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晓波:毛泽东的权力腐败及糜烂的私生活(1)
(博讯2004年2月03日)
    刘晓波更多文章请看刘晓波专栏

     毛泽东更多文章请看毛泽东专栏 (博讯 boxun.com)

    毛泽东110年诞辰,中国再掀毛热,官方举行了缅怀仪式和纪念座谈会,新党魁胡锦涛发表讲话,称毛是“中国共产党的骄傲”、“中国人民的骄傲”和“中华民族的骄傲”;军头江泽民出席《中国出了个毛泽东》大型音乐会;此前,现任常委们也都参加各类纪念活动,如曾庆红去毛的故乡朝拜和参观毛家图片展,李长春在纪念会上讲话。

       中国的各大主流媒体也纷纷发表回忆和评论文章,官方的人民网、新华网以及门户网站新浪、搜狐、网易等110家中文网站,共同开展为期一个月的“纪念毛泽东诞辰110周年”主题活动。新影厂推出文献记录片《走近毛泽东》,中央电视台在推出四十集电视剧《延安颂》之外,还在电影频道连续播出《杨开慧》、《库尔班大叔上北京》、《毛泽东的故事》、《井冈山》、《长征》、《重庆谈判》等一批电影。

      在各大书店,《毛泽东自传》以及毛家人的各类回忆录,《毛泽东时代的中国(1949-1976)》、毛泽东之路(1893-1976)》、《走近毛泽东》、《开国前夜──毛泽东在西柏坡的风云岁月》、《毛泽东初进中南海》、《缅怀毛泽东》等书籍先后上架。

      有媒体评论说:中共现政权以改革以来前所未有的排场祭奠毛泽东,显示了胡温体制的亲民路线和反腐败的决心,因为胡上台伊始就去革命老区西柏坡朝圣,高倡“艰苦奋斗”和“戒骄戒躁”,以区别于江、朱时代向富人倾斜的政策。而我认为,这种祭奠主要是为独裁党招魂,既是由中共制度的本质所决定的,也是胡温体制扩张党内权力基础的策略所需要的。就中共本质而言,只要现行制度不变,中共就不会放弃毛的阴魂,屡受毛整肃的邓小平不会放弃,江泽民和胡锦涛也不会放弃,因为彻底放弃毛泽东就等于放弃中共的独裁权力。就胡温体制的扩权策略而言,在民族主义泛滥和社会公正奇缺的当下中国,祭奠毛的亡灵,既可以为狂热的民族主义壮色,也能缓解民众的公正饥渴,以弥补日益残缺的政权合法性,为胡温体制的亲民路线提供党内资源和民意支持。

      所以,官方主导下的纪念策略,已经由歌颂作为伟大领袖的毛泽东转向作为普通凡人的毛泽东,请出毛家人和在毛身边工作过的警卫、翻译、厨师、理发师、医生、摄影师等,用毛的日常生活中的点滴佚事做砖瓦,筑起一道遮掩政治真相的高墙,实质上是用所谓的“人间毛泽东”来掩盖“暴君毛泽东”。所有回忆和评论都严格遵守“为帝王讳”的禁令,多谈毛的衣食住行等日常生活,并借此凸现毛的高尚人格,而少谈毛的革命经历,意在掩盖毛的为所欲为的个性;多谈中共夺权时期毛的伟大功绩,而尽量回避中共掌权后毛的罪恶和错误,即便提及大跃进和文革,也只用“好心办错事”轻轻带过。也就是说,毛派们借助于制度黑箱提供的便利,塑造了各类毛泽东神话,特别着力突出毛的平等、廉洁、理想主义这三大神话。

      然而,即便在大量中共密史档案无法公诸于世的情况下,仅仅就已经公开的极为有限的史料而言,读李志绥先生的《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以下简称“回忆录”),高华先生所着《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运动的来龙去脉》(简称“红太阳”),高文谦所着《晚年周恩来》(简称“晚年”),单少杰所着《毛泽东的执政春秋》(简称“春秋”),谢幼田先生所着《中共壮大之谜──被掩盖的中共抗日战争真相》(简称“真相”),杨奎松先生所着《毛泽东与莫斯科的恩恩怨怨》(简称“恩怨”)等着作,以及译成中文出版的西方学者所着的中共党史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史的着作,就会得出这样的结论──

      毛泽东及其中共从走上武装斗争的道路开始,就把自身的终极目的锁定为统治中国的最高权力,偏居陕北的中共借助抗日战争扩张势力范围,实际上走的是军阀割据的老路数,其他的一切不过是夺权的工具而已。1949年掌权之后,毛及其中共统治中国的主要手段,不过是小苏区在大中国的翻版而已,昨日小延安就是今日大中国──既无平等,也不清廉,更无理想主义。唯一的区别在于,党魁毛泽东成为中国的绝对极权者之后,其权力野心进一步膨胀,又想成为世界领袖,以整个中国及其人民为手段挑战两个超级大国,使中国人蒙受了几乎无法承担的巨大损失,毛泽东的霸业最后以彻底失败告终。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