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胡平的最大败笔——就“从台湾大选看台湾的困局”与胡平商榷
(博讯2004年3月24日)
    此文没有指出台湾的最大优势在于:它是全世界唯一能挑战中共政权合法性而又无“干涉内政”之虞的政府!这甚至是超过包括核武器等军力在内的空前的政治优势。然而,要具备这一所谓“四两拨千斤”的优势,其政治前提就是旗帜鲜明鲜明地反台独!

     此文只谈了道理的一半:这台独是中共独裁给硬逼出来的;但却未谈及道理的另一半:台独正在源源不断地为中共独裁政权输送其梦寐以求的政权合法性——这不能不算是此文的最大败笔。 (博讯 boxun.com)

    民运的方针应当是旗帜鲜明地反“两独”——独裁与台独。如果有那么一天,我们将不得不面对强加于中国人民头上的“两独”战争,那么我们就应毫不犹豫地变“两独”战争为中国民主转型的巨大历史契机。为此,民运从现在起就得有所准备。

    以下附上我近年来在相关问题上的一些即兴发言片断,仅供参考/批评。

    《多维观点》上的胡平原文

    http://www7.chinesenewsnet.com/gb/MainNews/Opinion/2004_3_23_18_21_9_529.html#

    *********************

    附件:

    高寒 标题:关于台湾自决权问题——答洪哲胜

    如果您帖子中的所谓中国建立起民主政府后,“台湾命运是否可以由台湾人民通过投票决定”的问题是指的有关台湾自决权的问题,那么我的答复如下:

    第一,承认台湾有自决权;

    第二、至于该权是否以台湾住民的公投形式来行使,可由双方谈判来具体决定。

    第三、作为中国大陆的民主政府,不可能不考虑中国大陆的民意,否则,任何政治势力就都“政府”不成。

    第四、坚决否决过去中共专制政权有关目前在台湾行使治权的中华民国政府隶属于在中国大陆行使治权的中国政府的主张;同时也坚决否决台独势力有关台湾不属于中国的主张。

    第五、这就自然产生民主中国政府要正视中华民国政府的国际生存空间的问题。可以考虑以一种“主权共享分治”的方式作为紧迫的过渡方案,这甚至可以成为解决联合国代表席位问题的思路,譬如:中国大陆为正代表,中国台湾为副代表。

    第六、应当给两岸民主社会以充分交流和讨论的时间、空间,可以让两岸人民充分地讨论有关统独问题。除了一些最紧迫的问题外,则应当维持现状。这个“维持”可以用特定的具有约束力的协议来载明且具有法律效力。

    第五、既然法律是以特定的国家强制力为前提、为后盾,那么,任何一方如若单方面地强行改变现状,试图造成既成事实迫使对方接受,那么,这也就等于授权对方可以行使其国家强制力来维护这法律约束力了,这在法律上就自然不排除用兵之可能。

    第六、当然,倘若己方无力行使这种维护特定约束力的国家强制力,那就只好被迫接受由另一方强行造成的改变现状之既成事实了。须注意的是极端台独势力往往会在政治上纵横捭阖来造成大陆方的这种维护现状的困境。

    第七、再重申一遍,台湾问题不等同于任何少数民族问题,不能将二者机械类比。有关民族问题,另议。

    *************************

    高寒 标题:关于台湾的统派、独派及其它

    以下是我修改后的回应余大郎帖的一个跟帖:

    今日之台湾,最能打中中共专制要害的,是民主统一中国,奇怪的是此旗“统派”竟然不举,弃“民主自由”谈何统?!难道统一于专制,统一于独裁也在所不辞?而“独派”的奇怪之处则在于,此乃中共之命门,一打即灵,可收事半功倍迫其就范之效,可他却偏偏不打。注意:我这里说的打:是指“政治”上的打而非“意识形态”意义上的打。政治之打,是指政治博弈,将军吃王、撇足绊马,声东击西、暗渡陈仓、援魏救赵、……,无所不用其极之类。

    这次看着台湾在入世卫上的进退失据,被中共玩弄于股掌之中,第一个条件反射是:自找!第二个则是:太嫩!

    我有时甚至想,有朝一日,中共档案曝光,恐怕会让世人大跌眼镜:当下的独派(不是指历史渊源)背后,实际上恐怕有着中共在遥控:所以餿招频频,独得越凶,对中共专制合法性的奥援也就越大;甚至整个台湾的省籍对立,都不乏中共的催化黑手。这就如同民运中的极端温和派与极端激进派的背后,实际上都不过是中共同一部门在导演皮影戏一样。

    请注意:国民党当年与其说是輸在战场上,不如说是輸在情报特工上。今天,实际上中共对民运(甚至对一切潜在的异议势力,包括57年的右派、文革中的造反派、七九、八六、八九,等等)都是故技重演,屡屡得手。但民运的破局,倘若仅仅停留在“抓特务”上,那就正中其下怀。一部海外民运史不就是佐证吗?所以,我一直主张,破局应选在“局”之外。这大致应当包括如下几条策略原则:

    一、任何时候,都以寻找中共专制独裁之要害部位、敏感部位、薄弱部位出招打击为要务,民运的一切策略、谋划、筹款、组织、会议、活动、造势……等等,都要围绕着这个中心转;而不是为着其它,譬如捐款人的眼色、某国际大奖之获得、外界媒体的作秀,谋生饭碗的获得……,等等、等等。那种马后炮一类的“研讨会”,那种年复一年的历史纪念,那种只有发表态“声明”才算存在的组织,那种开了当白开一类“代表大会”,严格地说,甚至算不得今天的民运。真正的、有生命力的民运,一定要以高度敏感的嗅觉捕捉战机,对中共专制政权构成现实的政治威胁力。正因为如此,民运一定要明确、坚定、不失时机地对专制独裁保持尽可能大的现实政治压力。

    二、高度保持对中共超常特工能量的警惕,绝不能掉以轻心;但也不必草木皆兵,更不能以己划线。甚至即使对特殊人员,也可以将计就计,为我所用;

    三、决不可将中共视为铁板一块,决不可两个手出拳,反分化民众之计为分化官僚之策,最大限度地利用统治集团一切可资利用的矛盾,变全局的劣势为局部战役上的优势。坚决摒弃民运中颇有市场、颇为顽固,并以其语言上的“坚定不移”来掩饰其行动上的无所作为为其特征的“右派幼稚病”。

    四、即使是激烈交锋时,即使对手已处被动局面时,也决不放弃和关闭与对手沟通的渠道,并要精心保护使之随时畅通无阻。

    五、以压力换妥协。没有压力就没有妥协,没有实力就没有妥协,没有打击也没有妥协。同时不求一步到位,但求步步为营。

    六、决不放弃军警(国安、公安、武警)战线,决不作拒绝革命的承诺。当时局的发展到有可能以政治外科手术割掉专制毒瘤时,应在谨慎评估后当机立断,决不让历史的机遇从指缝间溜走,决不作功亏一篑的历史的罪人。

    

    --------------------------------------------------------------------------------

     【提上来】“自决权”中的理论意义与实践意义——答洪哲胜

    对“自决权”问题应当作一番学术研究,这是一个层次;但现实政治处理毕竟是另一层次。尽管二者有联系,但毕竟不能互相替代。

    就前者来说,需要广泛地收集各种有关“自决权”的资料,梳理其概念的发生、发展、演变、沿革,以及其在政治学、社会学、历史学、法学、……上的意义;对历史上每一桩“自决权”个案进行剖析,并对诸多个案作比较研究,从而总结出正反方面的经验教训,然后在上升到理论的高度予以说明。

    对后者,则需要考虑上、中、下三策。现实政治是实力的较量,是利益的纵横捭阖,是在以实力和博弈为前提下的妥协的艺术。能求乎其上固然绝佳;但风险有多大,代价有多大?成功率有多大?自己的综合实力够不够?考虑不考虑失败后的退路在哪里?撤退的底线又在哪里?等等,在这里,只有傻瓜才只凭一个“自决权”的价值判断讨饭吃!须知,即使全世界都支持你的“自决权”,但不等于他们都会为台湾的利益而战!所以,与其说台独的成功是基于坚持“自决权”的价值理念,倒不如说看你在综合实力上是否能够战胜中共政权。在这里,军事实力、军事解决是回避不过去的。拉老美垫背,固不失为一策,但将赌注全部下在此,就不怕届时鸡飞蛋打?所以,我认为,台湾各界,应不分朝野,不分统独,都应当从促进大陆民主转型中去求自身的长远安全和利益,这可是比将宝押到老美处更现实更稳妥的方案。

    当然,我的嘴皮子说破了,你们也是不会听的。届时只有当被中共逼到墙角,或许才会有所醒悟!

    

    http://www.hjclub.com/TextBody/240086.asp

    ****************

    1、附件一出自某港刊,消息只能参考,不能作决策依据。香港媒体利用中共垄断媒体大发内幕财,就我所知,其中雇抢手瞎编乱造的就不少。

    2、在北韩核武危机期间,台独玩火,效果适得其反。

    3、连宋尽管与李登辉国民党有别,但绝无政治反攻大陆的雄心壮志。国民党没到在台湾走头无路的生死攸关时刻,不会摒弃偏安国策。国民党有可能图谋大陆民主化的,得看小马哥是否有戏。

    4、政治是利益的权衡。说教无利益推动,效果甚微。

    5、现在台海的格局是:台独是分裂、是反统一,但也是逃专制;中共打台独,是统一打分裂,也是专制打民主;美国若军事介入,是民主打专制,但也将会是或多半是分裂打统一。

    6、于是提出问题:在这种格局下,民主统一派(民主分裂派暂时不去管他)如何达到自己的既民主又统一的目的?

    

    209.108.201.123

    

    台独再要继续为中共的专制合法性添砖加瓦,就只有挨打的命--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台独在不断地为失去统治合法性的中共专制政权增加(输送?)其合法性!!

    *****************

    高寒 标题:简谈对“民族主义”问题的若干“务虚”思路 - 8/26/2002 01:34 (138 reads)

    “民族问题”,既复杂又敏感,鉴于本人占有资料不多,缺乏深入研究,故一向对此发言谨慎。但它在中国民主转型过程中的尖锐性和迫切性,又使其时时萦绕脑际,挥之不去。对此,我曾与内蒙的朋友、西藏的朋友交流过,也曾与民运朋友(譬如就“民族自决权”与刘国凯先生)争论过。以下,就是我在这些交流与争论中逐步形成的若干不成熟、不完整的思路(其中第六条,我曾于2000年春在民运的一个会议上作过专题发言并引发争议,本坛洪哲胜先生可为证),现不揣简陋贴出,谨作引玉之砖。

    

    一、对各兄弟民族,应当毫不含糊地承认其民族自决权。这个“民族自决权”之彻底的理论意义即为承认其独立建国权。

    二、承认“民族自决权”,是中国民主运动所追求的人权、自由、民主、多元、法制之多重基本现代价值观的一个组成部分。决不能用“民主中国”去否定“民族自决”。

    三、中国民主运动应当追求基本价值观与理想政治实践的有机统一。一个自由、民主、富强、统一的中国,是中国民主运动之追求,“民主+统一”是中国民主运动之理想政治目标。但民主不等于统一,民主也不能自然和必然地带来统一。中国境内的民族矛盾和民族分裂危机,固然由于中共半个多世纪的专制统治所积累,但它却完全有可能因专制的崩解而恶性爆发。中国民主运动从现在起就应当高度重视专制解体后的国家分裂危机,并从理论与实践两方面寻求消解危机之道。

    四、如果中国民主建国(转型)后,最终导致中国的国家分裂,此应被视为中国民主运动的一个重大失败。而要避免这一失败,民运应当具有高智慧、高理性、高策略。

    五、一个国家的形成,尤其象中国这样有着数千年历史之文明大国的形成,固然有着各种各样的历史因由,但中国今天的或统一或分裂的真正根源,则应当在中国的现实中去寻找。因此,面对错综复杂的民族矛盾和民族危机,历史的因素与现实的因素相较,应当以现实的因素为主。

    六、中国民运要正视今天中国的民族矛盾、民族危机,就不得不面对如下尖锐的问题:数十年来中共的专制统治是否给中国境内的各兄弟民族造成过大汉民族主义的民族侵害和民族压迫?对此,最有发言权的应是各兄弟民族而非我们汉人。尤其是对某种政策、某类行为的价值评判,我们应当多多倾听、并充分尊重数十年来在国内媒体绝发不出声来的各兄弟民族自己的感受和评判。对此,切忌将自己的价值观、是非观、历史观、英雄观强加于人。如果在日后言论自由、信息畅通的环境下,最终证实在中共统治时期,确实发生过大规模的严重的大汉民族主义侵害、压迫其他兄弟民族的事宜,且后果极为严重,那么,未来的民主中国领导人,应当考虑代表汉民族主动地向曾受其迫害的兄弟民族诚恳地赔礼道歉,并以此作为获得各族人民在民主中国的大家庭中共同探索民族和解之道的前提条件。

    七、中国的民主运动,从广义上讲,应当是一个包括中国境内各兄弟民族争取自身民族自决权的运动。因此,中国民运(狭义)应当从现在起就充分地与各兄弟民族的自决运动进行交流、沟通。然而,要交流、要沟通,旗帜鲜明地承认其民族自决权则是最起码的基本前提。当然,旗帜鲜明地提出我们的“民主+统一”的理想之路,也正是我们建立这种交流和沟通的目的。

    八、台独问题,不属于民族问题,自然也就不适用于民族自决权。但我们应充分意识到,台独势力也时常打出“民族自决”的旗帜,并试图在中国大陆的各兄弟民族自决运动中寻求支持者和同情者。 _(博讯记者:博讯自由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胡平:从台湾大选看台湾的困局
  • 胡平: 为“六四”正名,还待何时?--- 有感于蒋彦永医生上书
  • 胡平:人大政协会议期间人民呼声又被消音
  • 胡平:共产完了是共妻
  • 胡平:拙劣的回应--评中共回击美国人权白皮书
  • 胡平:为何---文革造反派头头们都敢露脸也不改名?
  • 胡平:天安门自焚与胡温新政
  • 胡平专访:「台湾公投制宪」为何引爆大陆反弹?
  • 胡平:了解当代中国的小百科全书:《中国现代化的陷阱》
  • 胡平:达赖考验中共
  • 胡平:历史性的胜利
  • 严家琪、胡平等知名学者论江泽民执政十三年 (图)
  • 胡平:一党专制制度的最大特点
  • 胡平:评《英雄》的反历史虚构
  • 雪球评“胡平:奇哉合肥学潮”
  • 胡平:奇哉合肥学潮
  • 胡平:权贵私有化与矫正正义
  • 胡平:不提“胡核心”意味著什麽?
  • 胡平:捍卫香港自由,永不放弃
  • 胡平裴敏欣评中共治腐条例
  • 人大代表胡平平指出:有些农村学校共用费用全靠收杂费来解决
  • 魏京生公开声明,批评胡平王丹不打招呼擅自盗用名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