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六四”镇压与“稳定压倒一切”和经济发展
(博讯2004年3月17日)
    作者: 忠孝

     中共当局在“六四”镇压之后,把个“稳定压倒一切”当作口头禅和救命稻草,更像是恐吓中国人民的紧箍咒,既强横又无知,是缺乏起码政治才能的表现。实际上,即使按照共产党自己的所谓“自然辩证法”和“科学世界观”,殊不知稳定从来就是相对和短暂的,而不稳定才是绝对和永恒,才是真理。拿中共当局的“稳定”——一种一边血淋淋、一边充满铜臭的、腐朽没落的“稳定”——来说项,来恶意引导民众,其结果是社会道德、文化、人性的彻底沦丧和知识人的灵魂丧失。对于中国的可持续发展,这种人类社会精神生态的破坏,实际上比较地球物质生态环境的毁灭更为惨烈、严重,恐怕要数世纪才可能部分修复。笔者提请朋友们不要忘记德国总理科尔在东西德统一时在柏林的讲话:统一的德国准备用五十年到一个世纪的时间来清除共产党在原东德地区的流毒。好歹人家当时东德人的文化素质、教育水平远远比中国高,道德、灵魂的缺失速度、深度自然要比共产党中国来得慢且浅。所以,我们深信,镇压“六四”为中国的存续、发展深深地埋下了祸根。 (博讯 boxun.com)

    而说“六四”镇压形成的稳定保障了十几年经济的持续发展,则分明是强词夺理、自欺欺人。其实,经济发展和镇压“六四”之间没有必然的因果关系。相反,如果不镇压“六四”,经济更会照样发展,而且发展得更快更好。一个重要原因在于,镇压“六四”之后,江泽民这头唯保权事大的庸才,战战兢兢拖着历史往文革后退了两三年,直到邓小平南巡讲话才调转方向,继续循“六四”前胡赵的路子搞经济改革开放。也就是说,中国事实上因为“六四”镇压耽误了两三年!而政治改革则完全终止了“六四”前的规划。一个国家就像一个成长中的孩童,经济是他的外在技能,政治可比作他的大脑中枢。如果我们有办法——譬如不人道地将孩子长年累月置于没有人群、只有兽群的环境——强令他只发展胳臂、大腿的肌肉和运动的灵活性,而让他的心智永远停留在初生的状态,这个孩子最终将变成什么?人乎?兽乎?亦人亦兽乎?因此,令我们自然后怕的是,经济的发展和政治的守旧必将产生一个畸形的中国。实际上,今天的中国社会已经够畸形的啦!

    其次,如果没有“六四”镇压,就不会有当时世界主要发达国家对中国的经济制裁——而这恐怕是外表看来最最重要的,因为目下的中国经济对全球的强力依赖就是活生生的证明。

    再说,经济发展的问题,在中国从来就是共产党做不做事、做多做少的问题。共产党越不做事、或者做事越少,亦即对生产力的束缚越少,中国就发展,因为中国人的确是世间非常勤劳的民族(尽管如果胸襟开阔的话,我们有理由怀疑将“勇敢”、“智慧”、“礼义”、“正直”的帽子戴在我们头上是否合适)。所以,中国经济发展不是中共的功劳,不是中共领导的结果,是中国人民在非战争年代自然、自发的产物。

    再者,经历前三四十年的贫穷,不说人心思变,单单盯住一个穷字,中国经济笃定要大发展。为什么?道理很简单,这好比在百分制里,一个才考了零蛋或者十几二十分的学生,他后继考试最有可能获得成绩上的最大飞跃!(而今次考到98分的学生,下次考试成绩是增还是减?增的幅度/空间有多大?)

    凡此种种,经济持续增长非但不是共产党的功劳和骄傲。相反,是对它过去行政能力和愚蛮胡为的辛辣讽刺。

    我们已经看到,最近国内认可过去十几年的发展是寅食卯粮、是以损害子孙利益为基础。而这正是“六四”民主运动所要克服的,因为在民主制度下,什么大事都可以搬到台面上真正讨论,让所有有能力、有热情的人参与到政策、法规的制定过程中来,而要杜绝的恰恰是极权制度下一个人、或者少数几个寡头哪怕是出于好意头脑发热做出决定。那么,“六四”镇压功在哪里?

    我常常想,扪心而问,中共的高层官员们也会承认民主就是比独裁好,因为他们已经尽可能地把儿孙送到美国、送到西方世界,不是学习、游玩,而是世代定居!那么,他们为什么拒绝中国人民对于民主的诉求?难道他们不是中国人?难道他们只希望中国一天天烂下去?难道他们都是克格勃,都要充当中国的敌人?

    最后,如果把“六四”血腥镇压看作是经济发展的保障和活力来源,只能更加证明共产党的无耻和残忍——为了再有十五年、二十年的经济发展,是否预备好再来一场更大的血腥屠杀?如果杀中国人不能提供足够的动力,是否要杀向全世界?这简直就是“超限”法西斯理论!

    在中国人的心里,如果一天不平反“六四”,中国就断然没有希望! _(博讯记者:博讯自由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