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虚竹:潘岳新理论提升大陆环保理念
请看博讯热点:环境破坏与污染

(博讯2004年1月18日)
    调入国家环保总局,被认为是潘后的人生低谷,是潘岳提倡政改的秋后之果。一次在电视上看到过这位风云人物的形象,穿着中国解放军军服式的军棉大衣,在地方上查污。臃肿的大衣,满脸的劳累和天空中的灰尘,与传媒中的落魄境遇也颇相似。于是有点与近来他屡屡提出新理论的意气风发又多少对不上号来。

     想起一句古训来: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跌到了低处,反而离大地更近,更能切实地观察中国的问题,于是更好地检验理论。实践出真知嘛。于是他的新理论之引起关注,也就是自然的了——比之政改云云,看得更远,挖得更深。 (博讯 boxun.com)

    焉知非福的,可能还有中国的环保事业,因为潘的新理论和形成的舆论,行政部门可以由此摆脱单纯被动的查污、治污,而进入一种预期性更强的综合治理视野,从可持续的理念高度来思考定位整体的环境工作。公众参与的路径也好像要打开,有望从各处自发组织捡垃圾、收电池而向有目的,更长期的环保活动发展。而社会精英们也似乎形成了共识,主动地聚合在环保部门的周围,“环境大使”的形象也得到了拥护,社会环境意识将进一步提高。环境NGO们也好像转了一个调门,批评仍然在继续,但向环保部门靠近的趋势也在加强。

    其实,这一切原可早就实现。并不是没有人知道中国环境问题的根源。在此领域内,潘岳并不是先知先觉者。变成由他牵头在理论上进行创新和突破,只不过应了两个字:敢说。他只不过把许多人想说的说了出来。世间的许多事,本来就不是那么复杂。能够立于潮头的,不过是比别人多了两个字:勇气,而已。

    但勇气是有代价的。勇气可以让某些人立于潮头,但同时,也就让这些人处于风波浪尖之上。而风浪的急缓却是谁也无法预料的。这也是更多的人选择明哲保身的原因。

    没有了率先敢为者,世界仍要进步。但有了,或许进步得更快。

    但新理念可以提高认识,因之也就有更多更难克服和理顺的因难。知道了怎么解决,但没有工具不行。据笔者分析,环境工作涉及到的领域相当广阔,从国土资源,到水利建设,从森林建护到空气净化,从日常治理到紧急状态,从国民意识培养到社区建设,从企业建设到城市规划,等等等等。无一不在环保的视野之内。而这么庞大体系,目前的环保部门的小马是拉不了这辆大车的。而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已不单是环保部门的事了。

    于是我们看到,从生态文明,到绿色战略,这些宏大的题目,在现实中只能还算一种探索。现实的选择,往往是十取其五,潘岳的所作所为,能促成国家环保总局长期以来强调的循环经济的真正实施,也就算功德不浅了。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王毅:双重和谐还是双重困境?——对潘岳的《可持续发展与文明转型》再质疑
  • 许客:潘岳跳出政改漩涡,却掉入环境死穴
  • 王毅:在悖论中前行——潘岳《可持续发展与文明转型》读后
  • 老常:且看潘岳之剑走偏锋,以偏为正
  • 阿修罗论政——盘点2003:新政·维权·潘岳
  • 王焕:“红旗”还要打多久--为书作序的潘岳 
  • 周陵:潘岳培训大学生NGO显示大陆意图引导民间力量
  • 关察:潘岳再显“理论家”本色又出新文章呼吁文明转型
  • 伊索:潘岳新文章与处于最关键十字路口的中国
  • 刘泉: 环境问题的本质是制度问题——也谈潘岳与地方保护主义
  • 刘泉: 环境问题的本质是制度问题——也谈潘岳与地方保护主义
  • 钟晓文:潘岳难触"地方保护主义"逆鳞
  • 尹仁:“为有源头活水来”——评潘岳的“发挥NGO的作用”
  • 良丛:潘岳携手NGO,是促进环保还是招安?
  • 陈放:向着好处走——潘岳与环境NGO的座谈与中国民主化
  • 京客:近距离看潘岳
  • 林丘:潘岳文章显示中国国家安全理念的深化
  • 张言:慎言对潘岳“环境文化”的乐观
  • 蒋春生:民族主义、现代化与潘岳的“环境文化”
  • 潘岳:环境文化与民族复兴
  • 陈邈:潘岳论环境显现大陆经济模式深层危机
  • 环保总局潘岳加大查处环境违法案力度
  • 求实:潘岳终于露面了
  • 东方曼:潘岳遭遇“非典型政治暗礁”
  • 传中国大陆体改办副主任潘岳遭软禁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