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根源:逐句点评《河南艾滋村五大反思》
请看博讯热点:爱滋病问题

(博讯2004年2月29日)
    [博讯论坛]  昨天出版的《信息时报》在A6版刊登了一篇专题报道《文楼村民不要救济要工作(图)》(文章网址:http://informationtimes.dayoo.com/gb/content/2004-02/27/content_1432020.htm)后,旋即被许多网络媒体以惊人的效率广为转载,并将标题改成了:《河南艾滋村五大反思 村民不要救济要工作》。强国论坛也不甘落后,在9点14分即以“今日关注”的名义上贴。读罢这篇文章我才豁然开朗,原来那些戴着大红花的“驻村帮扶干部”们,都肩负着无比神圣之使命的。  以下是该文全文(该文后面所附的《广州人要为艾滋村献爱心》除外),“{}”内是本人的点评:

     ———————— (博讯 boxun.com)

      文楼村作为河南省艾滋病高发地之一,早就引起了中央的高度重视。{那是当然的!而且,估计其中也包括了他们对“此事不足为外人道也”的“高度重视”。}艾滋病给村民们带来的灾难,使村民开始反思造成这场世纪灾难的原因。{因为艾滋病没给我们这些官僚们带来灾难,比如没见我们哪个官员为此负责,降级或下台,甚至某些还往上窜得飞快,所以没能使我们这些官僚们开始反思造成这场世纪灾难的原因。}除了血头从中作祟外,村民自己该为自己的行为负什么责任?{提示:要怪不妨就先怪你们自己身体的免疫系统不过关吧?或者怪你们自己事先没有将自己修练成百病不侵、万毒难犯的无敌金身。}在未来的日子里该采取什么措施改变自己的命运?{提示:“措施”当然要由你们来“采取”的啦!}河南省抽派干部进村帮扶后,村民们终于有了更为积极的态度:不想无休止地要国家的救济,而是想要一个适合自身劳动的集体工厂。{这样的话我的包袱就可以甩掉了,省下来的钱就可以挥霍到别的地方,或者装进口袋了。}

      1 最恨血头 盼罪魁受法律严惩 {冤有头债有主嘛!}

      不少村民在提及他们卖血或患病的历史,以及求助无门的经历时,无不潸然泪下。{哦!该死,说漏了嘴,一个不小心竟把向我们“求助无门”的事也抖出来了,能不能将所有的报纸收回来重印?}为什么会因为卖血出现大规模艾滋病人?{就是啊,不是“早就引起了”“高度重视”了吗?}村民们认为靠吸血赚取暴利的血头,应该受到法律的严惩,他们才是灾难的罪魁。{你们做了鬼回来索命,找他们就得了,别来找我们。}据村民们回忆,血头把村民们的血抽完后放在一起,留下要外卖的那部分后,又为村民注射回能多造血的血球。{听起来所用的设备和技术,都还蛮先进的嘛!我大舅子的二姨妈的三叔前天还来向我打听,购置这些设备具体需要办些什么手续?}注射过程中,血头为提高采血效率,针头从不消毒,这应该是造成大量村民染病的直接原因。{也为了“节省成本”吧?将冤枉钱花在这些“造血机器”的身上,将会造成资源严重浪费的。}这些血头个个赚够了带血的钞票,便去外地置房做生意,很少在驻马店范围内露面。{嘿嘿,要是没有我们这些官僚在背后暗中撑着,他们恐怕早就携巨款溜之大吉,甚至潜逃出境了吧,谁还敢把钱拿去“置房”、“做生意”?否则一旦“严打”找上门来,谁又有能耐把房子和生意打包全带走?}

      村民程某东等人说,知道自己患病的瞬间,他们大脑里先是一遍空白,继而是对血头的“恨之入骨”。{“先是”,“继而”,再接下来呢?别告诉我就此打住了。}为此,他们曾结伴去找血头算账,但狡猾的血头早已有备而逃;更有火冒三丈的村民,打算独自四处找寻血头的下落,只因经济不济告终。{哈哈,你们大概不想知道到底是谁给那些“早已有备而逃”的血头们通风报讯的吧?}现在,村民惟一盼望的是血头能受到司法机关的严惩。{也就是说,这个愿望是“唯一”的,你们不会再别的“盼望”了,比如不会盼望追究我们这些只要没得罪上面就永远正确的官僚们的责任。}

      2 最悔自己为养孩子卖血求生{嘿嘿,反正我们不卖后悔药。}

      在文楼采访时,无论记者走到哪里,都能在30岁以上的村民家中看到多名孩子。在当地,有两到三个孩子的家庭比比皆是,有的家庭竟有6个之多。{莫非这种情景在其他哪个地方的农村就看不到?}今年7岁就成为艾滋病毒携带者的小伟,便是他母亲患病期间怀上的。小伟的两个姐姐,因父母死后已送给他人抚养。{送给“他人”抚养?这个“他人”身上又有多少吨血可供出卖来养孩子?}

      当地干部说,文楼人人均不到1亩地,除了种田没有其他收益。大多数村民处于赤贫状态。{所以当时的我们官员大搞卖血产业化,以此来振兴经济,不也是为乡亲们着想嘛!虽然我们“好心”办了“坏事”,大家也应该互相谅解啦!}多一个孩子就多一张嘴,卖血收入轻松又吸引人,村民不卖血都不正常。{在我们这些官员的眼里看来,其他那些省市的绝大多数乡村村民当然都不正常——这么轻松而吸引人的行当,居然就我们这才有,独此一家,别无分店!}为卖血糊口,曾有村民通过送礼的方式,走关系跟血头套近乎。{估计血头又把你们送的礼转送到了我们的口袋中。}

      3 不该沦落为获救济谎称有病{应该升华至为捍卫我们这些官僚的光辉形象而谎称没病。}

      利用艾滋病的可怕之处,极个别的村民,曾将自己的不幸与别有用心的国际组织“沟通”,借此渲染我国在艾滋病治疗方面的无为。{你们咋总以为自己都是北京301医院的蒋医生啊?}有村民悄悄透露,此类村民很大程度上是抱着“破罐子破摔”的思想,试图博得有关组织的同情,从中获得一笔可观的收入。{哦?“同情”两个字怎么不象上一句的“沟通”那样加上双引号,用来说明这些别有用心的组织的所谓“同情”与正常人的同情有着本质上的区别?看来这篇文章的记者要么语文水平不咋地,要么也是别有用心的。}更有甚者,时下还有村民无病毒而谎称有病毒,目的也是想获取救济。{看来这些村民要么非常富有,花得起大钱到大医院去做昂贵的艾滋病病毒检查过;要么自己本身具有特异功能,不用检查也能探测或推算出自己身上原来“无病毒”。}

      对于该类做法,绝大多数村民认为,应该反思该做法的幼稚性。{既然“绝大多数”的村民都有此共识了,那上面那段所提到的那个村民,实在没必要“悄悄透露”的。既然“绝大多数”都这样认为了,难道还怕说出来让别人知道吗!譬如绝大多数人们若是认为在大街上蹓跶是要穿上衣服的话,我想向别人表达我关于“在大街上不穿衣服的人有暴露癖”的观点时,用得着“悄悄透露”吗?将“悄悄透露”这样偷偷摸摸、鬼鬼祟祟的动作也拿出来宣扬,给人的难道不会只是一种“绝大多数村民其实并不这么认为”的印象吗?看来,采写、编辑这篇报道的记者和编辑们的宣传工作经验,还是非常缺乏的哟!应该参加离岗培训,重新考核通过后才可以重回采编的岗位。}他们表示,在对待艾滋病的态度上,各级政府部门的思路是明确的,只有配合好了相关的帮扶工作,才能使村民更大范围地受益。{嘿嘿,要是没有海内外那些多管闲事的媒体在大惊小怪,我们的报纸再也包不住火了的话,要你们今天“配合”的,恐怕就不是什么“帮扶工作”了。}

      4 反映迟缓 病毒肆意蔓延终酿大祸{看,改一个字,将“应”字改成“映”字,意思立马翻了个筋斗,真乃神来之笔也。}

      村民程学忠等人说,发现文楼村有人发病后,村民们去打工,被拒绝。{你们实在是蠢得不可救药,换一个地方见工时推说身份证丢了,然后告诉他们自己是其他地方的人不就行了嘛!腿勤快点,总不至于一间对身份证不是那么严格要求的黑工厂都找不着吧!}村民才想到找少数基层干部反映发病情况。反映是口头进行的,往往是村民向干部讲完话后就走,然后回家等待上面派人来料理。{看到以后各地村民应该从中吸取经验和教训,在日后“反映情况”时,应该先打好铺盖再到基层干部那儿去,吃在基层干部家,住在基层干部办公室,这样效果肯定来得更明显。}等来等去不见来人,大伙也就打了退堂鼓。{啧啧,看到了没有,他们当事人自己都主动自觉地放弃了,你们这些无聊媒体干嘛还狗拿耗子死咬着我们不放?}

      他们没有系统的情况反映材料,也没有向上级有关部门条理化地逐级反映。{没看到院子的围墙上刷着一条醒目的大标语:“越级上访就是违法”?俺们虽不识几个字,但这点浅显的道理还是明白的!}村民说,他们最近才知道少数基层干部,由于听完反映后怕有更多村民上门来找麻烦,就有意地拖延了解决该问题的时间。{哦,其实我也是“最近”才知道的,大约也就是在“最近”的1998年左右吧。“最近”的《南方周末》对河南艾滋病也有过报道,据说也是在“最近”的1999年吧。}这一拖就拖了几年,等到有专家来搞研究发现问题,以及媒体向社会曝光后,才引起了社会各界的重视。否则,文楼村的病状不至于这么糟糕。{这简直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嘛!基层干部又怎么啦?你们也不瞪大眼睛朝四周围瞧瞧,下面将问题反映上来之后,哪一级的部门机构不得用上几年的时间来考察、探讨问题,以及研究、论证处理、解决问题的方案的?要以全局的眼光看待问题,要从宏观的角度加以把握,方方面面的因素都要考虑到,各种有利和不利的条件都要有所顾及,采取什么措施会有什么样的效果,以及由此造成的影响都要认真加以分析和评估,……,要做好这些事情,只给这么几年时间,实在是太仓促了吧!真是不在其位不懂谋其政啊!}

      5 最终醒悟 给救济不如给机会{完整的表达应该是:最终醒悟:让有关部门给救济,不如让社会上的“好心人”给机会。}

      这几天,村庄的每个角落里都进行着文楼村民经济发展与生产自救的讨论。{这种做思想工作的方式效果其实并不好。应该大家集中到一起来“热烈讨论”,即使分组讨论也不宜过于分散,且应明令不允许下面私下搞小串联才是。只有这样,讨论组织者才易于掌握村民们的思想新动向,才易于控制和主导讨论的内容,才不至于偏离既定的讨论主题,不至于超出既定的讨论范围,最终也才能够圆满地将讨论方向一步步地引向既定的讨论目标。}村民们表示,最好的办法是因地制宜搞自救。{看来与此相对应的,应该就是“最坏的办法是救济和等待救济”。}

      尽管现在每个艾滋病人都有补助,但毕竟有限,不能解决根本生活。{哦。如此看来,靠有关部门发钱来治疗,那更是异想天开了。}此外,如果村民长期养成吃救济捐助的毛病,不仅会令意志消沉,对身体也无益。{仅仅泛泛而谈地说“长期养成吃救济捐助的毛病对身体也无益”恐怕还是远远不够的。最好能就此再深入展开分析,具体论述救济捐助的食品其中含有一些什么样的特别有害成分,身体吸收了之后会对体内什么具体的系统造成什么样的具体伤害,这样效果才会立杆见影。}因此,村民提出:要工厂不要救济,并盼望能在当地政府的支持下,建立一个适合带病村民干活,能创造效益的工厂。一旦这个理想能实现,比坐等救济要强多了。{看来这次思想工作还没做到家。做到了家的思想工作的效果应该是这样的:“村民提出:我们非常讨厌你们的救济!即使这理想中的工厂一时半会还没有建成,我们也强烈而坚决地要求有关部门立即停止这种令我们极度反感的什么‘救济’!”}

      他们还让记者回广州后为其打听打听,看是否有了解艾滋病人特点的广东老板愿进行专项投资。驻该村的抽派干部认为,村民有这种想法说明是一种进步。{哪里哪里,这还不全是抽派干部们的汗水和功劳嘛!这更说明了,我们这些干部们的思想工作水平有了一个更大的进步——不,用“进步”来形容实在太不到位了,应该是一种“飞跃”才对。再怎么说,也只有在我们这些干部们的谆谆善诱之下,那些村民脑袋中的思想疙瘩才能够解得开,才能够取得这种惊人的“进步”嘛!换美国佬、日本佬来试试,如果不会门还没进就把你给轰出来那才怪呢!}艾滋病的传播仅限血液、性行为、母婴携带3种方式,有爱心的企业家不妨来做一次尝试。{一定要强调这些“企业家”要有“爱心”才行,最好能把企业办成福利性质,把民政部门的“救济”功能给成功地取代掉。别以为村民象别的正常工人一样那么好剥削压榨,如果来了一个黑心的资本家,把村民给克扣、盘剥惨了的话,请对照着第一种方式悠着点,嘿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世卫忽略中国艾滋病 - 曾慧燕
  • 不锈钢黑眼睛:香港遭社会艾滋侵害正告急!
  • 河南艾滋病和性别
  • 美国为什么关注中国艾滋病问题?
  • 卖血传播艾滋病和国家机密
  • 辛酸的眼泪和兴奋的眼泪的交汇 -------写在艾滋病厅长刘全喜即将下台前夕
  • 是预防艾滋病,还是默许嫖娼? 娱乐场所100%使用安全套引发争议
  • 为什么非要都去卖血? 艾滋村纪实
  • 民政部谈艾滋孤儿:“关爱之家”不合法
  • 滋村贫困学生接近400 3种措施安置艾滋孤儿 (图)
  • 河南艾滋孤儿“关爱之家”被关闭的前前后后
  • 河南卫生官员“艾滋泄密”入狱内幕
  • 中国摄影师47届荷赛一等奖作品:艾滋病笼罩的村庄(图)
  • 收养艾滋孤儿的"关爱之家"被关闭
  • 河南艾滋孤儿学校为何关闭
  • 专家警告中国遏制艾滋病刻不容缓
  • 中国艾滋病毒感染者人数分析
  • 美在中国设立艾滋项目办公室
  • 河南“艾滋村”:过期药品正在“维持”生命 (图)
  • 吉林省出现第二个艾滋病泛滥区(图)
  • 中国艾滋病病毒感染者最新测算累计已达102万
  • 中国艾滋受害者希望讨回公道
  • 河南艾滋污血开始显露祸端:爱滋血浆产品恶性传播给无辜
  • 中国艾滋病情况有多严重?
  • 江泽民亲棒红人涉隐瞒艾滋疫情
  • 探讨中国防治艾滋病问题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