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三一言:民主殿堂,西人可进,华人可入(答林思云)
(博讯2004年4月15日)
    谈中国民主的人,应先搞清楚:中国现实是不准民主还是不能民主!

     林思云说:「中国适合搞民主吗?提出这个问题并不是否认民主制度的优越性,也并不是说中国不应该搞民主,而是民主在中国能不能搞得成。」 (博讯 boxun.com)

    一件事搞不搞得成,可从逻辑理论等方面分析,但有一条必不可少的是让它搞,让它在搞中证实是成还是败。而不是一方面不让搞,一面又说搞不成,这是不合理的。

    林思云提出很多中国人不能民主的理据。现在择其四要者讨论一下。

    【理由一】中国不适于「在西洋炮舰的威胁下产生的」的“继发性”民主。

    林思云说:「西方的民主体制的起源:古希腊的民主社会是自发产生的,不是从什么独裁社会演变过来了;近代美国法国民主革命也是自发产生的,不是来自外国侵略干涉的外部压力。西方的民主社会和民主运动是来自这样自发的倾向,中国的民主运动却完全不同,是在西洋炮舰的威胁下产生的。如果没有洋人用大炮敲开中国的大门,中国将一直在独裁的道路上发展下去。没有强加外力情况下,中国自发地走向独裁社会。」

    不讨论西方民主是否是「自发产生」单谈谈中国民主是「在西洋炮舰的威胁下产生的」论断不通。

    西洋炮舰威胁下强要的是通关贸易、割地,中国并没有发生过西洋炮舰威胁下强迫中国实行民主的历史。即使是被割了地的香港青岛澳门等地也没有强迫实行民主的历史记录。所以论据是假。

    林思云又说:「西方的民主是“原发性”的,而东方的民主却是“继发性”的,“继发性”东西就难免会有适应性的问题。」那么我们就来看看民主是否不能适应这个“继发性”的中国。

    即使西方民主「自发产生」论成立,也不能就此证明东方民主后发不能成功。请朋友们注意一下历史和现实:在「洋人用大炮敲开中国的大门」后,现在的中国从吃暍玩乐到生老病死结婚生养、从如厕马桶到高等学府研究机构的思维模式或思想工具…请问,有哪一样哪一桩不是全盘洋化了的?现在连汉字也沾了洋化的边(拼音),对某些人来说,唯有一样绝对不能洋化。这就是民主。

    这是为是么?是某些人不想、不准,还是多数中国人的不能?

    当一个“继发性”国家能够全盘(近99.9%)接受「自发产生」国家的东西时,为甚么单单就留下一个0.1%的民主不能接受?中国的实情是,凡是不禁止学习和实行“西化(现化人类文明精神或器具)”的领域都可适应“西化”且全盘西化了;只有权力者用高压手段不准“西化”的方面才未能“西化”。但高压还是压不住部分人“西化”了。可见这还没有“西化”部分,不是不能“西化”,而是不准“西化”的结果。特别是当这个国家中有一小部分人实现了民主,而这部分人视民主是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且运作基本良好的情况下,作出民主不适于这个国家的论述是不合当的。现在的情况是,有些人对已经存在的中国民主部分视而不见,力主中国还没有实现民主的部分不准实行民主,并预先推断它不适于民主。这样的理论,很难令人信服。

    【理由一】中国人天生不能民主。

    林思云提出:「猴性和雁性是天生的,那么中国人是不是因为具有较多猴性,而不适合搞民主呢?」接着说中国人属于不适于民主的“猴型社会”,再加以事实证明:「中国也在辛亥革命时期搞过民主体制的试验,但结果均不令人满意。」林思云还出,中国人自古以来天生有“独裁”思想,西方中大半天生有“民主主义”思想。

    这个理论不成立。若是“猴型社会”、 “雁型社会”论可成立的话,则所有历史上出现过皇帝国王统治的国家都无例外地是“猴型社会”,都不适于民主,但现今所有的民主国家都曾经是直接或间接由皇帝国王演进而来的。美国是间接的英国皇的“猴型社会”演变过来的,德国是由希特拉典型的“猴型社会”演变过来的。出现过希特勒的德国可以民主,出现过绝对专权的天皇的日本可以民主,现在还有国皇的英荷泰日可以民主,有甚么理由说出现过独裁者的中国不能民主?

    更重要的事实是,中国人和西方人一样,经过艰辛历程,付出沉重代价和牺牲。也和西方人一样,取得了民主的成功。除非你认为台湾人不是中国的汉民族,否则,在民主台湾面前,中国是“猴型社会”论,只好破产了结。

    请问,当同是一个国家和民族在处于独裁王权(例如民主制度前的古希腊罗马、民主前的英法德荷等等国家)时是天生具有“专制”思想的“猴型社会”,同是这个民族和国家一旦进入民主社又变成天生具有“民主主义”思想的“雁型社会”了。辛亥革命未毕全功证明中国是天生具有“专制”思想的“猴型社会”,台湾一进入民主社会后中国人又变成天生具有“民主主义”思想的“雁型社会”了,再一变,连宋输打赢要事情出现,中国人又回复到天生具有“专制”思想的“猴型社会”了。这样随意塑造的理论很难令人入信。

    可见把“猴型社会”强加到中国人头上是一种主观武断的做法。所以这个理论不能成立。

    那么事实是否真的呢?

    辛亥革命当时部分失败是真,但用这个真推出了伪结论。一件事曾经失败不等于这件事永远不可能成功。我玩电子游戏这次失败了不等于下一次一定失败,我这次跳高失败了,你能说我下次一定不可越杆而过?所以,用辛亥革命来否定中国可以民主用的是“一次失败=绝对失败”的思维模式,是反逻辑的。

    其次,把辛亥革命失败作为论断中国不能民主者的思想深处藏着“免费午餐”的懒汉思想。西方民主过程中出现过把国王送上断头台、腥风血雨的暴乱、危害全球的暴君等等艰辛历程,付出沉重代价和牺牲得来的。现在我们有些中国人,只想吃免费午餐,不愿作任何努力,更不愿付出任何代价或牺牲,一看到有困难就打退堂鼓。持这些观点者,多是善良的人,我们理解和谅解这些人。另一类人就可恶了。他们利用人们这些善良的愿望来恐吓人民,要人民不要作任何争取和反抗,要人民只可等待恩赐民主。不但自己未战先退;还要攻击不跟着他们撤退的人。这些人同时披上一道“人道主义”的伪装。每当专制统治者打击镇压人民时,他们就咶叫不停,说这是主张民主的人士煽动别人牺牲,是作政治秀,是吃人血馒头……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要你做驯服的奴才。

    第三,就事实本身也不全面。

    说辛亥革命失败,是不全面的,辛亥革命当时只是部分失败是真。推翻帝制成功,造成自由民主成为人民主要诉求也是成功了,更重要的是它在中国的台湾成功了:实现了自由民主制度。也就是说,事实证明中国人有适于民主的性格,中国有适于民主的土地,中国有适应民主的文化和民族性。

    第四,在这里要介绍一下海壁:《从台湾民主化的实践看中国人最适合搞民主》的理论。海壁提出重要的是台湾人曾经把手中用了几十年的权力按照民主游戏规则和平地交出来,不论中央或地方权力的专移都是和平的。民进党执政,没有凭借手中权力利用228事件上在政治和法律方面对国民党进行报服,也没有用公开228事件历史档案的方法把国民党搞垮搞臭,让国民党永世不得翻身。可见中国人不但有服输这比德国人要宽容得多(德国人是被公认最有自省精神的民族)。我张三认为宽容妥协是实现民主的重要精神,比我们差的德国人能实良好地实现民主,有甚么理由比德国人更能宽容妥协的中国人不能民主?!所以海壁得出:“从台湾民主化的实践看中国人最适合搞民主”的结论。

    要补充说明的是,按甚么标准判定中国人在台湾的表现是服输或不服输?

    只要有效选票50%+1就是赢了,50%-1的人不管怎么吵吵闹闹,最后没有用非法手段把结果推翻,还是让50%+1者掌权,就应判定为服输。有没有吵闹,吵闹的程度如何,是量的问题,顶多只能说明中国民主之路较曲折较长而已,不能得出中国人不能民主的结论。现在台湾人主流方面表现不但没有推翻法律实行政变的行动和要求,反而都是要求循法律途径解决问题。把这样明确无误的基本事实,扭曲为不服输,并以之作出中国人不适合民主的结论太武断了。

    还有一点要分清楚,有怀疑提出质疑,要求法律判定,是民主权利的表现。认为“地方选票所验票不公” 要求验票、认为“陈吕遭枪击是有意策划的苦肉计”要求依法调查,有甚么不合理合法?现在林思云把这种民主权利也视作是不服输不能民主的依据,把人们要求依法释疑也说成是有罪推定,太不尊重事实了,也太武断了。请不要把民主想象成为一团和气没有矛盾的乌托邦状态;请不要把民主社会一出现矛盾现象就惊呼不能民主。

    【理由二】不认输=不能民主。

    不认输≠不能民主。民主精神就包含不认输内容,否则的话那有人出来和旗鼓相当甚至明显比自己强的人竞选?

    林思云说:「中国人喜欢争强好胜,让中国人认输,让他说一句“我服了”,比让他死还难。民主体制运行的前提是“少数服从多数”,可是遇到一批宁死也不服从的“就是不服的少数”,民主体制又如何运行呢?中国人的不肯服输、不愿服从的性格,与民主精神真是有点格格不入。」林思云还用了三个和尚无水吃、阿Q等为理据。

    林思云这些理据问题出在哪里呢?

    对中国人采取预先断定的态度。问题出在依据未经民主历练的中国人的表现,来推断(和代替)未来经过民主磨练的人们的表现也必然如此。即不经事实证明,预先断定中国人经过民主实践后的中国人也是不服输的。对西方人则采取忘记历史的态度。把西方人未经民主经历和实际训练的不服输全忘掉,只看到民主后养成民主素质的西方人。至于台湾人的整体和这一次选举表现,其主流到底是服输还是不服输,上面已谈过。

    林思云说,不服输的性格是中国人不能民主的原因。这有部分是符合事实,和合理推断,但并不是全部。如果说,中国人在专制度下,或在没有完全消除专制遗毒的情况下,给民主带来很大阻力,就更准确了。

    不过“不服输”性格是可以经过磨练达至有“服输”精神的。一个不服输的人,参军后会养成服从纪律的品性;一群自由散漫的人,组成两队球队比赛,不打架收场才奇怪;但他们若经训练,并多历比赛磨练后,就会变成服从裁判判决的有素质的球员。国民党与共产党斗争,因为没有一个服输的环境和机制,得不到服从民主规则的训练,所以谁也不服输。一旦有了民主竞争的游戏规则,有了民主的环境,得到了民主的实际磨练,所以就能服输,乘乘地把中央和一些地方交给赢方。

    当不服输限制在竞争范围内的话,不服输是一种民主精神,是一种积极的因素,是人性的优越表现。当然不服输发展到不服游戏规则裁决的地步,就对民主有害了。所以,我们不能说:不认输=不能民主,但可以说:不遵守民主游戏规则=不能民主。若连宋从发动民众革命、发动政变推翻扁的当选连任,可以指责连宋不遵守游戏规则;但是,现在事实证明,连宋并不作此图谋,而是循法律途径去推翻扁的当选。这是正当、合法、合理,且是遵守民主游戏规则的表现。由这样的事实推出中国人不能民主,是强词夺理了。

    林思云说:「我认为国民党在4年前认输,是由于国民党内部自己争吵太甚,大家因为内斗因而不能顾及对外,不能在针对民进党的对策上达成,所以只好认输了,让阿扁拣乐便宜。而这次国民党内部团结一致对外,对民进党的斗争策略也有一致意见,所以这次国民党恐怕就不会轻易认输了。」

    这一点事实不成立。郑若思网友给了很好的回答:「不服输不是台湾民主政治必然的后果,也不是台湾选民的本质。从字面上来看,思云兄的意思是国民党及其支持者不遵守民主政治的规则,败选耍赖,不肯认输。否则,怎样解释2000年选举时“常有理”的老痞子李敖认输?还有1996年总统选败选的民进党、新党,都没有不认输,多年来的台湾县市首长及立法委员选举,都未出现败选人“闹事”。」众多认输的事实不计,只选取一宗并不很严重的“不认输案”为据,以点代面,不但由台湾认输文化主流(应正名为遵守民主游戏规则)推演出不认输台湾人,还把它扩大为不认输是中国人的总体性格。这太夸张一些了。

    【理由三】中国不能民主是因为中国老百姓并不太喜欢民主这个东西。

    林思云说:「“民主”是英明领导或民主活动家恩赐给老百姓的,并不是老百姓自发诉求的。」这一判断的根据是「我每次回国,听到各种各样老百姓的谈话,发现他们最不满的不是缺少人权,而是贪官腐败,他们并不盼望建立一个民主体制来克服贪污,而是盼望出现一个英明领导来治理贪污。」「发现他们最不满的不是没有自由,而是没有钱。」「很多中国偷渡客跑到美国,他们不是投奔自由来了,而是赚钱来了。」所以结论是:「我觉得中国老百姓并不太喜欢民主这个东西,与其说强行塞给他们民主,不如让他们致富。」即中国人民要面包不要民主的翻版。

    林思云这个证据是随心所欲的。我回广州时听到极普遍一种不满是干扰他们收听香港新闻自由的声音。这种声音包括那些对司徒华等人极度反感的共产党员。我在香港有众多广东非法偷渡者朋友,这些朋友不管是拥共反共的几乎无不欣赏香港的自由。还有为甚么林思云就是忘记了中国重要的历史事件,例如辛亥革命、共产当建政前夕铺天盖地的民主攻势;为甚么也忘了今天明摆在国内外斩草根不除的民主运动,这些历史在在证明中国人对民主的追求,只看到回乡时的盼青天想发财的现象?

    若我取这些事实作论据,就可以得出与林思云相反的结论。

    这种随心所欲取其事实全体中的一个小点或片面作为理据,推出预期和需要的结论的思维,在政论中很常见思维模式,但这是没有说服力的,也是很失败的理论。林思云就是用这种思维模式随心所欲地取证据,所以其理据不真,所得结论也假。

    请大家把思路扩展一些。若林思云文革时回乡,看到听到老百姓要盼望的一定是打倒刘少奇、邓小平,在邓小不翻案上台后回乡,听到老百姓要盼望的一定是热烈拥护粉碎四人帮,现在回乡听到是如何赚钱和对社会的满腹牢骚。是不是就可以相应得出中国老百姓是坚定的共产主义分子?这些坚定的共产主义分子几年后又成了坚定支持邓小平的修正主义分子?现在又全部成了见钱忘义的动物了?

    问题出在哪里呢?

    首先是你选取数据是全面性的还片面性的。

    如前所述,只取台湾少而轻“不服输案”不提大量的服输事实;只取盼青天想赚钱的事例,不提如火如荼的维权和上访活动等等都是。有一位自称二千年第一个能为中国人解惑疗愚的独智,用文学创造手法,原创一个重复第二次跳进同一陷井的中国人,并以此为据证明中国人是天下第一愚昧的民族。

    凡举例说明的东西,只能证伪某一事物的全称性,不能证明这一事物全称皆非。例如你举出一有人(即使很多)不关心自由民主人权,只想出青天赚大钱。那你只能得出不是所有中国人都要民主的结论,但不能由此得出全部中国人都不要民主的反结论。

    其次是,问题出在你是在真实中取资料还是在虚假中取数据。

    这个真实与虚假怎么样界定呢?

    界定的标准是判断某件事的讯息与观点是不是能自由流通,并为人们所了解,在这样情况下所取的数据为真实现实中数据。反之若在单导向灌输观点和发放讯息的情况下,不管是由人们独立还是被迫作出的表态都是假东西。举个例子来说,当时毛泽东说刘少奇、邓小平是党内最大走资派和修正主义分子。可惜是,当时只有毛泽东的观点,和按毛泽东个人意志编造出的事实单导向地向人民群众灌输,刘少奇和邓小平的真实观点不能发表,他们不可对罗织的罪名作任何解释和反驳。所以当时全国人民表现出来的打倒刘邓陶的义愤填膺气慨是假的。要是刘少奇当时能与毛同等地阐述自己的观点和提供对自己有利的事实,双方作自由平等的较量,在这样的情况下,人民所表现出来的意见才是真的。

    所以,现在在中国选取民间政治取向的资料,是否真实,实在堪虞。林思云听到的盼青天想发财的“民主”到底有多少真实性,是要打上很多很大问号的。其三是,选取材料的欺骗性。

    这个欺骗性并非指写文章的人着意欺骗,而是所取的数据本身是欺骗性的结果。要别人作出取舍,先决条件是让人们知道取舍物的真相和价值。人民不要民主、不要自由、不要人权是在不明白自由民主人权的真相和价值情况下出现的,所以是一个骗局。

    所谓欺骗,就是不给当事人真相真理,只给他们假相谬误。比如你要取得农民要不要自由民主人权的真实资料,就应该先把甚么是自由民主人权告诉他们。如果你告诉农民:不经农民同意不得随意收费收税就是民主、进城打工居位任何人不得要他们领取暂住证就是自由、军、警、干部不得欺压他们就是人权,在这样情况下,你有胆说农民要不要自由民主人权?

    现在农民根本不认识自由民主人权为何物,不认识在他们生活中活生生的体现,不认识,不知其价值当然就不关心,不要了。几百年前西方人在非洲用一个面包换三大钻石,你说非洲人不爱钻石,不爱钻石所代表的价值,合理吗?

    其四是,资料的扭曲性。

    举个例说,一个人在被劫持后面临死亡之际,这时的他只关心怎么样才能逃出鬼门关,对之前所梦寐以求的爱情、事业都会漠不关心。你能据此得出结论说:我觉得这个人在被劫之前和之后都并不太喜欢爱情和事业这些个东西吗?

    现在人们不那么关心自由民主人权的理由正和上面所述同。人们之所以成了醉生梦死的谋财动物,那是人们无法在现实中全面而安全地追求自己的理想,人们想要应有的自由民主人权分分钟会招来麻烦或灾难,没有其它路可走,遗下的唯一可走而又比较安全且实惠的就是谋财。如出出现人们要自由民主人权而无需冒危险的话,就不会人人是谋财动物了。就拿香港的实例来说,现在支持07年普选的人大幅减少了,是港人比过去不爱自由民主人权了吗?绝不!那是因为07年普选之路已被权力者堵死,人们绝望而失去了支持的斗志。只要普选的希望重现,支持普选的比率就会大幅度上升。

    现在有些人并不是不知道自由民主人权的好处,也不是不知道人们内心向往自由民主人权,但是,很可惜,就是能保不住良心而说出人民不爱自由民主人权的话。

    林思云的几篇文章,还有很多问题可讨论,例如中国人不反对专制只反对败、“民主”是英明领导或民主活动家恩赐给老百姓的等等。这里就不谈了。

    2004/4/3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张三一言:中共僵思维难对港台活政治
  • 张三一言:民主不出国门
  • 张三一言:解读胡温治港观点
  • 张三一言:宣判香港民主死刑,死刑在执行中
  • 张三一言:逼出一个"港独"来
  • 张三一言:胡锦涛无力回天讲民主
  • 张三一言:和合,从虚拟“法制”走向空洞“共和”
  • 张三一言:不公平的“公平法制”(質疑和合公平論)
  • 张三一言:寶馬撞人案的案外效應
  • 张三一言:“平等”源起?需要?存在?
  • 张三一言:鸟笼内政改──香港政治形势骤变
  • 张三一言:“党准谈民权”的窥测与分析
  • 张三一言:香港7月革命初探
  • 张三一言:温家宝巨变前夕讲“民主”
  • 张三一言:肯定、支持、赞赏高瞻
  • 张三一言:假释刘荻并不能说明人民有言论自由权利
  • 张三一言:胡新政收缩圈线 杜导斌冲击底线
  • 张三一言:拘捕杜导斌的启示:一个更黑暗时代开始了?
  • 张三一言:是谁正在吃人血馒头?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