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三一言:民主就是自由市场政治
(博讯2004年4月21日)
    这篇文章并不是有甚么高水平或有甚么独到见解,而是最平凡又常见的反民主八股。正因此而有典型性和代表性故择而评之。

     我不争论亚里士多德说最好的政体是君主制还是贵族寡头制,也不理最好的制度是君主制是伯拉图的观点还是阿理士多德的观点。因为他们的话只是一家之言(尽管是名家),既不是言尽真理、说必真相,也不是一言为天下法,后人连标点符号也不能改。若要依他们的话为准则拿来判定今天的政治现实,我只能给一个评语:食古不化。是以殭尸思想去看今天活的现实。 (博讯 boxun.com)

    如果按照民主比君主贵族寡头更坏的制度的观点论理,而得出「台湾则是不折不扣的民主制,说的具体一点,就是政治精英利用煽动来获取政治资本,以便完成他们的愿望。」的结论成立的话。那么不论在逻辑、理论、事实方面我们都可以对专制制度如是说。

    君主制是君主一人煽政治精英以独揽大权,精英没有反抗能力;贵族和寡头则是收买或勾结政治精英为其共治卖力,精英没有别的路可选择。

    这些政制有两个显著特点:一是,不论君主还是贵族寡头,其统治者(个人或集团)都是固定和唯一的;二是,人民群众完全绝对被排斥于政治参之外。

    就算民主是「政治精英利用煽动来获取政治资本」可成立,它也比君主或贵族寡头等专制制度有如下优点。

    第一、你精英要“煽动”人民群众,但人民群众不像在君主贵族等制度下的那些不能或没有选凙权利的精英,而是可以“不受煽动”;精英们莫可奈何。

    第二、民主制度下的精英个人或集团并不是“唯一”的,而是多元的。当社会上出现A、B、C、D…精英集团(这是正常民主的必然现象,也是成其为民主的必要条件之一)齐来“煽动”人民群众时,人们就可以把自己手中的选票“吊起来卖”。看你们A、B、C、D谁最能满足我的要求,给我足够的回报,我就把手中的一票送给你。人们受不受“煽动”,手中一票给不给你,主权完全在每一个人手中。这时的实情是政客有求于选民,而不是选民被政客牵着鼻子走。

    举个大家生活上最熟悉的事情为例。有A、B、C、D…商品大做广告、推销、“煽动”顾客卖货。但钱在顾客手中,顾客成了商品老板的米饭班主,老板非得使出浑身解数,竭诚为顾客的需要和利益着想不可,把价钱定得最低,把质量提到最高,把服务服做到最周到。这时顾客成了主角。香港商场有一句流行的口号:“顾客永远是对的”。很明显,市场的自由竞争,得益的是顾客。当然另一方面,能给顾客得益的商品老板也是得益者。

    同样理由,在自由民主社会,有精英“捞取政治资本的竞争”,得益的是手中有选票的民众,当然能满足民众的政治精英也是得益者。是双赢之局。

    我们可以说:“民主就是自由市场政治”。选民就是顾客,政治精英就是商场老板。政治自由市场活动和经济的一样,都是老板顾客互利的双赢活动。(专制制度中,人民和统治精英间是零和游戏,是你死我活的关系)

    第三、世界上没有出现过人民有自由和自主权利参与政治的专制制度;也不存在没有人民参与政治的民主制度。民主与专制的本质区别是:前者政治由民众参与和决定,后者人民被排斥于政治参与之外。专制制度下,人民完全和参与政治绝缘;民主制度下,民众可以而且必然可以参与政治,且是参与的基础和主角。

    第四、在民主制度下,人们的自由权利、人权,诸如人格尊重、自我发展等等权利是不证自明为自己天然拥有;政府的权力是由人们授予的。人要政府的理由和请个守们的护卫或养条看门狗的理由是相同的。在专制制度下,人们的一切权利都是统治者恩赐的,他高兴就给一些,不喜欢就不给,或者给了随时都可以收回;统治者的权力是他们固有的,统治者的目的是为了役民。

    或者可以这样说:专制是把民驯服成奴的制度;民主是把权力者驯服成仆的制度。

    民主与专制还有很多很多可比的地方,这里只是在民众与权力者之间的关系方面略说其要而已。

    好了。请朋友们自行判断一下,拿专制的君主贵族制度等专制制度和民主制度各自的优点缺点比比看,到底谁的优点多,谁的缺点少?当你只能在它们中间取其一时,你要的是哪一种制度?

    由你自己决定选择。

    谈谈具体问题。

    [一]、「现在陈水扁要当总统、搞独立,也是利用民主。」

    请问:如果陈水扁是独裁者,他会不会因为没有民主或不能利用民主就不搞独立?不是说疆独是恐怖分子吗,世界上不会有民主恐怖分子吧!他们搞的独立是利用民主吗?菲律宾南部的回教徒独立运动是利用民主还是原教旨?毛泽东搞湘独,他利用民主搞湘独吗?全世界有一半左右是民主制度国家,是不是都在搞独立了?现实和事实正好相反,全民主的欧洲,不但不搞甚么独,还在大搞特搞人类史上前所未有的大统特统的欧盟!

    硬把民主栽赃为台独的起因是没有说服力的。

    [二]、「要是美国也搞公投制宪,要是有人提议“不交税”我想,这个议案大概是会被通过的,在美国,这个议题50%的支持率总是有的。那美国为什么呢?他们不是号称是自由民主的国度吗?」

    这是天光白日梦说。白日梦在于其一、把美国人当作会提出“不交税”的白痴。 其二、白日梦在于你自己傻就好了,怎么傻到把美国人也当成会有不交税「议题50%的支持率」的大傻瓜?其三、白日梦在于你以专制之心度民主美国之腹。你从哪里找到美国(「不给老百姓」)这个不让议员代老百姓提所有不侵独个人自由权利的案的「自由」的根据?你是把别人不做的蠢事,或者没有出现的怪事想当然地视作是没有权利的事。其四、你用你的白日梦,用你的想当然,用你的莫须有,去质疑美国「不是号称是自由民主的国度吗?」

    [三]、

    用歪曲捏造事实栽赃的方法污蔑民主。

    把毛泽东个人专政文革时期理解成为是「最民主」的时候,理解成为「连毛主席都能成为批斗的目标」!这是对历史的最严重歪曲捏造事实和栽赃。

    把「一句不被认同的话就是反革命罪的罪状,就要被游街毒打」的时代说成是「最民主」的时候。把「印度尼西亚的反华暴动」说成是「民主干的」!这是甚么逻辑?这是甚么理论?即使想用歪曲捏造事实栽赃的方法污蔑民主。也要做得漂亮一点,像这样极度逻辑混乱的东西也拿出来,太不象样了。

    [四]、美国为样板只是「问题在法律的完善上」吗?

    法律只是促成美国样板的重原因之一,但不是唯一的原因,也不是主要的原因。我且不谈理论,单单提出历史事实的根据对这个判断提出质疑。

    请问:为甚么人类史上几千年的专制史中,没有一个是如美国般是一个法治的社会(包括有民主之形无民主之实的新加坡)?而所有民主过度转型成功的民主国家都毫无例外的都是法治社会?

    请问:在冷战时期,苏联的工业科技“中产阶级”的比重都高于一百年前的美国多多,为甚么民主的美国在一百年前就成了「法律的完善」的样板,而苏联则成了恶法集中营?

    请问:为甚么在宗祖国为民主国家的英国统治下的新加坡和香港会有法治,而在俄国统日本专制宗祖国统治下的殖民地没出现一个有法治的殖民主?(现在新加板法治己废,香港法治在消亡中)

    现在就谈四点,这四点并非有甚么特别值得谈之处,只是想作为一个反民主理论通例,以之简介一下反民主理论的特点。

    反民主理论常用的法宝主要有如下几点:

    其一,栽赃。把一些不是民主之因造成的恶果坏事说成是由民主之因造成的。其二,把非专制之功的成就说成是专制的,把非民主之过的失败说成是民主的。其三,拿民主制度中的某些缺点(更多的是歪曲或捏造),以点盖面否定民主。其四,把民主的说成是专制的,把专制的说成是民主的。企图取得民主专制平起平坐的合法地位。

    等等,不一而足。

    2004/4/20

    @@@@@@@@@@

    我对民主的观点

    本文版权归送交者 zhangt1229 或原作者 和倍可亲网之情回中国主题社区共同拥有转贴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如将本文用于媒体出版, 请与作者本人联系

    标 题:我对民主的观点 送交者:zhangt1229 01/11/0405:18 发表于[时事述评]文章来源:倍可亲.美国.海外华人中文门户 http://www.BackChina.com

    一提起美国对中国制裁、歧视的借口,我们马上就会想到“民主”二字。许多同胞从孙中山时代就开始追求它,甚至为它献出生命。或许,我们应该认为这是一个神圣的字眼。那,民主他到底好不好呢?让我从2000年前的希腊文明开始说起。亚里士多德在讨论政治体的时候,列举过三种好政体和三种坏政体,好政体分别是一人统治的君主制,少数统治的贵族制,和多数统治的立宪制。坏政体则是有以上三种政体蜕变出来的暴君制、寡头制和民主制。如果根据亚里士多德的标准,美国的制度比较象立宪制,中国的制度介于贵族制和寡头制之间(我认为靠近贵族制,无法无天的事毕竟少),台湾则是不折不扣的民主制,说的具体一点,就是政治精英利用煽动来获取政治资本,以便完成他们的愿望。比如古希腊的雅典要杀苏格拉底,就利用民主,现在陈水扁要当总统、搞独立,也是利用民主。其实,要是美国也搞公投制宪,要是有人提议“不交税”我想,这个议案大概是会被通过的,在美国,这个议题50%的支持率总是有的。那美国为什么不给老百姓这个自由呢?他们不是号称是自由民主的国度吗?

    我们国家什么时候最民主呢?大概是文革时期罢;理论上讲,连毛主席都能成为批斗的目标,(这才叫真正的人人平等)只是他头上的光环太阳般的耀眼,没人会把他考虑在内而已。结果呢?那时也就是中国最专制的时期,一句不被认同的话就是反革命罪的罪状,就要被游街毒打。好吗?在历史上民主犯的过错不少,杀过苏格拉底、分裂过雅典城邦,就说最近,台独、苏联分裂(俄罗斯损失了500万的人口),印度尼西亚的反华暴动......如果大家仔细一点,还可以发现很多。这就是大家向往的民主干的。既然民主如此不好,那为什么在美国、英国、法国甚至在日本都有一个不错的样板?问题在法律的完善上。从大宪章到工业革命,从工业革命到拿破仑法典,从拿破仑法典到国际法的基本确定,西方已经摸索了好几百年了。日本以前也有过一次“明治维新”的立法阶段,二战以后干脆把美国的法典搬到日本去了。所以他们能够干好。所以,一个完善的立法是民主的前提,就好比如果要马拉车,就必须先在马上按勒口、车辕和绳子,如果没这些东西,民主就会是一匹脱缰野马。而另一个因素,就是中层阶级。亚里士多德已经猜到(当时能够知其然已经不错了,用不着要求要他知所以然)一个稳定的民主政体,必须有一个庞大的中层阶级,至少,中层阶级必须比贫民多。现在,美国等西方国家都已经实现了这个条件,所以,在他们的国土上,民主能发芽。反观中国,中国的中层阶级有多少呢?我没有确切的统计数字,但,我认为绝对不会超过20%。所以能急着要民主吗?况且中国的法制建设还没有全部完成。别人美国是在1968年以后才有现在的民主的(1968年也有过镇压学生的运动),(别以为是200年)而在此之前,法律已经完善了。所以我们政府目前的工作还只是完善法制、提高人民生活水准,要求他们搞民主,无异与让刚会走路的小孩学跑步。还有,要是万一小孩光会跑步而不会走路,会如何呢?

    中国的社会问题是极多的,贫富差距、关上勾结很普及。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是法制不完善,而美国不友善的舆论向导让很多人认为“只要有了民主,这些问题就会迎刃而解。”那,台湾已经民主了,为什么还是这样子?关键是法律监督。法律的完善会制约很多官员的权力,而在此过程中,老百姓的福利会越来越高,权利也会变好。还有,关键的一点,法律必须制约当权者的权力,不受制约或者只受“人”制约的权力是危险的。比如台湾,一旦被选上“总统”,就能得到不受制约的权力,视线4年。这和大陆方面有什么质的区别呢?既然民主有不可忽略的缺陷,那为什么美国只让我们看见民主好的一面而另一面不公开展示呢?关键就是国家的本质问题。国家的本质就是个人为了避免发生冲突,协议放弃一部分权利来建设出的机构,这个机构的目的是保护签定协议的个人的权利。所以就产生了国家。由此可知,如果要享受完全的自由,就要放弃“国家”这个概念。所以美国到中国来推销捆绑着自由的民主,按了什么心眼大家知道了吧?这和向人许诺大富大贵,让人在羊皮上签字出卖灵魂的魔鬼有什么区别?再说说1989年的六四事件。中国的领导人含着泪镇压了大学生的民主运动,我认为虽然不会象外国媒体谣传的尸骨成山、血流成河,千儿八百的死伤总是有的。现在,我们的总理已经不正面回答这个问题了。只是说“要对13亿人民负责”。(这已经是一种肯定的沉默了)是呀,比起13亿,这些逝去的前辈算是渺小了。那我们想想,他们为什么会去请愿?去请一个不可实现的愿?还不是因为受了美国的鼓动?还不是由于没有看清羊皮底下的狼?结果被狼吃了。要是他们遂了愿,这只狼就能吃到更多的人。列举,俄罗斯的民主运动至今,俄罗斯损失了500万人口,相当与总人口的3.4%,要是中国也按照这个比例,那就要死4420万人!!!当年日本鬼子都没有杀掉过这么多!!!所以,现在我们不要一步登天的想民主,也不要犬儒主义一般的事不关己,还是好端端的干好自己的事业,关心我们能关心到的政治,为中国的法制建设做贡献----民主必须和法制捆绑在一起。

    __________________啊泰

    01/11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张三一言:浅谈奴才
  • 张三一言:民主殿堂,西人可进,华人可入(答林思云)
  • 张三一言:中共僵思维难对港台活政治
  • 张三一言:民主不出国门
  • 张三一言:解读胡温治港观点
  • 张三一言:宣判香港民主死刑,死刑在执行中
  • 张三一言:逼出一个"港独"来
  • 张三一言:胡锦涛无力回天讲民主
  • 张三一言:和合,从虚拟“法制”走向空洞“共和”
  • 张三一言:不公平的“公平法制”(質疑和合公平論)
  • 张三一言:寶馬撞人案的案外效應
  • 张三一言:“平等”源起?需要?存在?
  • 张三一言:鸟笼内政改──香港政治形势骤变
  • 张三一言:“党准谈民权”的窥测与分析
  • 张三一言:香港7月革命初探
  • 张三一言:温家宝巨变前夕讲“民主”
  • 张三一言:肯定、支持、赞赏高瞻
  • 张三一言:假释刘荻并不能说明人民有言论自由权利
  • 张三一言:胡新政收缩圈线 杜导斌冲击底线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