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劲松: 海龟,海草,海带
(博讯2004年3月24日)
    综合各方传闻:学成归国的留学生,在国内越来越"不好混"了。从踌躇满志的"海龟"(海外学成归来),变成心惊胆战的"海草"(动不动被"炒鱿鱼"),甚至变成尴尬的"海带"(回国后一直处于待业状态)。于是,许多留学生们,在经历了出国前的希望(以为"鲤鱼跳龙门")到出国后的失望(在西方就业难或取得身份难)后,又遭遇了回国前的希望(以为可以大展身手)到回国后的失望(日渐遭受冷落),这一"否定之否定"的人生循环。沮丧者,不计其数。

     面对这一现象,各种分析纷纷出笼:"海龟"期望值太高,与社会现实脱节;"海龟"缺乏经验,眼高手低;"海龟"未必个个都优于国内人才,薪酬要求却高于国内人才,用人单位感到棘手...... (博讯 boxun.com)

    就"海归"自身主观因素的分析,固然有一定道理。然而,不能否认,国内客观条件的变迁,也是"海龟"受困的关键:国内失业问题严重,单城市失业率就高达10%至20%;大批农村人口陆续涌入城市,使城市就业形势更加严峻;由于地区差别严重,全国各地的人才都拥挤到外表繁华而竞争激烈的沿海大城市,如上海北京广州深圳等地;国内大专院校连年扩招,毕业人数连年暴涨,毕业即失业,成为普遍现象;由于僧多粥少,国内工资水平持续下跌;鉴于西方国家就业市场低迷,留学生被迫纷纷返国,使"海龟"本身间的竞争趋于白热化......

    在这种情况下,"海龟"的收入日益缩水,要求也不得不日益降低:从数年前的月薪几万元,压低到如今的月薪几千元。不愿"高才低就"的,自然沦为"海草"与"海带"。

    除却这些直观因素,实际上,"海龟"处境不佳,有深层次的原因。

    其一,观念错位。出国"见了世面"的"海龟"们,多少有些精神变迁,习惯了西方国家的法治严明和机会均等,乍一归国,不知国内还是老一套:"关系学","后门学","裙带风"。"海龟"们发现,与国内的同龄人相比,自己似乎太"单纯"了,单纯得已经适应不了那个复杂的环境。况且,出国多年,所有关系,又须从头来过,谈何容易。旅居国外时,总听得国内宣传形势如何"一片大好 ",机会如何多多。回国一看,似乎不是那么回事,才醒悟,自己预先就着了国内宣传机构"厚黑学"的套。

    其二,政治阻力。按理说,国内各级政府,应该大量吸纳留学归国人员,以调整观念,改进作风,提高效率。归国人员至少视野广、外语强,有助于中国快速融入国际化和全球化的进程。然而,事情却并不那么简单。当权者对"海龟"们并不信任,尤其政治上,防范得紧,既得利益者一定要死守他们的"一亩二分田",轻易不让"外人"插手。因此,"海龟"向政界发展之路,基本上被堵绝。报国无门。极少数侥幸进入政界者,境况并不理想。"海归"的朱胜文,官至哈尔滨市常务副市长,最后却因经济问题入狱,并不明不白地惨死狱中,正是令"海龟"们闻之色变的一个缩影。

    一些觊觎国内官爵的留学生,在国外时,就拚命巴结各地(中国驻外)领事馆和大使馆官员,公开流露,目的是要回国"当官",然而,归国后,他们也不得不感叹:什么都不能说,什么都不能表现,必须低调,必须夹着尾巴做人,否则,一句话说错,就前功尽弃。活得多么累!就是纯粹搞技术的,还得受"党的领导"。所谓"科教兴国"、"人才兴国"的"战略",原来如此曲折!

    其三,制度问题。国内有一种论调:"海龟"们处境不好,是他们自己造成的,比如,为什么一定要挤在上海、北京?为什么不去大西部?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闻斯言,令人咋舌。试想,人家远涉重洋,负笈深造,十年寒窗,图的不就是个锦绣前程?回国后,渴望安居乐业,出人头地,人之常情。居然用"觉悟"之类去"框人"!反问一句,说这话的,大西部,你们怎么不去?回过头来说,如果西部与东部具有同等机遇,农村与城市享受平等待遇,商界与政界均无禁区,大路通天,"海龟"们自然纵横南北,人尽其才。说到底,还是个制度问题,条条框框已经摆在那里了,"海龟"们又能有几个选项?

    海龟,海草,海带。也算新时代的新名词。说起来,几分讽刺,几分苦涩。面对大批"海龟"登陆,如果当局不在制度上、政策上改弦易辙,不将"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口号化成"依赖知识,依赖人才"的实际行动,新一轮人才流失和人才荒废,必然加剧。消耗的,不只是"海龟"们自身的成本,也是整个国家的成本。

    (自由亚洲电台)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陈劲松:毫无意义的"修宪"
  • 陈劲松:高增长与高危险
  • 陈劲松:香港"中国化"还是中国"香港化"?----从"香港银行将主宰中国银行"说起
  • 陈劲松:中国教育开支,不及乌干达
  • 陈劲松:裁军的虚虚实实
  • 陈劲松:正常还是过热?--- 有关当前中国经济形势的争论
  • 陈劲松:中国股市惨淡,何日是尽头?
  • 陈劲松:电力短缺---透视中国能源资源危机
  • 陈劲松:也谈腐败大军的“高学历”和“年轻化”
  • 陈劲松:中国持巨额美国国债:是“武器”还是“软肋”?
  • 陈劲松:大游行--香港现状的深度折射
  • 陈劲松:日元贷款和钓鱼岛--敏感复杂的中日关系
  • 陈劲松:人为因素制造中国特色的贫富分化
  • 陈劲松: 巨额债务戳穿中国经济神话
  • 陈劲松:透视中国富豪的命运与结局
  • 陈劲松:黄粱一梦:透视中国富豪的命运与结局
  • 陈劲松你也太幼稚了!
  • 中南海强化军力,意欲达到怎样的程度?-- 陈劲松
  • 陈劲松:南海强化军力,意欲达到怎样的程度?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