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李斌:台湾总统选举与八九年六四惨案
(博讯2004年5月30日)

(写在八九年六四惨案十五周年之际)

     台湾四年一届的总统大选总算宣告结束了,陈水扁和吕秀莲也终于如人所愿地再次成功地荣任了台湾的下一届总统和副总统。台湾的这一届总统选举无论是在场面上,还是在阵容上,都是中国历史上前所未有的,我们不必说民亲两党和民进党在选举前的宣传上,拉票方面,陈水扁和吕秀莲被枪击事件等问题,我们就从总统选举后的民亲两党的抗争上可以看出自由与民主在一个国家所起的作用如何了。在台湾的总统选举结果出来以后,已经明显地感到了失败了的民亲两党希望通过抗争挽回已经失败了的局面,在抗争的过程中甚至还出现了暴力行为,如果这种情况出现在大陆(当然这种情况在共产党的一党专制下是不可能出现的),那不知道要死伤多少人民群众呢。但是在台湾这种情况却是正当的行为,是一种正义的行动,它不但没有受到武力镇压,而且还受到了当局的保护,台湾的执政党民进党为了不使局面进一步的恶化,国民党籍的台北市长为了不至于让局面失去控制,才出动了几千人的警察来维持秩序,几十万人的集会游行,静坐示威,甚至冲击了总统府,结果也才有少数几个人受了轻伤。这在中国大陆真是不可想象呀! (博讯 boxun.com)

    由此我就想到了十五年前在中国大陆上出现的八九年的学生爱国运动,天真可爱的学生们为了国家的前途,为了国家的未来,提出了"反官倒,反腐败,要民主"的口号,也为此举行了示威游行,在天安门广场也举行了静坐绝食活动,他们还没有喊出反对共产党的口号,也没有冲击共产党中央所在地,国家政府所在地。结果呢,当权的共产党不是与他们公正地对话,不是采取了积极的保护措施,不是设法和平地解决问题,而是动用了国家机器——军队,血腥地镇压了这场爱国的学生运动,制造了一起震惊中外的流血惨案,比一九一九年五月四日北洋军阀镇压爱国的学生运动还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共产党整天整月整年地宣传说他们是如何如何地民主,如何如何地公正,可是他们在实际上干的都是前人所不敢干的事情。血腥镇压爱国的学生运动,血腥镇压民间的宗教组织——法轮功,用一些莫须有的罪名强行关押与他们政治见解不同的民主人士,这就是共产党的民主,这就是共产党的公正。就这共产党还一而再,再而三地宣扬要台湾在承认共产党统治下的一个中国的前提下来谈与台湾的统一问题,不要说台湾人民了,就是大陆上的普通老百姓也不会赞同这一点的,就是我当了现任的台湾总统,我也决不会与专制主义的共产党来谈祖国的统一问题的。 为什麽同是中国人,同是中华民族的子孙,同时都生活在同一片土地上,却在同样的问题上会出现两种截然不同的结果呢?原因很清楚,也很简单,一个实行的是民主政体的管理模式,推崇的是自由与民主,而另一个实行的是专制政体的管理模式,推崇的是专制与独裁。

    从以上事实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出,台湾倡导的是自由与民主的民主政体的管理体系,这个体系里最主要的精华就是军警国家化,也可以这麽说吧,在台湾,军队和警察是属于国家所有,任何政治团体不得拥有武装,就连执政的民进党也不能随意动用军队和警察去镇压反对它的人和政治团体,就连是国民党的副主席的台北市的市长马英九也不能因为他的同志反对他的政敌而坐视不理。而在大陆呢,军队和警察是共产党的私有武装,不属于国家所有,共产党也不掩饰这一点,他们不但不掩饰还公开地宣称,军队必须绝对处于共产党的领导之下,对于任何反对共产党的人和政治团体,就连与共产党意见不同的人也不除外,都必须加以打击和镇压。所以八九年的学生运动就必须"血腥镇压",不同政见者就必须给予"打击"。历史一再地告诫我们,中国大陆一天不结束共产党的专制统治,大陆人民就一天享受不到自由与民主,中国人民要想享有真正的自由与民主,就必须结束专制政体的管理模式,这一切的关键就是军警国家化,武装力量必须属于国家所有。要做到这一点,我认为,只有两种可能,一,我们希望共产党军队里的开明人士勇敢地站出来,承担起历史赋予他们的伟大而又神圣的历史使命,把共产党的私有军队变为国家军队。二,或者组建一只不隶属于任何政治团体的,为中国未来的自由与民主而战的,属于整个中华民族所有的人民军队,以此来结束共产党的一党专制,让整个中华民族真正享受到自由与民主的政治生活。

    被血腥镇压了的八九年六四爱国学生运动十五周年就要到来了,全世界所有爱国的民运人士都在积极地筹备着悼念活动,所有关心这一事件的中国人民都在期待着八九年六四学生运动能够得到公正的对待,我认为可能只有到了整个中华民族真正享有了自由与民主的政治生活以后,到那个时候八九年的六四流血惨案才有可能得以平反,被共产党的军队血腥屠杀了的爱国学生才有可能得以昭雪。 作者 李斌 《网路文摘》,徐水良主编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