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王毅:在悖论中前行——潘岳《可持续发展与文明转型》读后
(博讯2004年1月16日)
    潘岳在《可持续发展与文明转型》中,最终的落脚点,还是放在技术进步上,即人类不断发展的科学技术可以解决世界和中国面临的严重的环境危机。在文章的结尾部分,大谈风能、太阳能的技术和实际的进展,冀望于“循环经济也日新月异”舒缓乃至解决环境问题。我以为,作为一个主管环境的高级政府官员,这样说,是可以理解的,相信任何人亦会赞同风能、太阳能的深度开发与利用,希望经济转轨到绿色的循环经济上来,但从学理上来看,未免单薄,其前提,即技术进步能解决人类日益急迫的环境危机,是十分令人质疑的。我倒是更欣赏和赞同房宁先生的观点:

     “环境与生态的问题和危机,促使我们终于认识到了这样的一个基本事实,就是人类依靠科学技术的发展,来解决资源、环境与生态问题的速度远远低于在现实中所制造问题和破坏环境与生态的速度。因为,人类中心主义的一个全部的技术性的支撑点,就是认为科学技术可以解决所有的问题。不是没有看到这些问题,而是说这些问题是在发展中产生的问题。所以,还要通过进一步的发展,来解决这些问题。这个背后就是对科学技术的理解。但是,现在这显然存在着一个悖论,也就是说事实告诉我们这样的一个悖论,科学技术支撑了发展,解决问题的速度远远低于他制造问题的速度。” (博讯 boxun.com)

    这的确是一个悖论,有谁能证明科技的发展能从根本上、长远上解决环境问题吗?这亦是一个现实的悖论,现在和在可预见的未来,科技发展的速度能超过他制造的环境问题的速度吗?如果不能,科技进步,亦不能阻止,最多只是延缓两者缺口放大的速度,环境赤字的总量依然会持续上升。

    科技能最终消弭环境赤字,亦或仅仅只是延缓环境赤字的增长速度?如果是前者,潘岳的“乐观主义”即可成立,所谓的“新文明”才有可能---仅仅是可能,如果是后者,所谓的“新文明”,连可能都没有,只能在注重科技的前提下,将重心转移到别处----新的自然伦理的建立。

    西方技术工业文明,对于已彳亍于世界各地的延续数千年了的“自然型文明”来讲,是一种爆炸,最终以它前所未有的威力,炸毁和制服了几乎所有的“自然型文明”,取得了无可争议的统治地位,也摧毁了世界各文明都曾拥有的“自然伦理”,人们由敬畏自然到贪婪的、现在演化为几乎无所顾忌的征服自然。

    西方的技术工业文明,不论怎么观察,在人类的历史长河中,都是爆炸,爆炸型的增长,亦勾引和怂恿了人们欲望的爆炸,人们的欲望和贪婪,可以借助于日新月异的科技得以轻易的实现。马克思也许预言错了,资本主义,以利润为轴心的贪婪,它的掘墓人也许不是“无产阶级”,而是它自身,它自己足以打倒自己,西方技术工业文明这头怪兽最终自我爆炸,得到大自然的报复。

    飘风不终朝,骤雨不终日。西方技术工业文明,似乎正在终结自身,因为,我们只有一个地球!

    当然,在当下的现实中,我们还只能在悖论中前行,作为环境官员的潘岳,能在推动中国绿色经济、循环经济上有所为,亦是功德了。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老常:且看潘岳之剑走偏锋,以偏为正
  • 阿修罗论政——盘点2003:新政·维权·潘岳
  • 王焕:“红旗”还要打多久--为书作序的潘岳 
  • 周陵:潘岳培训大学生NGO显示大陆意图引导民间力量
  • 关察:潘岳再显“理论家”本色又出新文章呼吁文明转型
  • 伊索:潘岳新文章与处于最关键十字路口的中国
  • 刘泉: 环境问题的本质是制度问题——也谈潘岳与地方保护主义
  • 刘泉: 环境问题的本质是制度问题——也谈潘岳与地方保护主义
  • 钟晓文:潘岳难触"地方保护主义"逆鳞
  • 尹仁:“为有源头活水来”——评潘岳的“发挥NGO的作用”
  • 良丛:潘岳携手NGO,是促进环保还是招安?
  • 陈放:向着好处走——潘岳与环境NGO的座谈与中国民主化
  • 京客:近距离看潘岳
  • 林丘:潘岳文章显示中国国家安全理念的深化
  • 张言:慎言对潘岳“环境文化”的乐观
  • 蒋春生:民族主义、现代化与潘岳的“环境文化”
  • 莫欣:潘岳用环境问题解读意识形态的真义
  • 卖铛牢 :质疑潘岳的“民族复兴”
  • 刘松山:环保离与公共参与——读潘岳《环境文化与民族复兴》
  • 潘岳:环境文化与民族复兴
  • 陈邈:潘岳论环境显现大陆经济模式深层危机
  • 环保总局潘岳加大查处环境违法案力度
  • 求实:潘岳终于露面了
  • 东方曼:潘岳遭遇“非典型政治暗礁”
  • 传中国大陆体改办副主任潘岳遭软禁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