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三一言:香港7月革命初探
(博讯2003年12月24日)
    还没有见人讨论过“香港7月革命”。

     香港今年7月,发生了具有革命内涵的事件。这方面没有人提过、没有相关的评论。本文就这方面作初步探讨。 (博讯 boxun.com)

    一提到革命,人们就直觉地以为是一个新制度、政权急速地取代旧制度、政权的外在表现。其实革命更多的是指实质,指某种固有的关系、思想、风俗习惯等被新的所取代;甚表现形式可以是激进的,也可以是缓和的。

    香港7月革命事件,是指71大游行在香港人民中间出现了否定了权由皇出、皇帝定钦差统治香港臣民、官代表民的固有的关系(意识);代之以权由民出、统治者必须得到被统治者同意才合法执政的文化。即是说,71大游行,使到香港民间意识形态起了革命性的变化。

    现在探讨一下香港7月产生革命对这一革命后续发展的影响及其前景估测。

    英殖民地统治,本质上和现在由中共委官统治没有差别。因为殖民统治给香港人自由和经济繁荣的补偿,所以香港人都安于顺民地位而变革之求不大。港人现在之所以一反前态,不安于顺民地位,有两个本质性的原因。一个是香港人视为价同生命的自由权利受到威胁;23条立法是对香港人自由权利的赤裸裸侵害,为避害而奋起抗争。一个是政权移交至今,香港人的权利和民主意识高涨;加上“港人治港”、香港人当家作主思想的刺激下,权利民主意识步步高,中共的钦差董建华及香港土共对主流意识敌对,因压制而生反抗。

    71大游行是香港民间主流与官方主流两种意识形态和文化的冲突。

    香港7月革命只是民间主流意识的革命,而不是统治阶层的革命,更不是权力制度的革命。现在民间主流意识革命要求促进权力制度革命。民间革命带出很特殊的后果。

    其一、在官民交锋的施政第一线,是官退的妥协。

    最直接和现实的影响是董建华政府变成了跛脚鸭政府。撤23条是显例,就最近事件而言,律政司与四五行动的雷玉莲和解、维港填海、撤回更改投票时间的官议等,无不是在官方让(退)妥协之下解决的。这与前律政司刘淑仪恶形恶相、对民选议员摆鄙视脸时代比,真有天渊之别。在民意面前节节退步。因为这退让营造出一个暂时的祥和局面。最重要的是这个退让形成了一个官民良性互动的共识和协调动作。在中央方面也没有硬干,而是接受港府董政权受挫的事实,只在循旧例团结香港少众孤立香港大众;最近上京面圣潮就是其中的大动作。这实际上还是港民京官良性互动。这种良性互动将对香港和大陆起重大的垂范作用。

    其二、藏在深层的、潜在的民间与统治集团的矛盾深化和尖锐了。

    这种深刻矛盾在香港表现为官民对立,这个对立因民要还权于民,官则要永保既得权力。矛盾是制度性结构性的,这个制度和权力结构注定官民必然对立。所以,这对立不因上面所说的政府施政让步妥协而改善。

    这种深刻矛盾也必然反映到香港人与中央方面去。因为不肯退让,不准政改加快的主意来自北京中央。在经济帮助香港的掩护下,中央要员不断干涉香港内部事务,。连公务员中立问题都要直接指手划脚。最近中央对香港的直接干预空前增大,四大护法金刚公开反对香港人决定香港政改,是一个直接干预香港内部事务和破坏一个两制的表现。所以,71大游行不反中央的现象或有可能成为为港京直接对抗冲突所代替。这种直接对抗的形势发展,很值得人们关注。

    香港制度及权力的主要诉求是代表给权者独霸政治权力,而民间的诉求是权归民有。就国际和香港形势看,民间有理、有德、有势,也有力,就整体形势来说是进取性的。现在香港和大陆死守这一权力底线,所以官民矛盾难解。其次,因为这个权力是由皇给的,所以它必然没有民意基础、不能获得民意回馈、与民的意愿脱节。董建华当官以来“不做不错,一做就错”原因就在此。最近连颁个勋章给艺员也受到全港艺术工作者、委任一位官员(平机会的王见秋)、调整一下医疗机构(中大港大治肝机构的合并)等等小事都受到强烈的批评和抵制。这矛盾也因制度所限而无解决之道。

    因此,香港人的政治及权力诉求就是加快政制改革:权由民出,全民普选全部立法议员和特首。但这是皇官方面不肯退让的底线,所以看来随时间推进,矛盾将深化和激化。我写这篇文章的重点就是要说明:由今年71大游行为启端的香港革命,将会以香港政制改革的攻防战为主要内容发展下去。这个攻防战正在进行中。

    这个革命的结果对中国来说是有标志性意义的大事件。若香港人民争取政制改革有成,将开创一个在一个极权利度下被公认为不可能的“民主政改”成为可能。在极权专制体制内培养出一棵民主之曲;它既然可以在香港“无中生有”,当然更可以在中国“由少变多”和“由小变大”。其意义是人们在今天无法想象的。

    由上面所述,我们会发现:“良好互动的现实”和“潜在的严重冲突危机”又如何互动?

    妥恊?一方压倒一方?

    这是今后观察局势的重点。

    2003/12/20

    源自《议报》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张三一言:温家宝巨变前夕讲“民主”
  • 张三一言:肯定、支持、赞赏高瞻
  • 张三一言:假释刘荻并不能说明人民有言论自由权利
  • 张三一言:胡新政收缩圈线 杜导斌冲击底线
  • 张三一言:拘捕杜导斌的启示:一个更黑暗时代开始了?
  • 张三一言:是谁正在吃人血馒头?
  • 张三一言:中国政治改革的方向是夫妾党制度
  • 张三一言:你没有免于恐惧的权利!
  • 张三一言: 中国政改何以不能启动?
  • 张三一言:中共体制内政改的能与不能
  • 张三一言:香港闷局持续发酵,随时可能爆炸
  • 张三一言:似乎应该对中国高知进行民主启蒙
  • 张三一言:有没有“反对言论自由”的言论自由权利?
  • 张三一言:第一个说“疯话”者,伟人也!
  • 张三一言:言禁稍松,是老百姓支持的回报,还是洋人施压的收获?
  • 张三一言:是江胡并立,还是胡兴江灭
  • 张三一言:“国难当头不要批评政府”,就是送给专制政权一个免死牌
  • 张三一言:领导做了一件好事,你该怎么办?
  • 张三一言:他们相信的和我们相信的(国内修定版)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