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晨海:论胡温中央最高权力的体制——从“劳教”恶法被420名人大代表质疑仍不废除说起
(博讯2004年5月25日)
    晨海更多文章请看晨海专栏

     一、虽有420名人大代表质疑,劳教的废除仍遥遥无期 (博讯 boxun.com)

    2004年3月,在中共全国十届人大二次会议上,在中国野蛮侵犯人权50年之久的“劳教”恶法,受到了全国人大代表的空前反对:共有13件议案质疑“劳动教养制度”,在这些议案上签名的全国人大代表人数达到420名,超过2984名人大代表的十分之一。

    在中共历史上,第—次出现如此众多的全国人大代表站出来共同反对一项恶法!

    众所周知,国内的全国人大代表均是被各地各级中共党委挑选出来的“忠诚可靠的举手人士”,只是为了保证在全国人大会上能出现“全部一致举手通过”的盛况!而现在竟有如此之多的人大代表一致要求改革“劳教”恶法,只能说明“劳教”之黑之恶,已到了连中共体制内的举手代表也容忍不下去的地步!

    在全世界任何法制国家里,如有如此多的人大代表反对一项恶法,该恶法连一天也存活不下去!不仅会马上宣布废除,而且要追究有关制定、实施该恶法的当权者的—切责任! 可是在中国,这么多人大代表的呼声,却似乎连惊动—下胡温也没有?

     只见中共媒体上简单地提了一句:“中国劳教制度面临重大变革 已列入人大五年立法规划 ”——细看其报道,才知道中共想另搞一个《违法行为矫治法》?原来是“劳教”一词太臭了,中共又想出一个《违法行为矫治法》新花样?“全国人大常委会已将《违法行为矫治法》列入五年立法规划”可怜呀!在这个所谓的《违法行为矫治法》出台之前,劳教在中国仍是坚定不移的?!劳教要坚定站完最后一班岗?这班岗的时间又长达5年之久?

    请注意,仅是五年立法规划——仅是规划而已?没有任何法定实施期限。所以,谁也不能保证5年后就一定能废除劳教,而以《违法行为矫治法》代之?

    又请注意,这个所谓“立法规划”从来不向公众公布,究竟对劳教有什么改革?能否改掉劳教的一切黑暗面?5年内能否制定出来并实施?一切均是暗箱里操作,给全国人民一头雾水! 所以,准确的说,劳教黑暗的结束,在中国仍是遥遥无期!


二、全国人大大会被宪法定为“最高权力机构”,已是讲了五十多年的一句空话

    全国人代大会,早被中共第一部宪法宣布为“全国最高权力机构”,至今最新版的宪法也是如此规定。 现在,这个最高权力机构废除不了一个恶法!其最高权力何在?

    在一个号称“人民当家作主”的政权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却没有最高权威,岂不是天大的怪事? 其实,中国的最高权力体制,根本不是什么人民代表大会制度!

    众所周知,1950--1976年,北京的中央权力体制是实行猴王制,即中共这个山头,或中国这个大山头,均是以毛为王,毛猴王的权力是绝对的。1977年--1997年,基本上以二猴王邓小平为王。

    在这种以猴王为最高权力的体制里,一切以猴王为核心,一切以猴王的批示为准绳。只要毛猴王喜欢的,王洪文这只小猴子也可以爬上树;只要毛猴王厌恶的,就是刘少奇那只老猴子也得下台去死。邓矮猴子更是被毛猴王玩弄得“三上三下”!于是人大代表只有一件伟大的工作:向毛猴王山呼万岁!

    显然,劳教恶法作为猴王统治中国的有力专政工具,在猴王时代是批评不得的,更不用说改革了!

    而猴王体制的特征,就是猴王的—切错误罪行,在它在世时是不可能得到纠正清算的,只能等它自然死亡或意外死亡之后,才有可能改革。

     现在两个猴王已死了,劳教恶法为什么还改不了?

    毛邓是以武力打斗拼出来的猴王,理所当然实行猴王制;而江泽民、李鹏、朱镕基和胡温等人,明显地称不上王?也明显地缺乏猴王的绝对权威?他们也口口声声喊改革喊了近三十年了?

    所以,大家会问:现在的中央最高权力体制仍是猴王制吗?或是什么体制了?为什么仍然改不了一个恶法? 这是值得好好研究一番的重要课题!


三、胡温现在的中央最高权力体制,实行死官僚制度

    我初步体会:现在中国中央最高权力体制,仍保留猴王体制的成份与影子,例如江保留中央军委主席一职,便是明证;而胡温两人,长期是作为助手(胡主要任职是团中央书记,而团历来是党的助手)与秘书(温长期任办公厅主任,实际上是秘书头子而已)出身的,是中共官场的死官僚模子浇铸出来的标准官僚?应是实行死官僚体制? 例如, 劳教恶法改革的征求意见方案,据说在中央各个部之间踢皮球,已经转来转去转了几年,始终拍不了板。

    拖到今年人大会议期间,看到有如此多的人大代表站出来反对劳教,民政部等几个部总算都赞成改了,偏偏一个公安部顶着、反对改掉劳教。

    大家想一想,只有一个公安部反对,就可以不改恶法,这个中央是多么软弱又弱智呀?为什么胡温等人不带头表态呢?为什么仅仅批转绐有关部门研究并要他们先提出意见呢?这是怎样荒唐的中央权力体制? 我认为,这就是胡温实行死官僚体制的最典型例子。

    死官僚体制,即只会讲一些毛邓等死去的死人的死主义死话,只会死守毛邓等死人留下的死官僚框框,只会干一些已与死人一起死去的“死改革”。

    死官僚体制的最大特点,就是一切墨守旧规,一切公文旅行。最形象的说法,就是留声机在原地打转! 原来毛邓教育中共干部几十年,就是要求他们做好一部党内留声机! 例如去年胡温借毛猴王诞生一百年之机又重提猴王伟大的旧声?

    例如江李朱胡温均将邓小平的打破职工铁饭碗(典型的例如:国营企业改制等,打破事业单位铁饭碗,而就是不敢说打破公务员金饭碗!)、又向人民多收费(典型的例如:教育医疗住房高收费)、又要扩大官民之间的收入差距(典型的例如给管理者高年薪、绐官商分配股份等)等胡作非为视为“改革开放”而坚持到底。

    如此,毛邓猴王官场遗留下来的死官僚体制,由于胡温等人当过它的助手与秘书,更是得到继承和发扬光大。

    在这种死官僚体制里,一切以官场稳定为主,谁(包括胡温)也不先表态提决策,一切让公文旅行兜圈子,表面上看似平民主作风?实际上是谁(包括胡温)也不敢负责任!

    这种毫不长进、只守官场规矩的死官僚体制,只能造成邓比毛矮、江比邓还矮,胡比江又更矮的局面!也就是死官僚一代比一代差!

    例如,毛当年批了李庆霖反映下乡知青无米之炊的信,不到几个月就对全国知青问题作了些改进;而李庆霖的信如到今天换让江李朱胡温批示,肯定是“请转某某部门”?如此一转而已?!从此不知下文!

    例如1990年,面临海南等省的房产泡沫,朱镕基尚敢下重手绐予“瓮底抽薪”,使过高的房价得以降下来。而现在中国面临第二轮更大规模(己扩大波及上海北京等全国大中城市)的房产泡沫,温家宝却没有朱的魄力,仍在遮遮掩掩地说“宏观调控不能一刀切”?使高得离谱的房价至今降不下来?

     结论:中央死官僚体制,让中国人民至今看不到真正改革开放的希望!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晨海:一季度房价再飙升, 温家宝尚在说空话-----评温的经济宏观调控
  • 晨海:中国工资制度改革,首先要砍掉中共的工资--论中国工资制度是全世界最黑暗的(下篇)
  • 晨海:罪恶的根源在于全民全社会的财富被一党私有化——论中国的工资制度是全世界最黑暗的(中篇)
  • 晨海:论中国的工资制度是全世界最黑暗的——2004年“五一劳动节”有感
  • 晨海:所有李敖迷都是不同程度的疯子——论李敖的二十首顺口溜(下)
  • 晨海:所有李敖迷都是不同程度的疯子——论李敖的二十首顺口溜(上)
  • 晨海:普选,是北京已患六十年之久的心病——国内人民声援香港2007年普选
  • 晨海:中国应出“戈尔巴乔夫”——与方觉先生商榷
  • 晨海:论任畹町和方觉之争
  • 晨海:戴晴先吃掉了自己的良心?——斥“天安门事件并非民主运动”谬论
  • 晨海:李敖在混帐历史
  • 晨海:李敖忘了五年前已脱过裤子?
  • 晨海:李敖真的有睾丸?请推动大陆言论自由
  • 晨海:再评国内房产业是全世界最黑暗的
  • 晨海:在谎言与现实的夹缝中挺身而出的英雄--李庆霖(图)
  • 晨海:辛辛苦苦一辈子 不够买一套房子——胡温新政一年房价猛于虎
  • 晨海:论中共七十年阶级斗争史
  • 晨海:杨尚昆忏悔“六四"的讲话,死无对证吗?
  • 晨海:中国官吏“内部招待所”—年又吃掉全国一年教育总经费
  • 晨海:鼓浪屿要收“上岛费”?在厦门引起轩然大波
  • 晨海: 胡温在国内首次被点名道姓批评
  • 晨海:各地官员不相信眼泪,北京遭受“上访鸣冤”洪峰
  • 晨海:中国官员汽车一年烧掉全国一年教育总经费!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