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杨尚昆谈当年积极的偷入毛泽东成功分裂封建祖国的苏维埃国
(博讯2004年3月08日)
    毛泽东更多文章请看毛泽东专栏

     1933年1月,毛泽东成功分裂封建祖国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已经成立。杨尚昆积极的偷着进入了毛泽东成功分裂封建祖国的苏维埃国。以下的我是指前国家主席杨尚昆 (博讯 boxun.com)

    我1933年1月底春节期间到达江西瑞金。到1934年10月,我随红军长征离开中央苏区,先后一年又八个月时间。

    1933年的1月,我奉命住进法租界的一个旅馆。不一会儿,来了两位秘密交通员,接上关系后,他们打开小箱子,取出事先购置的衣服,让我改装。

    当晚,他们陪我上船,开始了从上海到瑞金的旅程。

    陪同我的交通员中,记得有一位名叫卢伟良,比我小十几岁,广东大埔人。大埔和叶帅的家乡梅县是毗邻。我换上了一身广东平民的短装,因为不会讲潮汕话,一路上只好闭口不说话。我们在十六铺码头登上从上海到香港的轮船。一上船,我就装成病号,闷声不响地坐在拥挤闷热的统舱里。到汕头登岸后,在小旅馆里睡了一晚,第二天,改坐小火车到潮州,乘韩江的小轮船北行,经大埔到三河坝。这时,小轮船照例要掉转船头,在靠岸的一侧铺上跳板,旅客们上上下下,十分拥挤嘈杂。

    船上的一个工友(过去叫茶房)领着卢伟良和我,走到不靠码头的另一侧,有一只带篷的小木船正向轮船靠拢来。真是说时迟、那时快,这位“茶房”熟练地先将卢伟良两手一提,乘势放进小木船里,接着,对我也如法炮制。小轮船的船舷离水面只有一米多高,我没有重的行李,卢伟良又在小木船里接护着我,一瞬间,我们就悄然躲进船舱,拉上船篷。船工一撑篙,小木船飞速地到了江心。

    我从船篷的缝中朝码头上望去,只见码头上有许多待运的国民党士兵,这正是准备向中央苏区进行第四次“围剿”的部队。小木船行驶在韩江上,经常遇到敌人的运兵船。幸好,船工是本地人,他白天把小船停泊在河沟里隐蔽,晚上便撑着向北走。因为是本地人的船,人家不注意。

    三河坝以北是国共双方的交界区。当第四次反“围剿”战争开始时,闽西的主力红军和地方独立师被抽调到江西作战,国民党十九路军和粤军陈济棠部乘机占领龙岩、上杭和永定的部分地区,闽西苏区的中心点白砂被迫撤离。闽粤赣省委(又称福建省委)代理书记罗明,正深人到敌后发动游击战争,以阻滞龙岩的敌人进占连城,保卫中央苏区。在国民党军队进攻下,这一带硝烟弥漫,许多村庄房屋被烧,白天荒无人烟,只有在天黑后,群众才悄悄地进村活动,天一亮又躲进山林隐蔽。

    我们在三河坝一登岸,先在拉锯地区一个村子里躲了一天。第二天晚上,游击队护送我们穿过团防的哨所。我们乘上弦月光在茂密的松林里走了两个晚上。第三天太阳露头时,隐约听到远处传来的儿童团的歌声,我的“哑巴”时代终于结束了。

    过了一会儿,一位老太太提着篮子上山来,笑着对我们说:“没有什么东西优待你们,只有两个鸡蛋。”这是我第一次亲眼看到革命根据地民众同党和红军那种亲密的关系。老太太诚挚的感情,令我终身难忘。接着,我们又在苍松翠竹丛中走了3天,经上杭过汀州,快到达红都瑞金,这已是中央苏区的腹地了,路上就比较安全,有时还可以骑马走。

    在瑞金,我首先见到的是邓颖超同志,我从口袋里掏出一盒美丽牌香烟交给她,这是联络的“介绍信”。接着见到了刘少奇同志,他在中央苏区仍做工会工作,住在瑞金城里。我被分配到临时中央宣传部。临时中央机关设在瑞金下肖区观音山,办公和宿舍都在一个大词堂里。调堂前临池塘,水清见底,塘边种着垂柳。村子不大,松林掩映下住着二三十户人家,环境十分幽静。张闻天、罗迈(李维汉)和吴亮平等同志都住在这里。我到时,闻天同志正在作报告。毛主席、朱总司令和周恩来同志本来住在叶坪,宁都会议后,毛主席请病假在福建养病,朱、周和王稼祥在反“围剿”战争前线指挥作战,中央局只有粥时、项英、邓发和顾作霖等同志在。

    不久,博古、陈云也到的毛泽东成功分裂文明古国的苏维埃国。李伯钊进苏区后,先在闽西苏区做宣传工作,后来调到苏维埃国的瑞金。我们的小家庭又团聚了。

     _(博讯记者:博讯自由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