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老康:从阿姆斯特丹看中国的腐败
(博讯2004年4月20日)
    [博讯论坛] 从阿姆斯特丹看中国的腐败 作者:老康 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一向有欧洲北方水城之称,城内水网密布,处处波光粼粼。与水城威尼斯不同的是,在威尼斯只能以舟代步,而阿姆斯特丹的水道两旁都有与河道平行可供行车的道路。舟船并进,别有一番景象。在中心火车站东北方向不远的一条河道两侧,就是有着悠久历史的阿姆斯特丹红灯区。每当夜幕低垂这里便红灯闪烁,游人如织。

     欧洲各大城市几乎都有红灯区,这里的红灯区之所以格外出名,一是其规模,二则是其特有的“橱窗式”的经营方式。沿河的街道傍和附近的小巷内,门顶红灯的妓女小屋鳞次栉比,性商店、色情酒吧星罗棋布。门前有人高声招揽生意的则是由真人表演性游戏的“性剧场”,此外还有展示性文化的“性博物馆”。这里的服务是全天候的,但白天却清冷的很,傍晚华灯初上之时才开始繁忙起来,若是无风无雨的好天气再赶上假日,河道两侧各色人种摩肩接踵,各种语言夹杂其中,会让人感觉除联合国外,世界上不会再有比这里更国际化的场所了。 (博讯 boxun.com)

    按照荷兰法律,开妓院当老鸨挣妓女的皮肉钱是非法的。所以这里的妓女都是个体经营,自买自身。据说往往是两三个要好的姐妹共租一间小屋分早、中、晚班倒着干,以节省房租。小屋都有一面朝向街道的有如橱窗的大玻璃窗,化过妆身上仅遮三点的小姐或站或坐,在谜幻的灯光下透过玻璃向行人摇首弄姿。也有的女孩打扮成学生、护士、或其他职业妇女形象,想必是为了吸引有此类性幻想的嫖客。游客们只需穿街而过不花一文便可大饱眼福,当然也可驻足观看品头论足。夜游红灯区是来阿姆斯特丹所有旅游团队的必备项目,打着队旗的导游身后跟着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的一队人在红灯映照下的街巷里鱼贯穿行,是这里晚间的一道特殊的风景线。“皮肉生意”这一人类社会最古老的行当之一能在此格外兴旺发达是和阿姆斯特丹的历史密不可分的。

    在荷兰人充当“海上马车夫”的年代,这里曾是全欧洲最繁忙的海港。那时远洋运输还处在帆船时代,航行周期都是以月甚至以年计算的。年轻力壮的水手们经过长时间枯燥的海上航行,上岸后那有不寻欢作乐的道理。有需求就会有市场,红灯区也就应运而生了。这些海员多是没啥文化的大老粗,哪里懂得什么谈情说爱卿卿我我,再说早已欲火中烧,往往是付了钱后就直奔主题,一泻千里后便扬长而去。小姐们也就省去了一般风月场的那些繁文缛节,乐得坦身以待、明码实价、直来直去。因此也就形成了阿姆斯特丹特有的这种橱窗式经营方式。这里的另一个特点是它不仅仅是男人的天下,街上游走的观光客几乎是男女各半,性表演的观赏者中也不乏女性,夫妻或男女恋人同进同出的也时有所见。当然小屋内的那些性服务工作者们的服务对象还是仅限于男性,可能是为了弥补这一缺憾,性商店里的女性自慰用品则是琳琅满目,品种、数量都大大多于男性用品。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前中国人还鲜有来此观光的。那时出国的本来就少,出来的也多是官方团组。官员们出国之前都要接受安全部门教育,出国后护照必须有专人集中保管,一切活动都是集体进行。红灯区这样的地方自然是禁区,避之唯恐不及,哪里还敢涉足。

    记得九十年代初期北京足球队的几名队员曾冒险来此一游,结果回国后还闹了一场不小的风波。那时来此观光或猎艳的黄皮肤亚洲人十有八九是日本人,再就是台湾和南韩观光客 。为了拉日本人的生意,妓女和站街招客的人都会几句简单日语。见到有亚洲人过来必定先来上一句“昆帮哇”,人走过去后还要补上一句“洒油欧娜拉”。性剧院外的揽客伙计为了让你明白表演的内容,一边用手比划着象征性交的动作,一边用日语大叫“欧亲亲”、“欧芒狗”(分别为男女性器官的日语发音)。

    随着中国对外交往的增加和申根条约的实施,自九十年代中期,中国来阿姆斯特丹的游客人数迅猛增加,大有压倒日本游客之势。此时的中国在江三代表的领导下,早已是官场腐败成风,黄、赌、毒四处泛滥,那些出国纪律也早已是形同虚设。爆发的大款、和腐败的官吏在国内夜夜笙歌,出国后那能忍受寂寞。先是走街串巷饱享眼福,然后进性剧场观看真刀真枪的操练,最后解散自由活动各取所需,已是中国团组游览红灯区的典型三部曲。

    性产业从业人员目前都已能轻易的区分出日本人和中国人。生硬的“你好”、“再见”之声随处可闻。剧院的伙计开始还文邹邹喊什么“性的表演、做爱的表演”,现在则直截了当地大叫:“操的表演,打炮的表演”。本来因艾滋病的流传,红灯区的生意已大不如前,中国游客的到来无疑给这里走下坡路的性产业注入了一股新的活力。更让妓女和老板们兴奋的是中国游客大多是以各种公务名义出来的,即是公务就不能专拣适于旅游的季节出行,因此一年四季来团的数量十分均衡。正好弥补了旅游淡季游客的不足。目前旅游旺季性剧场里起码有三分之一的的观众来自中国,而到了淡季则基本是靠中国客人来支撑门面。有时剧场外面会像六零年那阵抢购白薯一样排起长长的人蛇阵,不用问,准是又有大型中国代表团到了。

    去年非典肆虐期间胡哥和家宝兄固然着急,但比他们更着急的恐怕要数这里的小姐和剧院老板了。胡、温着急,撤两当官的给老百姓解解气也就平安无事了,可“萨斯”不灭,中国客人来不了,人家连房租都快交不上了,能不急吗?荷兰人可能是在“性解放”上最先驱的民族了,常能看见老师带着成队的男女学生观看“性表演”,可能是对课堂上“性教育课”的补充吧。有些半大小伙子急于实践可又阮囊羞涩,就三五成群一起向哥几个共同看中的小姐砍价,要求小姐薄利多销。成交后谁先进,谁后入则由猜拳来决定,推推搡搡,说说笑笑有如儿戏一般。中国人就含蓄的多,虽然观赏“性表演”时,已开始不避男女之嫌。但要办“实事”时,还是要避开众人的耳目。旅游团队之所以安排一段自由活动,正是出于对民族传统的理解。

    连妓女们都摸出了规律,当中国团队列队集体观赏时,小姐们个个冷若冰霜。而当客人孤雁单飞时,小姐们顿时变得热情如火,不断的扭动腰肢并频频抛送媚眼。比较直率的还是那些爆发起来的土大款,这些款爷在国内都有二奶、小密包养着,寻花问柳早就不当一回事了。这些糙爷们财大气粗,从来不砍价,小姐要多少就给多少,完事后还都说比国内便宜多了。以至其他国家的嫖客都开始埋怨中国人把价炒高了。公仆们则就谨小慎微多了,即便是自由活动,一般也不敢轻举妄动,老谋深算者还总要拉几个人在身边,以便事后能证明自己的清白。这些贼心大、贼胆小的官员们往往是先随大伙回酒店,待他人安寝后再杀个回马枪,反正来回“打的”的钱可以报销,当然是谨慎些为好,缺了觉可以第二天车上补,漏了馅儿丢了官可不是闹着玩的。中国在毛时代搞“政治挂帅”,邓小平时期讲“四个坚持”,江主政时闹“三讲”,这头一讲就是讲政治。所以中国人特别是那些代表人民的公仆凡事都要往政治上靠,就连出国嫖娼都不例外。

    明明是在国内看腻了“黄片”,来到国外要开开眼看看大活人真刀真枪的练,却非说是要考察一下资本主义有多么腐朽。明明是被金发碧眼的洋妞挑逗的心猿意马,花钱买乐开开洋荤,却非要说是为了被八国联军侮辱了的姐妹们报仇雪恨。有些愤轻看到红灯区里满街满巷的中国人禁不住发出了豪迈的感慨:中国是强大啦!可老牌资本主义的荷兰才不管你什么“民族精神”,什么“爱国主义”,眼睛只牢牢地盯着你的腰包,只要肯掏钱,保证把您伺候的舒舒服服。

    最近随着对中国特殊国情的深入了解,性剧场外揽客的伙计的宣传口号又有了新的发展,在介绍了表演内容后总要再加上一句:“开发票,可以报销!”中国团队听到后总会爆出一阵哄堂大笑。而我却感到心中酸楚,欲哭无泪!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