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王希哲:胡平先生何必要拉来两蒋为台独垫脚?
(博讯2004年4月17日)
    王希哲

     前几天,胡平先生写文章《台湾为什么不再坚持“一个中国”原则?》,含糊其词,给人印象好像说是70年代老蒋都已经盘算“台独”了,今天的李登辉和民进党的台独政策,不过是“继承先总统蒋公遗志”罢。我评论了他。 (博讯 boxun.com)

    今天,胡先生又抛出一篇文章《 一国两制从提出到破产》,再拉出小蒋来为台独垫脚,这回倒说的清楚明白了:

     “他(小蒋)不会不清楚,台湾一旦真正民主,就堵死了一国两制,而台独则成为一种可能。因此当蒋经国决心开放民主时,那就意味着:对蒋经国而言,宁冒台独之险,也不要统一于中共。这一价值优先的选择,不知那些赞颂小蒋的人士是否都能理解?”

    我是既“赞颂”小蒋也批评小蒋的“人士”。我要问胡平,你对小蒋的“理解”,就真的那么正确吗?

    在胡平看来,小蒋(蒋经国先生)80年代末在台湾的开放民主,回归宪政,不过是一种为了“堵死一国两制”的消极防御措施。为此,蒋经国的“价值优先的选择”是宁可为台独敞开后门。说白了,胡平认为小蒋已经判定中华民国死定了,选择怎样死法而已:与其死给共产党(一国两制),不如开放民主,死给台独!

    是这样吗?不对!

    对中共“一国两制”的提出和破产,我与胡平没有争论;对“一国两制”的本质,我与胡平也没有争论。2001年5月,我在新西兰二战战争纪念馆的讲演中指出,“一国两制究竟失败在哪里呢?“一国两制”本来是中国军阀割据的思维模式,是军阀分赃的模式,是大军阀把国家人民的利益拿去赎买小军阀换取绥靖的模式...”

    但是,面对中共“一国两制”的统战进攻,蒋经国的对应方针决不如胡平所言是消极的而是进取的。他及时的提出了“三民主义统一中国”的方针;这个方针后来演进为“一国良制”。国民党在中共放弃“解放台湾”口号而相应放弃“反攻复国”口号后,第一次正式公开解说蒋经国的这个新思维的进攻方针的,是蒋经国的政治大将李焕。那是在蒋经国逝世前四个月,在国民党的高雄党务会议上。李焕说:“我们的政治反攻,不是要取代中共政权,而是要促进大陆的政治民主、新闻自由、经济开放...”.

    很明白,蒋经国的决策开放民主,回归宪政,完全是一种对中共大陆专制统治的战略进攻,而不是什么为“堵住一国两制”而不得不为的消极防御。既然要“三民主义统一中国”,当然要从台湾作起。“小蒋”要使台湾真正成为照耀和指引中国大陆的民主自由的灯塔!

    “形势在变,环境在变,潮流在变!”80年代,蒋经国之所以能够这样决策,也是因为整个国际环境条件的总趋势是“西风压倒东风”决定的。

    本来,中华民国民主共和宪法的本质决定了台湾总有一天要回归宪政,关键是时机的选择。整个五十年代和六十年代,不可能作这种选择。因为那时整个的国际形势,共产主义阵营还在向世界自由民主阵营,取进攻的态势。用毛泽东的说法“东风压倒西风”。那时的东西方人民,包括大量左倾的知识分子、学生还没能认清共产主义的邪恶,还愿意同情,甚至站在共产主义一边。

    但是七十年代起,特别是进入八十年代,共产主义阵营土崩瓦解,共产主义的罪恶一步步,一幕幕暴露在全世界人民面前,世界人民醒悟了,站到反共一边了,共产帝国一个一个坍塌了,共产国家不得不向民主国家取守势,甚至取投降靠拢之势,共产专制主义在世界整体上已根本消失了对自由民主阵营的威胁,这个时候,也只有这个时候,才能说时机到了,是中华民国回复宪政的时候了!

    蒋经国正是这个及时地把握住了时代枢纽的伟大人物。

    但是台独,却严重干扰和破坏了以台湾的民主成就来对大陆中共专制统治实行进攻的战略。因为台独,就意味着与中国大陆两不相关,甚至“睦邻友好”;台独,就意味着对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果实的彻底否定,它不但不能吸引大陆人民,反倒必将激发大陆人民同仇敌忾的愤恨;台独,也就意味着台湾的内乱;意味着中华民国政权及其代表人和追随者最终在台湾将死无葬身之地!

    想想看,胡平说,蒋经国为了消极的堵住一国两制而宁可为台独敞开门户,可能吗?!

    因此,蒋经国在决策解严的承前启后关头,毅然作出决定,制定新的国家安全法,稳定民主的台湾,为台湾的民主规划出正确地方向。这就是国安法第二条:

    “不得违背宪法或主张共产主义,或主张分裂国土”。

    这就是说,台湾解严回归民主么?可以,但共产党是禁止的。台独也是禁止的!你要闯禁区么?立即法办!民主永远是有限的,不是无限的。民主是一场游戏;它是对某个游戏舞台具有共同的认同的各派力量,在这个舞台上以一定的规范开展的政治游戏:

    “民主制度不能,或者无法用来解决一些“根本性”的价值观问题。譬如说,我们无法用民主的手段(例如多数表决的方式)来决定...比如说是要独立呢,还是要统一?如果有人试图用民主表决的方式,来解决这些带根本性的矛盾的不同的价值观的时候,其结果就非常有可能将一个国家推到分裂和内战的边缘。这里的道理在于:具体的实际的“利益问题”,通常都是可以通过“妥协”的手段来解决的。但是这些所谓的 “根本性问题”则完全无法靠“妥协”来解决”

    反共,反台独,就是中华民国开放民主后,无法用“民主”或“妥协”来解决,只能用国家安全法来强制规范民主边界的两大原则问题。

    民进党又反对,大吵大闹了起来。美国也相当关注。蒋经国在他最后的岁月,为了顺利地推动回归宪政,已经多次的向民进党(或其前身党外运动)作出善意的让步和妥协,但这次,他毫不动摇,坚定地领导了国安法的制定、完成和发布。他仅仅指示《国家安全法》研拟小组,要把“对人民的限制减至最低程度”。(《86年12月17日指示》)

    说明什么?说明蒋经国反共、反台独“两手都是硬的”,有原则的。胡平体会出的所谓小蒋的“价值优先的选择”,是宁予台独,不予中共,完全是没有根据的臆测。也许他今天有这种“两蒋台独”的臆测需要,但他没有提供任何实证的根据。没有任何根据,胡平先生居然还可以自视高明语带讥诮:“不知那些赞颂小蒋的人士是否都能理解?”

    我说过了,我赞颂“小蒋”,也批评小蒋。批评什么?批评他重病知自己来日无多,欲大决策全出自我,留名青史,操之过急,一眚而铸大错。

    如果李登辉不是蓄意玩法毁国,而是萧规曹随,推动台湾民主的同时,坚决执行他的栽培人蒋经国先总统手订的国安法,民进党还敢于试其锋演变为一个台独党吗?它只能是一个老老实实承认中华民国宪政体制的民主反对党。“台独”将永远成为碰不得的“票房毒药”,将永远不能成为野心家掘之不尽的蛊惑人心撕裂台湾的民粹资源;台湾民主的发展,就不会有今天的乱像。台湾朝野对国家认同达到的团结,不但必能保障了台湾的安全,发展台湾,而且必将成为推动中国大陆民主演变的巨大力量,而获得国际的广泛支持。

    可惜,遭家不造,嬛嬛在疚,蒋经国选择了一个注定最后葬送中华民国的日本裔阴谋家。即便为了台湾的和谐,实现中华民国的领导人“是中国人,也是台湾人”的理想,不说连战,选择林样港、丘创焕、许水德、吴伯熊、施启扬...也不会有生死存亡的今天啊!

    2004年4月16日美西海湾

    转贴联总之声----------------------------------------------------------------------

    一国两制从提出到破产

    胡平

     如今,凡略有头脑者都知道一国两制是行不通的了。但他们很少问自己:以邓小平的务实和精明,当年怎么会异想天开地提出什么“一国两制,和平统一”呢?(chinesenewsnet.com)

     我们知道,在毛泽东时代,对台政策很简单,那就是武力统一。毛时代不变的口号是“一定要解放台湾”。1958年毛泽东下令炮轰金门,未取得预期的成功,武统不得不搁置,但是“解放台湾”的口号并没有放弃。在毛时代,每年十一国庆游行,官方拟定的口号单上,最后一个口号永远是“一定要解放台湾”。尽管大家都知道现在一时根本解放不了。毛泽东在和尼克松、基辛格谈话时,甚至把统一一事推到百年之后(毛对尼克松说:台湾问题“一百年后由子孙后代去解决”),但是仍然不改变“解放台湾”这个口号,因为毛泽东深知统一台湾只能靠武力。“和平统一”?这不是空手套白狼吗?台湾自己呆得好好的,凭什么要让你把它统一了去呢?人家还想把你给统一了呢?所以毛泽东从不做“和平统一”的白日梦。(chinesenewsnet.com)

     那么,不可一世、爱发奇想的毛泽东都认定做不到的事,为什么务实而精明的邓小平却以为他能做得到呢?你说,邓小平创造性地提出一国两制,从而使和平统一成为可能。按照一国两制,允许台湾保持自己的制度,甚至可以保持自己的军队,多优惠呀。但问题是,不管一国两制开出的条件多优惠,它毕竟是一个招降的方案(台湾人说得好:“一国两制就是把我们本来就有的变成是你中共给我们的”)。人家台湾人有总统有国会,人家有人家的中央政府,凭什么要自动降格,臣服你北京,接受“你中央,我地方”的格局呢?更何况今日的台湾是个自由民主的社会,凭什么要给自己戴个专制的紧箍咒,找个专制的太上皇呢?(chinesenewsnet.com)

     实际上,当年邓小平提出“一国两制”,既是一步高棋,也是一步险棋。它是专门针对当时仍处于威权统治的国民党政府,尤其是针对年事已高的蒋经国而量身定做的。(chinesenewsnet.com)

     1981年十一前夕,时任全国人大委员长的叶剑英提出和平统一祖国的九条方针政策,其中明确讲到:“国家实现统一后,台湾可作为特别行政区,享有高度的自治权,并可保留军队。中央政府不干预台湾地方事务。”“台湾现行社会、经济制度不变,生活方式不变,同外国的经济、文化关系不变。私人财产、房屋、土地、企业所有权、合法继承权和外国投资不受侵犯”。1982年1 月,邓小平在接见海外朋友时,第一次把上述设想概括为“一国两制”。邓小平说:“九条方针是以叶剑英委员长名义提出来的,实际上就是‘一个国家,两种制度’。”同年9 月,邓小平在会见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时,谈到收回香港问题,首次公开提出“一国两制”。一般人以为中共是为了收回香港而提出一国两制,然后才说一国两制也适用于台湾;其实,一国两制设想首先是针对台湾提出来的。

     那么,中共为什么要针对国民党,针对蒋经国提出“一国两制,和平统一”呢?他们凭什么相信,那个和他们恶斗了好几十年,彼此间有着血海深仇的老对手竟然会自动自愿接受一个降级的王位,向北京俯首称臣呢?因为他们发现了台湾国民党政权的一个严重而隐蔽的内在危机,他们发现了一个不战而胜的机会。 (chinesenewsnet.com)

     八十年代初期的台湾,内外交困。在外部,台湾被国际社会所抛弃,绝大多数国家都和中华民国断绝了正式邦交;在岛内,以本土力量为主体的反对派虽然刚刚遭受到高雄事件的重挫,但潜流汹涌,后劲不可低估;随着时间的流逝,老一代的外省籍党国政要相继过世。作为政治强人,蒋经国当然可以以不变应万变,继续实行其威权统治,但是这种局面又能够撑多久呢?外有大陆的威胁,台湾自身的安全越来越成问题;内有本土力量的挑战,强龙越来越难压倒地头蛇。与此同时,大陆的中共政权却走出十年浩劫重现生机,邓小平大刀阔斧推行改革开放,在国际社会赢得广泛的尊重(那时,戈尔巴乔夫还没上台呢,更没有发生“六四”)。一方面,美国利用大陆对抗苏联,另一方面,大陆则利用美国向台湾施加压力。在这种形势下,邓小平想出一国两制这条妙计。他们对蒋经国和国民党喊话:你们中华民国是无法长期维持下去的了,趁早接受我们的一国两制吧,我们保证你们可以在台湾永久执政,保障你们的一切利益不受侵犯,只要你们愿意归顺我们,放弃中华民国的招牌,接受一个降级的王位。反过来,如果你们拒绝一国两制,那么要不了多久,本土反对力量就会起来取而代之,到头来你们既保不住中华民国的牌位,又保不住自己的特权。(chinesenewsnet.com)

     我在1988年5 月号的《中国之春》杂志上发表过一篇文章“中国统一之我见”,其中写道:“有人说,共产党对台湾威逼交加,会把台湾推向独立的方向。可是,共产党人可能会认为,台独的倾向越强,国民党接受一国两制方案的可能性就越大。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所副所长李家泉在‘再论台湾与大陆统一的模式’(人民日报海外版1988年3 月29日)一文中,告诫国民党当局不要硬是以‘中华民国’的名义撑下去,否则,‘将来被别人取代改一下’国‘的称号,其结果必将是祸国殃民,成为中国的历史罪人’。这句话的含义很清楚:既然‘中华民国’在国际上不被承认,台湾的处境将日益艰难,为了谋求生存和发展,台湾要么只有统一于中华人民共和国,要么只有宣布独立,另改国号。照共产党的分析,如果是后一种情况,国民党将负‘历史罪人’之名,并失去在台湾执政之实,反不如取前一条出路,除了在名义上由一国政府降为一省政府外,其余一切不变。”(chinesenewsnet.com)

     应该承认,一国两制这一招果然厉害。如果蒋经国贪图一党之私,他完全可以在“民族大义”的幌子下与邓小平“相逢一笑泯恩仇”,接受一国两制,国共第三次合作,共同“振兴中华”;既体面,又实惠。然而,蒋经国没有接受邓小平的盛情邀请,坚决拒绝一国两制,同时大力推动政治改革,解除党禁报禁,从而使台湾走上民主化的不归路。一旦台湾实现自由民主,一国两制就失去了着力点:统治者可能为了保持自己的权力而愿意接受一个降级的王位,但是,获得自由民主的人民决不愿意在自己头上再来一个专制的太上皇。(chinesenewsnet.com)

     开放民主意味着国民党有可能被选下台,意味着台独势力将浮出水面。中国官方出版的《遏制台独》一书中指出:“蒋经国倡导并推动的政治革新,是台独的温床,使台湾社会从此走上台独的历程。”中共劝说蒋经国接受一国两制,责以“大义”,晓以利害,靠的就是渲染国民党会下台与台独势力会上台的可怕前景。说台湾实行民主必将导致台独,当然是错的;但要说台湾民主使得台独成为一种可能,则是对的。蒋经国本人当然是既反对一国两制,又反对台湾独立的;但是他不会不清楚,台湾一旦真正民主,就堵死了一国两制,而台独则成为一种可能。因此当蒋经国决心开放民主时,那就意味着:对蒋经国而言,宁冒台独之险,也不要统一于中共。这一价值优先的选择,不知那些赞颂小蒋的人士是否都能理解?(chinesenewsnet.com)

     不过邓小平肯定是理解的,这就是为什么在1989年5 月,邓小平要对戈尔巴乔夫说:“我这一生只剩下一件事,就是台湾问题,恐怕看不到解决的时候了。” (chinesenewsnet.com)

     江泽民、胡锦涛未必不明白一国两制早已破产,只是他们既没有改变旧政策的勇气,又实在提不出像样的新政策,于是就只好照着老调子,有口无心地继续唱下去。

    (完)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王希哲:我为什么那样极端憎恶台独 ---少年时代的痛
  • 王希哲:关于窃国大盗陈水扁与蓝军持久的抗争和目标
  • 关于台湾3.20总统选举危机,王希哲对《中国之春》记者发表谈话
  • 王希哲:谈“人民自决”口号与中国人民对台湾的权利
  • 王希哲:从安民骂李柱铭“反共爸爸”想起对联
  • 王希哲:关于反对台独的若干问题
  • 王希哲:民进党专政 ----纽约“国家认同讨论会”风波的实质是什么?
  • 魏众生:旗帜鲜明地反对中国纳粹党接管台湾—— 驳中共同路人王希哲(上)
  • 王希哲:就反对台独的若干问题,驳迷惑中国民运的某些谬论
  • 王希哲:最后“一丝的希望”标志物是什么? --给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 中国近代三大专制形态的特征和民运的方针(王希哲)
  • 为什么中华民国是新中国 ----王希哲简答辛明先生
  • 王希哲:论台独运动的“胜利”和我的“盲点”------再答洪哲胜先生
  • 路易:我对现代政党之浅见---写给中国民主党两主席张英/王希哲
  • 中国民主党王希哲挑战民主正义党石磊
  • 谢万军与王希哲之比较
  • 王希哲: 江泽民今天,不过已经是一个赤裸裸的权臣新军阀罢了!
  • 王希哲:质疑反对"逢共必反"的赵达功为什么"逢金必反"?
  • 王希哲: 海外民运的一个“肿瘤”
  • “王炳章事件真相”原文及方圆给王希哲的电邮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