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老田:我其实最愿意为贪官作想
(博讯2004年5月07日)
    许多民主法西斯对我破口大骂,说我只是一味宣扬民粹主义,违背“人性就是自私”的基本规则,说暴露精英阶层的丑恶是破坏社会的安定团结,自由派新任掌门人都着急了,开口就说“极端意识形态”会如何如何。

     其实这中间有很大的误解,我这个人同情精英们甚于同情老百姓,主要是看到精英阶层走极端将极大地不利于他们的长远利益和整体利益,所以着急。我向来的观点是精英阶层向弱势群体让步,就是捍卫自己的长远利益和精英阶层的整体利益。就我所知,即便是精英主义者同情贪官,也多数是私下同情,还从来没有人公开出来对贪官表示同情,我这篇文章是第一篇。 (博讯 boxun.com)

     曹锦清教授在河南一个县城调查的时候,发现当地工业不行,当官的也很苦,找不到什么捞钱的门道。这个县城不大,有一个十字街口边上有四块地,县里面四大班子的首脑每人一块。这样的利益格局分配在短时间里,倒是没有什么问题,因为与本县的力量格局完全一致。但是时间长了之后,问题就来了,土地无法再生,后任官员也面临同样的问题――没有什么油水,最大的油水都被前任们瓜分了,除非县长的儿子当县长,书记的儿子党书记,人大主任的儿子继任主任,否则权力的异动必然要带来力量格局的大改组,将最终要质疑到既有的利益格局正当性。

     上述例子其实可以当作一个腐败模型来做普遍意义的分析,比方说在山东陈卖光的任上得了便宜的人,在特定的权力异动之后,原来形成的利益格局相对稳定,这就一定要失去与从前的力量格局的适配性,导致力量格局反对利益格局的事端出现。这样一来,反腐败行为就会随着任职周期的变换呈现周期性的高潮,注意这可不是老百姓具有什么仇富心理,而是可分配利益的有限性,与权力职位的任期制的不匹配带来的,换言之,是当官的为了利益要去琢磨那些有钱的,那些通过不正当手段发了点横财的人,很难避免成为琢磨对象。

     由于发了财的官员们是此道老手,个中利害清楚明白,即便是他们不担心老百姓,但是他们不可能不担心后任官员。为此拿到手的财产要尽可能变现,最好是转移到国外去,自己一时走不开,就派老婆、儿女或者二奶先走,考虑到许多贪官常常持有多本外国护照,看来在这个问题上面他们是头脑清醒的,在应对风险和风险防范措施方面,也是形成了高度共识的。去了外国日子也不少那么美妙,这些人素质咱们向来是不能给予高估的,要在国外语言不同的环境里生存和发展,空间是很小的,基本上是些坐吃山空的主。这实际上就是自己给自己判处有期徒刑缓期执行,贪污盗窃少的缓刑期就很短,大贪官缓刑期要长一些,真正钱捞得足够多,缓刑期长于寿命的,应该是少数,我们还是要相信95%以上的贪官,他们多数只捞了不过几十万美圆而已,房子车子一买,再找不到工作,剩下的钱就没有几年好花。想一想国外的世态炎凉,想一想他们所失去的国内天堂,这个落差是多么的大啊!我这个人心特别软,每念及此,就忍不住要为他们心酸落泪。

     那些个所谓的著名经济学家们,只知道“想当然”地瞎说什么要“赦免原罪”,但是根本问题不是要担心什么法律的追究,而是力量格局无法完全复制和继承,除非主流经济学家想出办法来,让书记的儿子继续当书记,县长的儿子继续当县长,其他的什么美妙说法和理论,在力量格局的变动面前都是苍白无力的空谈。希望那些主张拿腐败当润滑剂,去促进新体制诞生的经济学家们,你们要有良知和起码的同情心,不能让那些对建设新体制作出了重大贡献的同志,长期处在惶惶不可终日的状态中间,要想办法降低他们承担的风险,不然说什么都是白扯,贪官们还是只有一条路――自己主动选择一条有期徒刑缓期执行的不归路。不是我特别偏爱贪官,而是我知道老百姓日子虽然过得不好,最起码目前没有自我流放的打算,所以我总是选择那些特别需要同情的人去同情的。

     不过同情归同情,我自己还是得老实承认自己智慧有限,想不出什么好办法去解除贪官们的忧患,只好寄希望于咱们的主流经济学家们了,这篇文章也算是给主流经济学家的课题招标书,只要想出了好办法,好处费大大的有。特别是主张把国企“先搞垮再独吞”的张维迎先生,主张“靓女先嫁”的厉以宁先生,主张腐败有利的张曙光先生、张五常先生,你们总不能看作贪官们真个去“赴汤蹈火”吧,总得想办法拉一把才好对不对?这里要提出特别批评的是吴敬琏先生,你一方面竭力论证毛泽东时代一片黑暗的原因就是公有制不好,强烈主张“经营者持大股”,试问这样的过程除了按照权力大小来分配、让利益格局与理论格局保持一致之外,难道还有别的选择吗?我们的贪官们忠实执行了你的教诲,你又在那里喊着要反对“权力寻租”装一把“社会良心”,你一方面劝人家去当婊子,一方面又带着警察来抓嫖,这到底还让不让人活呀,虽然樊纲先生说了主流经济学家不需要讲道德,你总不能连起码的逻辑也不要吧,这么干也太没天理了吧。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