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徐水良:台湾是“主权独立国家”吗——与胡平先生商榷
请看博讯热点:台海之争

(博讯2004年4月29日)
    徐水良/2004-4-27日/非理性信仰型台独分子顽固坚持分裂中国国土和中华民族,主张台 湾独立,但全世界不认同,中国老百姓也不认同,连前些年的台湾 老百姓也不认同。于是,他们就使了一个小计谋,在独立前面加上 “主权”两个字,或者把一般人们讲的“独立主权国家”用字颠倒 一下,改成“主权独立国家”,企图以此蒙骗别人。想不到这个低 级的小计谋,却把不少台湾人和其他许多人弄糊涂了,连在理论水 平尤其在策略分析上有一定档次的胡平先生,也糊涂了,也认可这 种意思为台湾完全是独立国家的说法,说了解台湾问题,首先要认 识台湾是“主权独立国家”,(也即台湾是独立主权国家)。

     胡平先生给我的印象很不错,可以说很好,我与他的关系也很不错, 在许多观点上也很一致,(因此,本文纯粹是观点问题,是少数不 同观点问题的讨论之一)。海外能达到胡平先生理论水平的,不多。 胡平的优点之一,是在许多具体问题和策略上的分析比较细致,说 理透彻,通俗,他的文章可读性强,容易为一般人认同和接受。这 一点,值得我们学习。不象我,往往懒于细致分析和说理,写东西 往往过于简略,大而化之,很多人读不懂。但他的缺点,恰恰也是 过分注意小节和策略,基础理论方面有所欠缺,有时以策略代原则。 我的印象,过去胡平与高寒理论分歧中稍逊一筹的原因,也在这里。 现在在这个问题上的失误,也是同样。 (博讯 boxun.com)

    台独,分策略型台独和信仰型台独,绝大多数主张统一的异议人士, 也是不主张急统,尤其不主张统一于中共专制,因而是理性的策略 型暂时性台独。他们是原则上的统派,策略上的暂时性独派,大约 接近于阿修伯说的的“良性台独”。但非理性的信仰型台独,却是 把台独当信仰,不顾一切,要坚决独立,分裂中国和汉族,他们坚 决反对别人称他们为中国人,把这看成是侮辱。非理性的信仰型台 独,接近阿修伯的“恶性台独”。我们指的台独或台独分子,一般 情况下,指的仅仅是信仰型台独。

    根据我的了解,胡平先生大约也是主张未来统一的策略型思维。但 在这里,胡平先生象他过去的一些失误一样,把策略和原则混同起 来。

    世界上的国家宣布独立,实际上就是宣布主权独立。因此台独分子 在宣布台湾主权独立,其实也就是宣布台湾独立;而且,说台湾主 权独立,意思是说,台湾不仅是一个国家,而且主权还是独立的, 不是附属国,不属于且不依赖于中国或他国。加上“主权”两字, 或者把“独立主权国家”改成“主权独立国家”,纯粹是骗骗不懂 国家理论的人。

    就主权情况说,世界上的国家或者潜在国家,根据我的看法,大致 可以分为几种:1、独立国家,主权独立,不听命于他国;2、附属 国,主权不完全独立,有时须听命于宗主国;3、被托管国家,主 权由托管国暂时代行;4、被占领国,主权的部分或全部由占领国 暂时代行;5、殖民地,主权由宗主国行使。前4种是都是现实的 国家,都有领土,有人民,有政权,只不过有时主权或政权,和国 家全部或部分分离。最后一种殖民地,虽有政府,但它的政府是宗 主国政府的派出机构,历史上和现实中,人们也还没有把它看成国 家,因此是潜在国家,或者是宗主国或其他国家的可能领土。象过 去香港这类租借殖民地,在观念上一直是中国的领土。此外还有分 裂国家的问题,下面叙述。

    中国,无论是称为中华民国,还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在法律上都是 包括整个中国的主权独立国家,不听命于他国。只是中华民国主张 的版图,比大陆共产党要大些,因为共产党卖国,出卖了中国大量 领土。大陆和台湾之间的问题,主要不是主权独立问题,而是治权 问题。是一个国家,分裂为两个不同的政权,各占领一部分领土, 治理行使一部分主权及治权。也就是说是治权分割的问题。我们至 多只能说主权也被分割,但既然是分割,也就是两边都不具有独立 完整主权。

    主权独立的特点之一,就是它的完整性和统一性。不完整不统一也 是一种不独立,这也是世界上一个比较公认的原则。一般全世界普 遍赞同主权的统一,完整,独立。美国和很多国家都主张自己的国 家是统一国家,不可分割。即使象卢旺达,科索沃,伊拉克,那么 大的民族屠杀和对立,全世界仍然不主张领土和主权的分裂,而主 张领土主权的统一、完整、独立。

    现代民主理论的核心,就是“主权在民”。根据“主权在民”理论, 中国的主权,属于全体中国人民,不经过全体中人民的同意,任何 中国政府,都无权分割和转让中国的领土和主权。人民的这种主权, 可以通过公投和其他方式行使。台湾人民也可以通过公投表达他们 的意愿,但独立与否,必须得到大陆的同意。因为这关系到两岸利 益。在主权和领土问题上,如果谈不拢,历史上往往通过战争来解 决,如美国的独立战争。现在历史进步了,与几十年、几百年以前 不同了,我们不希望国共之间的战争,在当代台海之间继续,因此, 我们反对单方面改变主权领土的企图。但这是策略,不是原则。

    目前的中华民国宪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都主张领土和主权及 于全中国,都主张国家领土和主权的独立、统一和完整。两岸都主 张这个领土主权及于全中国的国家主权独立,不听命于他国。但是, 这种规定,也就是主张,大陆和台湾,如果把对方排除,都不是独 立完整的主权国家。把台湾和大陆分离,宣称主权独立,就是分裂 祖国。总之,整个中国的主权是独立的,但大陆和台湾都不是独立 的,都从属于、有赖于全中国的主权,都必须与对方结成整体,都 不能与对方分裂而自称为主权独立国家或者独立主权国家。这既是 现行中华民国的宪法原则,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宪法原则。同时 也是现行国际法和全世界认同的一个原则,全世界认同一个中国, 就是不认同两岸是两个“独立主权国家”,或者两个“主权独立国 家”。

    台独分子还有许多偷换概念的说法。例如说中华民国在台湾,把中 华民国政府在台湾的事实,说成是中华民国在台湾。(不是台湾在 中国,而是中国在台湾,就象毛泽东说共产党仅仅是先进阶级的先 进部分,又说敌对阶级在党内,就象某些神话说大地在鲸鱼上,鲸 鱼又在海中,在大地之上,这类逻辑一样。)然后就说台湾主权独 立,或缩小到台湾的中华民国,是主权独立国家。通过这种逻辑和 文字游戏,“巧妙”地把台湾与大陆分裂开来,独立出去。此外, 还有台湾是大陆殖民地之类的说法,都是一些蛮不讲理的文字逻辑 游戏和狡辩。与台独分子谈话,特别吃力,因为他们总是不断地偷 换概念,故意违反逻辑学中概念必须前后一致的同一性要求。而且 他们常常可以不顾事实,闭眼乱说。美国一再表示主张一个中国, 不支持台独,可是过去许多年中,他们却总是一再宣称美国支持台 独。记得有一次我在大陆国内听广播,电台上,有一个台独老兄, 不管别人怎样拿出美国官方表态,非要坚持说美国官方支持台独。 对这样的老兄,你拿他有什么办法?

    值得注意的是,信仰型台独实现台湾永久分裂独立的最佳时间,已 经不多了,大约不会超过十年。因为再过十年,无论是大陆仍然专 制,还是大陆已经民主化,台独的可能性都将很小。因为十年後, 大陆国力强大了,即使仍然专制,大陆专制政府也有能力阻止台独; 如果大陆已经民主化,那么,失去大陆专制制造、促成的台湾老百 姓的离心力,独立公投就很难过关,同时也更难得到国际认同。因 此,信仰型台独是不喜欢大陆民主化的,也不喜欢大陆强大,而是 喜欢大陆专制弱小的。

    我们很怀疑李登辉陈水扁不顾一切走向台独的一些做法和讲法,例 如不惜打台海战争,也要独立的指导思想,如果这次陈水扁不胜选, 就不再有独立机会,就要逃到国外去的打算,等等,正是从上面这 种危机感出发的。这是危险的,是不顾可怕后果的企图。是可能造 成台海战争,并有意把美国拉进冲突,从而可能造成中美大战甚至 世界大战的企图。如果陈水扁2006年修宪的目的,就是要把中华 民国局限到台澎金马,从主权领土上与大陆分开,从而实现法理上 的台独,作为完全正式台独的一个主要步骤,那么,是危险的。

    李登辉上台以後,基本切断了对中国民运的支持,一方面企图以此 讨好共产党,与共产党建立“两国睦邻友好关系”;另一方面,施 加压力,企图迫使中国民运服从台独势力。这是中国民运的悲哀。 我们对一部分异议人士的处境,深表同情和理解。但中国真正的民 主的异议人士,是为了自己的祖国和人民,是为祖国全部领土上的 自由民主事业而奋斗,应该有自己的骨气。希望中国异议人士,为 了祖国和中华民族的利益,顶住台独势力的压力。

    

    附:   《认识台湾,首先要记住的一点是》

      胡平

      一、台湾是主权独立的国家吗?

      要认识台湾,首先就要认识到,台湾人--起码是90%以上的台湾人-- 把 台湾看作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台湾人说:我们有土地,有人民,有 政府,有 军队;我们有自己的货币,很多外国也认的,可以自由兑换的; 我们有海关,任 何外人要进入台湾都必须得到签证。比照词典上的“国家 ”定义,台湾样样俱备, 怎么不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呢?如果来个火星 人,手拿一本地球人的词典,用 词典上的定义去考察台湾,他一定会认为 台湾是一个国家。

      台湾的苦恼在于正式邦交国太少,屈指可数;又被联合国等国际组织 拒之门 外。但我们能因此就否认台湾是个国家吗?哪家辞典规定过一个国 家必须得到全 世界百分之几十的国家承认才算国家呢?不错,不是国家就 不能加入联合国,但 这不等于说不加入联合国就不是国家。在五十年代初 期,中共政权的邦交国也只 有二十几个;直到1971年,大陆都被排除在联 合国之外,难道此前的中华人民共 和国就不算国家吗?

      台湾人民,不分泛蓝泛绿,都认定他们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这一 点是不 言而喻的。思考台湾问题,必须牢牢记住这一点。从这一点出发, 很多问题就顺 理成章,很好理解了(至于你喜欢不喜欢,赞成不赞成,那 是另外一回事)。

      二、缺少国际承认是台湾最大的苦恼

      如前所说,台湾人民认为他们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它的名字叫中 华民国 (也许有些民进党人会说,它现在的名字叫中华民国)。可是,在 国际社会,台 湾缺少国家的名分,台湾缺少国际人格。这是台湾人最大的 苦恼。因此,台湾人 民最迫切的要求就是为自己争得更广泛的国际承认。

      老报人陆铿属于统派,按照著名台大教授胡佛的说法,陆铿是“主张 促统但 不赞成急统”的。陆铿常常写文章批评李登辉,但是陆铿也承认: “李登辉总统 一直把开拓国际空间作为主要目标,这也是可以理解的。譬 如他说:”台湾充满 自由、民主,经济繁荣有目共睹。但是很多人不知道 台湾在哪里,更有不少人仍 不承认中华民国的主权,这对台湾人来说十分 不公平,所以他要到世界各国大声 讲出台湾人的心声。‘而这一点恰恰是 中共方面不能容忍的,因为他们根本不懂 台湾人的心。“

      记得今年2 月份,北美最大的华文报纸《世界日报》登出了台湾著名 艺术家、 云门舞集的林怀民的一段话。林怀民说:“不管谁当总统,只希 望能够让台湾人 有尊严。现在台湾在国际上被踩受辱。台湾要走上国际舞 台。”林怀民并非独派, 《世界日报》更非独派的报纸。应该看到,林怀 民的讲话具有很大的代表性。渴 望台湾获得国家的名分,获得国际社会的 承认,这绝非仅仅是少数政客的野心, 而是台湾广大人民的共同心声。

      需要反复强调的是,对于台湾人民而言,获得国际社会的承认具有双 重意义 :它不但能给台湾人民带来尊严,而且还能给他们带来安全,因此 其意义就格外 重大。目前,全世界绝大多数国家以及联合国等国际组织都 承认只有一个中国,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中国唯一合法政府,台湾是中国的 一部分。这就意味着,如果 大陆对台动武,国际社会都会认为那是中国内 政而袖手旁观,顶多口头上抗议两 句,就像对待俄罗斯打车臣;只有美国 政府可能拔刀相助。反过来,如果台湾能 得到广泛的国际承认,台海两岸 分裂分治的现状能得到联合国的承认,大陆对台 动武,就会被看成是伊拉 克打科威特或者是北朝鲜打南朝鲜,整个国际社会就会 出面干预,联合国 就可能通过决议出兵制止。这就是说,只要台湾得不到国际承 认,它就处 在中共武力威胁的阴影之下;只有赢得国际承认,台湾自身的安全才 能得 到保障。

      三、从不同的角度思考

      高寒先生强调:“台湾的最大优势在于:它是全世界唯一能挑战中共 政权合 法性而又无‘干涉内政’之虞的政府!这甚至是超过包括核武器等 军力在内的空 前的政治优势。然而,要具备这一所谓”四两拨千斤“的优 势,其政治前提就是 旗帜鲜明鲜明地反台独!”

      说得对。但这枚铜币的另一面是,台湾的最大劣势在于:它是全世界 唯一可 能被拥有核武器的中共政权武力侵犯占领而又被国际社会认为是“ 中国内政”不 便干涉的政府!台湾还有一个极大的劣势,那就是在国际社 会中,台湾(中华民 国)几乎是唯一的一个不被当作国家的国家,它处处 被否认被排斥,偶尔被允许 出席,还不准打出国家的旗号。

      问题在于,这些劣势和上面高寒提到的优势是同一枚铜币的两面,你 不能只 要它的优势而不要它的劣势,如果你不想要它的劣势,你就只好放 弃它的优势。 所以,毫不奇怪,多数台湾人宁可不要他们的最大优势,为 的是能摆脱他们的最 大劣势。多数台湾人宁可世人都把两岸关系看成特殊 的国与国的关系,我不干涉 你的内政,你也别干涉我的内政;你可以以国 家的名义加入国际社会,我也可以 以国家的名义加入国际社会。如果你把 这种愿望叫做“台独”,那么,其主要因 素,与其说是为了永久地脱离中 国,不如说是为了自保,为了自尊。

      高寒先生上述观点的问题是,他不曾进行换位思考,不曾试图设身处 地站在 台湾人的角度去思考。这就使他的思考陷入片面性。我不是说,思 考台湾问题就 只能站在台湾人的立场,我是说我们应该力求从不同的角度 思考。诚如阿伦特所 言:“政治思想是代表性的。一事当前,我从不同的 立场加以考虑,使那些不在 场的人们的观点呈现于我的心中,由此形成我 的观点;也就是说,我代表他们。 这种代表的过程并不是盲目地采纳那些 不在场的人们实际上提出的这种或那种观 点,而是从一种不同的视角观察 世界;这不是移情的问题,好象我要使自己成为 别人或者是象别人那样去 感受,也不是数人头,加入到多数一边,而是以我自己 的身份处在我实际 上并不处在的位置上去感受去思考。当我在思考一个问题时, 我越是能在 我自己的心中呈现出更多的人的观点,我越是能设身处地为他人着想, 那 么,我的代表性思考的能力就越强,我最终的结论,我的见解就越坚实可 靠。”

      高寒先生对台湾最大优势的见解无疑是正确的,多数台湾人基于自身 利益而 作出的价值优先选择无疑也有它的道理。问题在于如何将两者调和 。这一点我将 另作论述,此处按下不表。

      四、是搞分裂,还是承认现状?

      如上所说,台湾坚持自己是个主权独立的国家,它的名字叫中华民国 。中共 说中华民国早已不存在,但台湾自己显然不会否认中华民国的存在 。这实际上是 两岸分歧的一个关键之点。既然台湾坚持自己是中华民国, 那么,它是怎样看待 大陆的呢?只有两种选择:要么,否认中华人民共和 国,这样,中共政权就是 “叛乱团体”,大陆就是“沦陷区”,两岸关系 就只能是敌对关系;要么,承认 中华人民共和国,这样,一个中华民国, 一个中华人民共和国,这就成了两国论, 成了特殊的国与国关系。所谓特 殊,表明只是针对现状,并不是要放弃一个中国 的理想或原则。中共对两 国论大加批判,许多台湾人抱怨说,过去两蒋时代,我 们不承认你们,你 们倒不大在意;现在我们承认你们了,这分明是表达善意嘛, 怎么你们反 倒更不能容忍了呢?

      五、谁不肯维持现状?谁不肯承认现状?

      许多人都认为,两岸关系以维持现状为好。那么,是谁不肯维持现状 呢?

      不少人批评李登辉,批评陈水扁,一会儿是两国论,一会儿是一边一 国,一 会儿又是全民公投,总是不安于现状,想单方面改变现状。

      这种批评只见其一,不见其二。

      道理很简单,维持现状须以承认现状为前提。彼此要互相承认:你的 就是你 的,我的就是我的;你不能侵犯我,我不能侵犯你。承认现状,就 是承认两岸分 裂分治,承认原来的一个中国现在分裂成两个政治实体,一 个叫中华人民共和国, 一个叫中华民国。承认现在两岸是一国两府甚至一 边一国。众所周知,中华民国 政府早就承认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早就 放弃了反攻大陆;但是中华人民共和 国政府始终没有承认中华民国政府, 始终没有放弃武力统一台湾。换言之,现在 的台海两岸,一边承认了现状 ,另一边始终没有承认现状。这才是两岸关系不稳 定的关键所在。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非但拒绝承认中华民国政府,而且还拒绝承认中 华民国 政府对自己的承认,它不准中华民国政府以自己的名义承认中华人 民共和国政府。 它把这种承认(即一国两府或两国论或一边一国)就叫作 搞分裂搞台独。

      中共始终认为台湾是“叛离的一省”,是占山为王武装割据,因此它 认为它 有权收复台湾。收复的方式可以是和平招安,可以是武力征讨。中 共坚称它不会 放弃使用武力。中共几时说过你不独我就不武?中共宣布台 独就是战争,但是它 并没有说过不台独就不战争。中共明言,如果台湾无 限期拖延统一,大陆就将使 用武力;什么叫“无限期”?帽子在中共手里 ,它什么时候想给你戴上就可以给 你戴上。照中共看来,台湾已经拒绝统 一五十多年了,它已经够耐心的了,还要 继续忍耐下去吗?是可忍孰不可 忍?

      照中共看来,“现状”就是台湾坚持分裂,抗拒统一。这个现状是不 能承认 的。既然中共始终没有承认过现状,因此它随时随地可以打破现状 而毫不为难, 毫不尴尬,而且还顺理成章,理所当然,理直气壮。众所周 知,如果说直到今天, 中共还没有对台动武,那绝不是它认为它还没有动 武的理由(对于中共,动武的 理由早就是现成的,随时可用),而只是因 为它有其他的考虑或顾虑(包括它认 为它还不具有动武的成功把握)。

      中共元老汪道涵一向被视为对台问题的鸽派。汪道涵说:“未来的‘ 一个中 国’,当然是经过整合,实现和平统一、两岸共同缔造的新中国。 但这绝不等于 说,现在的中国就是‘主权分割,治权分享’的‘两个中国 ’。”请注意:在这 里,汪道涵只说了现在的中国不是什么,却没有说现 在的中国是什么。汪道涵拒 绝对台海现状作出“是什么”的正面描述。

      这不是很奇怪吗?你说你赞成维持现状,可是你始终拒绝说明现状是 什么, 天知道你要维持的是什么“现状”。中共鸽派不肯明说的话,鹰派 就直言不讳了。 不久前中共《了望》周刊发表文章,明确说两岸关系现状 是“内战延续状态”, 武装对峙一贯存在。这就是说,对中共而言,维持 现状就是维持战争状态。正是 在战争状态才有说降。一国两制的和平攻势 无非是说降而已。显然,这种“现状” 和一般人所希望维持的现状决不是 一回事。一般人所说的维持现状,意思是维持 两岸和平;但中共把现状定 义为内战状态,那恰恰不是和平而是战争。各方对现 状的理解如此不同, 可见目前的和平是多么虚假,多么脆弱;可见现状本身就具 有内在的不稳 定性。

      应该看到,现状是动态的,不是静态的。台湾在不断地争取国际承认 ,大陆 在不断地整军备战,双方彼此刺激,相互强化。麻烦还在于,就算 台湾停下迈向独立的步伐,大陆也还要准备打仗,因为它知道统一只能靠 武力(参见我写的《 一国两制,从提出到破产》);反过来,就算大陆放 松战备,台湾也还是要继续争取国际人格,甚至还会加快动作,以免坐失 良机。试问,这样的现状如何维持? 如果任由这样的现状继续维持下去, 其结果必然的现状的突与剧变。这才是我们 必须关切的问题。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徐水良:关于任畹町等事致国内朋友的信
  • 徐水良: 异域杂记(一):未来世界,会是流氓一统天下吗?
  • 徐水良:再谈废除“专政”——也谈修宪
  • 徐水良:反共不等于爱国,但爱国必须反共
  • 徐水良:穷困潦倒的中国异议人士
  • 徐水良:-扑簌迷离的海外民运圈-读周永军调阶段性查报告笔记
  • 徐水良:制止官僚对公共财产的任意掠夺
  • 徐水良:反对逆历史潮流而动的“商业化”
  • 徐水良:某些中文媒体的不光彩角色
  • 徐水良:不是革命压倒启蒙,而是反动压倒启蒙
  • 徐水良:不能“以暴易暴”吗?
  • 徐水良:支持香港同胞,反对23条恶法
  • 徐水良:六四反思和理论探讨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