屠杀大学生和平民的坦克车是否也是用“希望工程”经费的一部分购买的。

  我是从陕甘宁革命老区出来的。由于故乡太贫穷,曾得到过全中国人民的资助,才使我上了大学,完成学业。因此我常为资助过我的人民着想,由于我为他们着想,我给母亲、恩人提了点意见,差点儿被投进监狱; “六.四”的时候喊了几句口号差点儿被杀头。我又不愿做马屁精,只能苟且偷生,叫我怎幺说呢?想想得到“希望工程”资助的学子们,我这个多愁善感的人又泪如雨下了。他们得到各界的支持好不容易中学毕业,若考不上大学唯一的出路就是去当兵学杀人;若考上了,思想成熟了,真去为人民谋福利了,将再被没考上大学的子弟兵杀头;若不想被杀头就只好去当官,还得当贪官儿,学会阳奉阴为,学会行贿受贿,不然就不合群,就加入不了共产党,仕途就不会顺利;要幺就苟且偷生去做生意,做生意嘛又没有安全感,亏了要遭白眼和讥讽,发了嘛可能要被整肃。税务、工商、公、检、法,街道瓣事处这些三姑六婆狼一样饥饿的眼睛使人日不能食、夜不能寐。母亲啊恩人,做人怎么这幺难呢?要我说呀,这希望工程甭再张罗了,一切都是白搭。不上大学得当兵杀人,上了大学可能要被人杀,大学毕业嘛得做贪官,没有“希望工程”也许少制造些贪官。据说那贪官每年要吃掉建10万座学校的公款,要喝掉两个西湖总量的烈酒,快哉!公款吃喝,这山珍海味、美酒佳酿下肚不亦乐乎,娘们儿、爷们儿、哥们儿、姐们儿,卷起你们的袖子不喝白不喝,不吃是白痴,反正都是我们小老百姓上交的苛捐杂税。什幺“希望工程”,失望工程,去他妈的,等我们吃饱喝足了再把那些资助我们希望工程的 “呆胞”、 “港客”、 “美国鬼子”、 “西方敌对势力”统统一个个用导弹消灭掉,等咱哥们儿明天做了 “黑总书纪”也能坐坐价值亿万美圆的元首专机风光风光。叫美帝国主义别瞧不起咱,这专机嘛非得是Made in USA的。不就是花点老百姓的血汗钱吗?能让美国佬为咱辛苦为咱忙,值得!这不就是长咱中国人的志气吗?!

  言归正传,如果我们祖国的现今领导人能把向国外购买杀人武器的经费抽出那幺一点点用在“希望工程”上,如果我们把公款吃喝的经费挪出那幺一点点,把江总书纪购买元首专机的亿万美圆分出那幺一点点,把达官显贵贪污的公款吐出那幺一点点,母亲,我的亲娘,恩人,救星,你们还用得着厚着脸皮到海外找冤大头吗?

  若如此,也许我们还可以再来个什幺全民健保希望工程,下岗工人就业希望工程,革命老区脱贫致富希望工程,有良知的清流知识分子走出水深火热的希望工程,防止长江、黄河决口的希望工程,治理沙尘暴侵袭北京的希望工程,尊重人权、废弃一党专治、解放意识形态魔咒的希望工程,尽早实行自由经济的希望工程,两岸和平共处的希望工程。

  假如我们少几次核武实验,就会少一些海外敌对势力,假如开放党禁报禁,人民有言论自由、宗教信仰自由,媒体有新闻自由,社会就会少一些反革命分子,假如早一天实行政治改革,政府就少一些贪官污吏,天下就会太平很多,人民则得安康。

  这是一个华夏子孙的希望,听之,则感谢上帝!不听,也感谢上帝,善哉,善哉!(自:看中国)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希望工程”走向“失望工程”:考验胡锦涛的“卡夫丁峡谷”
  • 曹长青:希望工程里的绝望
  • 唐柏桥:“希望工程”变“失望工程”
  • 唐柏桥:“希望工程”变“失望工程”
  • 希望工程"大眼睛"今年上大学(图)
  • 人民网再发表对希望工程的质疑文章
  • 陈劲松: 希望工程与胡锦涛出访
  • 胡平:从“希望工程”弊案谈起
  • "希望工程":政府无能、国民丢脸的词
  • 希望工程启用新版收据 未经授权不得使用
  • 六问希望工程改革:捐款用来干什么 谁来监督?
  • 希望工程开通网上捐款 可在网上认捐贫困学生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