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三一言:“党准谈民权”的窥测与分析
(博讯2004年1月08日)
    最近党的喉舌刊登异见人士的谈民权文章,引起一些争论。为此作“党准谈民权”的窥测与分析,供大家参考。

     如果你要讨论中国现政治局势,有一个基本点必须记住:中国的所有政治都必须有“中共特色的社会主义”属性;这中共特色社会主义实际含意是中国共产党绝对控制权力。所有离开这个基本出发点去讨论中国局势都是放空炮。 (博讯 boxun.com)

    “中共特色的社会主义”包含如下要点:

    (1)极端仇恨民主制度,实行有中共特色的中央集权的极权制度。(2)置国家政权的利益于人民利益之上,置民族利益于至高无上地位;走具有中共特色的纳粹法西斯道路。(3)建立具有中共特色的党有垄断资本主义。

    准确地表达是:中共特色的社会主义=精致的法西斯主义。

    中共会进行常人理解的“党内民主改革”、会行“开明新政”,甚至会领导全国人民进行民主改革、会恩赐民主,有些更妙想天开:现在中国已经做着与文明世界的自由民主他接轨工作了。这都是一厢情愿的幻想。这种盼明君望清官思念已经幻想几千年了,也幻灭几千年了;但我们这些追求当稳奴隶的中国人到现在还幻梦未醒,还在盼、还在望。

    现今中国的特色是一方面有沿海和重点城市高速发展,一片欣欣向荣歌舞升平;党据此在喉舌中虚拟建造了一个人间仙境的形象。另一方面全国城乡官民贪污腐败、道德沦丧、统治力日益衰落、和平或暴力个体自发或集团组织反抗事件等等,这些情况越来越多,程度越来越深,规模不断扩大,表现形式趋于激烈,造成的后果和影响也越来越严重。人们据实描述了一幅倾刻即倒行将灭亡的帝国末日景象。

    这种两极现象熔于一炉的现实,遂令中共采取了两种相矛盾的措施。

    鉴于经济起飞和实力增强,统治信心也增强,反抗力量尚未到亡党丧权的地步,也还没有迫近眉睫,但是,这些反抗力量毕竟是其生死存亡的潜威胁,必须除之方能安枕,遂令中共统治者迷信其既有僵固保守统治思想:镇压。于是出现写几篇普通理性文章也判刑入狱(罗永忠、颜钧等)的文字狱冤案,为十三年来所少见。

    但现今的统治者不是魅力领袖型,而是技术官僚型。由于历史教训,共产世界的消亡、众多统治暴君的悲惨下场,这些技术型官僚面对现实和潜在危机还能理性地应因。因为贪污、两极分化、民间反抗,特别是农民暴力反抗等社会矛盾,不利于其绝对控制权力,为了不蹈别人灭亡覆辙而对人民作某一些让步。基于这个客观缘由,出现了“中共改革的意愿”。“党准谈民权”就在这种背景下出现了。于是,我们又看到一种与上述镇压相反的措施。喉舌人民日报和中国新闻周刊等刊登了秋风《新民权运动元年》王怡《“新民权运动”的发轫和操练》和其它一些有关民权的文章。在这里又表现出中共统治者对统治术极为有创建能力和灵活性。

    其改革必然严限于舒缓、减轻、消除这些消极“事实”,绝不可逾越为消灭这些消极因素的产生“根源”。人们的幻想因为误解和逾越了这种界限而起。

    我们必须清醒的是,不论加强言禁”暴力镇压还是让步、准谈民权,其目的都是为了巩固一党专政,都是为了让法西斯主义精致化。

    现在让步的分寸是:在党绝对控制下的部分放权,换取对独霸政权的维护和巩固。具体做法就是在党控制下准谈“民权”;但不准谈“人权”。

    这是为甚么?

    因为人权概念已经形成,它含有个人独立于党(权力外)外的权利的意思。这个人权概念令党不能控制、代表和利用;民权概念则还没定案,现在来个党准、党解、党代、党控、党用,力把“民权”变成巩固一党专政的工具。这样既赢了与文明世界接轨、实施人权、行自由民主美名,又达到巩固一党专政目的。这也是法西斯精致化的内容之一。

    正因为一部分先知先觉的异议人士看到了这个本质,所以对党准谈民权提出质疑。这是及时和合理的。但其中一些人由此否定“党准谈民权”。这就矫枉过正了。

    虽然“党准谈民权”目的是法西斯精致化,但是它本身是有正面和积极意义的。无论如何“准谈民权”比“禁谈民权”正面积极;其次“准谈民权”的结果必然是民权(人权)增加,自由民主法治的空间扩大;再次,“准谈民权”是民众自行“谈人权”压力逼迫统治者让步的成果,也是朝野良性互动的一个方面。所以“准谈民权”是民众维权争民主的一个小胜利,我们没有理由要否定自己的成果。

    现在的问题是党镇压和让步同用的法西斯精致化与民众维权和革命并举赛跑。

    若统治党理性地以良性互动回应民众的维权和革命,加上党的回应赶在民众前头,则中国的前途是民主的和平过度。若统治党以暴力回应民众的维权和革命,或者党的良性响应落后于民众的要求,则中国极可能出现以暴力结束一党专政。

    我认为现在所有谈人权、民权、自由、民主、法治…(我定义它为广义的民运)其目的都是增强民众压力,迫使统治党对民众要求作出良性互动的响应,创出一条中国和平过度到民主的新道路。

    2004/1/1

    《议报》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张三一言:香港7月革命初探
  • 张三一言:温家宝巨变前夕讲“民主”
  • 张三一言:肯定、支持、赞赏高瞻
  • 张三一言:假释刘荻并不能说明人民有言论自由权利
  • 张三一言:胡新政收缩圈线 杜导斌冲击底线
  • 张三一言:拘捕杜导斌的启示:一个更黑暗时代开始了?
  • 张三一言:是谁正在吃人血馒头?
  • 张三一言:中国政治改革的方向是夫妾党制度
  • 张三一言:你没有免于恐惧的权利!
  • 张三一言: 中国政改何以不能启动?
  • 张三一言:中共体制内政改的能与不能
  • 张三一言:香港闷局持续发酵,随时可能爆炸
  • 张三一言:似乎应该对中国高知进行民主启蒙
  • 张三一言:有没有“反对言论自由”的言论自由权利?
  • 张三一言:第一个说“疯话”者,伟人也!
  • 张三一言:言禁稍松,是老百姓支持的回报,还是洋人施压的收获?
  • 张三一言:是江胡并立,还是胡兴江灭
  • 张三一言:“国难当头不要批评政府”,就是送给专制政权一个免死牌
  • 张三一言:领导做了一件好事,你该怎么办?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